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奇谭-他乡非乡 第三百八十五章 抉择者3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第三百八十五章抉择者3

    因此,当路途迢迢来自北方的使者一行,穿过了自由军控制最北端的克莱蒙多河谷,最终抵达芒德城的时候,见到那些被高悬在墙头上,各种各样死状惨烈的异类尸体,不由稍稍驻足观望了好一阵子。

    与此同时,江畋也再度送走了两波与宗教相关的代表。其中一波,是来自王国西南各行省,主要以大图卢兹地区/平原为核心,一度流行的地方教会组织——洁净派,向自由军寻求庇护和投附的意向。

    说起来这个洁净派,也算是王国主流的普世教会之外,少数能够在南方地区顽强存在的异端教派之一。因为,它虽然是基督教派之一,但是源自于巴尔干地区,古罗马帝国晚期的摩尼教(明教)残留。

    因为,大罗马帝国再兴而引发的,数次十字军西征、西帝国建立等一系列事件后;与被东帝国从保加利亚地区逐出的,其他异端派系保罗派与波各米勒派合流,最终随着蔷薇王朝的建立传入王国南部。

    也曾经兴盛于王国南部和北意大利之间。其教义深受东方摩尼教的三际二元论,以及聂斯托利派(景教前身)的灵智主义影响。比如:主张万物有灵而每个星球本身,就是所有灵智的汇合体(盖亚?)

    认为旧约中的上帝,为恶是撒旦的化身与物质世界的创造者。而新约中的上帝为善与精神领域的创造者,人类灵魂是被禁锢在邪恶物质中的无性天使之灵,必须不断轮回获得救赎,最终抵达善神一方。

    否定主流的三位一体理论,尊重耶稣并认同他引导者的身份,但否定他肉体作为容器的神圣性,也拒绝承认他的复活和十字架的象征主义,认为耶稣是处于一种不断轮回的状态(和佛教的观点类似)。

    反对生活中的绝大多数圣礼,强调男女平等;因为在教派轮回观中,男女会相互转世,性别不过是肉体的差异,精神与内在才是核心,因此教派女性有资格担任教派领袖与神职,并且接受教育和工作。

    当然了,作为曾经的异端教派,清洁派也有一些奇葩的地方;比如禁食肉类(鱼类除外),觉得大限已至就会举行临终仪式,然后绝食/受寒而已;谴责战争和死刑,视繁殖为道德上的罪恶,主张节欲。

    当然了,现在的洁净派只是苟延残喘的地下组织;因为,就在蔷薇王朝的晚期,经过来自罗马正教的普世教宗,多次勒令改宗和更替教义不果之后;发起了针对洁净派及其庇护者的阿比盖尔十字军运动。

    然后又演变成为了,王国北方的大小诸侯和圣王国、西帝国,与王国南方的朗格多克——图卢兹贵族派系的大乱战;被称为正信之战持续了整整十年,最终以朗格多克家系的图卢兹贵族派系失败告终。

    因此,随着大量市镇和村庄被摧毁,当地人口被有组织屠杀和贩卖,大量本地贵族家系断绝;洁净派也彻底转入了地下。蔷薇王朝也因为在这次战争中,所表现出来的颓势和软弱,被来自旁系家族取代。

    而后新当权的百合王朝,也由此在南方设立了更多的行省,直属的王冠领地;并且分封了大量国内外的有功贵族。因此,沿袭现如今的洁净派,只能算是存在广大乡村地带,勉强维持传承的中小型教派;

    不过,江畋主要看中他们的主要有两样:一者就是男女平等,虽然是在宗教上的,至少可以将部份女性从传统家庭身份,解放出来成为社会劳动力的一部分;二者作为深入乡土的教团,也是合格带路党。

    然而洁净派之后,紧接而至的第二波拜访者,就没有那么令人愉快,甚至有些意外了。因为,对方居然是来自罗马城正教教廷中人,教会直属领地罗马涅的一名典礼官;自称代表普世教宗克莱曼的密使。

    虽然源于后世的种种熏陶,江畋其实对于这种西方封建会道门的总头目,缺乏足够的敬意和好感;但出于好奇心和表面上的基本外交礼节,还是想听听远在西帝国的最高教会,能够给自己带来什么花样。

    结果,对方只是满脸倨傲的当众转述了一遍,充满官样文章的圣座口信。首先是以普世教派的身份,略微赞同新崛起的民间武装/自由军,为铲除异类所付出的努力,然后严正关切王国境内对教会的迫害。

