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穿越成了NPC还被弹幕围观-第012章 她从地狱来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亲爱的读者您好,因不可抗力影响,本站域名已经更换为www.juhezwx.com,原来的网址即将停止使用,请将本站加入收藏夹或记住本站域名www.juhezwx.com,以便您的下次阅读,谢谢。

    不大的堂屋,除了屋子正中一张结实的桦木餐桌,剩余角落便到处堆了些寻常农家器物。

    餐桌上一碗碗土豆洋葱浓汤大多还有一般没被消灭,浓郁的洋葱味儿刺的人食欲大增。一盏仅存的羊油蜡烛还是因为高文的到来方才被点着,显然要不是因为他,兴许这一家子便也蹭着夕阳的余晖就把晚餐给解决了。

    在这一家子人诚惶诚恐的迎奉中高文走到主座边坐下,很明显哪怕借这家人十个胆子,也没有人敢当着一位王子的面坐到首座上去。

    “这位……呃,老伯,我一直有几个问题比较好奇,想向你请教一下,没必要那么紧张。”高文正要问些什么,却见老人在里昂无声的注视下瑟瑟发抖,不得不苦笑一声先安慰道,“这里只有我们三个人,我的骑士们也都在门口把风,你大可放心不会有人把这里的谈话泄露出去。”

    老人的家人先前便在里昂的威慑下忐忑不安地躲进里屋去了,空荡的堂屋仅剩下高文三人。

    “殿……殿下叫我威尔森,老威尔森就行。”老人躲躲闪闪地抬头瞥了高文一眼,又很快将目光垂下,“虽然我也很想能够帮到殿下,但恕小老儿不过是个见识鄙陋的乡下人,实在没听说过巴托里这儿最近有什么怪事发生。”

    “真没有吗?你放心,我以不列颠王子的名义起誓,这里的对话不会有人泄露出去。”高文皱了皱眉头,但仍然还是耐心地劝解道。

    “不敢骗殿下,我确实没有觉得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老人一脸委屈的样子。

    “要不你再仔细想想,”里昂指了指其中一个餐碗里零星可见的咸肉粒,沉着嗓子讽刺道,“一个普普通通的农家这年头能吃的上肉,我倒很好奇老人家你在这个村子里担任什么职务啊?”

    “欸,这……”威尔森老脸一窘,结结巴巴半天才嗫嚅着说出实话,“我……我是这番豆屯的屯长。”

    “威尔森,就连我一个外来者都知道巴托里领最近有许多少女走失的事件发生,别告诉我你一个就住在巴托里堡附近的屯长会不知道这件事,难道你想尝试欺骗一位王子所要付出的代价吗?”有了里昂的助攻,高文也蓦地收起笑脸,一副肃然威严的样子猛地责难道。

    “殿下息怒,殿下息怒!”老威尔森眼见着两位大人物突然发难,端是吓得六神无主,“哐当”一下子跪在地上。

    “我不是有意要欺瞒二位大人,只是我们这儿虽说是个乡下地方,但也算是一处交通要道,常年有外乡人经过。谁家少个姑娘的事年年都有发生,指不定是被那个路过的浪荡子给骗走了,这种事见多自然便见怪不怪,小老儿也不是故意要欺瞒两位大人的啊!”

    “这种事你们没给领主反映过吗?我想无论是哪里的贵族,都不会容忍自己领下的人口随意流失的吧?”高文抓出一个漏洞,显然这些天他特地恶补的贵族知识并非无用。

    “我们一开始也和巡逻的骑士老爷们反映过啊!”老威尔森叫屈道,“可是那些骑士老爷哪管我们死活,每次都是敷衍了事,久而久之,大家也都认了。不过多少都对外乡人有些敌视,所以方才见到大人你们过来,我才不敢开门的。”

    “是这样啊,是我们错怪老人家你了。”眼见着老人似乎是把能说的都说了,再逼问下去估计也挖不出太多新的玩意儿,高文便又恢复了原先风轻云淡的笑容。

    “没……没事,只要殿下满意就好。”老人畏畏缩缩地站立起来。

    “你儿子应该在巴托里子爵手下当骑士学徒吧。”当了半天雕塑的里昂再一次开口。

    “诶,是吗?我怎么没注意到?”高文一愣,不知道里昂突然冒出这句话什么意思。

    “我刚才在他进里屋的时候注意了一下,他每一步之间的间隔都是相同的,如果不是经过长期骑士礼仪训练的人,根本无法做到这一点。”看出高文的疑惑,里昂解释道。

    “不愧是王都出来的骑士大人,果然瞒不过您的目光。”老威尔森一脸讶然,但很快又眼珠子一转,异常热情地接话道,“要是大人肯赏脸的话,不如让小老儿将犬子叫出来聆听两位大人的荣光,也算让他长长见识。”

