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渊症候群-1. 伊始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墙壁上爬满了虫卵般的恶浊斑点。

    家具上密集的秽暗霉菌使得这间房屋略微潮湿。

    立式灯柱内铺陈着一堆飞蛾和怪虫的尸体,投射出的光线异常微弱。

    几只蟑螂快速穿过开裂的劣质木桌。

    凳子上的褐色铁锈凝结成畸形疙瘩。

    身穿黑色连衣裙的高挑女性坐在铁凳上,对着镜子正在梳头。

    柯林通过墙壁上的小洞窥见了这一幕,倒不是他有偷窥癖这龌蹉的嗜好。

    不知什么原因,卧室墙上突然出现了一个两指大小的坑洞。

    而隔壁总是传来一些古怪的声音。

    要么是密密麻麻的咀嚼研磨声,或者是小型爬虫堆垒翻滚的悉索声。

    但每次听到响动去看时都毫无异常,并且房间主人对居住在这样的环境并不在乎。

    真是个古怪的女人,柯林眉头紧锁。

    女人梳头的手突然顿住。

    柯林被这反应惊动,眼睛远离小洞,迅速移开了身子。

    这坑洞的位置比较低,离地面只有二十公分左右,只有趴着,或者半跪着佝偻脑袋才能看到对面。

    柯林莫名觉得有些瘆人,连垃圾堆都无法形容那个地方,像是变态杀人狂的屠宰密室。

    没想到自己才买没半年的公寓,邻居竟然是这种怪胎。

    这兴许就是一室一厅户型的弊端。

    是否要去找她商量一下?虽然这个坑洞虽然极小,但深度足够,若是要填补的话,动静不小,会惊动到她。

    可对方是不能以常理看待的人,多半有些疯癫,柯林极不愿和她搭话。

    他索性不再去想,或许是近日工作繁忙的原因,太阳穴部位有着阵阵抽痛。

    绵长而刺痛的抽离感,像鱼线和铁钩嵌入了他的大脑,往外拉扯着。

    柯林站起身来,时间不早得去睡觉了。

    翌日。

    他起床到盥洗室整理了一下衬衫和西装,以及洗漱。

    油头被他梳得一丝不苟,他不得不去证券事务所工作,卡债和大额贷款使他无法懈怠。

    反常的阴郁春季,灰暗而暝寂的长日。

    自从那次长达一整天的日蚀后,柯林能够感觉得到,天候越来越阴冷,饶是在四月,也寒气刺骨。

    全玻璃外墙的高层写字楼倒映出阴霾天空与地上的车辆洪流。

    冷白色电杠照耀下的办公室有些阴森,一张张麻木面孔以及打印机微弱的电流声让柯林思绪发散。

    狭窄逼仄的格子空间,柯林双手放在键盘上,股指线条的交错混乱使他精神恍惚,脑海里浮现出昨晚的画面。

    那诡异丑恶的空间以及梳头的女人,越是深究,越觉骇人。

    柯林想把这念头从脑子中抹除,可怎么也做不到,那道恐怖的黑色背影挥之不去。

    他不停的抖腿,暴虐的焦虑使他烦躁到极限,终于控制不住猛的站起身来。

    这怪异的举动让办公室所有人的目光聚焦过来,一双双毫无情感波动的呆滞冰冷视线如同机器人一样。

    柯林浑身不自在,起身去消防通道吸烟。

    夜晚。

    寒风入骨,回到公寓的柯林却更觉阴冷,他视线不自禁看向了墙壁上的那个坑洞。

    哒……

    水滴声从那极小的窄缝中传来,一次又一次,像水龙头阀门没完全闭合。

    柯林咽了咽喉咙。

    明明对那地方厌恶至极。

    可那里似乎有着一股魔力,如果隔壁只是寻常人家,那么将提不起任何兴趣。

    即使是一个性感女郎,也会因偷窥而产生负罪感,从而鄙夷其恶俗和低等。

    但那种怪异和神秘,夹杂着癫狂和混乱的猎奇,要把柯林给逼疯掉。

    这的确是不道德的行为,但那份求知欲和好奇心无法轻易遏制。

    他只想弄明白声音源头,知道那女疯子到底在弄什么名堂,这是为了不让那怪胎影响自己休息。

    柯林朝着坑洞走去,身体僵直了会儿后,依旧克制不住那种探究根源的人类本能。

    他慢慢蹲下了身子,那声音更加清晰了。

    嘀哒……

    那水滴声并不清脆,带着缓缓荡开的沾黏,像是某种虫子口器中淌出的唾液。

    他的眼睛抵拢了坑洞,视线穿过了墙壁。

    收于眼底的只有一片暗红色,十分模糊,还有些黑色的尘点。

    柯林松了一口气,心中大石落下,应该是对方也察觉这了这个洞,所以堵住了。

    又注视了好一会儿没有发现后,柯林有些头痛,伴随着悠长尖锐的耳鸣,眼前景象尽是变化扭曲的抽象波纹。

    因为蹲太久血液没供应到头上么。

    柯林不再计较,洗浴后沉沉睡去。

    三天后。

    洛城中央商务区的写字楼高层。

    “柯林先生,你被解雇了。”

