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瞳-后记(二)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后记(二)

    ……

    从后院来到前院,在刘东刚走进客厅的时候,一个身穿深蓝色西装,身材有些削瘦的中年人已经快速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馆长!”

    “哦,是成林啊!坐!”

    对于这位李老亲自挑选的圆明园博物馆的副馆长,刘东自然熟悉无比。

    “好了,既然你来了,那我也不耽误你们谈事情了!后院三个小崽子还等着我去给他们喂奶呢!”说着,坐在主位上的王香梅站了起来。

    “妈,不是有保姆在吗,以后像喂奶、换尿布这种活交给她们去做,你监督一下就行了!”

    “交给她们我不放心。再说了,我现在闲着也没什么事,照顾自己的孙子我高兴!行了,忙你的事吧,妈的事不用你操心!”

    说着,王香梅已经手脚麻利的走出了客厅。这些年在刘东的舍利元光,以及诸多灵丹妙药的调理下,无论是年过百岁的刘长青夫妇,还是已经七十多刘建庆和王香梅身体都硬朗的很。

    看着母亲的背影,刘东摇了摇头后,反身回到旁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博物馆的藏品准备的怎么样了?”

    “按照您和老馆长的要求,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了!随时可以开馆!”杨成林连忙道。

    “那就好!”刘东点了点头,“我们博物馆里的珍贵藏品数量不小,安保工作一定要做到万无一失,不要怕花钱!”

    “明白!”

    “对了,你这次过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哦,是这样的,按照您和老馆长的吩咐,我们已经把邀请的嘉宾请帖全部发出去了。今天把名单拿过来,想请你审核一下,看看有没有漏下的,我们也好及时补充!”

    说着,杨成林从自己随身的公文包里拿出了一叠厚实的文件,朝刘东递了过去。

    从对方手里把文件接过来,放在手里随手翻了翻后,便放在了一边的桌子上。距离刘东白手起家到现在过去了将近十五年。十五年来,他的关系网早就不复当初的单薄。别的先不说,单单是古玩界的好友就不下两三百人。如果把那些有过几面之缘的再算上的话,这个数量还要更多。

    而且,刘东的朋友还不单单在古玩界,书画界、玉雕界,以及最重要的商界和政界,而且还要邀请李老那边的朋友,这样算下来,圆明园博物馆正式开业邀请的名人不下千百!

    这么多的人,刘东也需要时间去看自己还有没有疏漏。

    “资料暂时先放在我这里,最迟今天晚上八点,我给你回复!”刘东道。

    “好的!”

    看着杨成林脸上的迟疑之色,刘东不禁道:“还有其他事吗?”

    “是的,馆长!……这是我们刚接到的国际法院的传单,埃及文化部起诉我们博物馆盗窃埃及文物!”

    接过杨成林手里的法院传单后,刘东只是看了几眼后,便神色不屑的丢在了一边。

    随着他手中积攒的珍贵古玩越来越多的呈现在世人面前,让还未建成的圆明园博物馆声名鼎盛的同时,自然也引来了大量觊觎的目光。

    其他的宵小之辈也就算了,最多也就是在媒体上吆喝几声,最后都被刘东和汉华财团庞大的国际影响力给压了下去。

    未有埃及、阿富汗、希腊这些国家的文化部门已经不止一次的来到圆明园博物馆,希望刘东能够返还它们国家的珍贵文物。

    当然,除了它们之外,英法等国也参与了,但它们自己屁股底下就不干净,大英博物馆和卢浮宫中的中国文物堆积如山,所以在喊了几嗓子后,见刘东根本理都不理后,也就没了下文。

    这么多年下来,也就埃及和希腊这些难缠的‘小鬼’还依旧不放松。

    “不用理它们!等到了开庭的时候,聘请最好的律师跟他们对薄公堂就行了!正好提我们博物馆打打广告!”刘东淡然道。

    这么多年下来,刘东越来越熟悉这个世界,尤其是西方社会的本质——‘没有钱摆不平的事情’!

    以汉华财团现在在国际上的影响力早就超越经历了战争的埃及了!

    “明白,馆长!”

    刘东的平静给了杨成林强大的信心。

    把杨成林送走后,刘东看了一眼桌上的文件,吁了口气后,刚把它拿到手里,口袋里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刘东便按下了接听键。

    “老板!”

    “罗迪,什么事情?”

    “我们找到莎莉·克劳切克了!”

    “什么?”刘东神色一惊,但很快又平复下来,深吸了一口气后,“她在什么地方?”

