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冷宫第三年-第四百五十三、冷宫三年期满,满庭花开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第四百五十三、冷宫三年期满,满庭花开

    我现在大致能够串起来的事情是,曹显带着襁褓里的李小满离开叛军之后,遭到了月炽派来的追杀,所以曹显到处跑来跑去,李小满还受了伤,差点又死一回。不知道为什么,李小满就从墙上摔下来了,摔得也是没了气息。

    娘亲谷雨找了沈青和李煜朗来照顾小满,养着傻乎乎的小满在隅月庵里生活。可李小满很快恢复了健康,并且越发的聪明和调皮捣蛋。最终李小满还离家出走,让所有人都找不到了。

    最狗血的剧情出现了,李小满居然进了大月国的皇宫。而当年李山交出这个女儿的时候,偷偷对皇上说,这是曹显的女儿,很可能也是您的女儿。

    月炽皇上就忍不住了,观察了很久。这孩子长得特别很像皇后,但更像自己。可是,这么懒的样子到底随了谁呢?八成是随了曹显。一想到曹显这个情敌,他又生起气来。

    后来,他就让肖不修去试探一下李小满,观察她,看看她到底知道什么。肖不修虽然是皇后的人,但也在为他做事情,并且做的相当好,他非常满意。

    他也知道皇后一直暗戳戳地搞事情,不过他也觉得这个女人不过是疯了,瞎折腾而已。转眼之间,这个宫里的小姑娘居然破了一堆的大案要案悬案,搞得他也惊奇不已,注意力全都被吸引了过来。

    等到皇后真的失踪了,跑去了西凉国做了女皇,他想着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她亲闺女派去战场,看她怎么打?想攻打大月国么?先杀了你闺女再说。

    啧啧啧,每个人都是有小算盘的。从自身角度出发,便成为整个大事件的各个分支,就搞出了各种各样的事情。最终,矛盾点都放在了李小满身上。

    大致明白了这些弯弯绕的李小满很是憋屈,特别憋屈,一点都不想再和他们混下去了。就连曹显和肖不修这种人,也不想搭理了。

    可是,她又想到了一个非常关键的人,至今都没有出现过。而三年冷宫期限就要满了,这人的真面目会不会就暴露出来了呢?

    所以,她提议还是先回大月国去,让她去查查李山的事情。

    皇上答应了,说即刻就可以出发回去了。

    女皇也同意了,说现在就先退兵,等把事情顺清楚去了,再决定后面的到底要怎么做。所以,狼王可以先陪着我回大月国做贴身保护,至少比肖不修这个阴阳不定的小白脸强。女皇现在很讨厌肖不修,因为肖不修居然也敢吼她,说她是疯女人。一般女人都很讨厌别人说她是疯子,再漂亮妖孽的男人说出了这样的话,都让人喜欢不起来了。

    乌泽大将军舍不得肖不修,但又要带着贰拾万大军先回西凉国。所以就拉着肖不修的手说让他跟自己回西凉国,好歹自己有个大将军的位置,可以让他承袭的。

    但我不乐意了呀!

    “肖不修是我大月国的南厂都督,不,前都督。不能给你们西凉国的,我得把他绑回去审问清楚,他这些日子都干嘛去了,是不是叛国了?要是有罪,我得弄死他!”我也阴阳怪气起来,反正我学的快着呢。

    这一点上,女皇很是同意我的做法,最终还跟我说了一句:“男人,呵!”

    我舔了舔嘴唇,也没说话。反正这个娘亲是疯的,我也就听听算了。

    曹显说要跟我一起回大月国,又被我拒绝了。因为目前他还是大月国叛国的罪人,还没有消除罪名,他跟我回去了,我安排不了。目前,南厂还有个陈志典,我搞不定的。那人太精了,在我没弄明白之前,我不能让爹爹冒险。

    撤兵的事情是皇上亲自部署安排的,他还嘉奖了池将军沈将军几个,并且免了凉州的三年赋税,搞得凉州百姓给他磕头送行,场面一度失控。这一场大秀做的,深得民心。让这些官兵们也死心塌地对大月国忠心耿耿起来。

