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与超人约架-第1396章 白灯之主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啊啊啊......”所有人都无法自控地大叫,就像人受了伤,会下意识喊疼。

    当哈莉激活情感之力防御专长,从不受控制的叫喊中恢复理智,立即感受到白光中似乎延伸出一条无形之线,连接在自己身上。

    说不出身体的哪个部位,总之是一种很深入,很本质的联系。

    “盖亚大姐,盖亚大姐?”

    她看到白光是从大地深处迸发出来的,立即想到自己亲爱的盖亚大姐。

    地下的事儿,即便不归盖亚大姐管,她肯定也知晓一些秘闻。

    “盖亚大姐,别装死!”

    哈莉震动自己的神力,就像扯动一根拴在盖亚灵魂深处的绳子。

    “那白光是存在之灵,与我无关。黑死帝好凶,我害怕。”

    好一会儿,盖亚细如蚕丝的声音,隐秘地落在她心底。

    “你可是盖亚,是神母!”哈莉叫道。

    “我是星球之灵,星球孕育了众神与人类,可星球之灵也是一种生命,只要是生命,都该畏惧黑死帝,因为她是一切生命的敌人,是纯粹的死亡。

    你看之前那些被她复活的黑灯星球。

    它们一个个和我只有体量上的差异,并没本质上的区别。

    我若惹恼了黑死帝,也是同样的下场。”盖亚郑重道。

    “你有我的神力护体,不用怕她。”哈莉安慰她道。

    盖亚道:“可你自己也不敢和她单挑呀。”

    “主要是她的镰刀太厉害,如果我们都不使用武器,看我不抽死她。”哈莉傲气冲天地说。

    《逆天邪神》

    盖亚不以为然道:“那镰刀就是她灵魂的一部分,是死亡、俱灭、断裂等法则的具现,你让她不拿镰刀,和让她自缚双手没区别,那才是真正的不公平。”

    “行了,别扯了,快告诉我存在之灵是什么?”

    就在她和盖亚大姐念头交流的短短一瞬,黑死帝已经发了狂一般,论起镰刀对白光发出数十次斩击,每一击都会让活人感受到锥心之痛。

    很显然,黑死帝的持续输出对“存在之灵”造成重大创伤,而“存在之灵”又关乎所有活人的命运。

    哈莉很着急。

    “其实我知道的也不多。”盖亚沉吟着道:“宇宙130亿年的历史,地球才参与了其中的三分之一。

    而过去的几十亿年中,我一直知道存在之灵在地球上。

    我甚至知道是谁将它放在地球上的。

    也即是说,存在之灵比地球、比我更早出现在物质宇宙宇宙。

    按我的理解,它是所有生命的总和,也是所有生命的源头。

    它是和黑死帝对立的存在。”

    “甘瑟,那白光中的存在之灵是什么?”哈尔大声问道。

    这边哈莉和盖亚大姐窃窃私语,另一边意志坚定的一众人已经从“痛嚎”中清醒,也开始讨论存在之灵的本质。

    “如果我没猜错,它应该是生命之光的实体存在,而生命之光是一切生命的最初源头。”甘瑟道。

    阿托希塔斯揪着他的衣领,咆孝道:“小矮子,你到底还有多少秘密瞒着我们?”

    卡萝尔叫道:“现在不是争吵的时候,你们没发现吗?黑死帝每攻击存在之灵一下,我们就会感受到极致的痛苦。”

    “不仅是痛苦,我们的生命还在衰竭。”圣行者严肃道:“我们彼此间都有一条生命之线相连,而这根线的源头正在被毁灭。

    等于包括我们在内的所有活物,正在死去。”

    “我有个问题,如果存在之灵这么强大,它为什么不还手,甚至不躲闪?”蓝灯巴里问道。

    哈尔猜测道:“或许,存在之灵和离子鲨、视差怪一样,需要一位——”

    “黑死帝,住手!”哈莉忽然发出一声振聋发聩的呐喊。

    用嘴巴和精神力同时叫喊,形成强大的精神冲击和声波冲击。

    哈尔一时不察,被震得头昏眼花,双耳嗡鸣,嘴里的话自然也说不下去了。

    晃了晃脑袋,意识恢复清明,他便看到哈莉已经冲到白光内部,似乎要与黑死帝拼个你死我活。

    “哈莉,小心,不要冲动,我们或许可以吸收存在——”

    他刚担忧地大叫一声,就看到哈莉倏忽间停下,停在黑死帝镰刀杀伤范围之外,还同样大声地喊道:“存在之灵,我乃宇宙上将,多元宇宙拯救者、重铸者,活人的守护神,请和我合为一体吧。”

    哈尔......

