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全球穿越开始-第一〇四章 最重的补课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这两月,姜不苦游走各地。

    最深刻的感受有两个,第一个就是从空间通道涌来的异世入侵军团的威胁程度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笔直跌落。

    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都一日不如一日。

    而且,以往的海量炮灰入侵背后蕴藏着一种冰冷的算计,不仅在算计其他世界,就连己方世界的“低阶蝼蚁”在这道计算题面前,也只是一个数字而已。

    而现在,这种感觉没有了,真就渐渐成了一群仿佛刚冲出巢穴的鲁莽野兽,对它们来说,智慧一下子成为了一种极稀缺的东西,哪怕是那些有着明显人类形态的异世生命,也只是空有其形而已,内里已经成为了野兽。

    就像脑子被掏掉了。

    异世入侵渐渐从以往有组织有计划的行为演变成一种自然现象。

    这对此方世界的威胁程度自然迅速降低。

    与之相应的,则是姜不苦感受到的第二种变化。

    随着异世入侵的威胁程度迅速降低,在师绾暄等人的安排下,降临者就开始迅速退场,与异世入侵者的战斗主力也渐渐由真正的此界众生承担。

    在他们看来,原本因降临者覆盖全球而被动形成的万众一心,全球拧成一股绳本来就是一种非正常状态,在劫波渡过之后,自然要让世界逐渐回归正常状态。

    有种天外的回天外,众生的归众生的意味。

    这种做法,无论是于这个世界而言,还是于他们这些合道之灵而言,这都是最适宜的。

    至于因此会给本来已经整饬一体的世界平添多少波澜,他们并不是太在意,从他们的视角看过去,哪怕因此出现了一些不和谐的动荡,大概也就是个“此界正值技术性调整期”而已。

    姜不苦却做不到这么淡漠,在查知到某种苗头之后,他暂时终止了在各地的游历,而是立刻来这里向蔡渊示警。

    在他看来,蔡渊是这个世界上唯一有能力掐灭某些苗头、杜绝一些隐患的存在。

    “炎夏内部的变化我就不多说了,我想您应该比我更加清楚,除原天京基地市之外,其他人的意识都还停留在七个最大势力之间波谲云诡,无数中小势力摩擦碰撞的状态,现在这种局面对他们而言,冲击力太大,认同感不足……而且,相比于降临者,回归原主的性格普遍上都要恶劣一些,原本所处位置越高,越信奉武力的力量。

    相比于以前,无论是他们的天赋和修为都有了巨大的提升,但我观察到一个奇怪的现象,他们普遍对自己现在所处位置有着不满,认为自己应该得到更多。”

    一直沉默不语的蔡渊忽然道:“哪怕给他们再多,他们也会觉得不满的,再多之后他们还想要更多!”

    “因为这种心理,再加上大家天生有抱团扎小圈子对外的传统,在炎夏一统之前的势力格局,正在以另一种形式迅速扩散蔓延。”

    “而炎夏之外的情况的则更糟糕,随着那些原主回归,他们表现出了更大的抵触和敌意。”

    蔡渊道:“这也是预料中的事,换谁只是眨眼功夫,身周一切都被颠覆,各种神庙、教堂、祭拜的神灵忽然变得门可罗雀,全民信仰大滑坡,这种事情发生到谁身上都是有情绪的。”

    见“姜泰”脸上露出担忧神色,蔡渊还反过来安慰道:

    “这种事情你也不要过于担心,这就当是补课了……这本就是我们缺失的一课,以前用作弊的手段绕过去了,现在补回来,我认为是好事,太轻易得来的东西,人是很难珍惜、也很难铭记的,只有历尽磨难、千辛万苦取到的真经,才会被人铭记五内。”

    说着他还笑了起来,道:“其实,我打心里是有些喜欢这种变化的,以前我总对这个世界的真实性有所怀疑,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大概就出在这里吧。”

    嗯,懂了。

    只有付出了血汗种出来的果实才是甜美的。

    “异世入侵的压力已经非常小了,按理来说,以现在的力量要完成镇压绰绰有余,比以前轻松太多,可实情却是,这种局面下却出现了大量的人员死伤,其比例远超以前压力最强的那个时间段!”