    我撇着嘴坐在茶楼里看着这漫天的盛况,问陈一陈二:“咱们一会抄个小路回京城吧,我可不想跟着皇上这么慢哟哟的走。”

    “那肖大人怎么办?”陈一问道。

    “把他捆起来,扔我的马车里。我骑着马先走,不管了。”我一点都不想怜惜肖不修那张妖孽的脸了,搞什么搞,一天到晚的吓唬我,没毛病也吓出毛病来了。他搞那么一出杀我的戏码,不过是要把皇上,高皇后和曹显都逼出来,三个人对峙解决目前的战局。可好歹也是要跟我配合一下吧,怎么也应该提前透露一下吧。

    真是好家伙呀,吓得我魂儿都没有了,心都碎成渣渣了。

    “我现在有情郎小哥哥保护着,一点都不害怕。”我瞥了一下楼下的五个光头,“那五个人还给皇上,我不要了。对了,还有六个小包子,吃得太多,不能要。”

    陈一陈二憋着笑,全都答应了下来。反正他们两和肖十七都必须是跟着我的,现在又多了一个情郎小哥哥,我很是开心的。

    快马加鞭,紧赶慢赶,我在立秋的前一日赶回了大月国的皇宫。我进宫的那一日,就是三年前的今日,下着大雨。今天居然也下着大雨,比那天的大雨还要大。我一早就回来了,在冷宫里收拾了一下,就穿着小衣躺了下来,真是快累死我了。

    皇上还没回来,冷宫里只是日常打扫得很干净,但因为兆奂烔那个事情之后一直没有人住,这里也就变得特别冷清。我随便扫了扫,然后就躺下打算睡一会。骑马这种事情不适合我,浑身都快散架了。

    陈一陈二去造办处和南厂给我拿必备的生活用品。情郎小哥哥是外男,暂时还不能进宫,所以就先要他去南厂报道。南厂二百个侍卫我留了十个放在冷宫的门口,保卫还是很安全的。

    我闭着眼睛睡了一会儿,觉得身心灵都好多了。果然冷宫适合我,安静,凉快。这都要入秋了还是暑热一片,全很都是汗。

    我往大床里滚了滚,忽然发现床的内侧有人,不禁吓出了一身冷汗。刚想喊一嗓子,却被这个人直接捂住了嘴,妖孽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喊什么?后宫重地,禁止喧哗。”

    我去,肖不修怎么在我的床上?他不是被我捆好了丢在马车里了。按道理来说,他应该比皇上回来的都晚。皇上应该是五日之后才能够回来,他应该是八日之后。过了今晚,我就知道李山会不会把剩下的五千两银票给不给我了。说不准我就能够把所有的事情串在一起,然后就带着金银珠宝什么的跑路了,跑到再也没有人能够找得到我的地方。他们谁愿意一统江山,谁愿意做皇帝,谁愿意嫁给肖不修什么的,都和我没有关系了。我有钱呀,我可以包养小哥哥的。

    肖不修看起来气色很好,身上的伤应该也好了不少,至少看他起身的动作,还是利落了很多。这人吧,也是挺厉害的,那么重的伤还比我快地回了冷宫,在马车里慢慢悠悠的一边养伤,一边回来不好么?

    “肖小七,你要做什么?”肖不修问我,那瑞凤眼眯着,透露出危险的意味。

    “没做什么呀,我要睡觉呀。”我动了动嘴,才让他的手没有那么紧紧地按住我的嘴,我才好说出话来。

    “你这么着急回来,是不是有什么事情?”他又继续问道。

    “能有什么事情?回来睡觉呀?”我这一脸的汗,真是热呀。

    “肖小七,说实话!”肖不修那脸上也有了汗,他应该也挺热的,毕竟他还穿着南厂的厂服,挺厚实的。上面有浮土估计还是比我晚了那么一点点回来的,应该就是我踏踏实实睡觉的时候回来的。

    哼,还偷偷睡在我的床上,真会玩。

    “肖不修,你现在是庶民,怎么能和我睡在一张床上呢?”我一点都不客气,直接用身份压他。他之前也挤兑过我的,我还回去。

    “肖小七,皇上已经恢复了我南厂都督的身份,你应该尊称我一声肖大人的。”肖不修那个妖孽的脸哟,那个阴惨惨的声音,真是让我抖了抖。

    “什么时候呀?我怎么不知道?”我咬牙忍住。

    “你刚离开凉州,皇上去你的马车里看到了我,立刻就给我官复原职了。所以,我现在是南厂都督,统领大月国三十万人马的玉面修罗。你只是肖小七,在我下面的肖小七而已。”他居然撑起了身子,将我压在了身下。

    我皱着眉头想着,这事情也没什么吧?官复原职也算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只是比我预想中快了几天。他臭拽什么?很了不起么?

