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宠又给我开挂了-第五四七章 亲事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兽耳山之战后的三天,柳值大人亲自坐镇青马郡,将本地官场上上下下清肃一遍。至于本地朝天司,也是大刀阔斧的全部替换。

    柳值大人早在几年前就仿照宗门弟子晋升的模式,在各地兴办【差役备学】,已经培养了大量人才,正好用此次青马郡的事件,检验一下【差役备学】的成果。

    柳大人说起这个时候,特别感谢了孙长鸣一番:“你筹建氓江都司,以及后来接手东狱镇抚司,人手上每每都是捉襟见肘,所以本座才有了【差役备学】的想法。

    谁都知道大吴朝的吏治烂到了根儿上,培养出这些人才来,将来各个衙门都能用的上。”

    孙大人就不得不赞叹,柳大人的成功绝非幸事。自己几次三番陷入这样的困境,怎的就没有想过开办学校?柳值大人不但想到了,而且不声不响的做出了成绩,已经可以把整个青马郡的朝天司衙门整个换掉了。

    于是他便询问柳值大人:“大人手中既然有【差役备学】这种利器,卑职现在东狱镇抚司的人手上,还有许多缺口……”

    柳值大人坚决摇手如同挥刀:“想都别想!你的地盘你自己想办法,本座正要用这些人,一地一地的替换,彻底整治整个大吴朝的吏治。”

    孙大人一下子听明白了:“这……难比登天啊,大人。”

    官员其实容易撤换,只要吕老大人在朝堂上战胜了政敌,就可以顺势撤换对手麾下的一批官员。反倒是地方上的这些老吏,一个个都是地头蛇,甚至是几代人父子相传就是把持着这个位置。

    很多外来的父母官,如果老吏们联手欺瞒,往往一届任期满了,他甚至还无法真正掌握父母官的权力。这些人有的是办法欺上瞒下。

    柳大人要完全替换掉这些人,难度可想而知。

    柳值笑道:“本座已经是第七大境,若是连本座都畏惧此中艰难,还有谁能挽救这颤颤巍巍的大吴朝?

    而且本座也不是傻的,本座会先从【差役备学】开设的地方上推行开,而且有当地朝天司全力辅助,此事尚有可为。”

    孙长鸣沉思一番,便知晓柳大人早有了全盘规划,自然也就不好意思打柳大人【差役备学】的主意了。他颔首道:“大人有什么需要属下配合的地方?”

    “没有。”柳值拒绝的很干脆。孙大人怔了一下,这简直不像是以往的柳值大人啊,以前他总是想尽了一切办法压榨自己。结果柳值大人紧跟着说道:“你治下的氓江都司、东狱镇抚司、南狱镇抚司,也要照此计划行事!本座指点你,首先第一步,把【差役备学】开办起来。

    各地的官吏们,只会看到新设这样一处所在,他们可以上下其手多捞一份好处,所以十分欢迎,咱们便趁此机会,将这个钉子扎进去!”

    他的指点孙大人基本没听进去,并且很不给顶头上司面子,粗暴打断了他的话:“大人当初不惜把南狱镇抚司也交给我,就是为了此事吧?还说得好听,为了更好的支援南疆飞熊军!”

    柳值拍了拍他的肩膀,露出了几分得意:“所以你现在明白了吧,为什么你是下属,我是领导!”

    孙大人:……

    孙大人亏大了啊!这种无比艰难,而且出力不讨好的事情,自己一个人占了三个镇抚司!柳值这老厮明明是总指挥使,其实只占了两个镇抚司,还有一个是梁玉指的。

    柳值大人又负手南望,说道:“我知道你的志向,你是不屑于在东土内部杀来打去,整个东土你真正想要灭掉的对手,恐怕只有九巫妖廷。”

    “北原三十六部和桑岛,其实都不在你的眼里。”

    “你此时最大的志向,应该是红夷蛮种大陆。你想一想,不论是九巫妖廷还是红夷蛮种,如果你真的能够整合了治下三个镇抚司的吏治,这些地方也就真正落入了你的掌握。”

    “整合这些地方的资源,不论是剿灭九巫妖廷,还是远征红夷蛮种,你都有了足够的支持!”

    孙大人也不得不承认,柳值大人的确很会说服人。大吴朝其实极为富庶,各种资源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民不聊生的原因是财富集中在了少数人的手中。

    他治下的三个镇抚司,占据了大吴朝半壁江山!

