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冷宫第三年-第四百五十二、我有大金子呀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第四百五十二、我有大金子呀

    就在我哭得鼻涕泡泡都出来的时候,一个女人威严的声音从门口传了过来。“李小满,你是我的女儿,怎么能这么笨?”

    一听到这话,我哭得就更伤心了,把鼻涕蹭了曹显一身,几乎就是嚎哭起来,还真的像个小傻子了。

    曹显也生气了,直接吼道:“谷雨,你少说两句成不成?”

    皇上也生气了,大声说道:“皇后,朕的女儿怎么就傻了?”

    女皇还真是仪态万千,美得不可方物,身穿一件大红长裙,看起来真是极美的。她出现在这个间屋子的时候,这屋子本来装修得还可以,可不知道怎么了,就显得特别破烂了。我从曹显的怀里露出眼睛看着她,还真是娘亲,那个粗布衣裙也美,绫罗绸缎也美的娘亲。

    “李小满,男人都是靠不住的,你要靠自己才成!”女皇又吼了我一声,我一点都不想看她了。曹显立刻拍拍我的后背,把我当做小娃娃看待。

    “皇后,不要吼朕的女儿。”月炽的脸更加黑了。

    “你的女儿?你管过一天么?”女皇那高高在上的女神姿态,也是醉了。“我当初几次三番离开曹显,想着你还是会对我好的,对我专一,将所有的爱都给我。我甚至容忍你接二连三宠幸宫女,有了三个孩子。但我最不能容忍的是,你一方面和我欢好,又再和别人欢好。你算算你的三皇子和小满的生日,就差了两日。你都做了什么?你的爱就这么廉价么?”

    我也不哭了,立时就想起三皇子的话,“咱两的父母坐胎时间差不多呀。”我当时还差点笑疯了,现在则一点都笑不出来了。

    “就算是我疯癫了,但至少我知道我不会害我的女儿,在她遇到危险的时候,需要帮助的时候,需要有人陪伴的时候,我都会在,会找人陪着她,教她成人成才。可你呢?你做了什么?你让李山去追杀曹显,用毒箭射杀小满,你对你的亲生女儿,到底做了什么?”女皇的话信息量巨大,我用手背擦了擦脸上的泪水,站直了身体,瞅着女皇。

    “李小满,到我这里来。”女皇冲我吼道,“曹显也不是好东西!”

    “啥?”我又愣住了。

    “曹显答应我要好好照顾你的,可是呢?你从墙头上掉下去的时候,他在哪里?他在挖宝藏,想得到天下的巨大财富。”女皇那表情,也是很生气的样子。

    乌泽大将军已经快步走了进来,直接把我拉到了女皇的身边,我的表情还真的变成了小傻子。

    “行了,肖不修,你也别演戏了。”女皇又开始说肖不修了,肖不修此时捂住了胸口流血的地方,死死地看着女皇。“你想帮助月炽逼我出现对不对?但你知不知道你是谁?你师父给你的金豆子又代表了什么?”

    “我知道。”肖不修的声音很清冷,有他一贯的阴寒之气。“我是乌泽的长孙,呵呵呵,乌泽说要效忠红槿公主,要助她的后人登上女皇的宝座?可若是这个女皇是个疯子呢?我要牺牲百万人的性命来帮她达成心愿么?”

    信息量更大了,乌泽放开了我,他先激动地不成了。

    我也顾不上手疼了,吃瓜的情绪又上来了。不过,这两手的血还在流着,我只好把双手举在心口前,让血别流的太快。

    “我的长孙不是在二十几年前死在沙场了么?”乌泽大将军颤抖着,想去摸一下肖不修,但似乎这个局面也不对。

    肖不修冷冷地说:“是呀,没死了,被路过的染九救了下来。染九把重伤的我送去了昆仑山,红槿公主特别吩咐要师父好好教我武功,让我练成绝世武功,为红槿公主的统一大梦拼命。那颗金豆子就是红槿当年给师父的,因为她救过师父的命。师父死了之后我就下山来找她的后人。这个时候,这人还是大月国的皇后,应该也是自残之后精神不正常,常常做出很多奇怪的举动。可师父说,你必须用性命帮助她完成所有的事情,这是你的命!”

