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区守墓人-第三百二十三章 蛇形藤蔓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杨依依此时已经不清楚自己在什么地方了。

    那些会移动的枯树似乎非常怕火,在见识了燃烧符的厉害后便不知跑到了哪去,当她回过头,身后只剩下大片大片的荒芜,一眼望不到尽头,空间仿佛被无限拉长,完全找不到任何参照物。

    她像是被孤零零的遗弃在了这里。

    不过这里不只她一个人。

    就在杨依依前方不远处,一块菱形的巨石斜着嵌入土壤之中,最上方的尖端悬挂着一根带满刺的藤蔓,藤蔓末端缠绕在一个男人的脚踝,深深陷入血肉之中,将其倒吊起来。

    男人的半个脑袋被埋入土壤之中,只露出鼻子和嘴,也不知道是不是脚踝一直在流血的缘故,皮肤看上去有些苍白。

    杨依依心中一惊,这个人她好像见过,应该是妙妙姐他们的人,怎么会被挂在这个地方?

    难道孩子们也在这附近吗?

    男人的胸膛有微弱的起伏,说明对方还活着,杨依依先是仔细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没发现什么奇怪的东西,然后才试探性的呼喊了一声。

    “喂,你还好吗?”

    她留了个心眼,不敢随意出手,更不敢随意上前,生怕会因此跌入陷阱之中——之前房间外的脚印就让她方寸大乱,毫无准备的盲目乱窜,人没找到不说,还险些落入险境,必须要吸取教训,之后要格外谨慎才行。

    这座贝鸠林大有问题。

    “救……救我……”

    似乎是听见了她的声音,男人张了张嘴,发出极为轻微的呼救声。

    杨依依皱了皱眉,思索片刻,忽然掏出一张符咒,将其并于食指中指之间,然后当做飞镖飞了出去。

    轻飘飘的符咒在她手上犹如锋利的刀片,寒芒四射,顷刻间便落在了带刺的藤蔓上。

    然而藤蔓比她想象中的要结实许多,这张锐化符非但没有将其切断,自身反而在切割过程中逐渐化作纸屑。

    “啊!”

    与此同时,男人的身体剧烈颤抖了一下,口中发出痛苦的吼叫声,“不要去碰那根藤蔓,弄不断的!”

    杨依突然心生警惕,皱眉道:“你半张脸被埋在土里了,眼睛都看不见了,怎么会知道我碰了藤蔓?”

    “这根藤蔓很诡异,现在它和我连在了一起,等同于我身体的一部分,所以它感受到的疼痛也会反馈到我身上……”男人有气无力的解释道。

    杨依依看着那根刺入男人脚踝的藤蔓,皱眉道:“那我该怎么救你?”

    “砍断我的腿……”

    “啊?”

    “砍断我的腿,和藤蔓连在一起的那条……”

    “你认真的吗?”

    “不要犹豫,赶紧砍断我的腿,把我和这根该死的藤蔓分开,快!”男人急促道。

    杨依依并非优柔寡断之人,闻言当即不再犹豫,再次掏出一张锐化符,当做飞镖丢了男人的脚踝。

    然而就在这时,似乎是预感到了危机,藤蔓突然剧烈的抖动了一下,紧接着,藤蔓上的尖刺飞射而出,犹如漫天飞针,将锐化符射成粉碎,使其失去了作用。

    可杨依依早就察觉到了藤蔓或许会做出防御,因此这次攻势并非只有一张锐化符那么简单,三张锐化符紧随其后,符咒之后更是藏着两张透明的刀片,抛射的角度刁钻,几乎很难被察觉。

    这种刀片是杨依依用来防身的暗器,她通常会淬毒,但如今显然不能用淬毒的刀片,免得直接把男人杀死了。

    藤蔓虽然自身很结实,不怎么惧怕锐器伤害,但似乎很害怕男人被救下来,眼见无法抵挡杨依依的攻势,它勐然一颤,将男人的身体狠狠上拉,地面跟着开始晃动。

    一种危机的预感突然袭来,杨依依毫不犹豫的纵身一跃,而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她之前立身的地面骤然开裂,一根带刺藤蔓从地底冒了出来,偷袭落空。

