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冷宫忙种田-第963章 蛊虫的天敌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陆云萝看着这满地的爬虫,顿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我靠!

    这个寂文泽从哪搞来这么多的蛊虫?

    “轰!”

    北冥一掌劈向地上涌动而来的虫子,面前的绿虫瞬间死了一半,不过很快这些虫子的尸体被后面源源不断的大批蛊虫给吞没了。

    北冥微微蹙眉。

    看来用寻常办法根本没办法消灭这些虫子。

    “皇后娘娘,这些虫子可都是蛊虫,太危险了,咱们还是先撤退吧!”

    陆云萝的身后,侍卫头领小蒋犹豫着说道。

    这些蛊虫太过诡异了,若是一旦进入了人体,恐怕就没命了。

    “撤退?我陆云萝像是贪生怕死的人吗?”

    陆云萝想都没想就拒绝了,相公到现在都还昏迷不醒,而这个寂文泽,很可能就是幕后元凶。

    别说是这一堆蛊虫,就算是搭上她的命,她也要生擒这个寂文泽!

    “果然有种!”

    寂文泽冷笑,只可惜,她很快就会为这个决定感到后悔的!

    唇畔的长笛吹奏出来的笛声开始越发的尖锐急促。

    “所有人听令,保护好皇后娘娘!”

    北冥身形一闪,下一瞬变已经挡到了陆云萝的身前,斗篷下的目光前所未有的凝重。

    他也是第一次面临这样的情况。

    “别担心,我有办法!”

    就在北冥不知要如何对付这些虫子的时候,陆云萝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过来。

    “来来来,让一让。”

    陆云萝拨开挡在她身前的北冥,从自己的袖中掏出了一只通体雪白的虫子,那虫子又肥又壮,额头上还长着两只暗红色的触角。

    “我去!小雪你最近又吃了什么,怎么又变肥了?”

    就在那雪虫被陆云萝从空间抓出来的瞬间,陆云萝的手猛地往下一沉,差点没接住。

    雪虫像是能听懂陆云萝的话似的,竟然白了她一眼。

    那目光好似在说,你再说我一句我变肥了试试?

    陆云萝自然是不敢,还指望着它把这些蛊虫全部都干掉呢!

    早在她刚才来到这宅子门口的时候,空间的这只经常在沉睡的大雪虫破天荒的醒了过来,然后便兴奋的注视着外界的一举一动。

    木牌牌说,雪虫有这样的异常行为是因为这外头有它感兴趣的食物。

    果然在寂文泽放出那些蛊虫的时候,雪虫的眼睛便再也没从那些蛊虫的身上离开过,垂涎欲滴的留着哈喇子。

    一副馋的要死的模样。

    这不,陆云萝刚把它放出来,她的手心便沾满了它的口水。

    那冲鼻的味道和黏糊糊的手感,令陆云萝差点吐了出来。

    失策了,刚才她应该先戴个手套的。

    她蹲下身,雪虫从她的手上“嗖”的一声蹿了出去,那敏捷的身姿完全看不出它有一副肥硕的体型。

    寂文泽在看到陆云萝手中的那只雪虫的时候,脸色顿时大变。

    她,她,她怎么会有千年雪虫?

    不可能!

    寂文泽不敢相信的看着那只虫子,怎么看都像是传说中的千年雪虫!

    千年雪虫以雪为饮,以寒为体,以虫为食!

    它是蛊虫的天敌。

    一旦遇到它,所有的蛊虫,都将会成为它的腹中之食!

    寂文泽瞳孔的倒映里,肥硕的雪虫敏捷的挪动着身躯吞噬者一片又一片的蛊虫。

    附近的其他蛊虫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似的,竟然开始掉转方向急匆匆的往其他地方逃了,但是奈何它们的速度跟雪虫比起来差远了,没过一会,刚才还密密麻麻的虫子就被雪虫吞噬了大半。

    “所有人给我冲,谁能活捉寂文泽,赏白银万两!”

    陆云萝的声音在这破败的院落中回荡,她看向寂文泽目光冷漠的可怕。

    敢给她的相公下蛊毒?

    那就不要怪她不留情面!

    陆云萝的话刚落下,小蒋便带着人冲了过去。

    寂文泽的人也纷纷从院子里的各个角落里冲了出来,两方人马激烈的打了起来。

    ……

    寂无绝醒过来的时候,房间内空无一人。

    他起身叫来了守在门外的下人,这一问才得知自己竟然昏迷了整整三天。

    难怪他觉得肚子饥的厉害。

    “皇后呢?”

    他晕了三天,萝儿怕是急坏了吧?

    “娘娘她带着人出去了。”

    寂无绝蹙眉,“去哪了?”

    那下人摇了摇头,“回皇上,奴才也不知。”

    寂无绝又问道,“北冥呢?”

