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冷宫第三年-第四百五十一、肖不修杀了肖小七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第四百五十一、肖不修杀了肖小七

    宿醉醒过来的感觉特别不好,因为很多画面在脑海里闪现着,不能辨别出真实与虚假。我甚至有点不敢睁开眼睛,生怕那些不过是幻梦一场,是我梦中的情形。梦里有很多人的,大家在跳舞,很热闹的舞蹈。有很多打着赤膊的小哥哥,汗津津的,皮肤都在发亮。他们笑起来的样子也很好看,都在冲我笑着,还喊着我的名字。我也笑着回应他们,并且也特别想站起来和他们一起跳舞。虽然我不会跳,但我觉得我一定会跳的。可是,我特别害怕,我只要一动,他们就都会不见了,会像轻烟一样消失殆尽,再也看不到了。

    我连呼吸都变得清浅起来,甚至是不想呼吸,生怕破坏了耳边那一声肖不修说过的:我也想你呀。

    可能是我的呼吸停止了一会,我真的听到肖不修在大喊:“影子!”那声音焦虑到不行了,急吼吼的,似乎要杀人。

    影子已经冲了进来,后面还跟肖小三和肖小五,他们在我的身上各种摸着,按着。我觉得那么一些真实的触感了,想了想刚才的那些画面应该是真的,不是醉酒的血腥之梦。所以,我就睁开了眼睛看着他们。

    “肖小七?”肖不修的惨白大脸就在眼前,那张脸除了惨白还是青绿色的,还有大黑眼圈,和浓重的胡茬。不过,脖子以下都用绷带缠绕住了,还有一些殷红的血渗了出来,也挺吓人的。影子、肖小三和肖小五都没有穿上衣,直接赤膊出现在我的眼前。

    凉州一点都不凉,这天气还是挺热的。

    “我在呀。”我眨了眨眼睛,直接翻身坐了起来,抱着肖不修哇哇地哭了起来,真的好伤心,我刚才真的很害怕那只是梦一场的。并且呀,他离开我都四个月了,怎么能一点消息都不给我呢?他怎么能这么狠心呢?

    “我很害怕的,我没有征过粮的,我没有出征过的,我没有自己半夜出去抓鬼的……我一直都很害怕的,可是呀,我是南厂的肖小七呀,他们都说我很厉害的。可是,我真的很害怕的。我都没有新衣服穿了,我很伤心的……”我一股脑儿的不管不顾全都说了出来,哭的特别厉害,我就这么抱着肖不修,觉得自己特别凄惨,特别委屈。

    肖不修只好抱着我,挺使劲的,我可算是能够感受到他的温度了,虽然有血腥味和药味,但还是他的味道。

    “肖小七呀,我也很害怕呀!我都快被你吓死了!”

    “小七呀,我也吓死了!”

    “我都吓死了,又活过来了。”

    影子、肖小三和肖小五声音也不小,直接上来抱住了我和肖不修,结果就是我们五个人齐齐地抱在了一起,那场面也挺感人的。

    后来在凉州城有个隐秘的传闻,说是南厂最神秘的肖小七在凉州征战驻扎的时候,夜夜笙歌,并且一次要了四个男人暖床,把床给压塌了。

    “那是因为床的质量不好!不结实!”我听到这个传闻的时候,很是生气,“肖小七的南厂,不,是肖小七的男厂里,有很多男人的,应该说一晚上要了十个男人。”

    影子听到这句话,直接把嘴里的粥喷了出来。肖不修则幽幽地说:“那你身体还真是挺好的。”

    啧啧啧,男人,呵。

    乌泽大将军是在吃晌午饭的时候过来的,这些日子他天天凑过来和我吃饭,因为我这里的饭菜好吃太多了。不过,他吃饭的方式和肖不修很类似,同一盘菜,绝对不会超过三口,即便是喜欢吃,也适可而止。并且,他会把桌子上的青菜都夹到我的碗里,说这是对身体非常有益处的。

    乌重光被肖不修扎伤了,肖不修受了很重的伤,所以这两人都没有出现在饭桌上。悟心大师据说是回了大营,和女皇谈心去了。这顿晌午饭只有我们两个人,略略有点冷清和尴尬。

    “你喜欢那个小白脸?”乌泽大将军今日的状态很好,特别有气度,甚至还有那么一些些大家长的风范。

    我尽量保持了镇定,我一点都不害怕的。“还行吧,主要是长得好看,我就喜欢好看的人。”

    “肤浅!”乌泽大将军居然回了我这么两个字,气得我直接把青菜都还给了他,“不吃了不吃了不吃了!我要喝酒!”

