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全球穿越开始-第一零五章 星河的雏形(第一更)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没有野性意志的针对,重返海域并不会受到刻意的针对。

    唯一需要小心的是海域之中的海怪本身,特别是那些觉醒智慧的海怪,领地意识都非常强烈,贸然闯入,必然与之起强烈冲突。”

    蔡渊认真听着,问道:“我听说,海怪的习性普遍偏暴虐、攻击欲强烈,而海兽的性情则要温和许多,在你看来,可有适合咱们前期接触沟通的?”

    姜不苦奇道:“您这是……想与他们提前打个商量?”

    蔡渊道:“若有可能,我还想更进一步,与他们结个盟,若他们愿意更进一步融入炎夏体系,接受我们的分封,那当然更好……不过也不急,事情都要一步步来,我只是希望能够尽快找到突破口,迈出重返海域的第一步。”

    结盟?分封?

    听到这些词语,姜不苦便明白了蔡渊的野心,也认真思考起了其中的可行性。

    良久之后,他才缓缓点头道:

    “那么我建议前期去接触那些鲸类与龟类海兽是最稳妥的。

    鲸类海兽习性温和,只要不去撩拨他,他也愿意与人和平共处,虽然性情普遍有些孤僻,不善交流,但只要与之相处一段时间,便能得到他的默认,将你也视作这片区域的一员。

    处着处着便就处成了同伴。

    而龟类海兽则普遍有着明事理、懂厉害、识时务的优点,是所有海兽之中,最容易被炎夏的力量‘说服’的群体。

    除此之外,他们还有一个优点,那就是他们的数量非常多,在各类智慧种千奇百怪的海域,这两类智慧种加起了几乎占了总体数量的百分之六,这是非常恐怖的。

    哪怕只有其中一小部分适合与人类打交道,只要能把这股力量囊入手中,便已足够为炎夏重返海域扎下坚实的根基。”

    而后,他又介绍了一些其他海兽海怪的习性。

    因为长期泡在信息海洋中,让姜不苦能够轻易透过各类事物的表象看到更深的本质,可以说,对这些海兽海怪的了解,甚至超过了他们对自己的认知。

    而此界炎夏以前虽然也在这方面做了不少工作,但他们面对的都是降临者,并没有真正与此界土生土长的海域智慧种打过什么交道,了解自然也就少得可怜。

    一个想尽一份力,一个想多听点,直到日落西斜,天色变暗,姜不苦这才将海域智慧种的情况大略介绍了一遍。

    最后,他却提了个请求。

    “因为一些特殊原因,我还会在此界停留近一年时间。

    刚才入城后,我本来想去趟九珠箭馆的,但很显然,他们期待的是真正的姜泰回去,我若回去,彼此都尴尬,所以我就没去与他们相见了。

    所以,我想请蔡爷去与他们说一声,免得他们无谓的猜测担心。”

    “好。”蔡渊答应道。

    当姜不苦提出告辞,蔡渊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轻嗯了一声,轻轻点头。

    他知道,下一次再见,就是另一个姜泰了。

    看着逐渐远去的身影,他几次张嘴欲言,他很想问问对方的姓名。

    因为他忽地发现,他连对方到底姓甚名谁都不知道,可最终,直到姜不苦彻底消失,他这话也没有问出口来。

    姜不苦心中的情绪也没有他表现出来的这么洒脱,但他更不喜欢将离愁别绪挂在俩上,一副期期艾艾的模样。

    这次相见之后,他离开了天京,游走在世界各地。

    一年之后,足迹行遍全球的他再次回到了天京,站在九珠箭馆之外。

    一阵恍惚之后,姜泰睁开了眼睛。

    眼前之景让他一阵错愕,在他的记忆中,自己上一刻还在演武场的更衣室呢,怎么忽然就出现在了箭馆大门之外?