    “回皇上的话,北大人也跟着皇后娘娘一起出去了。”

    寂无绝目光一沉,“去把曹刺史叫过来。”

    “是!”

    等曹刺史过来的时候,寂无绝已经喝了一些粥食恢复了一些体力。

    “太好了,皇上,您可终于醒来了!”

    曹刺史看到寂无绝的时候,一脸激动。

    要知道皇上昏迷的这三天里,他是吃不下睡不着啊!

    生怕皇上昏迷的消息走漏了。

    “您是不知道您昏迷的这三天里,娘娘都快急死了!”

    曹刺史将这几天以来发生的事跟寂无绝说了一遍,“皇后娘娘看您好几日都没醒来,便推测您可能中了其他的蛊毒,今日查到那下蛊之人的藏身之地后便带着人过去了……”

    寂无绝脸色猛然一变,“你说她找到下蛊的人了?”

    “是啊,娘娘还真是挺厉害的,竟然能把那小厮体内的蛊虫引了出来,用那小厮体内的蛊虫一直找到了南郊……哎,皇上,您去哪啊?”

    曹刺史的话还没说完就感觉眼前一晃,再看过去时,寂无绝的身影来到了门外。

    “立刻备马前往南郊!”

    寂文泽,你要是敢动萝儿一根汗毛,我便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

    南郊,破败的老宅子隐匿在一片荒芜的废宅之中。

    虚掩的大门“砰”的一声被人踹开,一股浓烈的血腥之味扑鼻而来。

    目光所过之处,到处都是血迹斑驳的尸首。

    寂无绝的脸阴森的可怕。

    里面的房间隐约间传出一些声响,听声音像是痛苦的呻吟声。

    曹刺史也忍不住担心了起来。

    皇后娘娘不会真的遭遇不测了吧?

    房间的门被寂无绝又一脚踢开,废旧的门板轰然倒下,扑起一地的灰尘。

    待尘埃落地,他看到陆云萝正好端端的站在那里,此刻正和他四目相对。

    是相公?他醒了?

    陆云萝在看清楚来人之后顿时开心的飞奔过去,而寂无绝在看到她无恙的时候,森冷的眸子也柔和了下来,将女子拥入怀中。

    “让你担心了。”

    寂无绝心疼的看着陆云萝,曹刺史说他昏迷的这几日,萝儿一直守着他,看着都憔悴了许多。

    “你还知道我会担心啊?下次不准再晕了!”

    陆云萝气鼓鼓的看了他一眼,这几天差点没吓死她。

    “好!”寂无绝宠溺的笑了笑,也不管陆云萝的要求有多么无理。

    “她是你的逆鳞吧。”

    寂文泽阴冷的声音响了起来。

    寂无绝抬眸,扫向被捆绑住手脚靠在墙角的寂文泽。

    “所以我那日的计划是对的,只可惜,那小厮出手的时机不对,他应该趁着只有她一个人的时候再出手,一旦成功杀了她,一尸两命,你一定会方寸大乱失去理智吧?”

    寂文泽背靠着身后冰冷的墙,脸上的皮肤白的有些吓人。

    之所以将目标放到陆云萝身上是因为他知道他这个二哥一身功夫了得,寻常人想要刺杀他难如登天,即便是之前邹芊芊的美人计都没能成功。

    “可惜啊,计划不仅没成功还因此泄露了我的藏身之地。”

    寂文泽呵呵笑了起来,他的运气好像一向都是如此之背!

    九年前如此,九年后依然如此!

    “父皇身上的蛊毒是你下的吧?”寂无绝看着这位同父异母的三弟,心中生不出任何的感情来。

    “不错,那个老东西的眼里只有你这个太子,我若是不做点手脚,他怎么肯愿意把皇位传给我呢?”

    事到如今,这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

    太后和白震海也早就死了,被他栽赃的陆定远也早就洗刷了冤屈,如今的朝中已经没有了他能用的人。

    他逃了九年啊!

    本以为这一次在古阳城的碰到他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没想到他最终还是败了。

    成王败寇,他认了。

    他咬破嘴中的毒牙,他宁愿死也不愿落到寂无绝的手中,这是他最后的坚持!

    一丝鲜血从他的嘴角溢出,他缓缓的闭上双眼。

    “等等,先别死啊,你得先告诉我你把红颜怎么样了!”

    陆云萝没想到这个寂文泽一心想死,连忙上前给他嘴里塞了一颗九转回魂丹,手中的银针快速的插在寂文泽身上不同的穴位之处,没过一会,寂文泽便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大口黑色的血。

    寂文泽呆住。

    她把他又救回来了?

    “凌天阁的落红颜你有印象吗?你把她怎么样了?”

    听到陆云萝提起凌天阁,寂文泽脸色倏然一变,她怎么知道凌天阁?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x.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