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广播-第一百五十二章 融合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你看到的风景大小,取决于你所站的高度;

    但你站得越高,一切就都看得分外不真切。

    苏白此时就有这种感觉,复仇的旋律,从一开始的轰轰烈烈,到现如今的凄凄凉凉略带萧索,当苏余杭就在自己身边,自己可以一巴掌将其拍下泥地里时,

    总觉得,

    有些失落。

    就像是一盘游戏,你推翻了最后一个大boss,忽然就觉得索然无味了。

    但苏白又没有其他的选择,自己是一直生活在苏余杭的阴影之下的,要么彻底沉沦,自暴自弃,成为一个牺牲自己成就爹妈的提线木偶,要么就像现在这样,一路往上爬然后找个机会奋起一击。

    不是苏白不想做其他选择,而是苏余杭一直没给。

    当然,现在想这些,也没什么意义了。

    事情走到今天这一步,也总该画上一个句号。

    猪八戒每次说要散伙时还得提一下先分家当呢,

    大家把账算算清楚,

    下面,

    就随他吧。

    苏白的手放在了苏余杭的胸口位置,

    苏余杭闭上了眼,

    他清楚,自己的儿子准备下杀手了。

    这让他有些欣慰,当然,他也清楚,苏白也没多少时间去炮烙自己,当广播崩溃和彻底终结时,很多东西,也将随之湮灭。

    比如,

    听众的命牌。

    当然,还有那个不惜葬送自己也要坑死自个儿的外孙。

    因为小家伙是广播自故事世界里的产物,他的存在根本就是广播,一旦广播崩坏,那么小家伙也就将不复存在。

    没有胜利者,

    这场父子之间的角逐,

    到最后,

    剩下的只是满地狼藉。

    “轰!”

    苏白掌心发力,

    磅礴的力量宣泄而出,

    已经奄奄一息的苏余杭在此时肉身崩溃灵魂消亡,算是彻底地离开了这个世界,不存丝毫的痕迹。

    远处,陈茹微微闭上了眼,她和苏余杭还是有些关系的,但是她没想到,最终这个男子会落到这般结局,当然,她也没什么好唏嘘的,她的生命,本就不剩多少了。

    她唯一的遗憾,可能就是这场战争其实自己没有打赢,自己想要的超越和那种意气奋发并没有真的出现,辛辛苦苦这么久又加上破釜沉舟,到最后也只是落得一个泯然众人矣。

    和尚双手合什,念了一声“阿弥陀佛”。

    不是超度,也不是祷告,只是在感怀,这一切的一切,终于画上了第一个句号。

    身为苏白的朋友,和尚是见证着苏白一路走来是如何艰辛的,在他看来,眼下的结局固然难算完美,但至少也算是有了一个交代。

    佛爷则是踉跄地爬起来,

    伸手,将身边一名死去秦兵的盾牌拿过来撑着自己的身体。

    “和尚,咱也快完了。”

    稀里糊涂地结局,稀里糊涂地波折,稀里糊涂地当下,

    一切的一切,都是稀里糊涂的,似乎,就没有谁真的活明白过,曾和广播融合过的苏余杭是这样,苏白也是这样,在场的其他人,自然也是这样。

    “爹,我就给你先送下去了,接下来,还有妈。”

    苏白这句话是对二白说的,他知道,自己那位兄弟,在下面等待得太久了。

    原本的同胞兄弟,互相反目,到最后二人的明悟,事实上,苏白有好几次的机遇和危险都是靠二白度过的,兄弟俩其实都很像,为了复仇,可以不惜一切。

    只是二白的人生过于短暂,他过了童年,但之后,却一直在青铜箱子里,所以他很单纯,爱得单纯,恨得也单纯。

    其实,他比自己更像苏白,自己经历了这么多,有了这么多的羁绊,已经不像是当初的自己了。

    起身,苏白向火车那边走去,他能看见小家伙正隔着火车车窗玻璃对自己打招呼,火车里正在发生的事情小家伙并不在意,他只知道,自己爸爸现在应该很开心,这就足够了。

    苏白的身形出现在了火车里,他甚至没去理会正在母女撕逼着的荔枝和刘梦雨,只是在座位上坐下来,给吉祥如意解开了封印,然后将小家伙抱在自己怀中。

    荔枝的毒素毕竟是半成品,这时候虽然激发出来了,却已经开始越来越弱。

    但哪怕如此,刘梦雨也是即将要从广播意识中脱离了。

    苏余杭死了,

    当爹的死了,

    但是母亲和女儿一点悲伤都没有,反而在更加拼命地争夺着家产。

    苏白都有些替苏余杭悲哀,

    富贵死去二十年,

    还有一个如意相伴,他苏余杭尸骨未寒,却已经没人在乎了。

    你说这么拼这么算计过了大半辈子,图什么呢。

    一念至此,苏白嘴角出现了一缕笑容。

    回过头,看向车窗外,苏白看见那一帮残余的听众还在那里,没有动,他们很强大,都是大佬,却也是迷途的羔羊,不知道自己的路究竟在何方,只能被动地在那里等待最后的裁决。

    荔枝没有喊苏白,刘梦雨更不可能喊。

    或许,她们更希望苏白继续作壁上观,等到她们两个女人之间分出一个结果之后,苏白如何,已经无所谓了。

    但苏白却发现小家伙的身体正在慢慢地变虚弱,这不光光是葬送未来的影响,葬送未来至多让小家伙失去灵童的身份以及长大的可能,但眼下,是小家伙的身体和灵魂即将瓦解的征兆。

