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冷宫第三年-第四百四十八、谷雨的故事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第四百四十八、谷雨的故事

    谷雨是相当好看的女子,从小到大一直是玩伴中仙女一般的存在,她矜持高雅,又落落大方,温柔得体。曹显非常喜欢她,喜欢到眼里心里全是她。她是姐姐,也是与自己一同长大的女孩子,那种亲昵的青梅竹马没有人能够达得到,即便是月炽也不可以。月炽是大月国的三皇子,是好看也很有野心,但懂的藏起来的心思细腻的人。

    他们这些人其实都挺怕月炽的,因为这人若真是要算计起别人的时候,心狠手辣,绝对不会留情的。

    他们这些人,还包括了沈家将军的女儿沈青,他自己的小弟弟曹常。大家一起出去玩的时候很是热闹,年轻的时候谁不是肆意妄为,认为这个世间的一切都会属于自己么。更何况,还能够在自己最喜欢的人面前,那种耍帅搞怪也都要尝试一下才好。

    谷雨也喜欢曹显,喜欢到心里的那种。

    她之前根本就没有想和月炽在一起,因为月炽为了登上皇位,也是搞了不少小动作。她想着人生应该坦坦荡荡,快意江湖才对。所以,不能和月炽这样的人搅和在一起的。她一心一意地和曹显每天都黏腻在一起,吃喝玩乐也很是开心。

    可有一日,她那个充满赤红双眼的母亲找到了她,一切都变了。

    她知道有个西凉国的母亲,但因为当时父亲死的时候,她的年纪还不足以记下那么多事情,日子又平稳得过了这么多年,她认为一切就这样了,生活很幸福的。可是,母亲找到她的时候,告诉她自己的悔恨,她父亲的狠绝,她自己不久于世,她要她去完成她,她父皇,她母后没有完成的梦想。

    那种撕心裂肺的哭诉,那样赤血一样红透了的女皇长裙,每日每夜都在谷雨的眼前和心上晃动,折磨着她所有的神经。

    她原本姓高,叫做高谷雨。但是她母亲总是喊她李谷雨,因为西凉国的皇族姓李,她身上流淌着李家的血脉。又这样一个母亲,这样日日夜夜不停哭诉的女人再告诉她应该做天下最尊贵的女人,应该做女皇,应该统一天下!

    谷雨感到万分的惶恐,整个人也都有些不正常了。幸好,她母亲死了,就在她大婚的那一日。她跑过去看的时候,她母亲整个人都躺倒在血泊之中,她是自杀的。

    谷雨什么话都没有说,直接回了宫。她对月炽说,这女人就是个疯子,不要管她,我们自己过好日子就可以了。月炽隐约知道这个事情,但终究是谷雨的家事,她不说,他就不问。因为他也爱谷雨,爱到骨头里的那种深刻。他能够为她去死,他说他可以做得到。

    谷雨笑着说:“那我嫁给你吧,你把你的大月国给我,我至少能够完成母后一半的梦想了。”

    可是,谷雨背弃了曹显的爱,嫁给了月炽,月炽并没有把大月国给她。“你是我的皇后,这大月国也是你的。”

    看看,这就是男人和女人对于赠与和拥有的认知。

    母后的尸骨葬在了金功山,是母亲生前最喜欢和父亲去踏青的地方。悟心和偷偷溜进大月国的乌泽帮她选择了墓穴地点,以及按照红槿公主生前的要求,制作了大红棺椁,并且为她穿上了女皇才能够享有的大红色缂丝彩绘八团梅兰竹菊袷袍。

    红光寺在谷雨这一日供奉的长生牌位,夜里念诵经文的习俗,也并非是因为红槿,而正是因为纪念寰宇帝国的这位谷雨女皇。年月久了,很多人都忘记了。那些淹没在故纸堆里的故事,爱恨情仇都不会存在了。

    可谷雨很纠结,因为她还活着。她不喜欢月炽,越发的喜欢起曹显来。曹显一直喜欢她,这辈子也认定只有她。所以,哪怕是谷雨已经成为了大月国的皇后,只要她钩钩小手指,他都会欢天喜地飞奔而来。