    似乎是一个信号,随着藤蔓的冒出,从它身下破碎的地面开始,地面一连片的不断开裂,一直蔓延到男人身下的位置。

    与此同时,一根庞然大物出现在杨依依眼前。

    杨依依心中一沉,她刚刚还以为出现在脚下的藤蔓是另外一根新藤蔓,然而现在看来,那其实也是束缚住男人藤蔓的一部分——

    这里只有一根藤蔓,只不过长得可怕,大部分躯体一直藏身于地下,犹如一条身躯细长的毒蛇。

    而随着地面的开裂,彻底现身的藤蔓显然变得愤怒起来,身躯如蛇般扭动,使得男人的半张脸也从泥土中露了出来——那是一张痛苦到扭曲的脸。

    而看到接下来的一幕,杨依依险些没吐出来。

    她之前见过的恶心场景也不少,但像这么恶心的还是头一次见。

    她本来以为那个男人只是被藤蔓拴住了脚踝,只是有部分藤蔓刺入了他的血肉之中,然而当此时窥见藤蔓的全貌之后才明白……这根藤蔓居然刺穿了男人的整个躯体!

    从一只脚刺入,一直从头顶冒出来,男人的整个躯体都被贯穿,却诡异的没有丧命,这一点就足以让人毛骨悚然。

    更为可怕的是,男人并非唯一的受害者,在这根藤蔓上足足穿着几十个人,同样是从脚踝刺入,从头顶冒出,一群人就好像一大串人肉糖葫芦,脸上的痛苦仿佛实质。

    而随着藤蔓的疯狂扭动,他们又像是一只恶心的蜈蚣,看了就膈应。

    这些人之前似乎一直被埋入地底,身体都变得很白,越接近地底的人身躯越腐烂,有些已经成为枯骨,应该是最早的受害者,而男人无疑是最新的倒霉蛋,在他脑袋下面串着几具刚死不久的尸体,应该是他的同伴。

    不过其他人似乎都死了,他是唯一的幸存者——不,或许算不上幸存者。

    “这是什么鬼东西……”

    杨依依心惊肉跳,也不知道该不该庆幸,她并没有在这串“糖葫芦”中发现孩子的尸体。

    面对如同蛇一般的怪异藤蔓,她不敢有丝毫大意——黑市的这些人都不是弱者,连他们都在栽在了这根藤蔓手里,那么只要一不留心,下一个被串在藤蔓上的就很有可能是她自己。

    可是……这家伙为什么还活着?

    杨依依一边躲避着藤蔓的攻击,一边看向神色痛苦的男人,这个家伙的全身都被贯穿,按理来说早就该死了才对,他的生命有那么顽强?

    还是说……这是藤蔓所导致的?

    藤蔓如同鞭子一般不断扭动缠绕,试图触碰到杨依依,很快就搞得烟尘四起,不过不知道是不是串了太多尸体的缘故,它的动作并不算灵活,杨依依应对起来还算从容。

    在此期间她并没有攻击藤蔓,因为藤蔓的感官和男人相连,这会使得还活着的男人嗷嗷大叫,她有些于心不忍,于是一直在躲避的过程中寻找藤蔓的破绽。

    可非但没找到破绽,她很快就发现,一味的躲避根本不是办法,反而只会一步步将自己逼入绝境——

    这根藤蔓太长了,在不断的袭击当中,它细长的身躯几乎覆盖了大片空间,四周的空间越来越逼仄,犹如一张不断收束的网,如果再这样下去,她很快就会被这张大网所吞噬,沦为和这些尸体一样的下场。

    “救救我,救救我!”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

    藤蔓上的男人一刻不停的哀求着,然而这却让杨依依越发心烦意乱。

    她好像突然有些明白为什么黑市的这些人都栽在这根藤蔓上了——

    或许最开始藤蔓也像这样抓住了一个人,将第一个人贯穿,与其感官共享,又尽可能的保留着他的性命。

    面对这样的情况,或许之后的人就跟现在的她一样,都因为顾及第一个人的安危而不敢轻易出手,只能在不断的躲避中尝试寻找办法,最终避无可避,被大网所覆盖,最终成为了藤蔓的一部分。

    而且杨依依突然意识到了一件十分恐怖的事——

    这些尸体的姿势,很像是之前看到的的那些枯树,单腿直立,其他肢体扭曲,还有那皮肤一样的触感……该不会之所以要把这些尸体埋在土里,就是为了把他们培育成新的枯树吧?

    想到这里,她面色一狠,毫不犹豫的抛出了一张燃烧符。

    和之前的那些枯树一样,这根藤蔓似乎同样十分惧怕火焰,触电似的连忙避开燃烧的符咒,将尖刺不断抖落,如同飞针一般射向杨依依。

    与此同时,男人凄厉的惨叫声突然响起。

    “啊!别烧藤蔓,别烧我!好烫,好疼啊!”

