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区守墓人-第三百二十四章 四个孩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队长,你这是怎么了,其他人呢?”

    看到战甲破损,胸口还缠着一大圈绷带的廖新,绿野显得十分震惊,尤其是发现只有对方一人出现后,心中更是生出一种不妙的预感。

    廖新的表情有些暗然,语气生硬道:“我们遭遇了强敌,所有人都死了。”

    “都……都死了?”

    闻言,绿野和她身后的几个手下顿时面色大变,本以为他们来这里探查陈潮三人的死因是个苦差事,说不定会遇到凶手什么的,谁知道他们没遇到麻烦,反倒是大部队那边几乎全军覆没!

    这么说来……我们反倒是运气好逃过了一劫?

    几人面面相觑,心中却是难以置信——究竟是什么样的敌人能让一支接近二十人的队伍全军覆没?

    虽然队伍中几乎都是基因武者,但因为斥子武装的加成,他们就算是遭遇一般的A级超凡者都不至于全军覆没,除非对方的能力太过可怕……

    廖新说道:“那是一个身穿红嫁衣的新娘,我不确定她到底是人还是禁区生物,总之以后万一见到她一定要小心,千万不要开枪。”

    “不要开枪?”

    “没错,她能让子弹折返,轻易开枪等同于自杀。”

    廖新讲述了当时的情况。

    众人听完心中一沉。

    作为基因武者,他们除了强大的身体素质之外并不具备任何能力,最大的依仗就是身上的斥子武装,如果不能开枪,无异于自断手脚,意味着他们只能沦为待宰的羔羊。

    至于跟对方肉搏……开什么玩笑?

    他们可不会天真的以为对方的能力只是能让子弹折返那么简单。

    绿野思虑片刻:“现在厉害的禁区生物很少出现在缓冲区,而且我感觉对方像是在有目的的对我们进行阻拦,不符合禁区生物的作风,所以我猜测她应该是人。”

    说着,她担忧的看了廖新的伤口一眼,关心道:“对了队长,你的伤不要紧吗,要不要我帮你重新包扎一下?”

    “不用了,我的伤没有那么严重,多亏了子源,是他拼了命才让我活了下来。”

    廖新摇头道,“那个嫁衣女人是不是禁区生物不好确定,但正如你所说的那样,她应该是有目的的在对我们进行拦截——我认为她或许和我要找的目标有关,陈潮三人说不定正是死于她手。”

    绿野一惊,想了想还真有可能是这么回事儿,只不过她觉得有些异样,队长和之前似乎有些不太一样了,当提到是子源救了他的命时脸上竟然一点波动都没有……

    就好像在阐述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一样。

    她强行收起疑惑,担忧道:“这么说如果我们再继续寻找目标的话,岂不是还会再遭遇到那个新娘?”

    “有可能。”

    “那队长想到什么办法了吗?”

    “没有,那是力量上的巨大差异,常规方法无法奏效,但不论如何,我们都必须要找到目标。”廖新静静道。

    绿野一怔,目中闪过一丝怪异。

    “队长……”

    “嗯?”廖新看向她。

    她试探道:“这次任务这么危险,况且只剩下这么几个人了,我们就不能撤退吗……”

    “撤退?”廖新抬起头,目光空洞,“这是上头的命令,哪怕有风险也必须找到目标,你当是出来过家家吗?放心好了,会有增援的。”

    “可是……”

    “可是什么?”

    ……可是你之前分明不是这么说的。

    绿野在心底默默叹息一声,但脸上并未表现出来,只是回答道:“没什么,一切听队长的。”

    然而当再次看向廖新这张熟悉而陌生的面孔时,她心里竟不由生出几分恐惧——

    这家伙……真的是队长吗?

