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破晓-第7章 毕业の何锐(七)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看着何锐高大的背影消失在东京大学的门内,吕风心中十分羡慕。

    何锐是民国派到日本留学的军校生,陆军士官学校毕业不久,进入日本陆军第二师团,即仙台师团第二十九步兵联队实习,充任准尉见习小队长。

    实习期未满,赶上北洋政府与日本政府达成了军官委培协议。北洋方面当然希望军官能够进入日本陆军大学学习。但是日本方面提出,非得有日本师团长推荐,才可以获得陆大考试资格。没有被推荐的中国军官,只能由日本开办一个专门培训班,接受日本方面的培训。

    北洋方面觉得这是日本方面的刁难,不曾想何锐居然得到了师团长南部辰内的推荐,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陆军大学第27期。

    吕风当时不在日本,刚到东京的时候自然不知道此事。民国驻日本使馆参赞对军官没啥搭理的兴趣。何锐这名军人在日本出名,靠的偏偏是政治、经济等学术领域的建树。吕风之所以关注到何锐,是因为何锐闹出远比考入日本陆军大学更大的动静。

    在陆军大学期间,因为性格和善,成绩优异兼学识高远。虽然是中国人,何锐很快交集了一帮日本同学,常常和他们一起在课间或居酒屋畅谈天下大事,彼此都处得颇为酣畅。在何锐的提议下,这群青年军官在陆大办了一份名曰《军魂》的油印小报。在众人的推举下,何锐当了个副主编。

    恰逢1914年春天,何锐开始在小报上开始连篇刊载《地缘政治学初解》,提出“把国家、民族作为地理的有机体或一个空间现象来认知的科学”,此论一出便大受嘲讽。

    日本盛行武士之风,好的就是“心忧天下”这一口,历来狂妄之士如过江之鲫,很多下级武士把狂言妄语当作打动上层的终南捷径。这种手段在日本上层、民间和报界司空见惯。突然冒出一个中国人掺和其中,大言不惭,一时在报界成为笑料。

    何锐却不为所动,持续连篇刊载关于地缘政治学的观点以及如何使用这门学科方法论解析当前国际局势,初步拆解关于国家、民族概念,推演海权、陆权、亚欧世界岛与其他岛屿、美洲的对立合作关系。

    这时欧洲时局已经十分紧张,某位犯贱军官石原莞尔投稿给《军魂》小报,公开调笑:“若何君真言之有物,可否用你那个狗屁地缘政治学预测下欧洲局势?若真准确,在下必定拜你为师;若是不准,就不要在日本撒谎骗人了。”

    何锐立即应战,开始在小报上推演起欧洲局势,连续发了四五篇。以欧洲大报如泰晤士报、费加罗报等刊载的公开情报为底料,逐步拆解欧洲局势,最后锁定在巴尔干半岛。

    除了战略推演,何锐在文章最后还郑重建议,日本大藏省应该马上行动起来,马上组织协调日本各大工业企业快速进入战时生产轨道,调整全年工农业生产计划,重新规划全年甚至今后几年进出口贸易计划,尤其要紧的是,一定要抓紧当前最后的窗口期帮助协调大宗商品贸易,拿出宝贵的外汇马上开始紧急抢购,越多越好、越快越好,哪怕把外汇花光甚至负债也在所不惜,更建议日本银行界以积极的态度介入日元汇率管理。

    如日本那些狂徒的做派,何锐的文章里‘语重心长’的告诫日本大藏省大臣高桥是清,兵法云:夫未战而庙算胜者,得算多也,夫未战而庙算不胜者,得算少也。得算胜,少算不胜,而况于无算乎?

    这个结论发表之后,理所应当的遭到了一片嘲讽,一时间在日本军界引为笑谈。大家见面都互相拿这个“占卜”式的预言开玩笑,石原莞尔更是公开嘲笑:“咱们日本军界中蠢货实在太多了,组成一个联队都装不下,现在居然连中国留学生也学成了马鹿。”

    这事情在日本闹得太大,吕风参赞都知道了。以民国驻外使馆的能力,其实也没能力主动做什么。为了填充报告内容,吕风便将此事写进报告里,送回国内。报告送上去之后,就如石沉大海,再无消息。

    何锐这边却很快就有了结果。没让众多日本嘲笑者等太久,欧洲局势在当年夏季急转直下。随着萨拉热窝一声枪响,第一次世界大战全面爆发。何锐除了没有准确预测奥匈帝国皇储遇刺事件、奥斯曼帝国因为奇怪的原因参战外,其他部分包括时间、地点甚至进程都全部命中。

    此事立刻轰动整个日本。《朝日新闻》和《读卖新闻》的编辑们拿着好不容易找到的《军魂》小报,被上面的预测内容与现实的高度重合性震惊。试着派出记者采访何锐。

    采访中,何锐并没有神棍般凭空预言。而是将已知的信息代入何锐提出的理论进行推演,再次对战争局面,日本经济动向做出了分析和预测。

    报社编辑把访谈内容发出去后,就焦虑的等待着。不久,如何锐的预测,日本开始接到大量订单,经济快速活跃起来。外国的战况消息回来的晚些,却也与何锐预判的相同。

    这下,来自日本各界的采访约邀请纷至沓来。何锐之前刊载于油印《军魂》小报上,只在小部分陆军军官中流传的文章在第一时间被翻了出来。在政治经济版面原封不动的‘转载’。

    自此,何锐提出的‘地缘政治学’从狂言妄语,摇身一变成了研究对象。从被众人嘲讽的狂言,向着成为被认可的显学方向大步前进。

    早在1914年何锐发表《地缘政治学初解》的时候,就被日本东京大学法学部研究国际法的学者平丰盛副教授意外注意到。看完何锐之后的一系列文章后,平丰盛副教授私下与何锐见面,进行学术合作。

    自此,何锐野路子的描述方式向着学界约定俗成的行文快速转化,在学界获得更高的接受度。平丰盛教授也发表了自己的研究成果,得到学界认可,获得了教授职位。

    之后,平丰盛教授聘请何锐为特约讲师,去东大法学部讲学。两人进行合作,以《地缘政治学》为蓝本,设计30-50个课时,向一批法学部的学生教授地缘政治学。这已经是1915年2月份的事情。

    到了这个地步,民国驻日本大使馆还是没啥感觉。吕风觉得这事非得重视不可,就写了一份详细报告。为了不让报告再如石沉大海,吕风不敢走正式的官方途径。而是托了自己老师,也就是现在北洋政府教育总长的关系,把报告递交给了北洋的段祺瑞段总长手里。终于引起了段祺瑞的注意。

    外交的事情得靠教育部的人脉才能被上头得知,吕风对此也很难过。好在之后段总长发了句话,北洋官僚这边行动起来。财政部每个月都会与何锐通信,请他提供于外国建议以及贸易的建议。

    现在何锐马上就要回国,吕风心里有些期待。日本人都这么在意的何锐,定然是有能耐的。这样的年轻人为国效力,是好事。

    ()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x.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