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宠又给我开挂了-第五四五章 我咋成了主力了? 上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贝锥刺落,大地如同风暴海面一般剧烈波动,同时有一层看不见、摸不着、感应不到的“神术之膜”被撕裂了。这是天尸老鬼的“尸幕遮”神术,当年正是靠着这本事,才能屡屡逃过包括赤龙道主在内,众多正道修士的追杀。

    天轨逆变之前的修真界中,还有着正邪之分,而如今的时代是进步了几分的,修士不再区分功法的正邪,只评判人品的好坏。

    贝锥乃是人族大圣至宝,带着至王至圣的气息,当然这种“高端服务”,只有在支付了贝币的情况下才会激发。一戳之下,尸幕遮破损,一点破则一面破,这一道巅峰遮蔽神术彻底失去了效果。

    天尸老鬼惨叫咆哮,本体重创剧痛,将大地撕裂开一道道狭长的缝隙,噗噗啦啦的一片怪异声响中,有汹涌的黑色烟雾从其中滚滚而出,然后自动分成了三股,两股冲向炎魈和柳值,却还有一股直奔孙大人而来。

    呼啦啦啦——

    怪异的声响飞快逼近,孙大人猛地看清,这黑色烟雾竟然是无数黑色的尸虫!每一只都有拳头大小,生着一双蜻蜓一般外突的巨大复眼,蚊虫一般带有锯齿的长长口器,倒钩的虫足,以及坚硬的甲壳和刀锋一般的虫翅。

    柳值和炎魈同时大喊:“小子,到我身后来!”

    天尸老鬼的“尸幕遮”被破了之后,真实实力也显露出来,因为源复苏的缘故,介于七境和八境之间,整体实力和炎魈老前辈相当。但是他的法术手段却格外诡异——比如此刻将自身化为庞大尸虫群,被任何一只虫子咬上一口,就会蜕变为尸鬼!

    所以正面对战炎魈不怕他,可是他若是硬要袭杀孙长鸣,报一箭之仇,炎魈也难说可保孙大人万无一失。

    但是孙长鸣看到那些三分恐怖、三分恶心、三份邪异的尸虫之后,却是忽然心中一动:你要是玩虫子,本大人可就不怕了啊!

    但是孙大人做出了一脸的忌惮之色,将贝锥笔直的竖在胸口,同时冰雪神剑、剑丸、火丹全都环绕身周一丈,摆出了严阵以待的防御姿态,然后身上遁术流火喷涌,速度却并不算很快。天尸老鬼暗自冷笑,这小子倒是真有几分本事!稳稳后撤不给本座可乘之机,但是你以为这样就能逃脱此劫?未免小看本座了!本座此番,定要咬你一口,将你也化作尸鬼,成为本座的同类,日后必须背叛本心,以精血为食,沦入凄惨境地——否则怎消本座心头之恨!

    一片尸虫轰的一声扑上去,炎魈和柳值都被另外两股尸虫纠缠住,想要支援也来不及,顷刻间就要孙大人就要被黑色的尸虫洪流淹没,忽然天尸老鬼看到孙长鸣把手一抬,衣袖张开,里面轰的一声冲出来一大片蛊虫!

    这是赵逍遥和裴病己联手弄出来的那一批最强蛊虫,不仅有赵逍遥的蛊术,还有裴病己的奇毒!而且从数量上来说,蛊虫的数量远远超过了尸虫。天尸老鬼的主力在炎魈和柳值那边。

    几十、几百只蛊虫,围住一只尸虫痛殴。每一只尸虫都像是乱军当中的一员猛将,以一敌十大杀四方,但是围攻它的蛊虫更多!天尸老鬼在蛊虫扑出来的时候,还是有一线生机的,只要他那个时候立刻撤走,顶多也就是损失几百只尸虫而已。

    但是天尸老鬼托大了,或者说陷入了一种“正常人思维”,因为他坚信普通蛊虫在自己的尸虫面前根本不堪一击。却没想到孙大人的这一批蛊虫绝不普通。

    尸虫杀死了十几只蛊虫之后,往往就被更多的蛊虫一拥而上纠缠在一起互相撕咬。尸虫或许还能再杀死十几只蛊虫,但最终的结果必然是尸虫也被剩下的蛊虫咬死。

    天尸老鬼自然舍不得这一批尸虫,阴狠的心思不停转动。这尸虫乃是他本体所化,若是全死了,即便是柳值和炎魈那边的尸虫没什么损失,他变回本体的时候,也会缺少了一条胳膊。

    如今得这一具本体,乃是天尸老鬼真身在天轨逆变之前专门布置的分身,在如今的环境下,想要将这一条手臂练回来,怕是得诛杀数十万生灵!