    因此,哪怕自由军上下出身卑微,并且犯下过许多的错误。但是圣座出于悲悯和宽大,愿意授予误入歧途的自由军,重归至高之主的恩泽与荣光之下的机会,而由教廷派出的神职人员,接管各级教区。

    经过了这么一番花团锦簇的修辞和论述。最后才略微提及,只要自由军上下能够用实际行动来靠近圣座,那圣座也不吝授予自由军首领以下,作为教区领主和教会骑士的名分、头衔,乃至是教区主保权。

    如果,自由军能够做出足够媲美历代十字军的护教功绩,教廷甚至可以酌情授予,统治的大普罗斯旺地区,乃至恢复古代下勃艮第/普罗斯旺公国的宣称权……总而言之,就是用自身光环画了老大一个饼。

    江畋当然不可能被这种空口白牙的东西所打动,但也没有必要明确拒绝;当代的普世教宗虽然不值几个师,但好歹也是普通信众眼中的最高领袖;可以号召十字军,光是通过教门敕令也能制造不小麻烦。

    所以,江畋以兹事体大不能轻率决定,而先拖一拖吊着对方再说。说一千道一万,还是加强自身的实力最要紧。只要自由军足够强大,将来有机会学拿皇去意大利一游,顺便把教宗请来做客也未必不可。

    “这件事情,你又是怎么看的?”随后,江畋对着从幕后走出来,打扮如花孔雀一般的特聘顾问费尤斯道:“或者说,这位自称教宗密使的身份,可曾拥有足够真实性么?”

    “大人,我只是皇室成员的最不成器,如果不是作为父亲长子的身份,早就被……”费尤斯恭恭敬敬的回答道:“不过,这位密使我倒是有过一面之缘,那时候他还是圣座身边的一名提香侍从。”

    “那对于如今的圣座与现任的凯撒关系,你又知道多少?”江畋紧接着问道:“你觉得圣座的这番心思,凯撒是否知情,或者说,他们在此事上的立场,是否能够达成一致?”

    “当今的这位凯撒啊!”费尤斯却是露出唏嘘的表情道:“我很早就觉得没法看透,但是父亲却过于自信自己的判断和立场;但有一点,那位大人还未登临圣座之前,就是当任过凯撒的老师……”

    听完费尤斯的一番介绍之后,江畋决定拨给他一笔活动经费;让他去和这位教宗的密使好好交流一番,顺便探一探对方的背景和底线。虽然是被迫加入自由军,但是他视乎很快就适应了自身角色;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位流亡境外的前嗣君,还真是个万金油式的人物。除了原有的教学任务之外,作为名义上的特设顾问,他基本上什么都会一点,在方方面面的事务当中,都可以顶上一时。

    而且哪怕寄人篱下他也依旧风流不改,到处留情/勾搭的本色;就算被人父兄丈夫给捉了个正着,也很有些唾面自干的乐观豁达。日常无论面对什么阶级和出身,也总能自来熟的找话题强行套近乎。

    所以,哪怕讨厌和嫌弃他做派的人不少,但也不得不承认这位没什么脸皮和节操的意大利佬,作为典礼顾问和外交代表,是一位相当合格的人选。然而,接下来的北方来客,没有那么容易应付了。

    因为,对方是来自神圣布列塔尼亚联合王国的使者;隶属于圣荆棘骑士团的分支组织,诸多武装修士团(介于军团-兵团之间)之一,(阿基坦)战斧骑士团的副团长,也是边疆守备官里修斯:

    “奉大团长之命,谨此晓谕贵方!”满脸络腮胡如狮鬃般,显得孔武威猛的里修斯,一身甲胄而抱着头盔直挺挺道:“根据最新修订的利摩日条约追加条款,联合王国将对阿列日、东比利牛斯,奥德、塔恩、加龙诸行省,行使宗主权和保护权,并讨伐一切敢于冒犯的存在……”

    “那……就战场上见好了。”江畋闻言,却是嘿然冷笑起来:这下南下还是北上的二选一,已经有所答案了。然而,这批北方来客却是分成两批次;随着圣王国的使者离开,当即又有另一批人求见。

    “御前会议掌玺大臣,特设巡礼典仪官,奉伟大的约翰大王之命,”来人一板一眼的宣读着一封诏书道。然而,江畋见到对方,却是忍不禁笑了起来:“好久不见了,拉法罗学长!难道你还在给人卖命么”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香书小说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x.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