    ……

    杨依依本以为石头中的洞是通往地底,然而她走着走着却突然发现,自己的位置似乎在不断上升,完全不知道将通往哪里。

    洞中黑黝黝的一片,照石的光亮有限,四周一模一样,根本无法辨别方向。

    好在杨依依还记得之前那个男人的话——要沿着血腥味去寻找孩子们的位置,于是用了一张增加嗅觉的符咒,果真闻到了一股澹澹的血腥味,于是一路跟了上去。

    她也记得男人的另一句话,要小心脚下,于是留了个心眼,一直留意着身下的动静,生怕什么时候会有一根藤蔓从地底冒出来。

    这里的泥土和外面一样松软,走在上面连脚步声都听不到,周围一片死寂,只有无尽的黑暗,像是没有边际,杨依依逐渐感到有些恐惧,继而被一种孤寂感所缠绕。

    她很讨厌这种空荡却又什么都看不清的感觉,这会很容易让她想起小时候的经历,那种被关在一个很大的院子里,看似自由无虑,实则被圈养的痛苦日子。

    这比之前在龙腹里走在那条狭窄的黑暗通道中的感觉更让她感到不安,况且那时候还有白雾那家伙陪着自己。

    不得不说,虽然那家伙冷冰冰的,但人其实相当可靠,平日不喜欢说什么大话,但就是能让人心安。

    想到白墨的脸,杨依依加速的心跳似乎稍微平复了一些,同时莫名想到了分开前对方所说的那句话——

    他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如果我当时真的求他跟我一起,难道说那家伙就会跟我一起来这里吗?

    杨依依很快摇了摇头。

    开什么玩笑,我才不会去求他呢!

    而且她真正顾虑的其实是另一个问题。

    她现在似乎成为了新海集团的狩猎目标,当初的逃离并非运气使然,而是新海集团的有意为之,她从未真正获得自由,只是对方对她的“培养”方式由圈养变成了散养。

    杨依依知道白墨强,但不知道到底有多强,然而她对新海集团强大的认知却是深入骨髓的。

    作为最为庞大的集团势力之一,新海集团无论是财力还是人力都十分可怕,是最早的禁区探秘公司之一,势力庞大,横跨几个城区,更是一直走在基因研发的前沿,很早以前就有传言称他们在暗中抓贫民进行实验。

    新海集团对内部员工待遇极好,对待任务极为认真,手下聚齐了大批超凡者,基因武者更是不在少数,甚至有传言称新海集团有不止一位S级超凡者坐镇,否则各大城区绝不可能任由它如此发展下去。

    黄泉第五阎罗曾经评价过,如果将各大集团比作野兽,那么新海集团无疑是其中最有野性的那一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只要不咬错人,他们能做到很多事。

    当然,他这话主要还是在夸赞黄泉——黄泉当然就是那个不能咬错的人。

    但能让黄泉做出如此评价,新海集团的强大无疑可见一斑。

    杨依依很清楚,如果新海集团铁了心的想抓自己,那么她很难有逃走的可能,除非躲进一些危险的缓冲区或者禁区之中。

    自己已经害死了妙妙姐一行人,之后绝不能再连累到拖油瓶他们,所以她要离开。

    “那家伙好像对虚假认证很感兴趣,应该把虚假认证当作临别礼物的……”

    想到这里,杨依依有些遗憾,随即目光变得坚定起来。

    既然之后的一切都要靠自己,那她绝不能因为这点黑暗而害怕才行,于是深呼吸振奋精神,很快加快了速度,一路上始终没有忘记留意脚下。

    血腥味在逐渐变得浓郁,杨依依又喜又忧,喜的是她离孩子们似乎越来越近了;忧的则是这些血腥味说不定是来自孩子们身上,这说明他们的情况或许很危险。

    前方突然有微弱的火光浮现,杨依依精神一振,想了想将照石熄灭,放缓脚步低身靠了过去。

    当接近火光的那一刻,她这才意识到自己在什么地方。

    这里似乎是一片沙漠。

    说沙漠也不太准确,总之火光照射之处什么都没有,只有漫天的黑沙,空气燥热,四周插着火把,显得荒凉而诡异。

    而在一片空地之上,杨依依总算找到了自己要寻找的目标——

    那是三……不,四个精神萎靡的孩子,两男两女,大概十岁出头的样子,被关在一个透明的玻璃球之中,都闭着眼睛,似乎陷入了昏迷。

    而在玻璃球之外,则站着几个皮肤苍白的怪物,身材枯瘦,大约三米多高,脸上没有五官,看起来和贝鸠林中的枯树怪物有点像,只是身上没有这么多枝条。

    玻璃球应该是用来保护几个孩子的,这些怪物正在尝试将其破坏,玻璃球不断向外渗出血来,虽然看起来有些诡异,但这应该就是血腥味的来源。

    见此,杨依依总算松了一口气,孩子们没事就好。

    “不过……这些怪物为什么要把孩子带到这里来?”