    真做到柳值大人说的那一步,的确是干什么都足够了。可是此中艰难,想一想也就知道,孙大人默然半晌才说道:“属下……尽力而为吧。”

    柳值接下来忙得脚不沾地,一时间也无法返回京师。反倒是孙大人清闲了下来,他着手帮助馒头哥,将身上的“豸引”扒去。

    孙大人早有了几个方案,不过毕竟涉及到馒头哥,他更加谨慎了及分。这几日在心中反复推演,终于找到了最稳妥的方法:

    他用葫芦藤捆仙绳再次化作了金线,将馒头哥牢牢绑住,然后驭使皮蜕法器发出吸摄之力。这种吸摄之力极为可怕,就连天尸老鬼和炎魈老前辈也抵挡不住。

    这样的“拉扯”之下,豸引中的神韵一点点的被吸走,消耗了整整两个时辰,豸引终于破碎,馒头哥“啊”的一声跌了出来,差点被吸进了皮蜕法器。

    他在地上打了个滚,自己爬起来低着头抱拳跟孙长鸣道了声谢,然后还是不好意思抬头。孙大人拍了他一巴掌:“行了,别这么不好意思了,除了阿妹,我在这世上,也就你们几个亲人了。”

    馒头哥心中一暖,哼哼哧哧道:“我不是故意躲着你,而是觉得若是不能解去了体内的邪毒,还不如无声无息的死在外面,免得你和长嫣伤心。”

    “我明白你的意思,但看样子,还没有解毒?”

    “已经比出来的时候减弱了不少,看来增进自身修为这条路子是对的。”

    孙大人点点头,又问道:“【大罗界门】的约束还在?”

    “还在。而且昨日已经完成了这一次历险的奖励结算,【大罗界门】自我修补完毕了。”

    因为只达到了基础完成度,虽然馒头哥在此次历险中九死一生,奖励也十分寒酸,仅仅是一次“神功灌顶”而已,帮他提升了一个小层次。奇物也没有赏赐一件,馒头哥觉得这一次历险绝对是亏本。

    他猜测是【大罗界门】在这一次的修补中损耗巨大,所以【大罗界门】本身变穷了,给历劫者们的奖励自然减少。

    而且馒头哥还有一层担忧没有对阿鸣说:【大罗界门】在发布这一次历险的时候,大手笔的许诺了圆满完成度的各种珍贵奖励,一定要诱使所有历劫者努力达成圆满。可是自己这次没有做到【大罗界门】的要求,只怕在接下来的历险中,会遭到【大罗界门】的报复!

    他不告诉阿鸣,是因为说了阿鸣也没办法,何必让他平白为自己担心?

    孙长鸣看着他,问道:“你还要走?”

    馒头哥沉默了片刻,还是点了点头。孙长鸣劝说道:“我现在身边也缺人帮忙,你已经是第五大境了,留下来帮我,咱们自己人齐心协力,互相照顾,不好吗?”

    馒头哥又沉默了很长时间,才缓缓说道:“我还是那个想法,如果不能解毒,就让我悄无声息的死在外面吧。

    修行这种事情,不是说你给我资源,我就一定能破境。而且【大罗界门】的戒律还在,我留在你身边,怕是每一次历险你都想要照顾我,帮我安排好一切……我欠你的够多了,不想再这样拖累你。”

    “好吧……”孙大人长叹一声,从自己的储物锦囊中拿出来了一堆宝物,十几瓶高阶灵丹,七八件五阶、六阶的法器,然后一股脑的推到了馒头哥面前。馒头哥刚要开口拒绝,孙大人把眼一瞪:“拿着!你要是不拿,我现在就抓你回村子,你猜猜包五爷会不会用他的拐杖抽你屁股?”

    “你年纪比我大,我管不了你,可咱村里还有四叔和五爷,还管不了你了?”

    馒头哥一缩脖子,乖乖收下了这些宝物。他暗中看了一眼,心中更是感动。阿鸣准备的十分用心,这些灵丹,有解毒的、疗伤的、补充元气的;法器则是以防御和保命为主,都很适合自己在【大罗界门】的历险中使用。

    如今的馒头哥,也是有几份豪情壮志的,他展颜笑道:“等我解去了身上的邪毒,我就想办法,跟天尸老鬼一样,将【大罗界门】的戒律夺过来!到时候我再来帮你,咱们兄弟联手,称霸八荒,哈哈哈!”

    孙长鸣也笑道:“好,我等着你。说话要算数,不然我能原谅你,四叔和五爷也饶不了你!”