    他自然是舍不得这一条手臂,于是心念一动周围那虚空忽然蠕动起来,一股庞大神力滚滚而出,身上缠绕着层层裹尸布的神尊,如同僵尸一般钻了出来。

    神尊的本体,竟然是一头神牛的形状,头生六角。伴随着祂的出现,有一道道地脉之气环绕而生。

    “昂——”古老神祇发出了一声宛若妖异的吼叫,大地不停颤抖,更多的裂痕出现,从其中飞出了大量的地脉之气汇聚到祂的神躯上。

    神尊一步步朝着孙长鸣走来,孙长鸣却是冷笑:“想逃?做梦!”

    孙大人并不想暴露自己全部的隐藏手段,但是眼前的局面容不得他藏拙!神尊涌出庞大的神力,那些石牌也随之再次飞出,只是此时的石牌已经破烂不堪,却仍旧凝聚成战锤,高高升上天空,一旦落下便是可怕的神明一击!

    孙大人却是首先要拿下这些尸虫!直接损伤天尸老鬼的本体,才是此战的胜负手。孙大人将自己的玉蝉应物送入了白骨鱼篓,放出之后天尸老鬼的每一只尸虫,都感觉到轰然间有天地大威能镇压而下,让自己动弹不得!

    这种压制,来自于天轨!乃是最高的规则层面压制!

    “这是什么东西?”就连天尸老鬼也忍不住一声惊呼,心中忽然慌乱起来,今天要丢失的,恐怕不止一条手臂啊。

    他终于失了镇定,心急火燎的催促神尊:“速速杀了此獠!”神尊身上缠绕的那些裹尸布猛然收紧,神尊痛苦的吼叫一声,那石牌汇聚而成的战锤便咚的一声砸落下来。同时神尊放出了更庞大的神力,想要帮助天尸老鬼震慑那些蛊虫。

    神尊的神威之下,那些蛊虫的确是瑟瑟发抖,不敢去撕咬尸虫,尸虫被玉蝉应物和白骨鱼篓压制,也是暂时动弹不得,似乎维持住了一种平衡。

    可是孙大人轻蔑一笑,从二弟那里接引来了江神的神力,凶狠的撞向了神尊——轰!

    两股神力交锋之下,神尊庞大的身躯噔噔后退,哪怕是裹尸布约束,祂也支撑不住。六角牛首不断摇晃,似乎在这一次的碰撞中晕头转向。那一柄战锤落下来就没了准头,孙大人趁此机会,剑丸、贝锥一同而出,剑丸在先,集中力量轰击在战锤的某个点上,剑丸刚走,贝锥便至,戳在了同一个点上!

    咔嚓……

    战锤上出现了细密的裂痕,然后迅速蔓延,战锤瓦解每一块石牌都碎裂了!极有主观能动性的冰雪神剑,也跟着席卷而来,霎时间冰封了这些石牌的每一块碎片,然后一剑落下冰封破碎,石牌碎成了无数小石子,伴随着大量的碎冰,哗啦啦的洒落下来。

    “昂——”神尊惨叫,祂保存至今唯一的神物彻底损坏。

    天尸老鬼大叫:“你这个废物!”裹尸布再一次收紧,神尊身上渗透出了一些粘稠的暗黄色液体,似乎是神血!

    刚才的神力碰撞之后,被神尊压制的蛊虫便没了恐惧,立刻一起开始撕咬尸虫,这就等于是咬在天尸老鬼身上!他本来想咬孙长鸣一口,没想到自身先被啃噬。

    神尊痛苦不堪,只能重整旗鼓再次杀向孙长鸣,却忽然一头撞进了一片幽暗之地,周围一片混沌,分不清东西南北、上下前后……冥渊!

    神尊在正常状态下,是绝不会轻易陷入对手的小天地中,但是现在祂遭受重创,又被天尸老鬼逼迫,已经失去了最基本的判断力。

    天尸老鬼也在这一瞬间发现,自己和裹尸布之间的联系,被某种力量切断了!他暗呼一声不好,却是无能为力!

    冥渊之中,已经颇具实力的阴龙一口咬住了神尊,欢快的游动几圈,这才一伸脖吞了下去。

    孙大人甚至有一种感觉:即便是柳值大人,此时也不是万魂王的对手!因为双方都是第七大境,都有了第一座小天地。万魂王虽是阴鬼之身,但是在小阴间有着职司,近似于神明!而且万魂王冥渊之中的这条阴龙,在不断地喂养下无比强大!

    咔嚓咔嚓咔嚓……

    细密而清脆的啃咬声不断响起,蛊虫们已经咬死了一只只尸虫吃了起来。天尸老鬼在孙大人面前的这一群尸虫已经无力回天。

    天尸老鬼残暴却狡诈,立刻便明白今日之事不可为了!丢了一条手臂便丢了,此时就是要断臂求生!

