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破晓-第6章 毕业の何锐(六)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南云对理论问题非常敏感,听何锐竟然改了大名鼎鼎的克劳塞维茨在《战争论》里面的经典论述,赶紧问道:“为何是政策而不是政治?”

    “克劳塞维茨谈论的国家是工业化的国家。一个国家能够推行工业化,必然已经具备了强大的国家与社会组织能力。这样的国家进行内部治理靠的不是拍脑袋,抖机灵。而是靠提出政策,执行政策,在执行过程中发现问题,进行修改与完善。两位定然知道,参与政治的人很多,决定政策的人很少。”

    听了这个解释,南云忠一和山口多闻都念头通达,两人一齐躬身,“何君才智如渊似海,今日一席话,可解我与海军诸君多年来未解之谜,未想到陆海军之争却与参谋本部、军令部毫无干系,可笑我等之前总是在我们军人自身之见猜来猜去,计较一些恩怨情仇,如今看来,不值一哂。”

    何锐不得不再次微微躬身还礼。

    山口多闻与南云忠一对视一眼,便说道:“今日天色已晚,不便继续打扰,请问何君何时动身归国,我等也好相送。”

    何锐回答道,“应平丰盛教授之命,明天上午在东京大学还有一个课时,做一个课程收尾。顺便解答一些学生问题,中午便登船回国。”

    南云忠一道,“原来如此,此时打扰,实在惭愧,明日下午我等再来相送,且请何君休息。”

    送走两人,何锐请房东森田母女到了自己房间。森田夫人见桌上菜竟然没动,就劝道:“何君,来见你的人这么多,每次你们谈事情的时候就是喝酒。以后还请何君好好吃饭。”

    何锐知道森田夫人是对自己好。正想回答,森田夫人就让光子把米饭与味增汤再热一下。何锐说道:“光子,一会儿再去。你也过来坐下。”

    与母女二人正面坐好,何锐躬身行礼,“森田阿姨,明日我就要归国,感谢您这么久的照顾。”

    等森田夫人还礼完毕,何锐掏出信封,推到森田夫人面前,“这是点心意,请收下。”

    森田夫人把信封推回到何锐面前,“何君给的房租已经足够。光子中学毕业,是何君帮她找人推荐的女子高中。整条街上的女孩,只有光子一人上了女子高中。如此恩德,已经让我们感激不尽。”

    何锐拿起信封放到了光子面前,“那么我就直说了。这里的钱是今后两年光子的上学费用。几年来,承蒙森田阿姨关照,我看光子与妹妹无异。既然是东京大学平丰盛教授帮忙推荐,也请光子好好读书,完成学业。”

    光子扑上前抱住何锐,“谢谢哥哥。”想再说什么,已经哽咽。

    何锐在她背上拍了拍。自己在日本闯出些名堂后,日本各路人物纷纷结交。在此之前,却是无人问津。只有房东一家细心照顾。即将分别之时,眼眶竟有些湿润。

    看向素来细心照顾的森田夫人,森田夫人抬起手背擦掉眼角泪水,深深躬身,额头几乎贴到了地板上,“何君的恩情难以回报,定然铭记在心,绝不会忘记。”

    谢过后,森田夫人对光子命道:“光子,何君空着肚子喝了不少酒,赶紧给他热饭。”

    光子这才放开何锐,端了饭菜下去。森田夫人问道:“何君回到中国后要做些什么呢?”

    被提起自己的未来,何锐温言答道:“我会努力做事,好好生活。”

    森田夫人叹道:“唉。何君平日里结交的都是有身份的人物,回国之后怎么可能清闲。我只能祝愿何君身体安康,鹏程万里。”

    第二天一早,民国驻日本大使馆参赞吕风到了何锐的住处。先是恭喜何锐毕业,接着把一套北洋军军服放到何锐面前。

    何锐是公派留学生,每个月都去民国驻日本领事馆领取津贴。每年还能领到一套新军服。

    吕风参赞见何锐乐呵呵主动拿起军服穿上,才放下心来。等何锐佩戴好新的少校军阶。吕风说出了此行目的,“何兄弟,段总长那边又发来电报,询问你何时归国。”

    “有什么事把段老总难住了?”何锐问。

    吕风摇摇头,“电报里也没说清楚,只是说关外好像出了些事,应该与日本人脱不了干系。”

    看吕风很是在意,何锐问道:“吕兄很不安么?”

    吕风叹道:“日本在东北有驻军,他们若是闹事,我们得费不少力气。”

    “不会有什么大事。”何锐答道。

    吕风精神一震,赶紧询问,“真的么?”

    “若是大事,即便国内不报道,日本这边的报纸肯定报道出来。日本当下什么消息都没有,段总长又语焉不详,应该是些小麻烦。”

    听完何锐的分析,吕风叹道:“真是这样就好了。”

    这话可就有些关心则乱,何锐安慰吕风,“吕兄不必担心,我今天就要回国。回去之后定然不会让日本在东北撒野。”

    吕风也不接茬,只是催促道:“我正是来帮何兄运行李。人在外头,咱们动身吧。”

    何锐归国的行李不算少。两个厚实的大木箱死沉死沉,为了加固,还用结实的麻绳在外面捆绑。

    出身书香门第,吕风不用打开箱子就能猜到,里面定然塞满了书籍和纸张。

    自有人负责押运,何锐与吕风并肩向东京大学方向去了。

    何锐问道:“吕兄以为关外出了什么事?”

    吕风摇头叹息:“日本去年以协约国攻打同盟国的名义打下了青岛的德国要塞,之后把山东列为战区,始终不想离开。我觉得他们不会就此收手。只怕以后还要弄出事情来。”

    “哦?”何锐觉得吕风参赞是真的在意国家的事情。能用心到这个程度,比起各路督军强的太多。便问道:“不知政府何时决定加入协约国?此事当尽快才好。”

    吕风摇摇头,脸上都是无奈。

    两人边走边聊,不久后就到了东京大学门外。何锐与吕风约定在码头见面,就径直走向东京大学门口。

    东京大学的门卫看到何锐,最初没认出来。直到认清这套陌生军服下的人是何锐,才鞠躬行礼,“何先生来了,请赶紧进去。平丰盛教授已经到了。”

    ()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x.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