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穿越成了NPC还被弹幕围观-第005章 打死狗文,拯救吾王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亲爱的读者您好,因不可抗力影响,本站域名已经更换为www.juhezwx.com,原来的网址即将停止使用,请将本站加入收藏夹或记住本站域名www.juhezwx.com,以便您的下次阅读,谢谢。

    要是时间能定格在这个傍晚该多好啊!

    双手托腮,带着一丝宠溺的微笑看着面前正一脸认真地与美食作着斗争的阿尔托莉雅,高文微微有些恍惚。

    准备一个多小时的晚餐,在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里一点不落的全部进了阿尔托莉雅的肚子里,真让人惊奇少女小小的身躯是如何装下这么多的食物的。

    而饱食后的少女也终于心满意足地摸了摸平坦的腹部,露出宛若猫儿晒足太阳后慵懒绵软的憨态。

    好可爱,好想摸一摸莉雅的小脑袋!高文蠢蠢欲动。

    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选择了从心的高文果断伸出自己罪恶的手,趁着少女饭后一时大意,成功摸头杀。

    “唔!”少女口中发出可爱的呼声,反应过来的阿尔托莉雅一手护着头顶异常高昂的呆毛,气势汹汹就要问罪,目光却兀地被另一件事物给吸引了,“王兄,你刚才……诶诶诶,王兄你怎么还有一块蛋糕没吃!”

    “呃,你说这块水果慕斯啊,”还以为会被自家王妹口诛笔伐的高文下意识低下头,顺着阿尔托莉雅的目光望去,原来是自己碟子里那块一口都没动过的水果慕斯,“这块慕斯我制作的时候蓝莓果放多了,甜得发腻,所以就没动。”

    “王兄,浪费可是大敌。”小王女略显稚嫩的脸上写满了严肃。

    诶,这是怎么回事?高文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难不成是自己浪费粮食把小莉雅给惹生气了?

    “不过既然王兄不喜欢太过甜腻的东西,那就由我来帮王兄代劳吧。”说完,还没等高文回味,阿尔托莉雅的小手已经迫不及待地伸向高文面前的那块水果慕斯。

    搞了半天原来是盯上我没吃的那块蛋糕了!高文哭笑不得。

    然而笑归笑,只听“啪~”的一声脆响,迎着阿尔托莉雅错愕的神情,高文果断一巴掌拍开自家妹妹伸出的小手。

    “我只是准备歇一会儿,等下喝茶的时候再当做配茶的点心,可没说不吃啊。”少年一脸玩味之意,接着话锋又是一转,“不过如果是小莉雅想吃的话,也不是不可以给你,但是你得叫我一声欧尼酱!”

    想是想到了什么,高温目光炯炯有神。

    再看弹幕,却是顿时炸了天——

    “无耻老贼,快住口”

    “为什么,为什么我不能亲耳听吾王喊一句欧尼酱”

    “嫉妒使我质壁分离”

    “竟敢如此欺骗我们天真的吾王,王厨们,祭出狗头铡,今个儿咱就锄了高文的狗头”

    “诸葛匹夫,欺人太甚”

    ……

    甚至连诸葛匹夫都出现了,密密麻麻几层弹幕墙都在表达着网友们对高文深深的羡……呸,是鄙夷。

    “欧…尼…酱,是什么意思?”阿尔托莉雅歪着小脑袋,眼神里写满了疑惑。安戈洛大陆的通用语里并没有这个词,就连小王女所了解的精灵族的常用语里也从未出现过这个词汇。

    “欧尼酱就是兄长的意思,这是我在一本记录古精灵语的文献里无意翻到的。小莉雅要是想要吃这块慕斯的话就叫我一声欧尼酱,怎么样?”高温就像是在诱骗小红帽的大灰狼,温声细语地说道。

    “总觉得王兄你还有什么不好的想法。”小王女小声地嘀咕道,祖传的直感让她总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然而对美食的渴望终究还是战胜了阿尔托莉雅心中的疑惑。

