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奇谭-他乡非乡 第三百八十六章 抉择者4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果然是您啊,罗夏,”而听到这句话,对方一板正经的姿态再也保持不住了,不由停下口中的宣读而叹息道:“我一直以为,那只是个与您同名的巧合,却没想到真是您在南方做了这么多事。”

    “人都是会变的啊!”江畋呵呵一笑道:“如今我掌握了南方最大的地方武装之一;可是,一贯秉持东方主义而崇拜‘惊怖卿’的学长,不也成为勃艮第人的下臣么?真难为他们把你找出来了。”

    “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逃出塞纳城后,我就与其他人走散了,又生了一场大病,在小客栈里所有的东西都被偷走了。”对方也不由摇摇头道:“还是路过的某位好心人收留了我,这是我不得不报答的恩情啊!”

    “让我猜一猜,这个让你无法拒绝的好心人,不会是一位女士,或是小姐吧!”江畋闻言不由有些捉狭道:“才会让您这种出身自由派,又趋向共和主义的大逆分子,不得不隐姓埋名为之服务。”

    没错,这位气质敦厚而长相菱角分明,皮肤微黑的拉法罗学长,不但是军校里的资深前辈和活跃分子,与此身“罗夏”有着过命的交情,更是后来五大公屠刀下,一起并肩战斗杀出塞纳城的战友。

    当然了,他的经历也要比江畋此身更加传奇的多。比如他在军校时就是拉拢师生,组织倾向自由派的激进结社。后来更是成为了共和派的中坚和骨干成员,参与了宪章政府逼迫废王退位的大事件。

    参加了驱逐那些保王党的雨之月骚动,并且在枫亭宫的战斗中,挫败了首都大区的保王党,试图劫夺王室逃亡外地的图谋;但是在花之月惨桉中,又对疑似纵容群氓杀戮退位王室的政府大失所望。

    然后,毫不犹豫的脱离现役军职,加入到首都有产者组成的国民自卫军中去;并参与了推翻政府并且清算激进派的政变。结果却迎来五大公爵的反攻倒算和大屠杀,而被迫与其他派系一起奋战……

    “……”然而听到这句话,拉法罗学长却没有否认长叹了一口气,把敕书随手放在一边道:“既然真的是您,那我接下来的使命,也就没有任何意义了。想必您是不会轻易屈从勃艮第人了吧!”

    “不急,且不急,既然这么久没有相见了,我实在有太多的问题和话语,想要和你说了。”江畋摇头笑了笑,又看了眼用来计时的东方水漏钟道:“正好晚餐的时间到了,我们一边吃一边谈吧。”

    随后在轻轻摇响的铃声中,就有侍从间的当值士官,推着小车送上来例行晚餐:有普罗斯旺风格的奶油蘑孤浓汤,下阿尔卑斯的煎炙香肠和鸭肉拼盘,滨海的姜汁鱼,也有图卢兹风格的绘什锦。

    作为主食,则是加了烤肉和奶酪碎的酥皮小面包,搭配柠檬皮的蜜饯馅饼和甜黄油的蘸料,甜点是烤杏仁和蜜渍杏脯。这也身为大吃国人出身的江畋,在日常生活中唯一比较讲究/奢侈的地方。

    事实上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江畋在征战过的过程当中一大乐趣,就是不断的收集并且改良各地的食谱。因此作为来塞纳城的拉法罗,也很快就两眼放光,双手并用的将嘴中塞满,大快朵颐起来。

    就像是他在军队中干净利落的作风一般,转眼之间就风卷残云的将一扫而空;然而才端起一杯来自海外行省的醇黑咖啡,轻轻打着饱嗝,露出安稳和惬意的表情来。“好久没有这么受用了。”

    “难道,塞纳城里的新王朝,连这点条件和优待,都没有办法为臣下提供么?”江畋不由诧异到:“还是他们太过慢待学长了,以至于你也要沦落于困顿么……”

    “那倒不是!那位陛下,开出来的年金和薪水,看起来还是相当优厚的。”拉法罗再度摸着肚子打了个嗝道:“只是如今的首都什么都缺,物价连日高涨,许多东西只有在地下黑市才能买到。”

    “再加上,那位陛下拿到了圣王国的借款和援助之后,又重新编组了三个军团;一心想要讨伐前任大元帅的莫蒂勒救国同盟;却是接连在上诺曼底和索姆行省,连战大败,连军团长都被俘获……”

    “所以,如今财政大臣一边向银行家联合借款;一边开始发行新的王冠纸券,来代替大小花冠币和埃居,给首都的官吏将士发放薪俸。同时宣布允许民间通过捐献王室,授予卖子爵以下的爵位。”

    “貌合神离,内忧外患,偏偏大多数人还装作不知道,而一心哄着那位陛下开心……”拉法罗学长又道:“也许那位陛下曾经拥有雄心壮志和明睿意志,但是在进入都城之后,也就那么回事了。”

    “那您?”江畋听到这里,也顺势开门见山道:“接下来可有什么打算?”