    蔡渊对此,依然没有太多反应,反而道:

    “这才是正常的,异世入侵的烈度虽然相较最巅峰时期降低了太多,但依然是世界性的难题,在镇压的过程中造成不菲死伤,这本在常理之中,反倒是以前你们将此界身份保护得太好,感觉哪里死掉一两个都能算是新闻。”

    姜不苦愕然。

    这话粗听有点冷血,可仔细回味,好像,真就是这么回事。

    因为降临者本身对于“只有一条命”的珍惜,再加上师绾暄等人出于“死掉一个腾挪空间就少一个”的想法,在这方面做了严格管控,可以说,降临者所在之身同时受到内外双重监管呵护,真就是想死一个都难。

    现在这些身体“物归原主”,师绾暄等人撒手不管,再加上此界修行者的心性中普遍有着“信力量、重暴力”这种心态,在某些时候,他们对自己生命的珍惜,还不如降临者和师绾暄这些执棋者呢。

    再加上大家心中各有一副账本,原本那“齐心协力、众志成城”的超级BUFF随着降临者的离开便已消散大半,他现在所见这种“触目惊心”的死伤,反倒是这种趋势下的正常现象。

    正如蔡渊所说,以前那么艰难却几乎没死什么人,那才是反常现象。

    见“姜泰”始终皱眉不展,蔡渊道:

    “陆上的情况你也不要担心,我虽没有亲去调查,了解的或许没有你详实,但大致的趋势我也心中有数。

    事实上,早在一个多月前,随着第一波降临者离开,回归者逐渐融入社会,我们就已经注意到了这种现象,在当时我们是可以采取一些措施的,也确实有很多人都建议这么做,是我否决了那些处置措施,以半放任的姿态让局面发展到现在这一步。”

    “呃……”姜不苦这次是真吃惊了,问:“为什么?”

    蔡渊道:

    “从根子上说,这次乱象来自于人心的不满足、不安稳。

    而且,这是普遍现象!

    相较于以往,所有人的天赋修为都有了巨大的提升,原本身处低位的,不会觉得够了,原本身处高位,甚至是一方雄主的,更会心有不甘……

    无数人都这么想,我们若还要强行摁下去,只为了营造一个表面光鲜,那必会酿成更大的灾祸。

    堵不如疏。

    这就像是潜伏在人体内的暗疾脓疮,遮掩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哪怕是割肉也得主动将之挑出来。”

    听了他这番解释,姜不苦的神色有些好转,但依然有一丝担忧未褪。

    蔡渊最后道:“事实上,对于最终的形势发展,别说炎夏之内,哪怕全球局势,我也是很乐观的。”

    姜不苦虽没明说,但看向他的神色却分明写着:“您为什么如此笃定?”

    “我记得很多年前流行过这样一句话,‘我本可以忍受黑暗,如果我未曾见过光明’,这话用到现在也是适用的。

    哪怕现在力量者的比例相较以往高了不少,可真正的大头依然是普通人,力量者的占比不过就百分之一罢了。

    用咱们炎夏的话说,在我看来,全球一体战略除了遏制异世入侵之外,最大的意义就是让我们曾在一段时间内掌握了全球大义,同时,争取到了更多人心。

    在此之前,经过三百年乱象纷争,普通人类已经习惯了带着镣铐、弯着腰、甚至匍匐在地生活,既往的一切都告诉他们,强凌弱是常态、力量就是真理,可现在,他们却知道了他们是可以不带镣铐大步行走的,也可昂首挺胸不用弯腰的。

    有了这样的体验,我不认为还有多少普通人会适应重新带上脚镣、弯腰匍匐的苟活。

    所以,我相信我们已经掌握了全球大半的人心,而那些还在迟疑、摇摆不定的,我认为那些一心想着复辟的力量者们会帮我们把这些人推向我们。”

