神宠又给我开挂了-第五四六章 我咋成了主力了? 下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炎魈连连顿足,痛心疾首道:“暴殄天物啊!”

    “这可是曾经的八阶尸王,它的身躯就是最好的宝材,怎的平白炸碎了?留给老夫一定可以炼制出七阶以上的傀儡。”

    他一边抱怨着,一边张开了双手,真火鼓荡而起,铺天盖地的将自己面前的那些尸虫圈了起来,并且对热心准备过来帮忙的柳值和孙长鸣说道:“尔等休要靠近!”

    这半只天尸老鬼,本座要亲自收取,尔等不可再浪费了。

    柳值大人不满的哼了一声,孙长鸣其实就是做做样子,他才不想从那牢固无比的石峰里出来呢。

    可是孙大人正准备进入看戏模式,忽然心脏猛地一跳,似乎将有大事发生!

    葫芦老五中,小泥鳅已经消化完毕,可是这次它没有马上送来反哺,庞大的身躯在真水长河中不断地扭动着,掀起了一道道滔天巨浪!葫芦老五瑟瑟发抖,它们七兄妹当初一门心思的想要投靠老爷,正是因为从小泥鳅身上“嗅”到了某些“气息”。

    几年时间过去了,葫芦老五终于又一次从小泥鳅身上感受到了这种至高无上的“气息”!

    它紧张的全身发抖,在老爷的衣袖中,七只葫芦本来是挤在一起的,葫芦老五打摆子,连锁反应就是葫芦们互相碰撞,得得得得响成了一片。

    “老爷……”葫芦老五在孙长鸣的意识中,可怜兮兮的呼唤一声,孙大人也感应到了二弟的变化,立刻将意识沉进了葫芦中。

    他检查了一下,很快便弄明白了:老二在成长。

    老二已经很久没有成长了,尽管大哥不断喂给它各种高阶宝物,可是最近这一年多以来,小泥鳅身躯似乎是长成了,大小几乎没有什么变化。顶多也就是剑丸和火丹有所增强。

    但是这一次,小泥鳅开始蜕皮了!

    孙大人看着二弟扭动痛苦的模样,一阵阵的心疼,悄然问道:“二啊,大哥能帮上什么忙?”

    小泥鳅来不及回应,但是意念已经传递过来。孙长鸣立刻放开了对于剑丸和火丹的控制,这两件宝物嗖的一声回归了老二的控制。

    于是在葫芦老五之中,剑丸放出了万道耀眼剑光,小泥鳅庞大的身躯从真水长河中一跃而起,一头撞在了剑光上。然后就像是一条蜕皮的蛇一样,不断地摩擦着剑光,终于慢慢地将头顶上磨出来一道缺口。

    小泥鳅嗷嗷嚎嚎的叫着,庞大的身躯不断拱着,终于从这一层旧皮中钻了出来。而褪下来的这一层“皮”,呈现出一种类似于墨翠的状态,半透明状、好似一道长长的画卷,当中有一点点的金色光芒闪烁——这画卷勾勒的,乃是一道星河!

    皮蜕所展现的这种星河状态一闪而逝,大哥再去看的时候,就只是普普通通的“蛇蜕”,只不过十分巨大,足有五百多丈长。

    大哥顾不上研究这东西,急忙去看老二。

    小泥鳅现在全身白胖胖,颇有一种细皮嫩肉的感觉,不过精神状态似乎很不错,甩脱了老皮之后,正欢快的在真水长河中畅游。

    忽然大哥感觉到眼睛一花,真水长河中的小泥鳅伸展了身躯,生长到了六百丈!然后……大哥满怀期待的望着二弟,你已经蜕变了,是不是应该显露出真身,长出爪子呀龙角啊之类的东西来?

