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之死-第62章 冰山一角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亲爱的读者您好,因不可抗力影响,本站域名已经更换为www.juhezwx.com,原来的网址即将停止使用,请将本站加入收藏夹或记住本站域名www.juhezwx.com,以便您的下次阅读,谢谢。

    凡念二人又在樵夫家叨扰了两天,第三天清晨,姑娘给老丈留下了一点钱,说是感谢老丈救命,如今属下身子已经无碍了,她们就先走了,父亲肯定已经急得派人在沿路寻她了。

    老丈虽是推辞,但架不住两位年轻人盛情难却,老丈又给凡念二人指了路,说是再向北十二三里,便是建平小镇,二人可从镇上备齐粮食马匹再去长安,得了钱,又是一顿感谢,之后大家各奔东西。

    凡念二人一连步行十二三里,早已把这位姑娘走的两腿发软,而凡念却没什么感觉,姑娘一面责备凡念毫无人性,一边又慢吞吞的赶路。

    一直到过了晌午,二人才到小镇上。

    凡念没看出来,这位姑娘浑身上下都是值钱的东西,将右手手镯取下当了,竟换的一百多两银子,而姑娘却眼睛都不眨一下。没办法,凡念原本搁在身上的银票这会早都消失不见了,只得用人家的钱,先是陪着姑娘去下了一顿馆子,姑娘一连点了六个菜,凡念没怎么记住菜名,只是觉得很好吃,不过他不挑这个,好吃就多吃点,不好吃就少吃点,无所谓的东西。随后又买了马匹,两匹青骢骏马,又买了干粮牛肉,以及两包清水,凡念还拿了两头大蒜,一并包好。

    百十两银子,瞬间便就剩了十几两。

    二人又在小镇上休息了一晚上,两人一人一间房。

    凡念早就看出这位姑娘不是常人,他相信,这位姑娘肯定能帮他解密镖局之冤,只要引着这位姑娘到了长安,就算她不知道,她身后的祖辈父辈肯定也知道什么,现在传国玉玺在凡念手里,凡念也就相当于有了底牌,他看了一眼桌上的布包:这是他手里唯一的一张底牌,这比他的命重要不知道多少倍。

    而这位姑娘则吹灭了房间的灯,坐在床上,她已然猜到,这人就是临兵镖局最后一人,从他的年龄,对玉玺的态度,还有对这件事的态度,很轻易的便能猜得出。否则一件别人避之都唯恐不及的案子,他没道理往这火坑里跳,真是何其之巧,天下义士何其之多,没想到生命关头老天居然做如此安排。

    呜呼哀哉!

    次日清晨,姑娘一改往日妆容,头发则是简洁大方的一束,头钗等等都没戴,衣服也是换了一身偏男性的长袍,说是以便赶路,凡念隐约能猜到她为什么大改妆容,无非就是怕人认出。

    如此也好,凡念心想。

    几天后,二人已经来到长安城外几里远处。

    这是凡念三回长安,长安的天,仿佛都因为他的到来而变了。

    本来凡念二人是傍晚到的城外,整个长安城刚刚还有着夕阳余光的笼罩,很快便乌云聚拢,接着便是倾盆大雨,凡念与姑娘到了长安城里,二人临街买了一身斗笠蓑衣,没多久又进了一家店,这店铺是这位姑娘挑的,名为往来客栈,多是一些商贾之人,外面虽是这样的天气,店里却忽然多了生气,客人们都在大堂喝酒吃肉,好不快哉!

    “老板,住店。”雨水顺着凡念的蓑衣往地上流,凡念摘了斗笠,头发已然是湿透了。

    “好嘞客官,刚好只剩了一间上房,这边请!”老板一边说着,一边从柜台取了钥匙:“小二,带这二位去君字房!“

    凡念看了周围一眼,也没说什么,那姑娘凑上来想要说什么却被凡念一把拉住,但店家还是看了她一眼,紧接着,她便向着客房去了。

    小二凡念二人带了路,待小二离开,那姑娘不乐意了:“一间房,怎么住?看看你选…”

    凡念忽然打断她:“你在这睡,我今晚出去一趟,明早回来,行了吧。对了,饭记得还是要两人份的。”

    “你要去哪?不会不回来了吧?”

    “明早回来。”

    姑娘可难能留得住凡念,但可能是她太烦人了,凡念居然留下了他一直背着的传国玉玺!

    这回姑娘不再拦他,凡念却是冲她一笑,然后便只留了姑娘一人在客栈中,自己则直接出门了。

    姑娘敞开窗户缝,大街上连个鬼影子都没有,更别说凡念的了,她回到桌前,想着不会刚打开凡念就回来了吧,但还是打开了。

    一个被人简单削了几剑的石头,出现在眼前。

    二人一路同行,顶多也就是方便的时候互相离开一点,而他居然有空削石头来一招偷天换日!

    ……

    次日清晨,凡念还没回来,街上忽然乱了起来,士兵们正在挨家挨户的搜查,客栈这种地方当然更是免不了的了,所有房间,都被翻看,所有外来人员,清一色的男子都被聚集在大堂,挨个盘问。

    而这时还不见凡念的影子,

    不过官差一看是姑娘,连问都没问,所有人站在大堂,略微盘问了一下,也就散了。

    待到官差离开,有客人问:小二哥,出了什么事?

    这时,掌柜的出来打圆场:例行盘问,客官放心,没事,没事。

    姑娘也是一头雾水,回了房间,刚关上门,一回头吓了一跳——凡念正从床底下往外爬呢。

    姑娘赶忙上去轻轻拍了他一下:“被你吓死,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他们查了房间我就回来了。”凡念说。

    “出了什么事?”

    “你大伯呢?叫他赶紧来,要是等我走了,再找我就难了。”

    “我怎么叫他,我连他现在在哪都不知道。”

    “那就你自己看吧。”

    又是一阵沉默,凡念伸了一个懒腰,左右摇晃了一番,然后取了被子又去地板上趴着取了。这时,便听有人敲门:“客官,您的茶饭!”

    一开门,是店老板亲自将饭菜茶水送了上来:“客官,受惊了,官府例行盘问,客官不要害怕,且在这里安心住下,若是有什么需要,可尽管开口。”

    这时的凡念趴在铺在地上的被子上,他睁开一只眼看着床,左手压在身下,手指已经碰到了大腿上的短剑。

    “多谢店家。”

    姑娘关了门,转身便将饭菜放到桌上,喊他:“吃东西不?”凡念却不理她,一转头睡觉了。

    街上,不知道谁先传出的消息,说是长安城青锋镖局花镖头雨夜身死!听说死状惨不忍睹,早晨被发现时,喉咙之下,胸口之上被人一剑贯穿,伤口如同一个血窟窿一般,就连身后柱子都被刺入一寸多长,鲜血浸湿前胸后背,而这伤口,与被凡念所杀的铁镖头相同!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x.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