    “当年我发过血誓的……”乌泽大将军抖得更厉害了,“我以为你死了,当年你还那么小……”

    “还不如死了呢,就不会有这么多的事情了。”肖不修冷笑道,全都是怨念。

    “皇后把肖不修推荐给我的时候,他也不过是个孩子。但是他却能够分辨出究竟是谁是好的,理智的,真正为民着想的君主。”月炽还挺平静的,大月国皇帝的气度也出现了,“统一天下又如何?人们不还是一样要吃喝拉撒睡,和家人在一起,和喜欢的人在一起。而你要是搞出了战争,又打个二三十年,百姓苦不堪言,有意思么?肖不修也是从小在我身边的,看着我如何做事情。我怎么做,怎么想,他最清楚不过了。”

    所以,这就是肖不修慢慢偏向大月国皇帝的原因?原来是被洗脑后,又被感化了。啧啧啧,肖不修还真的挺惨的,要不然性格这么多疑且善变,果然是童年不幸福,这辈子都不太幸福的。

    “统一天下,是我母后给我的宿命。”女皇又喊了起来。

    “放屁!”曹显又急眼了,直接吼道,“我说了多少次了,你那个母后就是脑子有屎,她就是觉得你父亲没有做到承诺,并且提前死了,她觉得自己放弃了皇位,最终落了这么一个下场,接受不了了,所以才想起要统一天下的。但其实这些都不过是借口而已,只是想弥补自己的悔恨。可是,有什么用呢?他父皇早都死了呀!你瞅瞅,她害的人家乌泽大将军这辈子都不安宁,她不觉得亏欠么?”

    我觉得曹显爹爹说得特别对,悄悄给他举了赞。

    乌泽大将军倒是已经没有想太多了,还是走了过去,想伸手摸摸肖不修,却又有点不敢,后来就从兜里掏出了一盒金疮药,哆哆嗦嗦地说道:“你先处理一下伤口吧,有什么事情咱们一会说。”

    “一统天下不好么?”女皇的声音又提高了八度。

    乌泽大将军忽然吼了起来,“红槿是要一统天下的,但是也不能以这样牺牲自己儿孙的方式吧?你要牺牲掉你女儿的性命么?我可以成全你的。”

    咦,乌泽大将军居然逆反了?看来他也根本不想发动这场战争的。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乌泽大将军的长剑怎么都架在了我的脖颈之上,瞅着也挺寒光凛凛的。

    “放了小满!”

    “放了我女儿!”

    “放了肖小七!”

    哎,在这么多的声音中,我还是挺在乎那一句“放了肖小七”的。我小心翼翼地矮了矮身子,问道:“等下杀我哈,我就问一句,你之前不是说,只要凭借着红槿公主的印信,也就是那个寰宇帝国的金印,就能够号令您做事情,就是寰宇帝国的执掌者,对吧?”

    我紧张得脑子都不太好用了,说话也是发抖的。

    “嗯。”乌泽大将军瞅着我,不错眼珠。果然是肖不修的爷爷,我就说这两人的瑞凤眼真是太像了,还真的是一家人。

    “那这样,你等我掏掏,我有大金印的。”我的手上虽然还留着血,但现在也顾不上了,我在腰间的袋子里摸了摸逐一放在了桌子上,“我有南厂的玉簪,木簪,皇上的金牌,悟心大师的玉佛头,皇后鸿光楼随便吃的令牌,红光寺藏书阁的令牌,对对对,这个,这个应该是寰宇帝国的金印。”我的袋子里是真是有不少东西,这枚金印就是那天在红色棺椁中,肖不修随手拿出来的金元宝。我后来洗干净在阳光下看了看,发现上面写了一个字,我完全不认识。现在想想,应该就是寰宇的寰字,因为作为大印被盖了很多次,那金子印章都有磨损了。