    可很快,他就没心思去想这种小事了。

    他完全被自己身体中涌动的、充沛无尽的力量给吓住了。

    印象中那已站在此界之极的武尊修为,与之相比不过是萤火之于皓月,完全没有可比性。

    “这……这还是我的身体吗?”他震惊失声。

    他这些反应,也只是一个恍惚而已,守在九珠箭馆大门口的几个人,已经看到了他,立刻惊喜大喊:“馆主回来啦,馆主回来啦!”

    很快,一群人就从里面冲了出来,一个女子冲在了最前面,柔美的脸上带着惊喜。

    ……

    如同来时一样,只不过方向正好相反,姜不苦感到自己整个人忽地化为一种奇怪的状态,而这个世界,在他眼中也忽地变得越来越虚幻。

    天地变幻,真幻逆转。

    然后,姜不苦就感觉一股力量就像是抓娃娃机一样罩在自己身上,自己的身形就如同被旱地拔葱般,迅速离地,向天外飞去。

    不过,今时不同往日,他现在的修为远非当初被强摄进来时可比。

    当时的他面对这股力量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而现在,他却非常清晰的感觉到了这股力量的存在。

    他体内劲力轻轻鼓动,这股包裹住自己的力量就如同缚身的锁链般一起晃荡变形起来。

    “我若加一把力,是不是就能够挣脱这股力量的牵引?”

    他心中正如此想着,一道温和的声音在他耳旁响起:

    “请务必小心,不要挣脱出牵引通道之外,其外乃是兆亿人心思潮的沉淀,浩荡无际,最擅湮灭人心意志,本次牵引只能保证您身在牵引通道之内的安全,一旦脱出牵引通道,后果难料,请小心!请配合!

    谢谢!”

    听到这温和的提醒,姜不苦立刻老实了下来,不仅彻底将体内力量收敛,甚至还刻意控制了自己的筋骨状态,以便让这股力量能够抓得更稳更牢一些。

    他自己倒是不敢动弹了,可他担心那抓住自己的力量本身掉链子啊。

    此刻,他呆了两年多的世界已化作脚下一颗小球,而他则已身处于一个光柱通道之内,外面,广袤虚无的空间中,无数细碎沉淀物如同飓风龙卷,随意肆虐游走。

    充满了枯败和死寂,让他本能的感觉不适。

    姜不苦觉得,这样的所在,任何一个生命体都会本能的感觉排斥。

    可恰恰是这里,孕育出了一个奇特的第二蓝星世界。

    他正好奇的四处打量张望着,看着光柱通道外飓风龙卷移动的趋势,发现它们的移动并非四散随机,隐隐以数个区域为核心汇聚。

    他不由得凝神看了过去,所见之景却让他心中一怔。

    在距离光柱通道最近的一个区域内,他看到了一颗仿佛仿佛乒乓球大小、介于真幻之间、仿佛半透明的小球。

    这颗小球,除了比他脚下那颗更小之外,其他方面,还有着太多相似的神韵。

    让人一看就明白了这是一个系列出来的东西。

    而他脚下那颗,可是一个有别于现世的蓝星世界!

    “难道……那里也有一个类似的世界正在演化?”他心中很自然的就升起这样的念头。

    他的目光不由向其他几个飓风龙卷移动的区域看去,或是距离太远,也或许是演化才刚开始,他只在一个区域遥遥见到一点极小的异样存在,而其他地方,更是一点异样都没看到。

    虽然心中念头没有完全得到证实,可他心底其实已经非常笃定。

    看着外面那充满枯败死寂之地,想到炎夏一直以来的传统审美。

    他是完全洞彻了第二蓝星的形成机理的,他不会自大到以为这是只有自己知道的秘密,炎夏中枢很可能比自己更早就认识到了这些。

    既然这条路已经被验证成功,没道理就只有一个第二蓝星这么孤零零的悬在这里。

    第二都有了,第三第四还远吗?

