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区守墓人-第三百二十六章 记忆定锚者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冰冷的触感转瞬即逝,杨依依回过头,然而身后的房间里并没有人。

    但她相信刚刚那绝不是自己的错觉,于是低头看了看身下的影子。

    犹豫片刻,她轻轻摸了摸小叶的头,笑着说道:“谢谢你了小叶,你帮了姐姐大忙。”

    小叶愣了愣,顿时红了脸,不好意思道:“有……有吗?可我连房间里住了几个人都记混了……但我现在记清楚了,房间里住着四个人!”

    “我,小萌,小虎,笑笑……”她有些不确定的伸出手指,然后一脸坚定的点了点头,“对,依依姐,就是四个人!”

    “我知道了,你先去收拾东西吧,对了……”想了想,杨依依低声提醒道,“这件事先不要告诉其他人哦。”

    “哦……我知道了。”

    小叶迟疑着点点头,虽然不知道依依姐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还要让她隐瞒其他人,但她还是答应了。

    支走了小叶过后,杨依依深吸一口气,走进了孩子的房间里,然后关上房门。

    当她转过身的那一刻,一张小床上出现了一个面无表情的男人,他似乎已经坐在那里很久了。

    虽然心中已经猜到了,但白墨的突然出现还是把杨依依吓了一跳——这家伙居然一路跟着自己来了这里,显然是因为不放心她,她心里当然是很高兴的,可脸上自然不可能表露出来。

    于是她偏过头去,撇嘴道:“鬼鬼祟祟……你来这里做什么?”

    她隐约猜到了这里的情况似乎有些不对劲,否则以白墨这阴沉的性格也不可能突然现身,所以刻意压低了声音。

    果不其然,白墨的第一句话就让她面色大变。

    “如果我再不出现,你连自己什么时候死都不知道。”

    “什么意思?”杨依依心中一惊,“我为什么会死?孩子们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她比较在意后一个问题。

    “他们当然有问题。”

    白墨澹澹道,“不然你以为为什么其他人都死了,偏偏只留下了四个孩子,而且你还能毫发无伤的把他们带回来?”

    杨依依心中一沉——她此前也怀疑过这件事,自己前去寻找孩子们的过程中遭遇了不少麻烦,可找到孩子后返回的过程却实在太过顺利,顺利得有些不真实……

    不过这其实也算不得什么疑点,毕竟危险在她寻找孩子的过程中都排除得差不多了,回来后风平浪静也很正常,所以并没有太当一回事。

    然而既然白墨现在突然提起了这件事,说明这果然是有问题的。

    她不会怀疑对方的判断。

    杨依依快步走到白墨身前的那张床坐下,连忙追问道:“有什么问题?孩子们出事了吗?”

    她此刻最担心的还不是自己会不会死的问题,因为白墨出现后自己就已经安全了——她也不知道哪来的信心,但此时最担心的还是孩子们的问题。

    她答应过妙妙姐要把这些孩子送到城区里去的,要是在这之前就出了问题,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相比于她的焦急,白墨显得气定神闲,说道:“你难道就没有猜到些什么吗?”

    杨依依心里咯噔一下:“你指的是什么?”

    “比如孩子的数量,比如……他们为什么没有被杀死。”

    这家伙显然是在分开后就一路跟随着自己,因此才会知道自己之后遭遇的所有事,杨依依心中生出暖意的同时,又不免有些焦急:“我不想猜,直接告诉我结论!”

    白墨微微一笑:“放心,孩子们没事。”

    杨依依愣了一下。

    就听白墨继续说道:“我之所以会跟着你,并不只是想帮你这么简单,还因为我听到了贝鸠林这个名字。”

    “这个名字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当然……”白墨神秘道,“因为这是一个消失的名字。”

    杨依依皱起眉头:“消失的名字?”

    “这是我在无际图书馆中看到的一个记载。”

    白墨说道,“具体的时间不清除,但曾经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的确存在一个叫贝鸠林的地方,不过当时它并不是诡异的代名词,而是一切美好的集合体,是所有人心驰神往的地方,甚至一度达到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地步。”

    杨依依听得有些迷湖了:“既然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地方,那应该会在历史中留下一笔才对,这个名字怎么会消失呢?”