    仿佛间歇性遗忘了之前是如何在高文二人面前瑟瑟发抖的事情一般,威尔森热情异常地推销起自己儿子来。

    “也罢,让他出来吧。”高文一声轻笑,没把老屯长的算计放心上。

    “雷克斯,快出来见过王子殿下和骑士大人!”得到肯定答复,喜出望外的威尔森冲着里屋便是喊道。

    不多时,一个看起来朴实寡言的年轻人就从里屋走了出来,高文定睛一看,果然如里昂说的那般,每一步之间的距离相差无几。

    饶有兴致地勉励了几句这个年龄和自己相仿的年轻人,眼见天色真的暗下来,高文也便提出告辞。

    再三谢绝了老屯长让自己的学徒儿子送自己一行人前往巴托里堡的意图,高文便带着里昂走出威尔森家的石屋,朝着村头骑士们集合的地方走去。

    高文忽然停下了步伐,笑着说道:

    “跟到现在,可以停下了吧。这附近没什么人,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雷克斯学徒。”

    里昂闻言转过头,果不其然不远处的夜色下,先前见过的那个名叫雷克斯的年轻人正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

    “殿下怎么知道我会跟出来?”雷克斯深色复杂地看着高文,明明是和自己一般年纪的同龄人,却和自己仿佛云泥之别,不可谓不让人感慨。

    “刚才在你家就见你神色焦虑,好像有什么话要和我说,不过顾忌你父亲的存在说不出口。现在这附近只有我们,你有什么事大可挑明。”高文不厌其烦地解释。

    “殿下相信有恶魔吗?”雷克斯深吸一口气,突兀地反问高文道。

    “我侥幸从几本古籍中读到过类似的记录,怎么,你是想告诉我这里发生的一切和恶魔有关?”高文似笑非笑。

    “是的,这两年巴托里的少女失踪的事明显比前些年多了许多。什么外乡人把她们给拐走了都是子爵府上放出来的假消息,其实她们都是被子爵夫人给害死的,她就是一个来自地狱的恶魔!”少年人的面庞涨得通红,眼眸里有星星猎火灼的这黑夜发红。

    不大的堂屋,除了屋子正中一张结实的桦木餐桌,剩余角落便到处堆了些寻常农家器物。

    餐桌上一碗碗土豆洋葱浓汤大多还有一般没被消灭,浓郁的洋葱味儿刺的人食欲大增。一盏仅存的羊油蜡烛还是因为高文的到来方才被点着,显然要不是因为他,兴许这一家子便也蹭着夕阳的余晖就把晚餐给解决了。

    在这一家子人诚惶诚恐的迎奉中高文走到主座边坐下,很明显哪怕借这家人十个胆子,也没有人敢当着一位王子的面坐到首座上去。

    “这位……呃,老伯,我一直有几个问题比较好奇,想向你请教一下,没必要那么紧张。”高文正要问些什么,却见老人在里昂无声的注视下瑟瑟发抖,不得不苦笑一声先安慰道,“这里只有我们三个人,我的骑士们也都在门口把风,你大可放心不会有人把这里的谈话泄露出去。”

    老人的家人先前便在里昂的威慑下忐忑不安地躲进里屋去了,空荡的堂屋仅剩下高文三人。

    “殿……殿下叫我威尔森,老威尔森就行。”老人躲躲闪闪地抬头瞥了高文一眼,又很快将目光垂下,“虽然我也很想能够帮到殿下,但恕小老儿不过是个见识鄙陋的乡下人,实在没听说过巴托里这儿最近有什么怪事发生。”

    “真没有吗?你放心,我以不列颠王子的名义起誓,这里的对话不会有人泄露出去。”高文皱了皱眉头,但仍然还是耐心地劝解道。

    “不敢骗殿下,我确实没有觉得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老人一脸委屈的样子。

    “要不你再仔细想想,”里昂指了指其中一个餐碗里零星可见的咸肉粒,沉着嗓子讽刺道,“一个普普通通的农家这年头能吃的上肉,我倒很好奇老人家你在这个村子里担任什么职务啊?”

