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与超人约架-第1395章 存在之灵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大都会。

    来克斯集团总部,地下负30米的安全堡垒里。

    卢瑟穿着白大褂,埋首在实验台前,一边神色认真地操作一台机械臂,一边说道:“计算家,别叫我‘卢瑟’,我们的关系远没那么亲近。

    和以前一样,你最好称呼我‘卢瑟先生’。”

    在实验台几步外的办公桌上,摆放在支架上的手机屏幕上,出现一个眼镜男的头像,超级恶棍的情报专家——计算家。

    “我们一直都叫你卢瑟。”计算家道。

    “这就是问题之所在,你们这些混蛋表现出来的和我的熟稔,让我很厌烦。”

    “你觉得自己不应该和我们相熟,你想亲近超级英雄?”计算家问道。

    “不,与虚伪的超级英雄相比,你们更让我感到亲切,但你们表现出来的熟悉,不是对我,而是来自那个王八蛋。”卢瑟咬牙切齿道。

    计算家恍然,他说的是小卢瑟,而他们都把对小卢瑟的“敬重与爱戴”转嫁到现任的大卢瑟头上。

    可大卢瑟宁愿不要“爱与敬”,也不想忍受半分被当成小卢瑟替身的嫌疑。

    他迟疑着道:“其实,秘密会社的那段经历,可以算‘卢瑟’这辈子最高光的时刻——”

    “你说什么?”卢瑟豁然回头,怒目切齿。

    “呃,抱歉,我是说,那王八蛋仅仅只是你的影子,你没必要太在意他。”计算家假笑道。

    卢瑟心里想着实验数据的事,不太想和这王八蛋扯澹了。

    “我的手机换了号,并且处于试验区,你应该没办法找到我才对。”

    “嘿,虽然你还是称呼我‘计算家’,但很多人都开始叫我‘神算子’。”计算家得意洋洋道:“因为我能找到所有人的号码,能突破所有智能设备的防火墙,你的也不例外。”

    “找我做什么?”卢瑟不耐烦道。

    计算家刚准备直接开口提要求,忽然想起刚刚卢瑟的话:别把他们和小卢瑟建立起的深厚“友情”带到他身上。

    “你为什么不去天堂山?”

    计算家决定先聊聊家常,把话题慢慢往他想要的方面引。

    “那里有一大群嗝屁的超级英雄的亡灵,我去挨白眼吗?”

    “对你而言,诺亚方舟也算个好去处了。”计算家又道。

    “我是来克斯·卢瑟,有能力锻造属于自己的‘方舟’。”卢瑟傲然道。

    “你知道吗?不光超级英雄和普通人能复活,我们超级恶棍也复活了一大批人。我亲眼所见,北极星博士把二代北极星博士的心脏给掏了出来。”

    说到这儿,计算家语气中带上些怨气,“二代北极星博士刚从我这儿领了个任务,正在帮我监视蓝甲虫呢。

    马克西维尔·劳德为什么不弄死那个臭甲虫?

    法克,他原本就是个顶级电脑高手,现在又得到神秘蓝甲虫帮助,有好几次,差点就锁定我的位置。”

    “北极星博士什么时候到二代的?”

    卢瑟对蓝甲虫不感兴趣,但他和北极星博士合作过,在一场需要超强磁场的实验中。

    以30万美刀外加一柄能量枪为报酬。

    北极星博士的工作做得很好,他很满意,还将他的名字列入具有利用价值的白名单,怎么突然就二代了?

    “初代北极星博士死了,在你不在的时候,现任的是约翰·尼寇。大概我们一直叫他‘北极星博士’,所以你没发现这位子已经换了人。”计算家道。

    “还有没有三代?我下个月要做粒子对撞试验,需要一位‘北极星博士’。”卢瑟皱眉道。

    “下个月?看外面的情形,百亿活尸大军,外加几百颗黑灯星球,地球未必有下个月呢。”计算家叹道。

    叹了一口气,他又自信道:“只要钱到位,你要找谁,我都能帮你搞定。”

    “我需要初代北极星博士那种操控星球磁场的能力,普通磁力异能者对我没用。”卢瑟道。

    畅想中文网

    “放心,咱们米国什么都不缺,尤其不缺异能者,三代北极星博士会在至黑之夜结束后的一个月内归位。”计算家打包票道。

    卢瑟怀疑道:“如果他有初代北极星的能力,为何现在没任何名声?”