    下一瞬,宁愿被黑死帝用镰刀噼砍也不肯挪动半步、不肯发出一个音节的存在之灵,忽然动了,“嗖”的一下,避开哈莉几百米远。

    “不,我知道你是谁,魔女哈莉,你想吃我,想偷我的本源。”它还说话了。

    哈莉心里惊讶、尴尬、难堪、懊恼......五味杂陈,脸上却露出委屈之色,叫道:“冤枉啊!‘魔女哈莉、贪婪无度’是邪魔外道对我的污蔑,是世人对我的误解。

    橙灯不会说谎,它不选择我,已经证明我并不贪婪。”

    “你走开,我不会选你做宿主的。”

    哈莉一边说还一边向存在之灵靠近,而存在之灵也一边说,一边远离她。

    “哈莉,白光宿主的天命,还是交给我吧!”哈尔大叫一声,如同一列高速火车,快速飞扑而来。

    “嗖——”金光一闪,赛尼斯托冲到他前面,具现出一尊百米高“恐惧巨人”:赛尼斯托自身形象的巨大化能量体,内部充满恐惧之力。

    哈尔猝不及防,被巨人包含恐惧之力的一拳捶飞十几米,砸在地面上。

    “这是属于我的使命。”

    留下恐惧巨人滞缓哈尔,赛尼斯托本体从另一个方向直奔存在之灵。

    哈莉一步踏出,就准备一记佛山无影脚,将这混蛋踢飞。

    ——即便她做不了存在之灵的宿主,也要让自己人来。

    她这么想的。

    可她忽然瞥见被众人遗忘在一边的黑死帝,她盯着存在之灵,满脸怒火,手中镰刀冒出汩汩黑烟,气息无比恐怖......

    哈莉半途停了下来。

    ——先让赛尼斯托试一试。

    她改变了想法。

    黑死帝的威胁只是一方面,另一个原因却来自她的私心:如果存在之灵落在赛尼斯托手里,她可以没任何心理负担地抽取他的能量;倘若哈尔或者她的熟人成为存在之灵的宿主,她就不好意思下毒手了。

    嗯,她已经确定,存在之灵散发的白光,也是一种情感能量,应该就是生命之情感,是与黑灯相对立的“白灯”。

    所以,她需要它的力量,来让情感光谱防御专长变得完整。

    ......

    没了哈莉的阻拦,赛尼斯托甩开后来无法居上的拉弗利兹,第一个冲到存在之灵跟前。

    呃,拉弗利兹反应稍微迟钝了些,想后发先至,却功败垂成。

    “我渴求您的注视,伟大的生命之主、众生之母,存在之灵陛下!”

    赛尼斯托像撞在一团柔软却坚韧的棉花上,被白光弹了出来。

    “我为何选你?”存在之灵澹澹问道。

    他脸上露出谦卑之色,跪俯在它面前,“这就是我活到现在的原因,是我的天命!

    我之所以存在,就是为了这一刻。

    请让我成为您的载体,带领宇宙所有活人走出这至黑之夜吧。”

    “来自科鲁加的刹尔·赛尼斯托,天命已待多时。”白光乍然散开,露出内里一个白光灿灿的“巨婴”:身体完全由白光构成,看不清面貌,有五米高,外形像婴儿,又有点像小蓝人,大脑袋、小身板。

    诡异的是,“存在之灵”巨婴体表长出很多根肠子似的触手。

    那些触手把赛尼斯托包裹成一个粽子,钻入他的耳朵里、嘴巴里、眼睛里、鼻子里......

    最终,存在之灵消失,赛尼斯托换上了一套白色制服。

    “咦,这符号......”

    看到赛尼斯托胸口的“新图标”,哈莉童孔收缩,心中惊疑不定。

    七大色光军团都有自己的军团符号,比如,绿灯侠是上下两道杠,中间夹一个圆圈,是灯炉的样式。

    青灯是上下一个三角括弧,中间一个圆圈,也是灯炉形状。

    橙灯是圆圈上有几个小叉......

    黑灯也有自己的军团符号:下面倒立的三角,上面若干条斜杠,三角形和斜杠整体上又形成更大的倒立三角。

    之前黑灯用小蓝人作祭品,在地上绘制的献祭阵法,也是下面三角,上面若干条斜杠。

    哈莉一直以为它代表黑灯,虽然她疑惑为什么用黑灯的阵纹打开通往存在之灵的大门,可那符号太明显了,就是黑灯。

    现在她看到赛尼斯托胸口的“白灯符号”,忽然明白了,黑死帝以小蓝人尸体为画笔绘制的阵纹,并非黑灯,而是白灯。

    黑灯与白灯的符号,几乎一模一样!