    这下子好了。大家都不说话了。

    就连女皇都看着我,看着金印,一言不发。

    我那个金印洗干净之后,还是挺亮的,当时我就觉得这一定是纯金赤足金,老贵了。

    还是曹显走了过来,从我的布袋子里又翻出了一个小木马,哆哆嗦嗦地问我:“小满呀,你想起这个小木马了?”这小木马已经不是当年曹显给我的,而是钱立峰死之前做的小木马,是那个曾经救过我性命的小木马,上面还有一道深深的裂痕。

    “哦,那到没有想起那么多,只是想起一点点,特别一点点。”我尴尬地笑了笑,我都是碎片式记忆,真的还没有全都想起来。

    “没关系的,小满,想不起来也没关系的。和爹爹走吧,咱们去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晒太阳,你小时候最喜欢这样了。”曹显说着说着,自己先哭了起来。

    “等下等下,晒太阳的事情好说,过几天天更热了,咱们再去晒一下。现在我还有事情的,等我一下搞一搞。”既然都已经风云突变成这个样子了,我就得好好搞一下了,太烦人了。

    “行了,娘亲,皇后娘娘,女皇,赶紧退兵吧,再晚一点就耽误了秋收,麦子都烂在地里,大家就没饭吃了。乌泽大将军,您也一会再哭,等下你和肖大人找个地方聊聊,大约他也是挺想和自家爷爷说说话的。哦?肖大人哦?”我得把这群人安排得明明白白的。“皇上啊,咱们也回家去吧,这折腾了好几个月了,我真的都好累了。反正现在我才是拿着寰宇帝国金印的人,你们还是要听我的吧?是不是呀?别打了,各回各家,各抱各媳妇,多好呀!”

    这些人都看着我,死死地看着我。

    “动一动呀?是不是要我再哭一个给你们看呀?要不然,我也死一个给你们瞅瞅,你们就都放心了?”我吼了起来,用自己的血手掌拍了拍桌子,表示自己很生气,后果会很严重的。结果,这群人还是没动地方。

    “哎,那算了,你们都不动,我走好了。”这一屋子乱糟糟的,看着也是心烦。我推门出去的时候,看到悟心大师站在门口,正在念着佛号,搞得还挺严肃的。他问我:“肖小七,不,小满,我就问你一件事情。”

    “哦?”我站住了,“啥?”

    “你记得你有一日给智空写的一首诗么?这首诗是谁教你的?”悟心大师很认真,真的特别认真。

    “哪首?”我模模糊糊有印象。

    “暮鼓晨钟声渐远,佛堂梵音绕梁悬。红尘自古惹人恋,最是青灯伴佛眠。”

    “哦哦哦,不知道。”我想起来了,就是用这首诗骗了智空大师的素面很多碗。“这段我还没想起来,但就是印象中有这么一首诗。”

    “这是乌泽大将军的妻子,真正的那位妻子,也是我此生最爱的女子最后留给我们的诗句。”

    “哈?”这话又把我吓坏了,随口念出的一首诗,居然这么多故事,我怕也是要疯癫了。

    “兵可以退,但事情一定要说清楚。不管你是李小满还是肖小七,我们要帮你把失去的那部分记忆找回来!”乌泽大将军那气势也是没谁了。

    “行行行,先退兵,先吃饭饭。”虱子多了不咬,我一点没在怕的。不,我还是挺怕的,特别怕肖不修那个阴阳怪气的样子。

    “小满乖,先让我看看你手上破的地方……”曹显从屋里走了出来。

    “小满,朕先看看!”月炽皇上还挺厉害的,这两个男人一起卡在了门口,那场面,啧啧啧,好看。

    “没事没事没事,我没事。”我可不想让这两个人抓住了我,能躲开一刻钟是一刻钟,真是受不了了。

    可我在县衙门口遇到了谁?我都不敢相信我自己的眼睛。这人居然是秦玉朗,那个货郎,我们有个儿子的。

    “你你你怎么来了?”我吃惊地看着他,他穿着一身西凉国将军的盔甲,看着很是精神威武好看。

    “李小满,我是西凉国的狼王,西凉国先皇最小的儿子李煜朗。”情郎小哥哥也变了,这世间的很多人都因为这场征战变了样子。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x.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