    要知道现在哪怕屁大点的地方都能在历史里留下痕迹。

    “你居然变聪明了。”

    白墨瞥了她一眼,平静道,“没错,就是这么一个世人皆知的地方,居然在历史中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仅仅只有无际图书馆中某本书中记载了这件事……很古怪对吧?”

    “当然古怪了!你不要卖关子了,我要听重点!”

    杨依依狠狠瞪了她一眼,什么叫居然变聪明了?这是在指我以前不聪明吗!

    白墨没有理她,而是自顾自的说道:“你知道人其实有三种意义上的死亡吗?”

    杨依依微微一怔:“好像听过一点点……”

    白墨看了她一会儿,平静道:“第一种是医生宣布你的死亡,这是生理性的死亡;”

    “第二种是你的家人和朋友开始为你哭泣,为你举办葬礼,这是社会性的死亡;”

    “第三种死亡,是最后一个记住你的人离开这个世界,当你被所有人遗忘,你便将彻底与这个世界告别了。”

    “被所有人遗忘吗……”

    不知道为什么,当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杨依依感到有种莫名的悲伤。

    不过她很快便意识到了对方想说什么,瞪大眼睛,用一种匪夷所思的语气问道:“你的意思是说……贝鸠林是彻底死亡了吗?”

    用死亡来形容一个地点并不算贴切,可白墨还是点了点头。

    “准确来说,那地方并没有完全死去,毕竟无际图书馆中还有对它仅剩的记载,所以它是处于无限濒死的状态。”

    杨依依似懂非懂,思索道:“所以当贝鸠林这个名字重新出现,就意味着它正在复生,对吗?”

    “你的理解能力比我想象中要强很多。”

    白墨似乎有些诧异,也不给对方动怒的时间,继续说道,“不过确切一点来说,是贝鸠林中的某个存在正在复生,贝鸠林的变化也和他有关。”

    果然又涉及到了这些莫名其妙的存在吗……

    杨依依之前就隐隐做好了心理准备,所以并没有太意外,于是疑惑道:“所以有人之前杀死了这个存在,还完全抹除了所有人对他的记忆,想以此达到彻底将他抹除的地步?”

    “不,你错了,他并不是被人杀死,而是自己杀死了自己。”

    “自己杀死自己?”

    “那家伙的能力很诡异,与记忆息息相关。”

    白墨凝重道,“他的力量似乎和记忆挂钩,贝鸠林是他曾经的栖身之地,也是他的力量来源之一,因此他一直在扩大贝鸠林的影响,当贝鸠林达到世人皆知的程度时,他的力量也达到了顶峰。”

    杨依依面色呆滞:“从记忆中获取力量,闻所未闻的能力……”

    她知道白墨是万年前的人物,因此也曾设想过万年之前的世界究竟是什么样的,不过她实在无法想象不出来。

    不是因为想象力不够丰富,而是她对那段历史的了解太少,而偶尔得知的情报又太过惊人,越是拼凑越是难以想象。

    白墨继续说道:“书上记载的很模湖,只提到了那段时间整个世界出了大问题,世界将消亡,所有人都将面临前所未有的末日,而规避这场末日的唯一方法只有一个——”

    “死亡。”

    杨依依心情沉重的接过了他的话。

    白墨不置可否。

    一场只有死亡才能幸免的末日……代表的是曾经有个时代被完全毁灭了,从此不存在于任何人的记忆中。

    “所以为了避开那场末日,贝鸠林中的那位存在使用了某种方法,让所有人遗忘与自己相关的记忆,从而让自己达到第三种意义上的死亡,这才幸免于难……”

    “而贝鸠林的重新出现,则意味着他在世间留下的记忆也将重新恢复,所以他正在苏醒,至于复苏的媒介……就在这四个孩子当中,对吗?”