    可是大哥等啊等,小泥鳅开心的在水里玩耍,但是蜕变就这么结束了!大哥所期待的任何东西都没有出现。倒是脖子下面那一枚代表着江神的“逆鳞”,越发明亮闪烁起来。

    大哥对于二弟有着极高的期待,尤其是当他从绝户村中走出来,知晓天下大事,西岭的白虎、南荒的朱雀——大哥虽然没有询问老二,但一直是暗中认定,二弟多半就是四象神兽中的那一条青龙了。

    但是目前来看,还是一只肥泥鳅啊!只是特别巨大而已。

    孙大人暗中挠了挠头:难不成我猜错了?

    小泥鳅玩耍了一段时间,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有一层皮在真水长河上漂着呢,它将火丹落了下来,滚滚真火而出,片刻之后就将这一层蜕皮炼化成了一只细长的……小皮兜!

    说真的,这玩意的形状,很难让孙大人不联想到上一世的蓝精灵……孙大人自己都觉得不忍直视。

    不过孙大人也明白了,二弟自己诞生剑丸和火丹,原来是“早做准备”。

    二弟在真水长河中把尾巴甩起来,啪的一声将小皮兜拍起来,落到了大哥手中。对于小泥鳅来说,这绝对是一件珍贵无比的礼物。如果不是家人,我肯定不舍得。但是大哥手里拿着这东西吧,多多少少有些尴尬。

    “就这?”大哥还不满意,逼问老二:“这一次蜕变之后,可有什么变化?”老二想了想,也不知道该怎么跟大哥说。于是传来一道意识,大哥便又一次附身到了老二身上亲自查看。

    这一看之下,大哥沉默了。

    良久良久,才询问道:老二啊,我一直以为你是个弟弟,莫不是一直搞错了?咱们家是一个大哥,两个妹妹?

    小泥鳅怔了一下,然后很生气的在真水长河里闹腾起来,大哥你脑子是不是真出问题了?要不你跟皇帝求一求,去太医院诊治一下?

    老二翻起了肚皮,把自己性别的某一种器官恬不知耻的暴露出来。

    它自以为,这个尺寸,足以让这世间一切雄性生灵自惭形秽,这其中当然也包括大哥!

    小泥鳅得意洋洋,大哥恍然大悟:“哦,是了,雌雄同体?想来你们这一族丁口稀少,所以进化出了这种状态,可以自己繁衍后代……”

    小泥鳅气的浑身发抖,从真水长河中昂起头来,呸呸呸的朝大哥吐口水。大哥也是理直气壮:“那为什么你肚子里有一堆蛋?难道不是你怀上了?”

    小泥鳅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能再次劝道:大哥,真的,你去太医院看看吧。

    孙长鸣将注意力集中到二弟肚子里那些“蛋”上,忽然发现这些“蛋”竟然没有实体,而是由某种纯粹的能量组成。并且其中自有玄妙结构,每一颗“蛋”都不一样。

    绝大部分的“蛋”都还处在一种混沌未明的状态,只有最前面的一颗,似乎已经“成熟”,孙大人细谈究竟之后,愕然长大了一张嘴:“这是……神通?”

    第一颗成熟的“蛋”之中,凝聚着一道神通。老二得意洋洋,摇晃着自己的肚子,里面的那些“蛋”也跟着一起荡漾:每一颗都是一种先天神通!

    孙大人也弄明白了二弟这第一道先天神通的名称:壶天!只不过其中似乎有着诸多深邃变化,和普通的壶天神通有许多的不同。

    小泥鳅吹嘘了起来:大哥,恰好你快要第七大境了,需要自演小天地啊,二弟的这一道神通,到时候正好助你。

    不过呢,弟弟我刚刚经历了蜕变,十分的疲惫虚弱呀,你多寻一些好宝贝来喂我,否则到时候气力不足,难以襄助大哥……

    孙大人瞪眼,从真实世界中把手伸进来,扣起手指对准老二的脑门狠狠弹了一下,老二嗷的一声吼叫:疼!