    稍稍做了一下思想斗争,阿尔托莉雅最后还是朱唇微启,微不可闻地喊了一声“欧尼酱”。

    好萌!高文只觉血压顿时狂飙,满脑子都是自家妹妹那句柔柔的“欧尼酱”,就连水果慕斯被偷偷摸走都丝毫没有注意到。

    与之相反的,则是弹幕一片哀鸿遍野,一群王厨恨不能跨着网线也一起跟着穿越过去,手刃之而后快。

    视野所及,到处都是“打死狗文,拯救吾王”的口号。

    然而或许乐极生悲说的就是这种事,正当高文为听到自家王妹一句“欧尼酱”而暗爽的时候,门又双叕被敲响了。

    进来的是宫廷总管阿尔弗雷德·狄克维多,便宜老爹最信任的手下,世袭宫廷子爵,负责掌管宫内一切事宜。

    而现在,这位大公眼前的红人则是十分恭敬地站在高文面前,如同没看到阿尔托莉雅一般,径直向他传达了大公的旨意:

    “责令高文·潘德拉贡伯爵于明日清晨朝议开始之前即离开王都,前往自己的封地。除了一年一度的建国日,其他情况下非得大公允许,不得以任何理由返回王都。”

    我这便宜老爹是得有多讨厌我啊,这么急着把我往外赶?高文一阵无语,先前大好的心情瞬间一扫而空。

    “殿下,大公的旨意在下已经送达。”阿尔弗雷德朝高文微微一鞠躬,但却半点没想要离开的意思,“接下来的我,只是作为一个看着孩子即将离开父母羽翼的老人,想给您一些建议,不知殿下愿不愿意听取。”

    我要是说不想,您老是不是回头就去给我老爹打小报告啊?高文心里默默吐槽。

    当然,吐槽归吐槽。从前身的记忆来看,这位从第六任大公时期就开始为王族办事的老人做事情向来滴水不漏,永远以大公的意志为唯一准则,从未说对哪位王子王女有过半点偏倚,因此也一直深受王族的信任与敬重。

    “请赐教!”高文态度异常尊敬。

    “我知道殿下对陛下这次的决定异常不满,但也还请殿下也要体谅陛下的苦衷。殿下和大公毕竟是父子,这世上短短没有故意害自己子女的父亲,大公这么做也有他的考虑。”阿尔弗雷德苦口婆心。

    然后他就把我赶到和兽人作战的最前线去了……高文觉得自己有化身吐槽役的趋势。

    “这次前往边陲,也何尝不是陛下对殿下您的一次历练。那里虽然条件比较艰苦,但也是最能磨砺人的地方,如果好好把握,殿下您能获得的或许比您想象的更多。殿下,陛下对您的期望一直很高啊!”老人目光深邃,似乎意有所指。

    要是时间能定格在这个傍晚该多好啊!

    双手托腮,带着一丝宠溺的微笑看着面前正一脸认真地与美食作着斗争的阿尔托莉雅,高文微微有些恍惚。

    准备一个多小时的晚餐,在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里一点不落的全部进了阿尔托莉雅的肚子里,真让人惊奇少女小小的身躯是如何装下这么多的食物的。

    而饱食后的少女也终于心满意足地摸了摸平坦的腹部,露出宛若猫儿晒足太阳后慵懒绵软的憨态。

    好可爱,好想摸一摸莉雅的小脑袋!高文蠢蠢欲动。

    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选择了从心的高文果断伸出自己罪恶的手,趁着少女饭后一时大意,成功摸头杀。

    “唔!”少女口中发出可爱的呼声,反应过来的阿尔托莉雅一手护着头顶异常高昂的呆毛,气势汹汹就要问罪,目光却兀地被另一件事物给吸引了,“王兄,你刚才……诶诶诶,王兄你怎么还有一块蛋糕没吃!”

    “呃,你说这块水果慕斯啊,”还以为会被自家王妹口诛笔伐的高文下意识低下头,顺着阿尔托莉雅的目光望去,原来是自己碟子里那块一口都没动过的水果慕斯,“这块慕斯我制作的时候蓝莓果放多了,甜得发腻,所以就没动。”

    “王兄,浪费可是大敌。”小王女略显稚嫩的脸上写满了严肃。

    诶,这是怎么回事?高文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难不成是自己浪费粮食把小莉雅给惹生气了?

    “不过既然王兄不喜欢太过甜腻的东西,那就由我来帮王兄代劳吧。”说完,还没等高文回味,阿尔托莉雅的小手已经迫不及待地伸向高文面前的那块水果慕斯。

    搞了半天原来是盯上我没吃的那块蛋糕了!高文哭笑不得。

    然而笑归笑,只听“啪~”的一声脆响,迎着阿尔托莉雅错愕的神情,高文果断一巴掌拍开自家妹妹伸出的小手。

    “我只是准备歇一会儿,等下喝茶的时候再当做配茶的点心,可没说不吃啊。”少年一脸玩味之意,接着话锋又是一转,“不过如果是小莉雅想吃的话,也不是不可以给你,但是你得叫我一声欧尼酱!”