    馒头哥第二天天不亮,就悄悄离去。他走的时候孙大人心有感应,却没有出面送别,因为送了……就怕是永别。

    炎魈老前辈这段时间一直在“养伤”。其实没什么伤势,但是丢失了火杖和火须之后,他也失去了这具分神最强大的真火。

    不是孙大人不肯还给他,而是这些真火和那半只天尸老鬼纠缠在一起,现在还在皮蜕法器中。

    这皮蜕法器也十分奇特,似乎是在不断地炼化——但是速度不快,孙大人也不知道最终会炼成一个什么东西。而且是把半只天尸老鬼和真火一起炼化!

    炎魈老前辈这几天都在稳固自身,他跌落成了普通的第七大境,但实际上实力还在不断滑落。等馒头哥离去之后,炎魈明白孙大人手边的各项事宜都处理完毕,这才拉下老前辈的面子,亲自来找孙大人。

    “咳咳,老夫准备返回我家主上的大墓。”

    孙长鸣意外:“老前辈这就要回去了?”

    炎魈满脸火焰,所以红着脸孙大人也看不出来,他犹豫着道:“也不能空着手回去,老夫想跟你讨一件东西。”

    孙大人明白:“北之极?”

    天尸老鬼用神尊操控魇教,而神尊的实力经过了漫长岁月的消耗之后,已经大幅降低,所以兽耳山中的布置,实际上是天尸老鬼用“北之极”暗中为神尊提供支援,神尊才能够和【大罗界门】的奇物,以及孙长鸣对抗那么长的时间,给他争取侵蚀夺取【大罗界门】的时间。

    神尊调用地脉之气的时候,北之极就藏在兽耳山地下助祂一臂之力。

    而北之极被天尸老鬼侵蚀魔化,逼得炎魈老前辈投鼠忌器,战斗中束手缚脚。好在孙大人有净化权柄,北之极最后落入了孙长鸣手中。

    这次能够得到北之极,纯属误打误撞。

    这样珍贵的灵物,炎魈也不好意思平白开口讨要,所以立刻说道:“你有什么要求尽管开口,只要我家主上拿得出来,我都可以替他答应。”

    孙长鸣沉吟起来,他当然不想给!东土四极之一啊,一听这名字就知道这宝物了不得!天尸老鬼那个蠢货,应该是根本不懂得如何才能发挥出这宝物真正的价值。

    可是尴尬的是……孙大人也不知道啊。这宝物在他手中,真就是明珠暗投。诚然孙大人可以扣着不给,将来或许机缘巧合,自己就能得知这宝物的真正用途。

    但那都只是一种“可能性”,现在炎魈开了口,给出了极大地许诺。一来可以立刻将这宝物“变现”,二来这东西对赤龙道主十分重要,自己和赤龙道主合作还算愉快,这位老前辈也的确是一位正道人物。且不说不给的话,双方关系必然遇冷,孙大人还有另外一层考量:

    源复苏开启,会有越来越多的古老强者苏醒,这些人之中有正有邪,一件北之极可以将赤龙道主拉拢到自己的阵营,将来面对魔道的古老强者,自然多了一位强大助拳。

    其实真的给了,对于孙大人来说并不算多大的损失,别忘了万炼城古灭域中,还有一只南之极。

    竟然心中已经倾向于和赤龙道主交易,孙大人的脸上便慢慢浮现出了为难、不舍、抗拒的各种表情:“老前辈啊,和天尸老鬼一战的过程来看,这宝物应该是晚辈的。”

    炎魈连忙道:“这是当然。只不过此物对于我家主上实在是太过重要了,所以老夫不得不厚颜讨要,你有什么要求尽管开口。”

    孙大人犹豫道:“您让我考虑一下,三日后给您答复,如何?”

    “好吧。”炎魈毕竟是正道人物,没那个脸皮逼迫晚辈,于是满怀担忧的走了。这三天时间,对于炎魈来说那是无比煎熬,可是孙大人戏很足,这三天故意躲着炎魈,让炎魈感觉三天后多半会是一个坏消息。

    等到第四日早上,他早早的来到孙长鸣门外等着,孙长鸣以开门就看到他,不由得一个苦笑:“老前辈这是苦苦相逼啊……”

    炎魈赶忙道:“非也,老夫跟我家主上商议过了,如果小友愿意让出北之极,我家主上可以给出一团九阶真火!”

    孙长鸣心中猛地一跳,好家伙这么大方吗!如今这个时代,如果自己有一道九阶真火,那还不是横着走!柳值大人第七大境又怎么样,遇到九阶真火只有逃跑的份儿!

    咦,为啥我会第一个想到柳大人?