    在柳值和炎魈面前的尸虫忽然整齐一转身,虫翅飞快闪动,释放出强大的阴邪气息,不断侵染两人。

    这一手对孙大人无效,他的领域有净化权柄。反倒是更加强大的柳值和炎魈,需要分出力量来防备。

    炎魈还好一些,柳值大人却显得有几分被动。但是柳值大人心念一转,便抬手朝孙大人一摄:“来!”

    柳大人的小天地早已经张开,但这个小天地对天尸老鬼这个层次的对手并无压制作用。

    孙大人猝不及防被柳大人提溜过来,安放在他身后,不免有些迷惑:“大人作甚?”

    柳值的小天地中,各种规则汇聚而来,在孙长鸣周围显化为整个小世界最坚固的山峰!只要在柳值的小天地中,除非是真正的第八大境,否则绝无可能打破这座山峰。

    柳值道:“你就在山峰中安坐,张开你的领域,为本座净化天尸老鬼的力量。”孙大人瞪着一双眼睛:我这算是图腾?武魂?还是吉祥物呢?

    他便盘腿而坐,双手向两侧摊开,类似五心朝天的姿态,领域顺利扩张到了两百四十里……打住!

    做人呢就是要知道进退、藏拙!

    饶是如此柳值大人也诧异地回头看了他一眼,暗自嘀咕了一声:“这小子了不得啊!”柳值大人犹记得,自己第六大境六勋的时候,领域的真实范围乃是一百三十七里,这个数字只有他自己知晓,对外只是宣布“百里”。

    做为大吴朝“上一代”的第一天骄,柳值本以为自己已经非常妖孽了,但是这小子整整比自己长了一百里!

    作为大吴朝“下一代”的第一天骄,孙长鸣似乎完美的接过了柳大人的传承。但是吧,每每想起这个来,柳大人都有几分气闷!因为以他的年岁,本来还应该有很长一段时间,大吴朝修真界提到“当代”的时候,说的都是柳大人这一辈人,柳大人同样还应该保有很长一段时间的“当代第一天骄”的名头。提到孙长鸣这一代的时候,应该是“年轻一辈”,想要抢班夺权,还得再苦熬三四十年的时间。

    可因为孙长鸣崛起太快了,并且这家伙不但是自己崛起了,还能带别人一起飞。

    自从上一次的【龙蛇榜】之后,他把年青一代的几位天骄招募进了氓江都司,竟然全都进步如飞——在孙大人手下短短几年历练之后,竟然都要冲击第六大境了!

    这就意味着,孙长鸣这是带领着整整一代人共同崛起,一霸多强的局面。而偏偏柳值这一代,除了他之外其他人跟不上步伐,大都还在第五大境徘徊,被孙长鸣这一代取代也就顺理成章,柳大人独木难支、难阻大势。

    对此柳大人很不服气:我还没成婚呢,怎么就成了“前辈”了?

    孙大人两百四十里的领域,当中落下了“净化”权柄。这个距离足以保证第七大境的柳值大人行动自如,有足够的空间施展任何神术、法器。

    更有白骨鱼篓容纳玉蝉应物,以天轨规则压制尸虫!

    这气的天尸老鬼咆哮如雷。他本想猛攻一阵趁机逃脱,现在却不大好办了。而柳大人的剑道的“本旨”乃是,一往无前、向死而生!

    有了孙长鸣的护持,他再也没有了任何顾忌,将剑道如同泼墨写意一般的挥洒出来,霎时间整个小世界中,俱是那一道剑影!

    尸虫群前进,能遭遇这一道剑影;尸虫群后撤,也会遇到这一道剑影;尸虫群向左,这一道剑影在左侧等候它们;尸虫群向右,这一道剑影便在右侧恭候它们;尸虫群聚拢在一起,这道剑影也会同样无比庞大;尸虫群散开,这一道剑影又变得十分渺小,每一剑看守一只尸虫。

    它,无处不在!

    天尸老鬼觉得自己处处受制,步步难行,实在是无比难受别扭!它忽然有些后悔了:杀出来的时候,就不该将本体化为尸虫群!

    可实际上另外一群尸虫在和炎魈的周旋中不落下风,如果是本体出战,他顶多也只能应对炎魈一位。

    在没有孙长鸣加入进来之前,他和柳值的战斗也是游刃有余。这么一想,原来真正的对手竟然是这个区区六境的小修士?!

    天尸老鬼暗中咬牙切齿,于是所有的尸虫一起转头看向石山中的孙长鸣,口器发出了刀刃互相摩擦的声音。

    “还真就是他,他用石锥戳了本座一下,导致本座的【尸幕遮】破损,正在侵蚀的【大罗界门】趁机逃脱,本体也受了伤害!”