    “欸,这……”威尔森老脸一窘,结结巴巴半天才嗫嚅着说出实话,“我……我是这番豆屯的屯长。”

    “威尔森,就连我一个外来者都知道巴托里领最近有许多少女走失的事件发生,别告诉我你一个就住在巴托里堡附近的屯长会不知道这件事,难道你想尝试欺骗一位王子所要付出的代价吗?”有了里昂的助攻,高文也蓦地收起笑脸,一副肃然威严的样子猛地责难道。

    “殿下息怒,殿下息怒!”老威尔森眼见着两位大人物突然发难,端是吓得六神无主,“哐当”一下子跪在地上。

    “我不是有意要欺瞒二位大人,只是我们这儿虽说是个乡下地方,但也算是一处交通要道,常年有外乡人经过。谁家少个姑娘的事年年都有发生,指不定是被那个路过的浪荡子给骗走了,这种事见多自然便见怪不怪,小老儿也不是故意要欺瞒两位大人的啊!”

    “这种事你们没给领主反映过吗?我想无论是哪里的贵族,都不会容忍自己领下的人口随意流失的吧?”高文抓出一个漏洞,显然这些天他特地恶补的贵族知识并非无用。

    “我们一开始也和巡逻的骑士老爷们反映过啊!”老威尔森叫屈道,“可是那些骑士老爷哪管我们死活,每次都是敷衍了事,久而久之,大家也都认了。不过多少都对外乡人有些敌视,所以方才见到大人你们过来,我才不敢开门的。”

    “是这样啊,是我们错怪老人家你了。”眼见着老人似乎是把能说的都说了,再逼问下去估计也挖不出太多新的玩意儿,高文便又恢复了原先风轻云淡的笑容。

    “没……没事,只要殿下满意就好。”老人畏畏缩缩地站立起来。

    “你儿子应该在巴托里子爵手下当骑士学徒吧。”当了半天雕塑的里昂再一次开口。

    “诶,是吗?我怎么没注意到?”高文一愣,不知道里昂突然冒出这句话什么意思。

    “我刚才在他进里屋的时候注意了一下,他每一步之间的间隔都是相同的,如果不是经过长期骑士礼仪训练的人,根本无法做到这一点。”看出高文的疑惑,里昂解释道。

    “不愧是王都出来的骑士大人,果然瞒不过您的目光。”老威尔森一脸讶然,但很快又眼珠子一转,异常热情地接话道,“要是大人肯赏脸的话,不如让小老儿将犬子叫出来聆听两位大人的荣光,也算让他长长见识。”

    仿佛间歇性遗忘了之前是如何在高文二人面前瑟瑟发抖的事情一般,威尔森热情异常地推销起自己儿子来。

    “也罢,让他出来吧。”高文一声轻笑,没把老屯长的算计放心上。

    “雷克斯,快出来见过王子殿下和骑士大人!”得到肯定答复,喜出望外的威尔森冲着里屋便是喊道。

    不多时,一个看起来朴实寡言的年轻人就从里屋走了出来,高文定睛一看,果然如里昂说的那般,每一步之间的距离相差无几。

    饶有兴致地勉励了几句这个年龄和自己相仿的年轻人,眼见天色真的暗下来,高文也便提出告辞。

    再三谢绝了老屯长让自己的学徒儿子送自己一行人前往巴托里堡的意图,高文便带着里昂走出威尔森家的石屋,朝着村头骑士们集合的地方走去。

    高文忽然停下了步伐,笑着说道:

    “跟到现在,可以停下了吧。这附近没什么人,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雷克斯学徒。”

    里昂闻言转过头,果不其然不远处的夜色下,先前见过的那个名叫雷克斯的年轻人正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

    “殿下怎么知道我会跟出来?”雷克斯深色复杂地看着高文,明明是和自己一般年纪的同龄人,却和自己仿佛云泥之别,不可谓不让人感慨。

    “刚才在你家就见你神色焦虑,好像有什么话要和我说,不过顾忌你父亲的存在说不出口。现在这附近只有我们,你有什么事大可挑明。”高文不厌其烦地解释。

    “殿下相信有恶魔吗?”雷克斯深吸一口气,突兀地反问高文道。

    “我侥幸从几本古籍中读到过类似的记录,怎么,你是想告诉我这里发生的一切和恶魔有关?”高文似笑非笑。

    “是的,这两年巴托里的少女失踪的事明显比前些年多了许多。什么外乡人把她们给拐走了都是子爵府上放出来的假消息,其实她们都是被子爵夫人给害死的,她就是一个来自地狱的恶魔!”少年人的面庞涨得通红,眼眸里有星星猎火灼的这黑夜发红。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x.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