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在上:墨少,轻轻亲-第843章 大结局三——他感知到,她在乎他,且爱他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门一开,寒风便迎面击来,她整个人都哆嗦了下。

    这些日子除去出太阳的天她会在午后去花园散散步,连十一都因为她怀有身孕没去遛了,可以说她几乎都没怎么离开过二十四小时供着暖气的室内。

    许久没感受过的深寒冻得她的脸都好像僵了。

    温薏刚走到车库,还没开始点车,突然就被人从后面打横直接抱了起来,还没等她惊叫出声,男人严厉的声音已经在她头顶炸开,“温薏你疯了是吧,知道现在外面多少度吗你穿成这样跑出来?!”

    墨时琛人虽然强势,但他鲜少鲜少如此疾言厉色,提高音量,尤其温薏怀孕后,除去逗她调侃她,其他时候都是温柔得快接近千依百顺了。

    本就是寒冬,何况是凌晨,室外的温度多低不言而喻,温薏就在睡裙外随便套了件大衣,他怎么能不发脾气,这女人真是越来越没轻没重了。

    等温薏反应过来,墨时琛已经抱着她大步往室内走了。

    庄园彻夜亮着的光线里,参杂着树影枝叶的婆娑,落在男人俊美的脸上,有些明明暗暗的不真实,唯有那明显的怒意,显得活生生。

    她只觉得压在她心口的巨石落回了原处,顺手环住了男人的脖子。

    不是因为刚才她差点被吓了一跳,而是因为他出现在了她面前。

    他在家啊。

    墨时琛抱着温薏回了屋,但也没放下来,一直抱上楼进了卧室的门把她放在床上,再将她身上混乱穿着的衣服扒下来随手扔到一边,把她人用被子裹起来。

    但他蹙着的眉仍然没有舒展,语气仍是严厉的训斥,“这么晚了你还怀着孩子,冒冒失失的跑出去是想做什么?最近太安生很想出个意外?温薏,你的分寸呢?”

    她安静的任由他训斥,待他都发泄完了才出声,“你半夜不睡觉,去哪里了?”

    男人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冷静答,“书房。”

    温薏抿了抿唇,刚归位的心又收缩了下。

    半响,她才抬眼对上他的眸,轻淡的道,“你不考虑一下,我刚才去过你书房的可能吗?”

    温薏估摸着他刚才是真的被她气懵了,也是,一个孕妇在这种寒冬腊月半夜三更衣服都没好好穿的就跑到室外,一般的丈夫是得吓得够呛。

    以至于他都没有多加思考,就说了这个太容易被戳破的谎。

    卧室一下就安静了下来。

    静得能听到外面低啸的寒风。

    墨时琛低头看着她,“你出去……找我?”

    温薏看着他,“不然呢?”

    他才反应过来吗?

    今晚这是墨公子的第二次迟钝了,她突然很想知道,他干什么去了。

    墨时琛却是才想到,她是去找他的。

    也是,除了找他,她还能说为了什么。

    他一步往前,俯身连着被子一起拥住了她,声音也低了下去,“sorry。”

    这是自他酒醉她妥协于他跟他好后,他第一次真实而确定的感知到,温薏肯留在他的身边不仅仅是为了妥协,她在乎他这个人,且……爱他?

    如果不是在乎,她不会找得这么毫无章法,既不知道给他打电话,也不知道通知佣人或者保镖替她找。

    他一抱她,温薏的脸就靠到了他的肩膀上。

    她默默的看着他身上这一层柔软却不厚的面料。

    因为她那么穿着出去,他还凶得少见的发脾气了,但她好歹还裹了一件大衣,他刚才从出去到进来,穿的始终就是这一件睡袍。

    她心一软,但疑问还是要弄清楚,“半夜不睡,你去哪儿了?”

    墨时琛坐了下来,将她抱到了她的怀里,温和的低声道,“做了个噩梦醒了,睡不着,到处走了走。”

    似乎也说的过去。

    “那你刚才为什么要骗我,说你在书房。”

    男人静了两秒,语气不变,低沉温柔,“怕你担心。”

    温薏没有完全接受这个说法。

    可是……她迷茫的想,如果不是这样,他又能去干什么呢?

    他的确是在家里,难道在家还能干什么需要瞒着她的事情?她想不出来。

    墨时琛也清楚温薏并不好哄骗,等了一会儿,却见她仰脸看着天花板,不由问道,“在想什么?”

    “在想我们家的佣人,有没有年轻漂亮的。”

    “……”

    墨时琛简直要被她气笑了,“有吗?”

    庄园里的佣人基本都是很有资历的,女性的话三十岁以下的基本都没有,除了苏妈妈,多数集中在三十到四十五之间,三十五岁以下的也只有两三个。

    温薏一本正经,“那个莎莉,虽然三十三岁了,长得也还一般,但保养得还不错,很有成熟少妇的风韵。”

    “……”

    他似笑非笑,“温小姐,你这是怀疑我在你眼皮底下跟佣人通一奸?”

    温薏默,可能性的确不是很大。

    男人淡淡的道,“我这人最将就不得,宁愿风雪夜开车一小时出去找个高档小姐或者爱慕我甘愿为我献身的女人,也没兴趣上个长相学识气质身材方方面面都平庸的女人。”

    温薏狠狠咬了口他的下巴。

    墨时琛低头看她,“你肚子里的孩子属狗么,最近这么爱咬人。”

    “谁有兴趣听你的宁愿?你不说没人当你是死的!”

    男人不温不火,“是么,有人还意一淫我饥不择食跟佣人通一奸呢。”

    “……”

    温薏朝他扑了过去,男人不备,被她扑到,前面失去了两个孩子,虽然第二个是他出事后发生的,但墨时琛对此难免比一般的男人要更紧张,“你小心点。”

    “唠唠叨叨,睡觉。”

    “……”

    墨时琛嗯了声,一手搂她入怀,另一只手则伸长了去关灯。

    安静的黑暗中,温薏趴在男人的怀里,眼睛却是睁开的,脑子里来来回回想的还是……真的是睡不着去走走么?可如果不是,他还能干什么?

    …………

    这晚的事情,温薏本来没纠结多久,虽然她想不太通,但也想不出他能做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总不可能真的跟佣人怎么去了。

    可过了两三个晚上,温薏再次半夜醒来,发现男人不在床上。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x.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