    “好呀,你使劲喝,喝死了就让那个小白脸找我们拼命。到时候真的打起来了,死伤十几万人,生灵涂炭,史书上,不,就你那些话本子里就会说这场恶战是因为一个小傻子喝酒喝死的,特别傻。”

    咦,乌泽大将军说话的口气怎么有点像静心师父,可那表情又很像肖不修,这是怎么回事?我眨巴了一下眼睛,瞅着他。

    “小丫头,你是聪明,现在的事情很棘手的。”乌泽大将军叹了口气,也放下了筷子,认真地看着我说道:“我当年爱慕极了红槿公主,对她的任何命令都只会执行,绝对不会有任何二心。即便是她回来之后,她说受了情殇,她要完成她父皇母后的夙愿,我说我豁出性命,都会帮你实现的。可你知道,沙场上有多残酷么?我失去了很多亲人的,我的儿子孙子都在战场上死了。昨晚,你的小白脸扎了我唯一还活着的儿子一剑时,我当时就想,如果必须要死,就让我死了算了,别再让我看到我儿子死了。”

    “那个,肖大人也没有要扎死他的……我看着没有扎到要害。”我略略气势弱了一些。

    “刀剑无眼,谁知道下一次会发生什么?我们现在这个样子,始终是很可怕的局面。”乌泽大将军长长地叹了口气。

    “现在怎么办?”我问道。

    “那要看女皇怎么办?我只能服从的。我对红槿发过誓,要帮她,帮她的孩子完成所有的梦想。这是血誓,是我们家族都要完成的血誓。”乌泽大将军还特别郑重,我不禁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觉得很是寒冷。

    当年这个红槿公主真是要多纠结有多纠结,才会让她的女儿谷雨发疯的。这也真是够了,她不能疼惜一下她的女儿么?何必呢?我在心底忽然有那么一点点小小的确幸,因为我在曹显身边长大,在静心师父身边长大,在肖不修身边破破案子挣挣钱讨生活,是挺没心没肺的小傻子。

    回到房间里的时候,肖不修正坐在床边看我的话本子,的确是莺莺燕燕啥情节都有。我立刻就扑了上去,想把话本子给抢下来。肖不修那一记挑眉杀成功地阻止住了我的动作,并且令我僵硬在原地,都没敢上前去。

    再次看到这个人,他的气场更足了,甚至有那么一点点十米之外格杀勿论的冷酷感。我张了张嘴,才小声说道:“西凉国的话本子,孤本,千万别烧,老值钱了。我看完了之后可以转手卖出去,也能挣钱的。那我要是挣了钱,还是能够养得起你的,是吧是吧是吧?”

    他倒是倾国倾城地笑了起来,很是好看。

    “你说,我要不要统一天下,然后送给你,让你做寰宇帝国的女皇呢?”我去,他那个妖孽气质全开,我都要流鼻血了,哪里还能够分别出他口气里是亲昵还是杀戮,一门心思都在想:这男人必须给我暖被窝才好。不对,捂在被窝里不能出来,不能让别人看到这张脸。

    “我呀,只想找个山清水秀有太阳的地方平躺,多舒服呀。做什么女皇呢?”我笑嘻嘻地回答他,结果他却对我说:“是呀,你看那个红槿公主,现在就躺在了山清水秀的地方晒太阳,应该也是晒了很久了。结果,烧了,什么都没有了。”

    肖不修这口气有些怪异,眼眸里也全都是清冷和晦暗不明。我的心尖上颤抖了一下,但依然挺高兴的说道:“灰飞烟灭,自有去处,挺好的呀。”

    “是呀,李小满,你不是李山的女儿,你到底是谁?”肖不修声音里的杀伐之气,我终于听出来了,“你是谁?你为什么冒充李山的女儿进了宫?你冒充高皇后的女儿,冒充曹显的女儿,你究竟意欲何为?”