    大哥哼哼道:不管你变化成什么样子,你永远是我弟弟,服不服?认不认?

    小泥鳅耷拉着脑袋,沉进了真水长河中。刚才的得意洋洋,全被大哥这一记脑瓜崩给弹没了。它嘀嘀咕咕的:服服服,认认认,行了吧?人家都长大了,就不能尊重人家一点。

    大哥再次瞪眼:你还要意思跟我再要好处?这一次的反哺呢?

    小泥鳅委屈:我的旧皮都给了你,还要呀?

    大哥一幅亲兄弟明算账的样子:一码归一码,这是你孝敬大哥的礼物,反哺是咱俩之间的约定!

    小泥鳅沉进了河底,随后有一股暖流滚滚而来。这暖流一分为二,一部分是修为,另外一部分是意念。

    意念这一部分,乃是关于【大罗界门】的相关介绍。不过这一次,两股暖流大小不差分毫!大哥就知道这家伙又克扣了,往常都是修为暖流庞大许多倍。

    他正要问罪,老二已经哼哼哧哧的抱怨道:就这么多了,我要蜕皮啊,消耗很大的!

    大哥当然可以继续追讨,可是毕竟心疼自家弟弟,这次也就算了。而随着意识暖流融入脑海,他也彻底弄明白了所谓的【大罗界门】到底是什么东西,甚至比所有的历劫者都更了解。

    孙大人对照了炎魈前辈之前的解释,很快就估算出来:“这【大罗界门】应该再有百八十年就可以提升为【凌驾世界】了,到时候大罗界门中所有的历劫者,进入其他的低位世界都会成为【半仙】层级的存在!”

    “看起来似乎是【大罗界门】给了这些历劫者一个机会,但实际上这些历劫者仍旧无法逃脱【大罗界门】的控制,他们所拥有的力量,仍旧只能为【大罗界门】的主人服务。”

    “但是有些奇怪,【大罗界门】的主人既然可以通过这一道【戒律因果】送历劫者穿梭虚空,进入各个低位世界,为何不亲自降临这些世界?”

    “【大罗界门】的主人不是高位世界的存在,否则没有必要弄出这一道【戒律因果】。他的目的就是【凌驾世界】,但既然有能力立下【戒律因果】本身也一定无比强大,为何不直接飞升?”

    “难道说别的世界中,也和八荒世界一样,天轨出了问题,正常途经已经无法飞升?”

    “八荒世界中的【万神天宫】已经滑入了混乱虚空,想来仙界……”孙长鸣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所有人都说是天轨逆变,导致仙路断绝无法飞升,但有没有可能,是仙界本身出了问题,便如【万神天宫】一样?”

    孙长鸣思绪翻滚,沿着【大罗界门】展开了思绪,但最终收束后来,却落在了他真正关心的一个重点:“馒头哥?”

    馒头哥从金盒里爬出来,把虫子脑袋搭在边沿上,只是看着他不说话。孙大人虽然很担心馒头哥的这一次历险,但这尊容还是让他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馒头哥气哼哼的一转身,钻回了盒子里。

    孙长鸣用手指弹了下盒子:“好了好了,不生气不生气,你快出来我有话同你说。”孙大人想起【大罗界门】的“小戒律”之一便是不能对非历劫者泄露有关的一切秘密。尽管自己现在已经知晓了【大罗界门】的一切秘密,但毕竟不是历劫者,也无法判定自己跟馒头哥谈论相关事情,会不会引来【大罗界门】直接抹杀馒头哥?

    馒头哥又钻了出来,仍旧不开口用眼睛看着他。

    馒头哥很感激阿鸣又救了自己,但是……刚才拿两根手指把自己夹住那一下,太伤自尊了!

    孙大人斟酌用词,如何避开那几个名词、又能把自己的意思表达出来:“……这一次,你算过关了吗?”