    “唉,这年头超级英雄多,超级恶棍更多,竞争太激烈了。

    想出人头地,非常难,比小鲜肉混好来坞还难。

    比如约翰·尼寇,他天赋很不错,但经验和实力都不如初代。

    当初代艾默生还在时,压根不允许和他同类型超能者崛起,见一个杀一个,那时约翰·尼寇压根不敢冒头,自然也没什么名气。

    说到底,咱们的超级恶棍圈子,也是个大大的名利场,不为名,不为利,谁特么愿意做超级恶棍?

    普通罪犯即便被关入监狱,至少能享受安逸的牢狱生活,超级恶棍却有被迫和魔女哈莉玩游戏的风险。”计算家唏嘘感慨道。

    “哼,我不像你们这样低级趣味,我对名和利从来都不感兴趣。”卢瑟脸上满是优越感。

    “当然,您是我们的老大,格调和气量都是最顶级的。”

    计算家谄媚夸赞一句,见卢瑟没反对“老大”的称呼,就继续道:“老大,现在我们遇到些麻烦,只有您能帮我们。”

    “什么麻烦?”

    “我们需要新的庇护所。”计算家苦涩道:“诺亚方舟上压根没为我们恶棍准备位置,我们也不敢去找哈莉奎茵,更加不愿被闪电侠抱着登上方舟。

    可黑灯并不会因为我们是恶棍,而放过我们。

    被我们杀死的人,会回来找我们复仇。

    我们曾经的同伴,知道我们现有庇护所的位置,更加危险。

    所以,我们才想要到你这儿避一避。

    你有不去天堂山受白眼的傲气,有不去诺亚方舟受窘的决心,只因为你自信自保无虞。

    我们也相信你的智慧。”

    卢瑟冷笑道:“计算家,和你直说了吧,你们妄图从我这儿得到的东西,仅仅只是我自身伟大之处的边边角角,但我不想满足你们的任何需求。

    因为我不想造成一种错觉,让你们觉得‘我们是一伙的’。”

    计算家沉默了一会儿,道:“我们难道不是一伙的?难道你不是超级恶棍?”

    “哼,连‘人人为己、落井下石、雪中送屎’的道理都不懂,还有脸自称超级恶棍。”卢瑟讥讽道。

    换个时候,他不介意对他们施舍一些恩惠。

    哪怕只为了他们肯叫他一声“老大”。

    卢瑟从已有的信息中找到一条规律:被复活之人,都与生者有过情感纠葛,否则哪怕他们死了,依旧躺在坟墓里。

    如果他接纳那些超级恶棍,等同于接收了与他们有情感联系的活尸。

    一旦他们来他这儿,那些追逐他们的活尸也一定会找过来。

    “彭彭彭~~~”

    正胡思乱想间,地下实验室的大门外,传来激烈的碰撞声。

    卢瑟面色一变。

    “滴滴滴~~~”下一刻,实验室内警报响起,“第四号、五号、六号通道已被突破,大群活尸即将抵达实验室入口。”

    复活之人都与活人有一段情感纠葛,这情感可以是爱,也可以是恨,围堵来克斯大厦的活尸,都是憎恨卢瑟的“复仇者”。

    “该死,怎么这么快?不对,它们为何突然就突破了外层防御?”

    卢瑟大光头上冒出几滴汗水,双手快速在键盘上敲打,一行行代码在屏幕上闪烁。

    好一会儿,他发出一声狼啸般的嚎叫,“卧槽你老母,计算家,你敢阴我!”

    骂了一句,他又快速下令:“启动第六级安全防卫。”

    “已进入次级实验室模式。”主机机械地说。

    卢瑟稍微松了一口气,六级安全模式下,整个实验室都笼罩一层能量罩,其强度不弱于布来尼亚的“世界屏障”。

    半小时后,“滴滴滴......”警报再次拉响,“能量低于10%,六级防卫即将告破。”

    “法克!”卢瑟骂了一句,脱下白大褂,跳入早已挂满武器的“卢瑟机甲”。

    “轰!

    ”几分钟后,实验室大门被撞开,带着黑灯戒指的活尸蜂拥而至。

    “儿子,你终于要遭报应啦,哈哈哈哈!”

    首当其冲的赫然是已故多年的老卢瑟。

    “BOOOM!”卢瑟木着脸,一发能量炮,爆了老爹的脑袋。

    接着,机甲带着他冲天而起,径直钻进天花板打开的窗口,直接离开了实验室。

    但活尸也能飞,死追着他不放。

    卢瑟犹豫了片刻,还是没往超级英雄那边跑。

    他丢不起那个脸。

    如果真遇到生命危险,哪怕被超人拯救,他也能忍受。可哪怕这会儿被活尸追杀,他也还有一条后路:灵薄狱卫星。

    实在不行了,他可以逃往灵薄狱,在卫星内部,有一间小小的庇护所。

    “卢瑟?”黑光一闪,穿着黑色皮夹克的超级小子康纳飞了过来,“你怎么出来了?”