    “这与其说是劫难,不如说是一场甄别和考验,那些不能适应和接受世界新秩序的,无论他们多么强大,都将被淘汰,剩下的,只会是愿意与新世界一起进步的人。”

    姜不苦沉默。

    他这话语中潜藏着一种异样的冰冷。

    他仿佛已经看到了一片尸山血海在眼前铺开,凡是无法适应新世界的、还在为旧时代缅怀呐喊的腐朽者们,都将变成尸骸,铺出一条带领全球进入新世界的光华大道。

    从理智来说,对于蔡渊这种做法,他是认可的。

    可他自忖,自己永远都无法做出这种决定,还如此的坚定不移。

    那条白骨尸骸铺就的光华大道,可不仅会有无法跟上时代的腐朽者们,比还有海量的无辜者、受波及者。

    “这个世界的劫难度过去了,可对这个世界的人类而言,真正的浩劫才刚刚开始。”他心中如是道。

    在这场浩劫中,势力之间的利益消长都是小儿科,族群阵营的冲突、观念的冲突、意识形态的冲突……这每一项,都是要无数人命去填的。

    “这是我们缺掉的一课,也是必须补上的一课,不然,这个世界就是畸形的,不完整的。”蔡渊似感慨似总结般说出这一段话后,便略过了这个话题,而是问道:“你既然全球转悠了一圈,那你对海域现在的情况熟悉吗?”

    姜不苦点头道:“也了解了一些。”

    师绾暄等人在安排降临者回归一事上,对于因此会对此界人世引发多少动荡几乎毫不在意,唯一让他觉得他们在此事上多少还是有些良心的,就是他们在安排海兽海怪降临者返回时,对那些还在陆上与人类配合作战的,先让他们返回了大海,这才安排降临者返回,原主回归。

    而原本在海域之中配合海兽海怪一起作战的人类也都提前返回。

    可以说,陆海情况几乎倒退回了原先陆海各自为战时期。

    不过,海域的情况还是比当初好了很多。

    最重要的一点,当然是异世入侵的力量大幅下跌,已经不足以触发全球海域的警戒线。

    还另有一个同样重要的原因,那就是炎夏蜃龙以晕染之法驯化了野性意志,现在不再有野性意志那涸泽而渔般的调动。

    有智慧海怪海兽的带领,海域乱象也勉强可以镇压,不过,单从死伤数量来说,远超陆上。

    不过,这也没什么大不了,反正海域足够大,死伤虽多,成长补充的速度同样不慢。

    蔡渊听完姜不苦对海域情况的描述,道:

    “我想安排一部分力量再次回归深海,你有什么建议吗?”

    “重回深海?现在?”姜不苦惊讶。

    现在这个时候,每一个能真正被调动起来的力量都是异常珍贵的,可以说,这是此界炎夏中枢是否能够稳住局面的关键,这个时候安排去海洋,可就相当于自废武功、自损战力!

    “我们原本已将炎夏龙气扩散到了海域范围,虽然非常稀薄,但至少迈出了从无到有的关键一步。”

    蔡渊解释道:

    “根据风水修士的观察,随着往海域支援作战的人类撤出,海兽降临者离开,分散在海域的龙气虽然没有立即消散,却如无根浮萍般,正在发生不好的变化,长此以往,龙气甚至可能会彻底消散掉。

    他们的建议是,在一些关键节点派驻一些人员过去扎根,既能做些维护,他们自身又是基站锚点,可有效的防止炎夏龙气在海域中消散。”

    炎夏蜃龙在信息海洋中陷入沉眠,需要很长时间才能醒来。

    姜不苦一时间都有些忘了这茬,听他一解释,才猛地回味过来,连连点头:

    “这事确实万分紧急。

    上次射日之变后,所有超凡存在都陷入长期的沉眠之中,再加上野性意志本来就被炎夏龙气驯化了一次,不用担心祂作妖。”

    ()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x.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