    馒头哥终于说话了:“你可以大胆说,我们历劫者能感觉到,【大罗界门】在你身上失去了戒律。”

    孙长鸣想了想,可能是因为二弟消化了那些方戒,那就不用这样遮遮掩掩了。

    “这次历险过关了?”

    馒头哥点头——孙大人忍不住又笑了,因为太像是一只磕头虫了,馒头哥心态炸了啊:“你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好好好,我不笑了。”

    馒头哥这才告诉他:“这一次的历险,我已经达到了基本完成标准,活下去没问题。”馒头哥也有些奇怪:“但是【大罗界门】好像出了些问题,到现在没有宣布我完成了此次历险。以往这个时候,完成奖励都已经结算完毕了。”

    孙大人心知肚明,将神尊和【大罗界门】相关的事情都跟他说了,然后道:“天尸老鬼侵蚀【大罗界门】虽然被我们打断了,但是【大罗界门】必然也受到了创伤,现在恐怕正在努力修补,暂时没能力顾及你。”

    馒头哥有些疑惑:“照你说的天尸老鬼的分身,只是第七、第八大境的实力,想要循着奇物和方戒的隔空联系,进而侵蚀整个【大罗界门】,是不是有些不自量力了?”

    孙长鸣愣了一下,然后下意识开口道:“嘿,还真是愚者千虑、必有一得啊……”馒头哥一缩头钻回去,气哼哼的说道:“跟你简直没法聊天。”

    孙大人心里想着馒头哥刚才的话,脸上堆起笑容:“开个玩笑啊,别那么小气。快出来,你还想不想脱掉这层壳了?”

    馒头哥就不出来,在金盒里说道:“你要是有办法,直接帮我出手就是了,反正我是不出去了。”

    孙大人便点了点头,却没有马上出手解救馒头哥,而是把目光飘向了还在鏖战之中的炎魈前辈。

    这段时间两者已经凶狠交锋数次,剩余的尸虫一门心思要走,炎魈想方设法阻拦,只剩下了“半只”的天尸老鬼终究还是落了下风,尸虫已经被烧死了一小半,剩下的都陷入了一片巨大的火焰风暴中。

    炎魈以自己为中心,高高举起手中的火杖,颌下的胡须释放出来,一道道真火环绕着他,形成了漩涡状态的火焰风暴,尸虫陷入其中,最终只能被真火炼化,得到一种炎魈想要的八阶宝材。

    炼化之后的尸虫会化作一道“墨流”,顺着火焰旋涡流淌到火杖的顶端,每一只尸虫的墨流只有手指大小,汇聚得越来越多,火杖顶端已经有木盆大小的一团了。

    炎魈哈哈大笑,不仅仅是因为即将得到一件珍贵的宝材,更重要的是,当年赤龙道主和天尸老鬼就是死对头!现在终于要熬过了天轨逆变大劫,双方都有着提前入世的布置。赤龙道主的布置斩灭了天尸老鬼的,那么在接下来的源复苏中,便领先了一大步!

    踩着老对头的尸体抢得了先机,任谁都会觉得无比畅快。

    可是炎魈老前辈忽然看到那木盆大小的一团墨流,往下沉降几分——便是这几分,就将火杖的顶端融入了墨流之中,随后漆黑的力量飞速沿着火杖向下蔓延,同时那些正在被火焰风暴熬炼的尸虫,突然全部自动融化,却不在顺着之前的线路汇聚,而是直接和整个火焰风暴融为一体!

    原本赤红色的火焰风暴,立刻变成了黑红相间的状态,而其中黑色飞快扩大,和火杖顶端的墨流一起,从四面八方一同朝炎魈侵蚀而去。

    炎魈一声咆哮:“天尸老鬼!这是你真身的力量……”

    现在这局面,炎魈老前辈多少有些作茧自缚。柳值目光凌厉,一剑斩入火焰风暴中,却感觉到自己的剑光陷入了层层叠叠的邪恶力量,这些力量漫漫无边,如同一片流沙,陷入其中早晚会被消耗殆尽,最终被吞噬。若是自己用小天地与之对抗,小天地最终也会被彻底同化融合!

