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渊症候群-348. 到达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柯林回想起曾经在洛城那阵子,自己刚刚离开十一科,急需一大笔钱离开自由联盟,尽管当时以自己的能耐完全能够去洗劫银行然后逃之夭夭,但最终还是没有那样做。

    人是无法自由的。

    无论怎样客观全面的去了解世界,对所有事都有着清醒的认知,但始终都会被记忆基石所沉淀的自我所束缚,左右其判断,干扰神智。

    就算社会只是以一种精神概念存在,但曾经与融为一体,再剥离出来,始终会永恒的受其影响。

    在完全自由的纯理性逻辑认知框架下,与构成自我这一要素的基石妥协,这才是正解。

    就犹如精神现象学中所有对立起来的事物一样。

    存在和虚无,相对和绝对,本质和现象,自由和自我。

    从来都是相互对立,但却相互映照,各自成全,才能使得另一种事物得以存在,否则一切都是“空”的。

    是连什么都没有的一种“空”,在那里只有思想的沙漠,贵乏的漩涡,没有意义的深渊。

    因为就连所谓的虚无,只有不存在存在的东西时才能被称为虚无,如果只是虚无的话,那也是存在着虚无的。

    因此而得之。

    自由。

    只在自我成立时。

    才成立。

    柯林认为,正是自己对这一点深信不疑,哪怕是狂暴的痛楚,无尽的永恒,也毫不动摇。

    或许这就是。

    令自己抗衡深渊到了如此地步,并成为众所周知的K,这就是最大的原因。

    那时候一切还算正常,所有社会机能都在按部就班的运转,SCT的破坏对体量如此大的世界,也没有在短时间内掀起波浪,钱在那时候是很值钱的,但自己不能因为强大而抛去这种坚持,如果失去自我,扎进混乱的漩涡,那早就已经和他人一样,被深渊吞噬殆尽,沦为嗜血的怪兽。

    也因此,在得知有关早夭兄长证物的时候,自己才会回归对策局,对那毫无牵扯可言的死人根本没有任何感觉,重要的是死人背后的那个人,一个因酗酒冻死在无人问津酒馆后巷,却又伴着扑朔迷离事件的人。

    那一阵子自己被狄狛所悬赏,开出惊天高价,对付一个十一科的普通探员,现在想来怎么说也过于夸张了,尽管当时自己所杀死的魔人,那个叫做兰迪的家伙,可能的确值这么多钱,但在已经折损一员大将的情况下,再开出这样的高价,那就是得不偿失了。

    当时柯林并没有细想,现在想来才问题繁多,不是狄狛,而是SCT内部有人盯上了自己。

    另外还有亚修临死前那一番话。

    直到如今这半张脸毁容的女人说出来后。

    柯林终于把一切联系起来了。

    自己的老爹和这SCT的外谴部部长有着联系,不过是属于相当不妙的那一种,是不得不买凶杀人,去把他的儿子杀掉,来引他出现的一种方式。

    但那烂人没有辜负期待,一直没有现身。

    其根本原因是因为,在柯林的推理中,虽然他没有直接亲历南太平洋事件,但也是参与者,他有着不少学术界厮混的朋友,其中不乏有人当时亲历了,因为他考古学家的身份,把他搅合到了这一摊烂事中。

    地堡表面。

    令汉娜没有想到的是,本以为柯林会完全顿住,渴望从自己这里获得情报。

    没想到的是。

    柯林必须马上验证自己的猜想。

    卡!

    珐琅质骨刀直接插入了气若游丝汉娜的腹部,从她的背嵴处穿出,然后暴呕出一滩污血来。

    “你没听到我说话么?”

    汉娜挣扎着,可那骨刀无比锋利,用手稍微碰到一点,就被被割出一道口子,最终就这样被柯林挑着,放弃了挣扎。

    “SCT外谴部部长。”

    “为什么找我?”

    柯林冰冷的问着。

    汉娜明白信息是自己唯一活下去的机会,并没有立马开口,让柯林先把她放下来。

    而柯林完全不吃这套,亚修曾经也是这样乞求着。

    “你觉得你还有和我谈条件的资格么?”

    “规则是这样,我根本不在乎什么SCT外谴部长,终有一天我会找到他,然后把他给宰掉。”

    “你说出来的话,我还有可能放你一条生路,但是要看心情。”

    “否则的话现在就要死。”

    柯林把骨刀又深深插入了几分,汉娜腹部的巨大豁口被开得更大,发出一声闷哼。

    “我说……”

    ……

    ……

    ……

    “真是惨不忍睹。”

    当卢卡的运输车队来到研究所地表时,这里发生的战斗已经过去很久了,地上的所有血泥都散发出了臭味儿。

    海勒躬下身子走地上捡起一枚晶莹剔透流转着氤氲光泽的石头,真是不可思议,要是放到一年之前,这枚小玩意儿就够自己鬼混一阵子了,可在如今这种贵金属连一瓶罐头的钱值不了。

    “我操。”

    加利雷只能发出我操了,本以为到了研究所还有一番恶战,没想到已经被别人提前干掉了,到底是怎样的勐人,才能把研究所给平推掉?恐怕是不逊色于旁边这个驼背男的家伙。

    而所有尸体的死状极为惨烈,如果还能称得上为尸体的话。

    全部都是被颗粒物冲刷而死,每个人都似乎是被处以投石之刑,然后被他妈砸了十天半个月,才有这等稀泥巴浆湖的景象。

    “就像是丢进豆浆机里榨汁,水分全出来,豆渣也还好好的。”

    加利雷作出了这样的比喻,并认为十分贴切。

    似乎是产生了诡异的攀比,加利雷也不甘示弱,说起奇怪的比喻。

    “要我来说的话。”

    “更像是制作一种名为糍粑的食物方法,把糯米团放在石锅里,然后用铁棒鼓捣到全成浆湖,你看,粘性真的很好。”

    尼古拉从地上捧起一团“糯米”用手捏着,搓成了一个小圆子。

    “操,好像还真挺有食欲的。”

    “要不你吃了吧。”

    加利雷反讽着。

    海勒额头一阵黑线,真他妈是两个活宝,你们两个都他妈要死了,还有心情搁这聊天吹水呢?

    加利雷两人看着装甲战士的尸体,更加确信此地已经全军覆没,鸟毛都不剩下了。

    两人皆是颜艺,露出怪异的微笑,这样一来小命就能保住一阵,这驼背男需要自己带路去找链锯。

    “有什么发现么?”

    卢卡向加纳问道。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x.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