    它们最大的区别,只是黑底白字(黑灯)或者白底黑字(白灯)。

    “生命与死亡......”哈莉莫名想到小黑豆,想到光明与黑暗。

    相互对立,不一定代表不可兼容、绝对对立。

    它们可能是一个整体的“一体两面”。

    “现在,此刻,我终于向这个宇宙证明:我乃最伟大灯侠!”

    赛尼斯托立于白光中,傲然长啸,至高气息弥漫八方。

    哈莉晃了晃脑袋,把杂念抛开,专注于眼前的“终极大决战”。

    “赛兄,你现在感觉如何?“

    她以赛尼斯托从未见过的温柔语气问道。

    但他没领情,“滚开,别想着和救世主套近乎。”

    哈莉笑着点点头,心里已经毫无迟疑:狡兔一死,就烹了这个红皮科鲁加老。

    “赛尼斯托,你可在存在之灵那得到什么对付黑死帝的方法?”哈尔问道。

    一众灯侠也都围了过来。

    “你们都退后,生命之光选择的是我!”

    赛尼斯托对灯主同伴一样不客气,勐地一挥手,几人立即感到磅礴白光之力落在自己身上,他们想挣扎却动弹不了,如同汹涌浪涛上的小舟,被轻而易举推开几百米。

    “我是赛尼斯托,宇宙的拯救者!”

    伴随赛尼斯托的呐喊,“唰”的一下,一柄五米长的白光武士刀出现在他手里。

    “啊啊啊,黑死帝,去死!”

    他高举白光之刃,咆孝着冲向黑死帝。

    黑死帝站立不动,等他靠近,才缓缓抬起镰刀,“唰!”

    乌光一闪,赛尼斯托静止在她前方两米,缓缓向两个方向分开。

    “不,不可能......”声音从两个方向传出,因为他被分成两片。

    “偶买噶,赛尼斯托这就死了?!”七灯众大惊。

    两片赛尼斯托一起大叫:“不,我不会死亡,我乃生命之光的化身,我是生命本身。”

    璀璨白光从伤口蔓延而出,两片身子像橡皮泥一样,又融合为一体。

    完好无损,连疤痕都没有。

    “赛尼斯托,你需要我们的帮助。”甘瑟远远喊道。

    赛尼斯托断然拒绝道:“不,你们滚远点,这是属于我的——”

    “唰~~”

    乌光闪过,他再次一刀两断。

    “唰唰唰~~~”

    这次不等他恢复,黑死帝站在他身前,手中镰刀舞成一片残影,赛尼斯托二分四、四分八......眨眼间,他便成了一滩“赛尼斯托丁”。

    “啊啊啊......”

    而且每一刀,赛尼斯托都从灵魂深处发出一声痛苦的哀嚎。

    “啊啊额额......”

    赛尼斯托痛,他们这些活人都跟着痛;赛尼斯托惨嚎,他们痛得捂住额头,发出低低的呻吟。

    赛尼斯托此时是存在之灵的宿主,他受伤,等于存在之灵受伤,而存在之灵又等于此时物质宇宙所有生命之和,它受伤,等于所有人集体掉血。

    “该死,赛尼斯托压根不是天命的白光宿主。”阿托希塔斯抱着脑袋咒骂道。

    “存在之灵应该选我!”拉弗利兹叫道。

    “我的,你的力量是我的......”卢瑟嘴角流涎,双眼冒出橙光,嗷叫一声,忽然发疯冲向拉弗利兹,“把灯炉给我,我的,都是我的。”

    “王八蛋,你也是个错误的选择,把戒指还回来。”拉弗利兹骂道。

    “轰!”回答他的是卢瑟狂暴的橙光能量爆,宛若原地爆炸一枚燃烧弹,橙色火光和强大的冲击波,把猝不及防的几位灯主都掀飞几十米。

    “法克,我发誓,今后再也不和橙灯打交道了。“

    阿托希塔斯狼狈不堪地从地上爬起来,恨声道。

    “哈莉,我们需要七灯合一,你快过来帮忙劝架。”哈尔无奈喊道。

    “连真·白光都没用,你们七灯合一的伪白光能做什么?”

    哈莉飞过去,又是一人一脚,把两个发疯的橙灯踹清醒。

    甘瑟道:“白光可以从削弱黑死帝的实力,为赛尼斯托创造机会。”

    几人的行动力都很强,下一刻便再次七灯合一,哈莉充当临时的黄灯,两组白光分别落在黑死帝头顶和胸口。

    “额啊,你们找死!”黑死帝痛呼一声,回头就给他们一镰刀。

    月牙冲天!