    我愣在了原地,这男人又变脸了。

    我的确也没有告诉他很多事情,那么他有告诉我关于他的事情么?

    “你别以为你装傻,装失忆,装病,装酒疯就能够蒙混过去。你要知道,我是肖不修,大月国,乃至天下的玉面修罗肖不修,你能够骗得了我么?”肖不修的声音更加严厉起来,他站起了身,我这才发现,他已经换上了南厂的厂服,黑色的,阴暗的,有着暗红色的血纹。原来,南厂他那件都督服上面的不是花纹,都是一道道血纹,鲜红的。

    我退后了一步,又一步。

    他上前一步,又一步。

    “我我我大约也是骗了你的,你这不是杀进了凉州城来救我么?”我的声音变得很胆怯,又有那么一点点执拗。这男人昨天不是还挺可爱的么?

    “所以呢?”肖不修又逼近了我。

    “我是谁,有那么重要么?”我也问他。

    “很重要。”他回答。

    “那故事也挺长的,我都不太能够说清楚。因为我也不是很清楚的……”我已经退到了门边,要不要转身就跑呢?但是,我能够跑得过他么?我现在超级紧张,浑身都出了冷汗,天气明明挺热的,可我全是冷汗,我也不敢擦。

    “那就别说了,直接杀了就好了。”肖不修已经将腰间的软剑亮了出来,直直地刺向了我的胸口。

    是肖不修要杀我,所以,没人救我了。

    在这一瞬间,我还真的想了特别多的事情,比如肖不修的笑脸,肖不修那句我也想你了。还有肖不修从满月中飞出来的样子,也是挺帅气的。当然,我也忽然想起了静心师父,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知不知道她的傻徒弟在凉州糊里糊涂地做了钦差?曹显爹爹呢?他不是说一直守在我身边么?这么危险的时刻了,他怎么没来?

    对了,还有我那个娘亲,好看的娘亲,有些疯癫的娘亲。我长大后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正在大月国皇宫里唱戏,唱的是什么来着?

    “西堂旧作春池梦,南国今逢小满天。重四巧排黄阁印,百分宜泛紫金船。夜闻素月初生涯,晓看丹枝已属贤。万种春红都敛避,一庭槐日翠阴圆。”

    她好看的脸在我的眼前晃了晃,我也是眩晕的。可是他总是和曹显爹爹吵架,看着也挺讨厌的。对了,还有一个好看的男人最后抱着一身血污的娘亲走了,这个男人也真是好看的,这个人是我的亲爹,月炽。

    肖不修的软剑没有扎进我的胸口,月炽的长剑倒是抵住了肖不修的胸口,他满脸的怒气瞪圆了眼睛吼道:“肖不修,你到底要做什么?”

    我傻乎乎地看着他们两个,影子也跳了出来,但不知道要怎么做才好。也只好站在我的身侧,瞅着他们两个人。

    月炽的长剑一点点扎进肖不修的心口,又一点点血已经流了出来。

    “哎呀,皇上呀,不要啊!”我稍微反应过来一点点,直接就用手去掰那把长剑。月炽的长剑还真是锋利,我的双手立刻就流血了,我都没有觉得疼。

    皇上月炽也是长叹了一声,扔掉了长剑,抓住我的手说道:“我怎么会有你这么一个小傻子闺女呢?”

    我手上的血都是慢人家一步才流了出来,还挺红的,有点黏稠,不过一会就两手都是血了。“干嘛呀?干嘛都说我是小傻子呀?我很聪明的!你们为什么总是说我是傻子?”我大哭起来,这一次真是太生气了!

    曹显是破窗而入的,推开了月炽,直接把我抱在了怀里。我哭得声音就更大了一些,“我一点都不傻,对不对?”

    “对对对,我的小满最聪明最漂亮了!”曹显这一脸的胡茬,比肖不修还惨,比月炽的脸色还白,但是他满脸都是紧张,都是难过,都是心疼。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x.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