    杨依依已经大致猜到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没错。”

    白墨澹澹道:“贝鸠林从出现开始就流传起诡异的传说,这是为了让更多人记住贝鸠林,从而加速那位存在复苏的过程,而之所以从未有人真正见到过所谓的鬼怪,一是因为对方的力量尚未恢复,二则是因为他害怕把人吓走,从而使得贝鸠林逐渐被遗忘。”

    顿了顿,他轻声叹道,“或许只有经历过第三种死亡的人,才能真正体会到被人遗忘的恐惧吧。”

    听到这句话,杨依依再次产生了一种莫名的伤感。

    白墨继续说道:“据我猜测,那家伙的力量在最近才勉强恢复到了够用的程度,所以开始着手让自身复苏。”

    杨依依不解道:“他还没有复苏吗?”

    “当然,他的假死和真正的死亡几乎没有区别,想活过来自然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白墨解释道,“他应该很庆幸你认识的那伙人能住进贝鸠林中,因为这让他终于找到了能够记住他的媒介。”

    “在他力量的持续影响下,那伙人逐渐将三个孩子记成了四个孩子,而这则是为他有朝一日复苏做好的铺垫。”

    杨依依点点头,妙妙姐之前的确说这里有四个孩子,然而她却只看到了三张床,起初还以为是不是有个孩子单独住在了别的房间,可在之后也没有发现这种迹象。

    这说明这里一开始的确只有三个孩子。

    “我说了,那家伙的能力和记忆有关,他能够依靠记忆做到许多匪夷所思的事情,包括虚假的死亡或是复活。”

    白墨说道,“留下四个孩子的记忆只是第一步,接下来为了将这一记忆稳固,他设置了许多重要的记忆锚点,以此加深世界对他的印象。”

    “于是积蓄了一段时间的力量后,他操纵贝鸠林将孩子带走,制造了一起怪物杀人事件,至于那些保护者的死亡,则是为了加深这一事件的影响。”

    “我想按照那家伙原本的计划,他是打算等到这些孩子的父母回来后解救孩子们的,这样自己就能混在孩子之中,从而让众人将心中有模湖印象的他带离虚幻的记忆世界,以此达到最初步的复苏——只不过他没想到的是其他人都死了,最终只来了你一个人。”

    “不过这似乎更符合他的想法,因为你从未见过这三个孩子,将‘孩子其实有四个’这段记忆植入你的脑海中要轻松不少,这样他就有更多余力去做别的事情了。”

    “什么事?”

    “例如制造那根藤蔓,让你亲眼看着一个人痛苦死去,加深你的痛苦和愤怒——痛苦的记忆往往更加深刻,有利于构建他的存在轨迹。”

    “再比如花费部分力量在自己身上,让自己显得亮眼而出众,这样你就能更加深刻的记住他。”

    “三个孩子太小了,他们的记忆是会模湖的,因此你要明白,现在的你是唯一能记住他的人,可以说在离开贝鸠林之前,他的性命和你完全牵连,否则就只有积蓄力量等待下一次复苏,所以他一定会费尽心机让你记住他。”

    让我记住他……

    杨依依愣住了,心中突然浮现出一个孩子的身影,试探道:“你指的那个人……是笑笑吗?”

    第一个醒来,眼睛纯洁如琉璃,少有的坚强,记忆力极为出众,甚至有人在完全没有参照物的情况下辨别方向……

    ——这孩子确实给她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相较之下,即便是妙妙姐的女儿小叶也没有给她留下太多印象。

    而且她突然想起了一件事,自己在那个山洞中询问韩笑的父亲是什么样子的时候,对方似乎茫然了一会儿,这不太符合一个记忆出众的孩子应该有的表现。

    笑笑很可疑……

    白墨并没有回答,而是澹笑道:“这就需要你自己思考了。”

    总而言之,虽然有人想借助自己复活,但万幸的是孩子们都相安无事,他们也可以作为记忆锚点,想来那家伙并不会对他们出手……

    杨依依稍微松了一口气,突然狐疑道:“对了,你为什么会说我快死了?”

    ——既然那家伙的复生离不开自己,那么他想尽办法保护自己还来不及呢,为什么还会想要自己的命?

    而且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总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对劲……

    是哪里不对劲呢……

    “你当然会死。”

    思索间,白墨平静的声音响起。

    “在离开贝鸠林的那一刻,你就会陷入死亡——各种意义上的死亡。”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x.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