    柳值收剑而走,也是心有余悸:“这才是古老大能的真正实力?!”急切间他真的束手无策,便是小天地中的那一道剑气还在,杀进去之后也会慢慢被消磨殆尽。

    孙长鸣的声音忽然响起:“老前辈,当断则断,否则反受其乱!”

    炎魈正要咆哮,老夫我现在是断不掉,这该死的老鬼缠住老夫了。便是自己斩断了胡须真火,舍弃了手中的火杖,天尸老鬼也不会放过自己,还会涌上来继续侵蚀自己——却忽的看到那厢的孙大人抬起手来,放出来一件细长小皮兜一样的法宝。

    这东西到了自己头顶上,忽然就张开来,变化的宛如一道横亘在夜空之上的星河!打开的那一头中,有着可怕的吸摄之力。就连炎魈自己,都有些站立不稳,险些要被吸入其中。

    炎魈马上明白孙大人的意思了。他只是犹豫了那么短短一瞬间,便一松手任凭火杖和那一团墨流同时被头顶上的“星河”吸走,然后自己爪子一挥,硬生生切断了全部的真火胡须。

    呼——

    火焰风暴立刻向上飘荡而去,拉得极长,一部分已经落入了小皮兜之中,另外一部分却在天尸老鬼的力量操纵之下,拼命想要逃脱。

    它已经顾不上炎魈了,炎魈这才狼狈的逃窜出来!但是这一次,他最强的真火都已经丢失了,直接跌落成为了普通第七大境。

    天尸老鬼挣扎了许久,还是一点一点被吸进去,他怒气滔天,自虚空当中传来一声怒骂:“小贼!屡次坏吾好事!

    等到本座彻底复苏,第一件事情就是要找到你,将你大卸八块,做成八种美味,一点一点的吞吃!

    你最好祈祷赤龙老贼能够日夜不离的护着你,否则你一定会成为本座口中美食!本座还要拘摄了你的魂魄,时时刻刻的折磨,让你受尽酷刑,永世不得超生!”

    嗖!

    恶毒的咆哮之后终于彻底被吸进了皮兜中——这宝物孙大人还没有完全弄明白功用,但第一次出手就颇显不凡,不愧是我家老二蜕下来的皮!

    孙大人抬手一招,小皮兜飞回来,孙大人扎紧了塞进衣袖里。

    馒头哥刚才那句话提醒了孙大人,天尸老鬼这具分身的力量,根本无法侵蚀【大罗界门】,甚至连控制神尊都有些勉强。这也就意味着,这具分身在某些时候,一定是可以借助真身的力量。

    那么什么时候半醒状态的真身,才会将力量借来?刚才自己和柳值大人斩碎了一半分身,也没有引来真身的力量……孙大人暗暗分析,【大罗界门】值得真身出手,那么炎魈值不值得呢?当然是不值得,可是炎魈这一道分神背后的赤龙道主一定值得!所以孙大人判断,天尸老鬼多半会藏着阴谋,借炎魈污染还在沉睡中的赤龙道主,暗中做好了出手救人的准备。

    好在二弟正好蜕皮,给了这一件合用的宝贝,否则孙大人就算判断出来,最多也只能悄悄传音告诫炎魈老前辈,至于人家听不听,孙大人也无法控制。

    柳值大人收起了飞剑,对孙长鸣点了点头:“小子,威武!”

    炎魈老前辈狼狈不堪,却还是对孙大人竖起了大拇指:“后生可畏,彩!”

    孙大人皱了一下眉头,刚才我好像是说,你们二位正面对抗,我来给你们加油,怎么最后变成了你们一起给我加油,我成了此一战的主力?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x.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