    孙大人心中一转,问道:“老前辈莫要诓骗我,源复苏刚刚开始,怎会有九阶真火出世?该不会只是一个许诺,等到赤龙道主前辈醒来,我才能拿到这一道九阶真火吧?”

    炎魈连连摆手:“我主有一件宝物,哪怕是在如今的天轨之下,也可以保证九阶真火不灭!

    小友应该能看出我们的诚意了,这种宝物本身的价值,一点也不弱于九阶真火。”

    孙长鸣的衣袖里,葫芦老四已经激动得全身发抖,不断的哀求老爷:“求老爷怜惜,换了吧。”

    二弟在葫芦老五中也很兴奋,将巨大的尾巴拍来打去:大哥换了吧,那件法宝给我吃。

    孙长鸣露出几分心动的神态,但还是说道:“还请老前辈再加点。”

    炎魈为难,很想指责这家伙贪得无厌,好不容易才忍住了,认真考虑了一下,道:“吾主有一枚天鹏金羽,乃是当年主上率领六只天火金乌围攻一头九首金鹏,从它身上啄下来的,九首金鹏乃是神兽,这一只天鹏金羽至少是八阶宝材,愿意送给小友。”

    孙长鸣试探道:“贝币……”

    炎魈连连摇头:“是真没有了,老夫可以立下大道誓言,绝不哄骗小友。”

    孙大人暗自撇嘴,做出了十分勉强的神情:“那好吧。”

    他既然答应了,就十分痛快的取出了北之极,这雪莲小人儿被他装在一只水晶罐子里,交给了炎魈:“前辈先拿去,晚辈相信赤龙前辈的人品,断不会赖账的。”

    炎魈激动不已双手接过来:“太好了,老夫这就回去,将此物交给我家主上后,立刻带着承诺的宝物回来。”

    孙长鸣却拉住了他,说道:“晚辈还有件事情,请前辈禀报赤龙尊上定夺。”炎魈急不可耐:“你速速说来。”

    “前辈想不想把天尸老鬼提前挖出来?”

    炎魈一楞,眼中放出了火光:“你的意思是……”

    孙大人当然不是什么大度的人,天尸老鬼那一道分身最后恶毒的诅咒了孙大人,孙大人心里憋着怒火:还等你苏醒来找我麻烦?我先找到你的沉睡之地,把你挖出来,挫骨扬灰!

    “天尸老鬼睚眦必报,行事手段卑鄙无耻,若是真的等到他苏醒,必然对晚辈和赤龙道主疯狂报复。咱们不如来个下下手为强。”

    炎魈认真思考了一番:“可是即便在沉睡之中,你我联手……加上柳值,也难以杀灭天尸老鬼的真身。他可是货真价实的第九大境。咱们提前惊醒了他,或许会让他无法在未来的源复苏中恢复到当年巅峰,可咱们必然会赔上性命。”

    孙大人微微一笑:“前辈不用担心这些,晚辈不会去白白送死的。”炎魈便道:“老夫先把北之极送回去,等老夫回来,仔细听你说说这个计划。若是可行老夫当然加入!若是不行,老夫也绝不会陪你胡闹。”

    “好,老前辈先去。”

    炎魈这边刚走,孙大人忽然接到了柳值大人的传讯:“过来一趟,本座有事找你。”

    孙长鸣立刻赶到柳大人的住处,门外人来人往,重建的青马郡朝天司已经颇具规模。柳值正在跟几个年轻的百户谈话,指了一下旁边的椅子:“你先等一下。”

    大约一盏茶的时间,他将事情交代完,让几个百户出去了,这才看向孙长鸣,忽然问道:“你妹妹多大了?”

    孙长鸣意外:“孙长嫣?今年十二了。”孙大人自己也恍惚了一下,憨妹都这么大了,怎么还不长点心眼,一天到晚除了美食,什么事情都不操心。但是柳值大人忽然问这个做什么?

    柳值笑了笑,说道:“别紧张,是好事情。有人家请托了太后出面,要跟你结个亲。”

    孙长鸣错愕的张大了嘴:“我妹妹?有人看上了我妹妹?”

    “对呀。”柳值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十二岁,大姑娘了。你这个当大哥的,也不帮妹妹打算一下?”

    在大吴朝来说,十二岁的女孩子的确是大部分都已经有了婆家,十三四岁当娘很普遍。可是孙大人实在难以将自己的妹妹,和这些事情联系在一起。他在最初的错愕之后,一股怒气从脚底直冲脑门:谁啊!不想活了,敢打我妹妹的主意!?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x.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