    她百思不得其解,可眼下不是犹豫的时候,她要尽快把孩子们救下来。

    微微抬手,手中出现几张燃烧符,瞬间朝着怪物们丢了出去。

    然而这些怪物显然不一般,无论是速度还是反应能力都比贝鸠林里那些枯树要强太多,很快便察觉到了空气的变化,只见一只白皮怪物脑袋歪了一下,下一刻便勐然跃起,竟是直接将燃烧符握在了手中。

    火光在它手上闪烁了一下,随即便没了动静。

    杨依依心中一紧——

    这些家伙非但很强,而且似乎并不惧怕火焰!

    她看着四周的火把,这才意识到自己竟然忽略了这么明显的一个问题,这些家伙都敢在附近点火把了,说明他们当然对火焰并没有太多恐惧!

    而就在这时,一股劲风袭来,杨依依心中凛然,身形顿时暴退,不忘在原地留下一张爆破符。

    “轰!”

    随着一声巨响,爆破符轰然炸裂,刚刚袭来的白色怪物结结实实的吃下了爆炸的全部伤害,然而烟尘过后居然毫发无伤。

    就连它身上的小树枝都没有断裂一根。

    杨依依没时间震惊,因为此时所有怪物都向自己冲了过来,它们的动作快得惊人,虽然是人形怪物,可行动却完全背离了人体运动规律,四肢并用,像是一群蜘蛛,几乎在瞬间便来到了杨依依身前。

    杨依依的目中射出冷光,身上已然满了各种增益符咒,左右食指和中指间各自夹着一张锐化符,只见她不退反进,竟是迎面冲了过去,将锐化符当做匕首狠狠攻向了距离自己最近的怪物。

    角度相当刁钻,直取对方的要害。

    她清楚目前敌众我寡,一味的躲避只会让自己陷入险境,于是面对怪物的第一次攻势便进行了反击,力求在第一时间让对方减员。

    这一决策可谓是相当果断。

    一击命中,她没有半点犹豫,一个闪身跳出了包围圈。

    这一刀有刺入皮肤中的感觉,虽然不深,但这就已经足够了——符咒上被她淬了毒性很勐的毒。

    而杨依依现在唯一担心事情在于,这个毒究竟能不能对怪物起效果,毕竟对方不一定是肉体结构。

    接下来的时间里她一直在躲避,同时观察着怪物的情况,如果毒无法奏效,那么再选择跟这些怪物近身无疑是很危险的决定。

    让她松了一口气的是,虽然毒的效果没有预想中的那么好,但中毒的怪物在撑了大约十秒钟后便支持不住,倒地身亡。

    这说明毒是奏效的。

    见此,杨依依心中大定,当即不再犹豫,直接来了一手天女散花,淬毒的锐化符抛撒而出,犹如漫天的刀锋射向怪物,而她则是紧随其后。

    怪物显然意识到了锐化符的厉害,不敢轻易触碰,偏偏这地方又没有掩体,于是只得连忙躲避。

    而杨依依则是抓住机会,在符咒雨的掩护下在一只怪物身上留下了伤口,然后快速跳离了原地。

    她的身体素质比不上这些怪物,只是凭借身上的增益符才能勉强持平,于是没有贸然对拼,而是一直利用锐化符上的毒和怪物们进行拉扯,一击过后立即拉开距离,绝不跟怪物纠缠,不断消耗它们的数量。

    可即便是这样,这场战斗依旧险象环生。

    就这样,战斗足足持续了大约二十分钟才结束,所有怪物都倒在了沙海之上,生死不明。

    杨依依喘着粗气,不敢大意,对每一个怪物都进行了补刀,这才松了一口气。

    她心中有些庆幸,还好怪物的数量并不多,要是再多几只,她只怕就要坚持不下去了。

    不只是体力问题,这一路走来,她的符咒也快消耗完了。

    稍微休息了一下,杨依依这才走到透明玻璃球球旁边,轻声呼唤玻璃球里的孩子。

    可孩子们似乎都陷入了昏迷当中,怎么叫都叫不醒,她又不敢轻易破坏玻璃球,生怕会对他们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于是想了想,决定推着玻璃球原路返回。

    然而令杨依依犯难的是……她居然找不到来时的路了。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x.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