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情缘之女夫君-第7章 珍娘……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亲爱的读者您好,因不可抗力影响,本站域名已经更换为www.juhezwx.com,原来的网址即将停止使用,请将本站加入收藏夹或记住本站域名www.juhezwx.com,以便您的下次阅读,谢谢。

    六子也是百家巷的。

    早年家里穷的揭不开锅,老板看他可怜,就让他到酒楼打杂,虽然没有工钱,可好歹能吃饱肚子,每天再带点剩饭剩菜回家,一家八口人全靠他才安然度过那段艰难困苦的日子。

    他也因此对说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直到如今,他白天在酒楼干活,偷偷记下说书的讲的故事,晚上就在自家的小酒馆说着听来的故事。

    他不识字也不聪明,那些故事记得也不全,所以他说出来的故事都是七拼八凑出来的,可来这喝酒的都是穷人,还是很爱听他说的故事,就算一个故事都重复说了七八回,他们都会听的津津有味。

    六子凑到秦安面前,问她,“安子,你来我这之前就喝了不少酒吧”

    秦安微眯着眼,“恩”

    早知道是这样,否则安子的酒量不会这么浅……

    六子贼兮兮的起身坐到秦安一侧的板凳上,“安子,我攒了半个月的零花钱……咱们一起去吧”

    去哪里?

    自然是男人寻欢的地方。

    秦安突然站起来,有些含糊不清道,“六子,你要,要……节制一点”

    “知道啦,知道啦”,六子乐呵呵的,忙扶起已有八分醉了的秦安,把秦安的手臂搭在自己的肩膀,搀扶这秦安出了酒馆,轻车熟路的朝着巷子深处而去。

    两人很快就到了目的地。

    杏花桃花她们立刻就围了上来,六子这个见色忘义的,立刻就被女人迷了眼。

    荷花抱着六子的胳膊,用胸前的软绵摩/擦诱惑着,“六爷~你好久都没来看人家啦~”

    六子在荷花脸上偷了个香,“没有多久啦,而且六爷我这不是来了吗”

    桂花勾着六子的脖子,手指在六子的胸口画着圈圈,“六爷六爷,你这里想人家了吗~”

    六子十分享受这种做爷的感觉,当然,他更喜欢这里姑娘们如火的热情!

    至于秦安,一早就被他丢弃在一旁,秦安晃晃悠悠的有些站不稳,好在杏花体贴的将她搀扶住了。

    六子今晚显然已经被荷花桂花勾到手了,其他人也就散了,立刻便围到了秦安这里。

    “安子今天醉了”

    “是要来开荤吗?也不知道行不行?”

    “我来吧,我来吧……”

    她们拉扯着秦安,这让秦安很不舒服。

    秦安扶着杏花的肩膀,胡乱的拂开她们拉扯的手,然后将沉重脑袋靠在杏花的肩膀。

    杏花扶稳了秦安,便怒骂道,“都滚回去,又不是没见过男人,公子还小,你们也下得去手?公子这么干净的人,你们还一个一个的我来我来,你们还对得起公子对咱们的大恩吗?”

    “咱们这样晦气的人,生病了也没有大夫肯来给咱们看病,去年冬天,要不是公子,你们说说,咱们这里的姐妹能活下几个?”

    “我们也没想把安子怎么,习惯了就嘴上花花”,剩下的人被杏花骂的都低下了头,一个一个都走开了。

    六子已经搂着荷花桂花两人,朝屋内走了,六子总觉得是不是有啥事忘了,一拍脑门,对了,安子!

    六子忙回头,便看见秦安和杏花在一起,精虫上脑的六子就说了一句让杏花照顾好安子,就急不可待的和荷花桂花共度良宵去了。

    杏花扶着秦安进了屋,然后出去把门口揽客的灯笼熄灭,回来将屋里的床铺换上新的,便小心翼翼的将秦安的鞋袜脱了,扶她上了床。

    “公子,我是珍娘,你安心在这睡吧”,杏花替秦安盖好被子,便起身打算离开。

    珍娘是杏花的原本的闺名。

    “……别走”,秦安不知何时睁了眼。

    她的身份让她从来都是保持着戒心,她自然不会让自己喝的不醒人事,那样太容易暴露了。

    秦ānlā住了杏花的手腕,眸中仍旧是醉意,可话却表述的很清楚,“珍娘,别又在门口坐一晚,一起吧,咱们什么都不做”

    杏花感受到被拉紧的手腕,眼中突然沁满了泪意。

    他不嫌弃她,他是那样干净的少年啊。

    杏花含着泪笑了,“……好”

    杏花熄了灯,这才就着熹微的月光褪下了风尘的衣裙,玲珑的身姿在暗影下换了一身干净整齐的亵衣,她脱了鞋袜,躺在了秦安的身边。

    她侧头,身边的少年已然睡了。

    杏花也闭上眼睛,沉沉入梦。

    她入了儿时的梦,那时家中虽然穷苦,可日子却过的平淡开心,下边有四个弟弟妹妹,她是家中长姐,名唤珍娘。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她长的太美了。

    镇上的员外要纳她为妾,多少人道她苦尽甘来……可那员外已经六十岁了。

    她找到她的未婚夫,她央求他带她走……可他却亲手将她卖给了员外……

    过了两年,员外死了,她便老夫人被逐出了员外府,可那时已经物是人非,破败的屋舍没有人烟,家乡人早已各自逃难,她的家人也不知liúwáng到了何处?

    她也颠沛流离到如今靠着出卖皮肉生活,她对生活是无望了。

    无论她多么乐观向上,可现实从没有因此眷顾她,反而带给她如噩梦般生活,从一次又一次的被迫然后便麻木了……

    如今,她也坦然接受了这些,这些年她也攒下了些许积蓄,她希望有一天能把这些积蓄留给她的家人……

    珍娘……

    如今除了她自己,也只有他知道她的闺名。

    这些年,每晚她都会入梦,几乎夜夜噩梦萦绕,甚少会梦见儿时那段美好的日子。

    她觉得那是她不敢,即使那是梦,她也不敢去见她的阿爹和阿娘,她不敢告诉他们,他们珍爱的女儿,如今竟做了娼/妓,每天靠着出màishēn体来养活自己……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x.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