    “对不起了。”

    杨依依倒是想把男人救下来,可对方位于藤蔓的另一端,离自己太远了,想救他就等于要越过一条巨蛇的脑袋和躯体去触摸对方的尾巴,风险太高,以自己目前的能力恐怕做不到这一点

    况且对方这个状态十分诡异,能存活依赖的或许正是藤蔓,离开了藤蔓后能不能活还不一定。

    不知道为什么,杨依依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一张苍白冷漠的脸。

    如果那家伙在这里的话,恐怕根本不会在意这个男人的性命吧?

    “趁早问问这家伙还有什么心愿好了。”

    ——这估计就是那家伙能说出的最仁慈的话了。

    杨依依不再犹豫,面色一正,高呼道:“告诉我孩子在哪里!”

    “救我,别杀我……”

    男人像是听不到她的话一般,悲鸣道,“我想活下去……”

    杨依依不断驱逐着着靠近过来的藤蔓,再次高声问道:“你活不下去了,快告诉我孩子在哪里!”

    “救我……”

    “我问你孩子在哪里!”

    杨依依忍无可忍,狠狠在藤蔓上来了一刀,男人瞬间惨叫出声,似乎清醒了一些。

    “告诉我孩子在哪里!”

    男人恍忽了一下,半晌才反应过来,呢喃道:“孩子,是啊,还有孩子……”

    “没错,孩子!”

    杨依依连忙说道,“是妙妙姐让我来的,我要带孩子们离开这里,快告诉我他们在哪儿!”

    男人愣了愣,突然剧烈的咳嗽了两声,用虚弱的声音大吼道:“他们在石头后面,快去救他们!”

    他的语气十分急促,以至于口中咳出了血来,可还是大声说道,“老三给他们施加了庇护,应该能撑一段时间,沿着血腥味去找,快去!”

    “我知道了。”

    杨依依深吸一口气,袖中滑落出几张符咒,她将其握于指缝中,双手交叠于胸前,平静道,“那我……”

    “不用那么麻烦……”

    男人喘了几口粗气,“我的能力是【触点爆破】,接下来就让我带着这东西一起死,就当报仇了……”

    他的身体随着藤蔓的扭动不断晃动,脸上浮现出极为痛苦的表情,可还是强行扯出一抹笑容。

    “我认得你,你是小依对吧?既然大姐头把孩子托付给了你,那你一定要把他们带出去。”

    杨依依默然无声,点了点头。

    “拜托你了,咳咳。”

    男人吐出嘴里的血,脸色突然变得无比狰狞,怒吼道,“她妈的,你最大的错误,就是选择了跟老子一起承担痛苦!”

    他其实早该这么做了……

    藤蔓似乎预感到了男人打算做什么,顿时疯狂颤抖,似乎想要把他从身体上甩下来。

    然而已经迟了。

    “一定要当心脚下!”

    对杨依依做出最后的提醒,男人身上陡然发出一道红光,身躯开裂,轰然炸裂。

    热浪四散,掀起了大量的泥沙,空气变得无比焦灼,夹杂着血肉的臭味。

    藤蔓惧怕高温和火焰,在男人的全力自爆之下受到重创,四分五裂,身躯干瘪。

    为了保险起见,杨依依先是用燃烧符反复试探了几次,见藤蔓没有半点反应,这才放下心来。

    周围并没有看到残肢断臂,应该都被炸成了粉末。

    不过也好,用不着掩埋了。

    杨依依没有耽搁,三两步来到了菱形巨石之后,发现石头后面什么都没有,只有一片荒芜,不由皱了皱眉头,不过她很快就在石头上发现了端倪。

    说起来这块石头倒是很古怪,刚刚的爆炸威力不小,距离石头又那么久,它居然毫发无损。

    菱形石头的背面有一圈不规则的裂纹,内部好像是中空的,杨依依退后几步,将一张爆破符贴在裂纹围成的之中,心试探性的催动。

    “轰隆!”

    随着一声爆炸声,石头上居然真的开了一个洞,里面黑黝黝的一片,也不知道连接着哪里。

    杨依依拿出照石,小心的观察了一番,这才纵身跳入洞中。

    她并没有注意到,在她进入洞中没多久,身后钻入了一道黑色的影子。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x.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