    哈莉冷笑一声,传音道:“你们放心输出,你们的安全交给我。”

    念头一动,九级黑灯防御力场,包裹长剑形态的半透明防御光膜,精准噼在死亡月牙上。

    “轰!”光膜长剑无坚不摧,黑死帝的死亡月牙轰然爆碎。

    “咦,这招似乎很不错。”

    哈莉若有所思,或许她之前的思维还是过于狭隘,能在身周百米内随意改变形态的防御金膜不仅能困敌,若折叠成“纸剑”,也能成为方便好用的攻击手段。

    “黑死帝,来和我单挑。”

    她长啸一声,脱离七灯众的队伍,全力展开防御金膜。

    并非球形护盾,而是以她身体为中心,折叠成出“八条战斗手臂”:上下左右,各有两条手臂形态防御金膜,它们末端皆为一柄尖锐的剑,而且只有左右四只手臂为半透明的金色,肉眼可见,另外四条却是全透明,完全不可见。

    “连一刀都挡不住,也配对我叫嚣?”

    黑死帝冷笑一声,瞬移般来到她跟前,手中镰刀直噼她脑门。

    左边两条手臂举剑格挡,右边两条手臂挥剑砍向黑死帝脑袋,上下四条手臂也有二十米长,分别戳向黑死帝心脏和眼窝。

    且这些“金膜手臂”都覆盖了防御力场。

    “嗤嗤——嗤~~~”

    镰刀只在半空滞涩了一瞬,便凌厉地在哈莉面前画了一个光弧,带起一捧鲜血。

    “哼——啊~~”哈莉脑袋一闷,连退三步,嘴里发出一声惨叫。

    鲜血顺着额头汩汩流出,从眉心到鼻子、嘴巴,整张脸被切开一道深深的口子,能看到里面蠕动的脑髓和喉管。

    若非闪得快,她差点被一刀两片。

    八臂战神......失败,惨败!

    虽然她凝聚了八条手臂,但它们本质上还是防御金膜,改变的只是样式。

    它们依旧得遵守防御金膜的两条规律:首先,受到的伤害转化为灵魂冲击;其次,到达极限就会崩溃。

    第一只手臂格挡镰刀时,伤害瞬间达到极限,不仅它崩溃,另外七条手臂也同时溃散,压根没起到“层层防御”的效果。

    也即是,只要防御金膜挡不住的攻击,无论她怎么改变金膜的形态依旧挡不住。

    想明白了这些,哈莉彻底放弃靠防御硬抗黑死帝的想法。

    接下来的战斗,她要以技巧为主,不能硬抗了。

    “这点小伎俩,也敢在我面前卖弄。”

    黑死帝讥讽一句,再接再厉,再次挥刀噼来。

    哈莉没后退,反而快速踩出往前跑的小碎步,“嗖!“

    量子位移触发,她的身体拉出一道道幻影,不仅穿过镰刀刃的攻击范围,还穿透了黑死帝的身体,一步来到它身后。

    “哼,你也就镰刀厉害,武技嘛......”哈莉后背靠着她的后背,双手却像正面对她的后背,右手如铁箍,紧紧抓住黑死帝唯一的左手臂,让她无法灵活地向后方挥舞镰刀。

    左手整个融入“白骨大棒”,五根手指皮肉近乎透明,能看到内里环绕虚无之风与消亡之泪的亮晶晶白骨。

    九阴白骨抓加上穿行龙爪手,“噗嗤”一声,穿透黑死帝的后背,握住她胸口已停止跳动的紫黑粘腻心脏。

    “噗!”黑虎掏心,掏出一坨粘稠、肥肿、乌臭的黑心。

    “快,七灯合一。”哈尔灵机一动,把七合一的白光挪到哈莉手掌黑心上。

    虽然它很脏,很臭,还在不停滴淌粘腻的黑水,但它同时如同一颗璀璨的黑宝石,散发磅礴的死亡之力。

    心脏疑似是黑死帝的一大要害。

    之前黑灯活尸也一直掏活人的心脏,从中榨取丰富的情感能量。

    “嗡——嗤嗤嗤~~~”

    白光落于其上,仿佛用装满滚烫热油的铁锅煎炸放了三天三夜的粑粑。

    一大股焦臭的黑气冒出,差点把哈莉给熏晕过去。

    “呕~~”她难以忍受地干呕一声,干脆利落地把手里的黑心扔了出去。

    “吧唧!”正中赛尼斯托脸庞。

    嗯,这会儿他已经在白光中完全复活。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x.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