    谷雨开始想,若是自己做了女皇,是不是就能够不再这样忍受阴晴不定的月炽,而是真的能够和曹显在一起了?她被自己的想法蛊惑了,她想她应该也是可以做女皇的,毕竟她是天选之女。

    于是,她暗暗怂恿曹显叛国夺权,做大月国的皇帝,然后把皇位给她,她再去找乌泽,那个母后的男人,他说过,无论何时何地,只要是能够持有红槿公主印信的人,都可以让他做任何事情,包括让他去死。

    曹显是大将军的儿子,也是同辈中的佼佼者。因此,很快他就组成了一支队伍,开始对大月国的政权进行攻击,并且速度很快,攻陷了很多地方。她将母后告诉她的宝藏地点告诉了曹显,曹显带着人也去挖了不少宝藏。

    “母后说,寰宇帝国有一处秘密宝藏,但只有拿到寰宇帝国的金银之后,才能够找到这个宝藏的地点。这里有所有人想要的东西,无论是财富还是权利,还有长生不老,都是可以有的。”

    曹显对这个并不看重,只是说:“你想要,我就去。无论你要什么,我都会竭尽所能帮你达成。”

    有一日,谷雨忽然离宫出走,偷偷来到了曹显的身边。在叛乱正在激烈的时刻,她这样做无疑是最危险的。可是,谷雨对曹显说:“别打了,咱们找个地方躲起来,安安静静地生活吧。”

    曹显愣住了,这场战乱已经停不下来,不是儿戏。他说:“不行啊,必须进行下去了。”

    “我怀孕了,我要生孩子了,我要我的孩子不会有我这样的痛苦。”彼时的曹显已经发现谷雨的精神异常,她整个人都陷入到一种纠结的状态,一会要做女皇,一会要做一个好母亲,一会要和月炽在一起,一会要和曹显在一起。

    谷雨疯了。

    是那些日日夜夜在谷雨眼前晃动的她母亲赤红的双眼,是那件梅竹兰菊图案的女皇长袍,让她渐渐找不到了自己的本心。

    谷雨的弟弟高建昌虽然也被他的母后教育了很久,但是他直接装傻,根本不搭理他的母后,所以并没有变化。但他知道挣钱的重要性,所以就与月炽约定,自己只负责挣钱,若是他有需要,就给他钱好了。

    高建昌完全没有参与任何争斗,反而在这场大叛乱中挣得盆满钵满,奠定了大月国首富的地位。

    悟心再次看到谷雨的时候,她已经生了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女婴,正在为小孩子做衣服,一针一线,看起来很是赏心悦目。悟心心生叹息,这其实应该是他皇姐年轻时的样子吧。

    可与曹显交谈之后,他才知道谷雨的状态很不稳定,生下孩子后,一会哭一会笑,搞得他都不敢让谷雨接近孩子。“这孩子不足月生下来的,身体非常弱。之前她还让嬷嬷把孩子扔掉了,又下了大雨淋了一次,这孩子差点就死掉了。”

    曹显抱着这个小小孩,一脸的疼惜,和他目前这个叛军首领的形象完全不符,甚至看起来还很是怪异。

    悟心为这个小孩子做了全身的检查,发现她的心肺功能都比同龄孩子差太多了。并且,这孩子最奇怪的地方是经常自己一个人坐着的时候忽然咯咯咯的笑起来,还摸着自己的脸很开心。

    悟心大师担忧地说:“这孩子怕不是傻子吧?”

    曹显立刻就急眼了,冲着悟心喊了起来:“瞎说八道什么呢?我们家小满最好看最聪明了!”

    谷雨在屋里听到了声音也冲了出来,对悟心大师又喊又叫,“小满是我的女儿,是和我一样漂亮的!她是我们西凉国李家的孩子,是最聪明的!”

    这一顿吼,把谷雨差点没哭晕过去,可是曹显怀里的小满还在瞪着眼睛看着所有人,咯咯咯地笑着,自己摸着自己的奶膘很是开心。

    悟心大师离开曹显的营地,去找了月炽,把来龙去脉说了个清楚。最后问月炽:“谷雨这孩子可能是疯癫了,你还认她做你的皇后么?”