    阴云中游移着雷光,随着一声惊响,暴躁的雨幕灌注而下。

    雨水不遗余力的挥击在落地窗玻璃上,冷色陈设的宽阔办公室内,充斥着破碎的狂响。

    “还有什么疑问么。”

    他点燃一支香烟背过身去,黑色马蹄腿造型的厚重办公桌前,只能看见油光水滑的背头和高档定制西装背面,以及落地窗外压境的黑云。

    柯林面无表情,往后梳拢的头发散出几缕显得有些狼狈,饶是手腕上的江诗丹顿勉强撑得起场面,但满是水渍的西装让形象完全垮掉。

    作为股票经纪人,他的建议导致投资者节节亏损,连续失去客户让事务所的效益锐减,而种种糟糕决策也导致他本人声名狼藉,将永远告别这一职业。

    “我接受这个结果。”

    柯林不徐不慢的解开衣领处最上方的扣子,口吻平淡。

    他似乎早已预料,不知为何,最近自己总是精神恍惚,或许是得了严重的神经衰弱。

    自从目睹了那个房间后总是心神不宁,一次那个女人甚至出现在了梦中。

    没有了收入来源让柯林有些苦恼,好在公司给了一笔可观的解雇补偿,因为柯林糟糕经纪人的名声传出去后,混迹于圈子的富人永远也不会雇佣他了,是某种意义上的断头饭。

    柯林在酒馆喝得微醺后便开车回去。

    夕阳西下,天穹呈污浊的红黄之色,极度令人不适。

    但他抵达社区时,发现格外热闹,大门入口处停着七八辆警车,还有很多好事者在一起热议。

    柯林并不关心这种事,可当他找到自己的楼栋时,微醺状态清醒了几分。

    自己所在的楼栋发生了什么大事件,好事人群都在往这里靠,警察不得不维持秩序,把无关人员拒之门外。

    柯林也被拦了下来,直到他证明了是这栋楼的住户后,才放了他进去。

    乘坐电梯时,电子广告牌播放着几近白痴话语重复的宣传广告,不知为何,柯林总感觉氛围有些不对劲。

    当他抵达自己所在的楼层,十四楼的回廊,酒彻底醒了,醉意全无。

    走廊里挤满了穿制服戴警帽的警察,并不是协警,而是刑警。

    他们拉起了警戒线,并再三警告人们不得围观,否则以扰乱公共治安的罪名逮捕。

    可依旧架不住普罗大众看热闹的天性,站在警戒线外使劲往里瞧。

    柯林额头浮出细密的汗珠,因为被拉起警戒线的地方,赫然就是自己的隔壁。

    那个可以从小洞看过去的地方。

    “这里发生什么事了?”

    柯林用力挤到警戒线旁,可隔壁的门只开了一道缝隙,看不见里面的状况。

    “跟你没有关系,还有其它人,赶紧离开,不然我真的要逮捕你们了。”

    一名年长的刑警面如土色,刚才他进屋内看了一眼,他从业二十余年也从来没见过这种事,过于骇人,现在他的指头还微微颤抖着。

    “我就住在隔壁,我认为我有权知道。”

    柯林口吻坚决,这个房间太令人费解了。

    听到柯林就住女人的隔壁,年长刑警瞳孔一缩,极为震撼的看着柯林。

    “你认识死者么?”

    刑警喉咙滚了滚,神情惊诧无比。

    柯林神情凝固,摇了摇头,心中情绪翻涌。

    死了……

    那个梳头的女人,竟然死了。

    此时,一个好事者对柯林说道:“刚才门开着的时候我看了一眼,那具女尸跪在墙角,双手撑在墙上,好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好事者有些打颤。

    即使是在白日,四周都是人。

    柯林还是感觉到了一股凉意从脊椎开始蔓延,扩散浑身每一寸皮肤,所有毛孔都紧闭起来。

    “让一让,让一让。”

    三名刑警抬着医用推车从房间内出来,担架上是一具被黑色化合材料包裹的人形裹尸袋。

    在裹尸袋出来的一瞬,门被警察瞬间关闭,并用钥匙进行反锁,贴上了封禁的字条和纸张。

    同时,警员们推开无关人士,保证推车的通行顺畅。

    所有围观者,包括柯林,目光都聚集在那裹尸袋上,因为尸体对现代人来说很稀奇。

    推着车的三名刑警都是面如纸白,手和袖子上沾着五颜六色的液体组织,似是水沟表面漂浮的凝油,有过清洗痕迹,但还是浸入了衣物布料中。

    他们像是受了什么巨大刺激,魂不守舍。

    砰砰……

    在进电梯时,一名刑警或许是因为太过紧张,不小心碰到了医用推车的拉杆。

    担架平面发生倾斜,裹尸袋砸在地上,发出重重一声闷响。

    “你干什么吃的,怎么这么不小心!”

    为首的警长大声咆哮,尖锐目光仿佛要把那名犯错的警员生撕活剥。

    掉在地上的裹尸袋,拉链裂开了一角,露出尸体的脑袋。

    柯林愣在原地,盯着那颗脑袋。

    那是一张至极恐怖的人脸,一只眼化脓肿胀被畸形组织所覆盖,另一只眼暴睁着,视网膜严重充血。

    那种血红。

    与柯林在那一晚通过坑洞看到的。

    如出一辙。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x.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