    “实在是罪大恶极,合该受千刀万剐之刑!”

    不得不说能够让赤龙道主忌惮三分的魔道巨擘确实不凡,天尸老鬼愤怒之下也不曾失去了理智,他很快分析出问题所在。尸虫的形态面对有孙长鸣支持的柳值太吃亏。他忽然将尸虫群凝聚成了一道黑烟漩涡,不断旋转之下,这些尸虫彼此融合,竟然变回了他的本体!

    但是因为只有大约一半的尸虫,所以这也只是半具身体——纵轴劈开的一半,不是拦腰切断的半具,那就太奇怪了。贝锥所造成的伤口,也留下了一半。

    不过其实天尸老鬼乃是僵尸之身,怎么切其实都无所谓,都能用。

    尸虫状态面对柳值太被动,现在显出了本体局面立刻扭转,柳值一剑斩过去,天尸老鬼抬起手臂挡住,竟是发出了“当”的一声,好像斩在了坚硬的金属上。天尸老鬼手臂上只留下了一道浅浅的痕迹。

    他一臂挡开了第七大境的一剑,随即单足一跳,带起了一片腥风,如同黑色闪电一般射向了柳值,柳值的剑光回收,在身前布下了层层剑幕。

    “当当当……”天尸老鬼一连闯过了七八层剑幕,得意地哈哈大笑:“这一具分身,当年便是八阶僵尸,身躯自炼的堪比八阶法器,你如何能杀得破!”

    嗤——

    他话音未落,低头一看柳值以手掌为剑,竟然是刺穿了他的胸膛!天尸老鬼满眼的难以置信,这怎么可能?八阶僵尸分身,虽然因为这个时代的原因,并不能发挥出八阶的实力,可是身躯的坚固程度,至少也有当年七成的实力,没有八阶剑器按说绝不可能伤害到自己的本体!

    天尸老鬼一直暗中提防着的,其实孙长鸣那一只古怪的石锥——他其实是想用本体的强悍,引孙长鸣以石锥第二次出手,只要他从那个石山乌龟壳里出来,自己就有办法诛杀他!

    他的判断:柳值在这个时代的确很强,并且位高权重,但不大可能拥有八阶剑器。所以他的心思其实七成在孙长鸣身上,只有三成在柳值处。却没想到柳值竟然只凭一只手,就能刺穿自己的本体!

    就在他难以置信的低头看向胸口的时候,柳值的这只手上,强悍的八阶剑气爆发,在他的身体内肆虐。

    如果从观展者的角度看去,就是半具身躯的天尸老鬼满脸狰狞的做出前扑的姿势,那只青黑色手掌上生长出二尺长的黑色指甲,也正做出前抓的姿势,却被面前如青松一般挺立的柳值,一掌刺入胸口。

    随即有一道道凌厉的光线从手掌的伤口开始蔓延,初时缓慢,八阶僵尸的身躯,果然十分强大。但是这就好像是破冰,最初凿开一个小小的缺口较为困难,但是打开之后后面便是成片成片的破碎。

    那些凌厉的光线,在天尸老鬼这半具身躯中,并非畅通无阻,但是每一次转折的棱角都十分锋利,然后光线越来越多,在身躯中不断的转折、会合、交错……约么几个呼吸的功夫,身躯就被这些光线彻底的分割破坏,光芒层层透出,越来越明亮。

    天尸老鬼愤怒不甘的张开了那半张嘴,发出一声嘶吼,更多的光芒也同时从他的口中迸射出来,随即身躯炸了开,耀眼的光芒中尸块四射。

    柳值早在爆炸之前就抽身而走,更有自身飞剑护在身前,不会被余波所伤。

    在后方石山中的孙大人更不必担心这些,但是他起身来,异常客气恭敬的抱拳朝京师方向拜了一拜:“恭送苍稷剑姬阁下!”

    孙大人在天尸老鬼的本体凝聚出来那一刻,就传音柳值大人。他长期合作尸魃打交道,一眼就看出天尸老鬼这分身的不凡。

    柳值坦言没有八阶飞剑,孙大人颇为埋怨:“大人以后请务必冷静一些,如果小天地中温养的那一道剑气还在,未必不能斩破此獠。”

    柳大人差点骂娘,我是为谁啊?

    好在孙大人紧跟着又说道:“如此一来,只能耗费本官的人情了,唉。”

    苍稷剑姬前番传讯孙大人,需要暂时闭关,几天之前刚刚出来。得了孙大人的召唤,隔空送来一道自身剑气,通过孙大人转给了柳值,潜藏在柳值的手臂中,一剑解决了半只天尸老鬼!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x.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