    在自己最彷徨最难以抉择的时候,是自己的儿子帮自己做出了决定,为此,他不惜牺牲一切。

    说心底话,苏白觉得自己对谁的亏欠都没对小家伙的亏欠多,当初《僵尸先生》故事世界,没有小家伙主动地爬向妖穴,自己早就已经死了。

    “放心,爹不会让你死,更不会让你孤孤单单地离开。”

    苏白抱着小家伙站起身,然后,主动走入了漩涡之中。

    两个女人都看着他,因为苏白的选择,很可能决定最终的结果,因为苏白是特殊证道的一个,堪比当年的老富贵。

    他就像是一把锋锐的刀,可以杀人。

    苏白的目光盯着刘梦雨,实际上,自己这个妈,一直很低调,她似乎很喜欢站在苏余杭身后,看着苏余杭去忙东忙西。

    如果没有当初亲眼目睹小姨自己躺到床上身体腐烂的画面,

    苏白在杀了苏余杭之后很可能就懒得对刘梦雨动手了。

    但,谁叫你当初多此一举呢?

    苏白伸手,指向了刘梦雨。

    “哗啦…………”

    下一刻,

    苏白的身体出现了一道裂痕,而刘梦雨的眉心位置也出现了一道裂痕。

    但刘梦雨还是没有放手,她不可能放手。

    苏白是一把刀,想伤人,自己也得受伤。

    这时候,苏白身上再度出现三道裂痕,

    刘梦雨身体一颤,整个人由虚转实,并且是彻底转实,等于是被苏白强行推出了广播意识的中心。

    和之前的苏余杭一样,刘梦雨变成了一名听众,恢复到了她原本的身份。

    刘梦雨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这一切,

    仿佛自己之前的二十多年,无非是一场春秋大梦。

    苏白曾见过当初代孕自己的那个女人,那个女人一直做着自己那个有钱人家的儿子会回来接自己吃香的喝辣的这种臆想,

    眼下的刘梦雨,

    和那个女人,何其相似。

    哪怕你是大佬,

    哪怕你的生命层次曾高到令万物仰望,

    但本质上,

    你和那个为了钱可以去代孕的女人有什么区别?

    无非是大家出卖的东西不同而已。

    苏白走到刘梦雨面前,刘梦雨抬起头,看着苏白。

    她的身体正在慢慢地消亡,

    这不是苏白的手笔,

    而是刘梦雨自己的选择。

    她目睹了苏余杭是如何在苏白的手中虐杀泄愤而死的,她不想自己再来一次。

    其实,苏白已经懒得再来一次了,但既然她自己选择了失败者的体面结束方式,苏白也没有再去做什么。

    失败的结果,其实比任何的酷刑对他们身心造成的伤害都更深刻。

    至于苏白之后的虐杀和发泄,只是一种附加品而已。

    苏白亲眼目睹着刘梦雨的消逝,自始至终,没和她说一句话,母子离别的场景在他们二人身上并不适用。

    “我愿意和你…………分享至高的生命。”

    荔枝闭着眼,似乎是在尝试融入广播意识之中。

    鹊巢鸠占,

    曾经的愤怒和嫉妒,

    在此时终于化作了现实。

    苏白回过头,看向荔枝,

    这个已经陶醉在融入至高生命氛围里的女人,

    以前,苏白觉得陈茹很蠢,

    但眼下,荔枝也是一样。

    广播意识,是一个烫手的山芋,也是一个舞台,但容不下太多人。

    小家伙的身体正在不断地虚弱,甚至开始变得透明起来。

    两个人,已经是广播意识所能承载的极限。

    而自己,不可能和小家伙分开。

    先前,苏白也曾怀疑过,为什么荔枝会和刘梦雨死掐到最后,走了一个苏余杭,刘梦雨大不了接纳进一个荔枝,她并没有什么损失。

    但很快,

    苏白发现原因了,

    因为赶走了刘梦雨正在接受广播意识融入的荔枝灵魂忽然扭曲起来,到最后,灵魂和肉身剥离,但其灵魂却没能消失融入那伟大的至高之中。

    荔枝一脸地不敢置信,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它为什么会拒绝我的融入,为什么!!!!!!!!!”

    荔枝没资格融入,

    哪怕她很优秀,哪怕她很强大,

    但苏余杭和刘梦雨是赵公子的选择,得到了赵公子的认可,

    苏白则是跟随富贵的脚步,独立于广播的规则之外,

    荔枝,

    她什么都没有。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x.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