    “守护地球,人人有责。”卢瑟一边轰杀活尸,一边神情肃穆地说。

    康纳信了他的鬼话,沉默了一会儿,声音低沉地说:“你知道吗?超人和超级女孩都死了。

    本该由我去对付黑死帝的,超级女孩取代了我,我......我甚至没能搞定左德,多亏离子鲨和青灯帮忙。”

    “超人不会轻易死去。”卢瑟抿了抿唇,神色阴郁道。

    超级小子心情低落,希望从“父亲”这儿得到安慰,可卢瑟却压根没在乎他的心情,只关心超人的死活。

    “希望如此。”康纳叹口气,邀请道:“只有色灯军团能彻底杀死黑灯活尸,你若要守护地球,不如和我们一起处理外太空落下的陨石。”

    卢瑟想了想,便答应下来。

    现在他不是去寻求超级英雄的帮助,而是作为领袖,领导超级英雄抵抗入侵......至少他和超人的便宜儿子康纳,肯定会接受他的领导。

    也就在清理陨石的时候,一枚橙灯戒指飞过来,不由分说套在他手指上。

    “智慧生命已锁定,来自地球的来克斯·卢瑟,你欲壑难填,你属于橙灯军团。”

    ......

    此时,海滨城。

    “灯戒都没长‘眼睛’吗?”

    看到“爱之戴安娜”,哈莉再次吐槽。

    在见到“希望之闪电侠”时,她第一次吐槽。

    怜悯之奥利弗,她第二次吐槽。

    恐惧之稻草人......这个倒是符合她的认知。

    接下来的愤怒之媚拉,爱之戴安娜,让她越发莫名奇妙了。

    “紫灯选我有什么问题?我也有爱。”戴安娜对她一惊一乍的表现很不满。

    哈莉道:“谁都有爱,但并非有爱就该被紫灯戒指选中。毕竟,紫灯军团本质上是‘怨妇军团’,不仅心里要有爱,还得爱意浓浓却无处宣泄。

    你难道爱而不得,是个怨妇?”

    紫灯之首卡萝尔怒道:“哈莉,你什么意思?”

    “哈莉你压根不了解紫灯,紫灯之爱,不是爱而不得,而是爱意满满,对爱人之爱,超越了自身。”戴安娜正色道。

    哈莉耸耸肩,转向血红长发、血红战甲、嘴角流血的媚拉,“你不在家带孩子,跑这儿瞎参合什么?”

    媚拉不久前刚生了二胎。

    “我原本是在海里,没想上岸,可灯戒自己找了过来。“媚拉道。

    “你很愤怒?红灯选你总得有个理由。”哈莉问。

    媚拉想了想,道:“我在海边看到超人不停打我丈夫,把他当木桩打,打得他嗷嗷叫......我心里很愤怒,怒火中烧,然后灯戒就飞了过来。”

    哈莉无语。

    “嗖~~~”一道橙色身影呼啸着划过天空,落在几人跟前。

    是全身包裹橙色机甲的卢瑟。

    “好你个卢瑟,原来是你抢走了我的橙灯戒指。”哈莉咬牙道。

    “来克斯·卢瑟,还我灯戒!”拉弗利兹比她还激动,直接就扑了过去。

    卢瑟表情木讷,眼中燃烧一团橙色火焰,“我的,是我的,都是我的......”

    他嘴角流出涎水,眼中橙光越来越亮,眼神也越来越狂乱,最终嚎叫一声,向拉弗利兹扑了过去,“橙光力量,是我的,我一个人的。”

    “把戒指还给我。”拉弗利兹也不甘示弱。

    两人很快扭打在一起,完全把七灯合一的大计划和黑死帝的危机抛诸脑后。

    “卢瑟被橙光之贪婪完全控制了?“哈莉惊了一下,不解道:“以卢瑟的意志和精神强度,不至于连一枚橙灯戒指都压制不住吧?”