    “还能有什么打算?”拉法罗学长却是用餐巾抹嘴道:“这个差事可是我借了笔钱给谋求来的;眼看任务失败,回去也要受到问责和申饬,最不济头衔和官职是保不住了。所以只能另谋出路了。”

    “这么说?”江畋意味深长的反问道:“你打算改换门庭么?”

    “没错,”拉法罗放下手中餐巾,而看着江畋目光坦然道:“不知道在您这里,能否谋到一份差事?我毕竟是三代的军校出身,又以中尉、少校的身份,参与过多场战斗的经验……”

    “学长,就这么相信,能够在我这里找到出路么?”江畋继续笑道:“毕竟,在王都的那些大人物眼中,我也是南方的叛贼之首,更是以卑贱出身凌逼高贵血脉;你就不怕连累到其他的干系么?”

    “怕,当然怕啊,但是我更怕的籍没无名沦落穷困,然后不知道死在哪个角落里。”拉法罗再度摊手道:“我已经调查过,在您的治下物价并不算高,大概每月五十埃居,就可以很好的生活了。”

    “更何况,我最早就开始研究东方主义,并且立志要在王国践行“惊怖卿”的遗志,但没有想到经过这么多事情,依旧见到了一些端倪和曙光。反而在您这里,已经不声不响的事先了部分。”

    “兴办学校,考试选拔官吏,整顿教会,促进工商,减轻租税,突破出身提拔军官和士官;”说到这里,拉法罗的眼神有些唏嘘道:“这不就是当年‘惊怖卿’,想要进行却未能完成的事业么?”

    “没想到,你还居然如此看好我的事业么?”江畋却是没有为之所动,而继续笑眯眯道:“说实话,我可没有想过这些,而只是看不惯一些人和事情,想要以一己之力重新做出点改变而已。”

    “可不只是我看好您啊!”拉法罗也笑了起来道:“你在这些日子所做的事情,已经通过一部分逃亡的贵族,传到了王都里去了;所以,不仅那位陛下,想要拉拢和安抚您,就连那些东方主义派和‘惊怖卿’的信奉者,都已经关注上您的一举一动了;只是碍于战乱的阻隔,而获得消息渠道相当有限,并且还充满了各种匪夷所思的谣言和非论而已……比如,说您就是流落在外的‘惊怖卿’后裔!”

    “哈哈哈……”听到这里,江畋忍不住就是当场失声大笑起来:“那位大人可是有名的不近女色,更是守誓终身的枢机卿;一辈子仇敌与骂名无数,却从未有过绯闻,亏他们能胡思乱想的出来,”

    “却也不算是完全的空穴来风。”然而,拉法罗却是不由正色道:“有人根据家门谱系和王室的服事记录,查证到了您的某位祖先,当时正是王室指派给这位大人的铳卫成员之一,并且突然离职回家后不久,就与一位修道院还俗的女士结婚,并生下了您的曾祖。”

    好吧,江畋彻底有些无语了。这是吃瓜吃到自己头上的例子么?所谓的惊怖卿本名黎星刻,乃是王国历史上与烈日王并一时的强权人物;在他当权的时代白色鸢尾花王朝因此达到鼎盛,几乎打赢了每一场内外战争。

    但是与此同时,他乃是一名来自罗马圣堂的紫衣大主教/选圣枢机;骄阳王最为信任的师长和王臣之首。也是东方主义激进派的奉行者,长期负责主持国务会议,号称为了王国,无所不能尽其极的一代铁腕强权人物。

    燃文

    而东方主义:则是西大陆列国宫廷和地方,受东方皇权大帝国影响;以赛里斯式风尚为表面现象,所流行的主要思潮和学派之一。与号称要复兴罗马帝国的古典王政派/共和派,长期对立和思辨之。

    强调的是学习东方大帝国的成功模式,以贤明君王,为核心的一系列中央集权政策;包括文官考试与兴办学校,扩大官吏选拔范围,加强公共基础建设,加强行省职能,削弱贵族采邑的特权……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香书小说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x.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