    “哦,肖大人,那我更可以放假歇几天了吧?我好累呀,你当初要我进南厂,可没说有这么多事情的。”我挪了挪身子,忽然发现肖不修的耳朵有点红。

    “你想歇多久?”他的眼睛也有点红。

    “一二个月总是可以的吧?”我舔了舔嘴唇,挺渴的。

    “太长了。”肖不修皱了皱眉。

    “十日?”我讨价还价,反正过了今晚我就走了,谁还在乎南厂不南厂的事情。

    “一日。”肖不修的口气一点都容不得商量。

    “行行行,您说什么都是对的。您是肖大人呀,您是正确代表。”我很是敷衍,真是敷衍都快懒得敷衍了。他被我这个表情可能是气到了,愣了一下神,我直接推了他一把,打算下床去凉快一下。

    没想到直接推到了他的心口处,那里还有大月国皇上戳的一个血窟窿,应该是还没有好。他的表情变得很痛苦,直接就躺倒在了床上。我有一点点心慌,就赶紧翻身去看到。动作没有特别顾及,就直接跨在了他的身上,并且俯下了身子,想扒开他的衣襟看个究竟。

    肖不修忽然哑着嗓子问我:“肖小七,你要做什么?”

    “扒衣服!”我想都没想直接说了出来。

    “你可知,我是南厂……”

    “知道知道,你是南厂都督,玉面修罗肖不修,现在是我的上司,好了吧?”我好想揍他一顿,“我就是看看你的伤口,你以为我要做什么?再说了,你有那个功能么?你不是南厂的……”

    咦,说着话的时候,我忽然觉得他的身体有了什么变化,看起来很是不一样了。并且他整个人都变得很热,脸都红了起来。

    “你不是发烧了吧?”我好心好意地去摸了摸他好看的脸,他恶狠狠地说道:“你怎么知道我不行?”

    “哈?”我也愣住了。可下一秒我就傻眼了,肖不修一个翻身想要把我压倒身下去。可刚才我已经有一条腿下了床,结果他一推我,我直接从床上摔了出去,直挺挺地躺在了地上。

    我可不能受伤呀,我可不能有事情呀,我还有五千两的尾款没有收到,还有李山这个迷局没有破。静心师父还没有找到,她和染九为什么分手了,我还不知道。

    哎哟,好多事情呢,我都不知道呢。比如李山是不是早就知道我是谁了?他故意把我引进宫里来的?红槿公主说的那个宝藏在哪里?月炽皇上是真的心怀包容的好男人,还是有他的野心?三个皇子是不是真的不学无术的吃喝玩乐第一名?一点都不想争皇位么?

    影子和梁贵妃如何了?他们两怎么收场呢?还有傻姑到底是谁的孩子?我为什么去了隅月庵?谁把我从墙上推下去的?这些年都有谁,应该说还有谁在我身边?

    肖不修的师父是谁?乌泽大将军的那位妻子是怎么回事?难道也出家做尼姑了?谷雨女皇,我娘亲要不要继续折腾恢复寰宇帝国?曹显爹爹是不是有过别的女人?

    糟糕了,怎么这多的问题?

    最最重要的是,肖不修喜欢我么?

    我躺倒在地上的时候,很是宿命的头先着地的。

    眼睛合上的瞬间,我看到冷宫的牌匾,朝里侧的那一面,依然皇上写的好看的“满庭花”的字迹。

    这院子里还真是满庭花开,繁茂而灿烂。

    但这一切可能也不过是镜花水月,宿命的毒。

    人生泪满面,凡世成癫狂。

    我是李小满,跌跌撞撞地奔跑着,贪恋红尘俗世和那双拥有星辰的眼眸。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x.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