    他看着外面那广袤和虚无,却仿佛看到了未来这里沉浮着成千上万的“蓝星世界”,形成一个有别于现世的壮美星河。

    心中转着这些念头,他发现自己已被拉出了光柱通道,已身在脱凡池外,阴冥世界之中。

    这同样陌生的天地,却让姜不苦生起亲切熟悉之感。

    “回来了。”

    心中如此感慨着,身周空间波动,景物变幻,他发现自己已经重新回到一个房间之内。

    他盘膝坐在一张榻上。

    看着周围布置,他心中回忆了一会儿,才找到一些熟悉感。

    这里对他来说,同样是陌生的,只是暂居的客所。

    当时自己刚从云莱书院离开,被洪都学院邀请参加呼吸法交流学习,白天与人交流,晚上回这处客所静修,总共也就不到两个月时间。

    在他的记忆中,这已经是两年多以前的事情,他的几乎所有精力都在对呼吸法的学习和交流上,根本没有关注身外他物,此刻回归,还真得好好想想才能再次唤起沉淀在心底的那些模糊记忆。

    房中陈设,和两年多以前一模一样,没有丝毫变化,就连因他自己的生活习惯对一些桌椅陈设的方位布局做了一些细微的调整摆动,也都保持着原样,再加上一些基本阵法都在如常运转,不会因为长时间无人进入而落灰积尘,依然干净至极。

    单看这个房间之内,仿佛他的离开只是一眨眼的功夫。

    两年多的时间,经历了种种神奇,见过了许多不可思议,可在此刻,这个平平常常的房间,仿佛这一切都被无声的消泯了大半,他的心绪也莫名的平静了许多。

    他甚至陷入到一种奇妙的恍惚状态中,这种强烈的对比和反差,让他心中生起许多奇妙的感悟。

    虽然当他再度清醒过来之时,并没有从这场感悟之中得到什么具体的收获,但他却感觉异常的满足,还有,充实。

    也直到这时,他才真正的确信,自己从另一个世界回来了,回到了现世蓝星,现世炎夏。

    盘膝而坐的他从榻上下来,开门,出屋。

    屋外,阳光炽烈。

    正在天空运行的太阳处在正中偏西方向。

    而他所在位置正是一座半山腰上,草木葱茏,山林寂寂。

    他顺着一条树荫小径向前走了几步,转过一个转角,便看见那熟悉的交流学习之地,不过,现在这里一个人都没有。

    从他出了房间直到现在,原本聚了数百人的这处交流之地,仿佛闲置荒废了一般,除他之外,他就没有遇见第二个人。

    他站着看了一会儿,几道虹光便从远处天空掠来,很快便落在他身前,化作几道人影。

    其中一个,正是当年邀自己来洪都学院的刘副院长,而另外几位,他都很陌生,并不认识。

    刘副院长看到姜不苦,脸上立刻绽放出笑意。

    “刚才感到这里阵法被触动,我就知道多半是姜同学回来了。”

    说着,他上下打量了他一阵,询问道:“都说这次有幸被挑中成为降临者的都是中了大奖,全程从头到尾都经历了的,却是寥寥无几……怎么样,姜同学你这一次的收获必定不小吧?”

    他好奇的询问着,眼神之中却带着一种期盼。

    姜不苦稍稍感觉有些奇怪,点头道:“收获确实不小……嗯,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这是所有降临者回来后都会问的一个问题,刘副院长也不奇怪,道:“现在是新历三一八年八月二十三日……你应该已经突破金丹、晋入元神层次了吧?”

    回答了姜不苦问题后,刘副院长再次追问。

    虽不知他为何如此急切,但这也不是什么秘密,便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道:“我突破时状态有些特殊,和元神境有些不同,但是,单从境界层次来说,应该与元神境相当的。”

    得到他的回答,柳副院长神色有些放松,而后,却又变得更加郑重的道:

    “姜同学,事实上,早在你刚选择降临之后不久,六一学院那边就有确切的消息传与我们,说你若回归后修为突破到元神层次,一定要邀你往六一学院一行!”

    说着,他的手中多了一份邀请函。

    原本,修为层次不够的时候,姜不苦对于去帝都、去六一学院心中都是有着本能抵触之心的。

    可现在,看着手中这份邀请函,那些抵触之心早已消散,心中反而有种释然。

    ()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x.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