    想是想到了什么,高温目光炯炯有神。

    再看弹幕,却是顿时炸了天——

    “无耻老贼,快住口”

    “为什么,为什么我不能亲耳听吾王喊一句欧尼酱”

    “嫉妒使我质壁分离”

    “竟敢如此欺骗我们天真的吾王,王厨们,祭出狗头铡,今个儿咱就锄了高文的狗头”

    “诸葛匹夫,欺人太甚”

    ……

    甚至连诸葛匹夫都出现了,密密麻麻几层弹幕墙都在表达着网友们对高文深深的羡……呸,是鄙夷。

    “欧…尼…酱,是什么意思?”阿尔托莉雅歪着小脑袋,眼神里写满了疑惑。安戈洛大陆的通用语里并没有这个词,就连小王女所了解的精灵族的常用语里也从未出现过这个词汇。

    “欧尼酱就是兄长的意思,这是我在一本记录古精灵语的文献里无意翻到的。小莉雅要是想要吃这块慕斯的话就叫我一声欧尼酱,怎么样?”高温就像是在诱骗小红帽的大灰狼,温声细语地说道。

    “总觉得王兄你还有什么不好的想法。”小王女小声地嘀咕道,祖传的直感让她总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然而对美食的渴望终究还是战胜了阿尔托莉雅心中的疑惑。

    稍稍做了一下思想斗争,阿尔托莉雅最后还是朱唇微启,微不可闻地喊了一声“欧尼酱”。

    好萌!高文只觉血压顿时狂飙,满脑子都是自家妹妹那句柔柔的“欧尼酱”,就连水果慕斯被偷偷摸走都丝毫没有注意到。

    与之相反的,则是弹幕一片哀鸿遍野,一群王厨恨不能跨着网线也一起跟着穿越过去,手刃之而后快。

    视野所及,到处都是“打死狗文,拯救吾王”的口号。

    然而或许乐极生悲说的就是这种事,正当高文为听到自家王妹一句“欧尼酱”而暗爽的时候,门又双叕被敲响了。

    进来的是宫廷总管阿尔弗雷德·狄克维多,便宜老爹最信任的手下,世袭宫廷子爵,负责掌管宫内一切事宜。

    而现在,这位大公眼前的红人则是十分恭敬地站在高文面前,如同没看到阿尔托莉雅一般,径直向他传达了大公的旨意:

    “责令高文·潘德拉贡伯爵于明日清晨朝议开始之前即离开王都,前往自己的封地。除了一年一度的建国日,其他情况下非得大公允许,不得以任何理由返回王都。”

    我这便宜老爹是得有多讨厌我啊,这么急着把我往外赶?高文一阵无语,先前大好的心情瞬间一扫而空。

    “殿下,大公的旨意在下已经送达。”阿尔弗雷德朝高文微微一鞠躬,但却半点没想要离开的意思,“接下来的我,只是作为一个看着孩子即将离开父母羽翼的老人,想给您一些建议,不知殿下愿不愿意听取。”

    我要是说不想,您老是不是回头就去给我老爹打小报告啊?高文心里默默吐槽。

    当然,吐槽归吐槽。从前身的记忆来看,这位从第六任大公时期就开始为王族办事的老人做事情向来滴水不漏,永远以大公的意志为唯一准则,从未说对哪位王子王女有过半点偏倚,因此也一直深受王族的信任与敬重。

    “请赐教!”高文态度异常尊敬。

    “我知道殿下对陛下这次的决定异常不满,但也还请殿下也要体谅陛下的苦衷。殿下和大公毕竟是父子,这世上短短没有故意害自己子女的父亲,大公这么做也有他的考虑。”阿尔弗雷德苦口婆心。

    然后他就把我赶到和兽人作战的最前线去了……高文觉得自己有化身吐槽役的趋势。

    “这次前往边陲,也何尝不是陛下对殿下您的一次历练。那里虽然条件比较艰苦,但也是最能磨砺人的地方,如果好好把握,殿下您能获得的或许比您想象的更多。殿下,陛下对您的期望一直很高啊!”老人目光深邃,似乎意有所指。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x.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