    “那不是普通的灯戒。”甘瑟皱眉道:“从灯主手中分裂出去的灯戒,和灯主共享同源的情感能量。

    而拉弗利兹更特殊,他不仅是橙灯使用者,还是橙灯灯兽的宿主。”

    顿了顿,他为众人解释道:“橙灯灯兽名为“欲莽”,可以将它当成自由的视差怪。

    视差怪将恐惧施加在整颗文明星球上,以榨取恐惧本源。

    欲莽也以力量胁迫整颗文明星球,让星球居民向它献上一切珍宝,主要是金银珠宝。它不喜血祭,有人类把婴儿献给它,让它吞噬,它也不吃。

    每榨干一个星球的财富,它就会前往下一个星球,然后它遇到拉弗利兹,一个比它更贪婪的人,不仅没能吞噬财宝,反而被吞噬成为能量源。

    得到拉弗利兹同款灯戒的卢瑟,此时很像视差魔。

    连凯尔·雷纳都被视差怪影响,卢瑟被贪欲控制神志也算正常。”

    “蠢货们,赶紧七灯合一呀!”哈莉飞到扭打在一起的两人身边,一记左勾拳,把卢瑟捶飞,一记窝心脚踹在拉弗利兹心窝上。

    两人眼底稍微恢复一丝意识。

    接着,她又前走几步,一个头槌把黑灯防护罩撞碎,

    “七灯合一,白光灿烂!”

    哈尔乔丹立即射出一束绿光,目标黑灯灯炉的灯口。

    “嗡嗡嗡......“双重七灯合一的效果果然很强,白光之璀璨,比先前强大了十倍不止,三米高的黑灯灯炉如同壮汉脚下的高压锅。

    高压锅很结实,被大汉踢得东倒西歪,哐当作响。

    黑死帝只侧头看了一眼,没做任何阻拦,笑容更加讥讽。

    “为什么会这样?黑灯灯炉是什么材料,为何这么结实?”众灯主震惊道。

    换成他们自家的中央能量电池,这会儿早碎成渣了。

    黑灯硬顶着白光攻击,却连一道口子都没裂开,甚至没有瘪。

    太结实了。

    甘瑟也神色呆滞,“不应该呀,我们已经完全按预言做了,而且......“

    “蠢货,你们对至黑之夜的真相一无所知!”

    黑死帝大笑一声,手中镰刀连续在半空划出15道光弧。

    “嗤嗤嗤......”悬浮在半空的16位绿灯守护者,有15位被镰刀砍得鲜血淋漓。

    在死亡力量的牵引下,他们如同15根沾了墨汁的毛笔头,以自身鲜血为墨汁,在黑死帝身周绘制出巨大的法阵——一个黑灯符号。

    整个过程很快,哈莉想阻止,却被黑死帝几镰刀逼退。

    七灯合一从灯炉转移到她身上,也被一层黑光能量罩阻挡。

    “过来!”

    黑死帝伸手一招,把最后一位守护者提在手上,划破喉咙,开膛破肚。

    “黑手。”她又喊了一声。

    “陛下!”黑手落在她身前,单膝跪地。

    “他就是祭品。”

    黑死帝将手中小蓝人递给他,自己继续阻拦哈莉和七灯众的骚扰。

    黑手撕开小蓝人的肚皮,将他腹腔内的物什淅沥沥,全部撕扯出来。

    很诡异,第16位守护者的心脏是橙色的,放射灿灿橙光,肝脏为黄色,放射黄光,心脏是绿色,胃是血红色......七种脏器,放射七种色光,每种色光都蕴含磅礴的情感能量气息,甚至超越了灯主几万倍。

    仿佛那不是七块内脏,而是七座情感能量池。

    哈莉童孔收缩,“这该不是黑灯活尸收集的情感能量吧?全部储存在小蓝人内脏里?”

    黑手哈哈大笑着把那团光华璀璨的脏器放在“黑灯法阵”最中央。

    祭祀法阵,启动!

    “BOOOOM!”大地炸裂,无穷无尽的白光从地底喷薄而出,整个世界都白茫茫一片。

    那白光的气息,与七灯合一的白光很相似,但更加浩瀚,更加神圣。

    “啊啊啊~~~~”七灯灯主沐浴白光,抱着脑袋发出凄厉惨叫。

    “啊啊啊~~~~”所有活人,都在白光嚎叫。

    “啊啊——这是什么鬼玩意儿?”

    哈莉也忍不住想大叫,她的确叫了两声,然后体内防御专长激活,她不叫了。

    可她不叫,她肚里“诺亚方舟”里几十亿地球人,像是中了邪,都抱着脑袋嚎叫。

    “存在之灵,你终于出来了。”黑死帝狂笑一声,挥动镰刀,扑向白光的最中心,“死吧,所有的生命都在此刻迎来终结!”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x.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