    月炽点点头,“她是我的皇后,永远都是的。”

    “好,那你上山去接她吧。一切因她而起,一切也将因她而结束。她若是选你,曹显就会离开这场战局,永远离开。”

    “好。”月炽答应下来,就立刻一个人进了曹显的大营,见到了依然疯癫却异常美丽的谷雨,“你跟我做么?做我的皇后,拥有大月国的江山?”

    曹显也问:“你跟我走么?我们找个地方安静的生活,给小满最快乐的人生。”

    谷雨的眼睛也变得赤红,看着眼前的这两个男人,一时间很难决断。她有些不知道要怎么做了?之前的生命中,都是曹显在她的前面,虽然是个弟弟,但是却比她更有决断力。而她也会听月炽的,尽管月炽的很多决定都未必是对的,但是月炽从来没有害过她,还会给她最好的。她也会听从她母亲的安排,母亲要她做什么,她都会答应的。可是,她就没有一次是真正自己做决定的。

    谷雨站在那里,看着两个都伸出了双手的男人。

    这个时候,小满忽然哭了哭得惊天动地。这孩子自出生之后,从来没有哭过,就算是被丢弃在荒野里也一直在笑着。可现在忽然哭了,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小脸憋得通红,看样子是被自己的鼻涕呛住了。

    曹显一步就跑了小满的身边,抱起了这个软绵绵的小孩子,轻轻擦去了她脸上的泪水,又帮她把鼻涕弄了出来。小小孩这才恢复了平静,咿咿呀呀地蹭在曹显的胸前,自顾自地哼哼着。

    谷雨不知道怎么了,忽然就觉得曹显不爱自己了,怎么能在这样的关键时刻去抱一个孩子呢?“是孩子重要,还是我重要?”她大吼起来。

    曹显愣住了,完全不能理解谷雨为何忽然又发怒了。

    月炽一步上前将谷雨抱在了怀里,大声说:“我在的,我爱你,你才是我最重要的人。”

    谷雨和月炽下山的时候,谷雨一句话都没有说,也没有再看小满一眼。

    曹显说:“没关系,你走吧。这孩子是我的,我会养大她的。”

    月炽已经有大半年没有见过谷雨了,完全不知道她生了孩子的事情。他看着曹显怀里的孩子,只是看着,深深地看着,却一句话都没有说。

    曹显笑道:“你想问这孩子到底是谁的,是你的还是我的?谷雨这人啊,这么纠结,在咱两之间跑来跑去,估计她自己都不知道这孩子是谁的吧。”

    他真狠,这句话成功让月炽的脸色变了。这可是大月国的皇帝,自己的皇后如果和别人有了孩子算怎么回事呢?

    月炽攥紧了拳头,还是用一件披风将谷雨全身都包裹了起来,将她带离了曹显的大营。曹显也依照约定,离开了叛军,并且也对一些主要的将领做了妥善的安排。不过,这场战乱持续了将近两年,也是需要收拾的烂摊子太多了。

    曹显带着小满走的时候,还遇到了几次追杀,不知道究竟是谁派来的人。但是,曹显也算是凭借着自己的高超武功顺利逃脱了。

    谷雨和月炽回宫之后,安静了很长一段时间。每日里只是在宫里闲坐,看花看草看天,精神到也是好了很多。悟心去宫里看过她很多次,有时候谷雨犯起病来的时候,连月炽都不认识了,只是喃喃自语,不知道在说什么。有时还会忽然唱起戏来,昼夜不停。

    月炽为了避免刺激她,每月只去看她几次,有时候时间长一点,有时候只是一眼。日子就这么过了下来,叛乱平定了,生活也都恢复了正常。

    谷雨有一日忽然提出要去白马寺清修,并且每年都要去一百日,为她的母后念诵经文。月炽也没有阻拦,还亲自将她护送到了白马寺,如果没有太多的事情,他也会陪着她小住几日。因为他发现,谷雨的精神状态越发地好了起来,慢慢恢复了。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x.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