    “芬兰!”

    “芬兰?”

    “是的!”

    芬兰分数北欧,虽然是发达国家,但相对来说还是偏僻了一些。但就算如此,刘东也不相信以暗门的实力,费了十几年才最终找到她,中间一定有其他的原因!

    “莎莉·克劳切克改名换姓,而且整容了!我们也是通过查询大量的资料,然后对比了她的dna后才最终确认!”

    跟了刘东十几年,对于这位年轻老板的心思,罗迪非常了解,所以很快便给出了答案!

    “原来是这样!”

    了然的点了点头,默然半响后,刘东继续道:“她现在在芬兰干什么?”

    “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开了一家小旅馆!”

    “赫尔辛基?下旅馆?大隐隐于市吗?”刘东轻轻摇了摇头。

    “老板,我们要怎么处置她?”

    “把钱追回来,放过她吧!”略作思索后,刘东道。

    “放过她?”

    十几年的追逐,以及刘东最后轻描淡写的处置,让罗迪错愕万分。

    “老板,我们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按照我的吩咐去做吧!”刘东打断对方道。

    “明白了,老板!”

    听着手机中的盲音,刘东轻轻摇了摇头,随手把手机放进口袋,转身看着门外盛夏生机和盛景,轻轻吐了口气。

    也不知道是因为自己年岁大了,还是生了孩子后,修身养生的时间太长,已经磨去了年轻时候的棱角。现在的刘东心中已经没有十年前那么大的杀性了。

    而且,十几年的时间过去,他都快忘了莎莉·克劳切克这个人了!相对于现在的刘东和汉华财团来说,当初曾经让他恨得牙根痒痒的莎莉·克劳切克如今也不过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而已。

    不过,解决了这件事情,总归是去了刘东心中一个挂碍,也算是有所得!

    随后的时间,刘东也没有再去后院跟父亲和爷爷体会‘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的乐趣。而是拿着资料走进了中院的书房,重新审视了一遍,确定自己想要邀请的重要人物全在上面后,才打电话给了杨成林一个肯定的答复。

    忙完了这些,看着窗外夕阳西下的落日余晖,刘东看了一眼巨大的芥子空间中仅剩的一些东西,心中暗道:“这么多年了,这件事情也该解决了!”

    ……

    距离圆明园博物馆正是开馆还有一个星期的时候,刘东在知会了家里一声后,便乘坐飞机来到了湖北省会武汉!

    “老爸,我们为什么来这里?”

    看着旁边好奇的扒着车窗朝外看的宝贝女儿刘念东,刘东心中慈爱的同时也有些头疼。这丫头没事的时候都快成了他的小尾巴了。

    这次他来湖北解决一件未了的心愿,没想到这宝贝女儿非要闹着同来。

    刘东拗不过他,再加上还有母亲帮腔,刘东最后也就同意了。反正这一趟也没设么危险,权当带着女儿出来散心了。

    当然,家里的小子们肯定是不允许的,想要成为刘家的合格继承人,他们有太多的东西要学,根本没有玩闹的时间。

    “因为有一件事情,爸爸要完成!”

    “事情?什么事情?”

    “大人的事情,小孩子还是不知道的好!”

    “又说我是小孩子,我都十四岁了!”刘念东不满的嘟起了嘴巴。

    闻言,刘东笑着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后笑道:“别说十四岁,就是你二十四岁,三十四岁了,在我眼里也仍然是小孩子!”

    尽管十几年过去,他容颜未变,但心理年龄却随着时间的变化一直在增长。如今,他更深切的体会到了身为父母的责任!

    当然,刘东的这番心思,只有十四岁的刘念东肯定是不理解的。只见她用力的把刘东的手从自己小脑袋上拨开后,不满道:“坏蛋爸爸,以后不准总摸我的头,会变傻的!”

    “好,爸爸答应你!以后不摸你的头了!”虽然这么说,但看着女儿娇嗔薄怒的可爱样子,心中父爱泛滥的刘东忍不住再次伸手摸了过去。

    “呀,你怎么又来!哼,不理你了!”

    “呵呵,真的不理我了!那好吧,那爸爸手里这根草莓味的棒棒糖就独自享用了!”

    “啊,我最新换的棒棒糖,快给我!”……

    一路伴随着女儿清脆悦耳的声音,三辆黑色的汉华‘路虎’顺着宽敞而又平坦的国道向着历史名城荆州开去!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x.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