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区守墓人-第三百二十一章 斥子狙击枪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大片的荒地之中,两方人马正在对峙。

    一边是大约二十个穿着统一金属制服,手持奇特步枪的整齐队伍;另一边则是一个身着大红嫁衣,头戴红盖头的窈窕新娘。

    分明双方的人数差距如此悬殊,然而古怪的是,紧张的氛围却是在二十人的队伍中不断蔓延,反观对面的新娘则是十分平静,甚至从站在那里开始就一直没有动过。

    “队长,我们已经在这里站了快一个小时了……还要再继续下去吗?”

    终于,李子源忍不住了,他当然看得出来这个新娘有问题,但这么一直待在原地也不是办法吧?简直特么的跟当初训练的时候站军姿差不多……

    “再等等。”

    廖新神色凝重,他正在全力施展道法,动用自己全身的所有感官去感知对面新娘的状态。

    然而他感受不到太过特别的气息,对方似乎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事实上,如果换作之前杨小婉还未和黑海娜的身体融合的时候,他或许能从对方身上感受到阴冷的气息,然而现在的杨小婉正在实现某种意义上的复活,所以看上去已经与活人无异了。

    当然,这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复活,杨小婉之前并未真正死去,所以才能借助黑海娜的躯体变为活人,真正死亡的人是无法复活的,否则有人也用不着花费那么多时间寻找让死人苏生的办法。

    廖新微微凝眸,忽然取下了背后巨大的黑色长盒,直接放在了地上。

    偷偷看了新娘一眼,对方没有任何动作,如果不是吹来的风不时将她的大红嫁衣吹起,他或许会以为这是一座凋塑。

    见此,身侧的李子源愣了一下:“队长,你这是……”

    “没错,我要用斥子狙击枪。”

    尽管没有从新娘身上探查出任何危险,但直觉告诉廖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为了保险起见,他必须要拿着这东西才能安心。

    李子源神色古怪,低声说道:“可是队长,你在这家会的眼皮子底下做这种事,难道不会不会激怒她吗……”

    “不会,如果对方真的来者不善,我拿不拿出斥子狙击枪都改变不了对方要出手的事实,同样的,如果这家伙对自己有足够的自信,那她根本不会在意我会拿出什么东西来。”

    廖新叹息道,“说实话,我倒希望她能阻止我从箱子里拿出枪来……因为这意味着她惧怕这东西。”

    如果是惧怕斥子狙击枪的家伙,就能在一定程度上说明对方本身的战斗力或许也就在A级程度,虽然应对起来还是很棘手,但起码他有应对的勇气。

    然而直到廖新将箱子打开,并将狙击枪完全组装好的那一刻,对面的新娘依旧没有任何动作,只是静静的看着这一幕,平静得让人害怕。

    廖新并不认为这是因为新娘盖着大红盖头什么都看不到的缘故,因此对方的这种从容让他越发心惊,哪怕斥子狙击枪在手也无法给他足够的安全感。

    “子源,之前你说的那几个意志力很差的人是谁,让他们先试着小心后退。”

    见队长面色严肃,李子源不敢耽搁,恰好那几个家伙被他安排在最后一排,也没有遮掩的意思,当即喊道:“最后一排,缓步撤退!”

    最后一排的几人彼此对视一眼,缓缓向后移动脚步。

    然而就在他们后退的下一秒,一直一动不动的新娘突然转动脖子看向了他们,像是在窥视猎物。

    一股毛骨悚然的恐惧从几人心里升起,分明是大白天,他们却有了一种如坠冰窖的感觉。

    见此,李子源再次喊道:“最后一排,射击!”

    这同样是廖新吩咐的命令。

    然而不用下令,最后一排的几人早已因为恐惧举起了枪,将枪口对向了前方的红衣新娘,于是在命令下达的那一瞬间,他们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

    火光闪动,子弹咆孝着朝着前方的新娘喷涌而去。

    然而众人并不知道,就是这个开火的命令,会在接下来要了所有人的命。

    杨小婉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是因为听从了白墨的命令,回到集市附近准备保护张涛兄妹。

    不过因为他此前杀死陈潮三个人的时候杨小婉没有出现,因此并没有看到这些人的装扮,于是只能大致描述一下新海集团的人的着装特诊,并告诉她只要对方开枪就无需顾虑,可以随意出手。

    杨小婉是见过枪的,半年前听从白墨的命令去东阳城夺回暮的时候,她便遭遇过枪械的攻击。

    不过白墨忽略了一点,这些人手里的枪和杨小婉之前见过的不大一样,因此她也不确定自己是否找对了人。

    杨小婉只记得夫君说这次任务优先是要保护那对兄妹,其余事都可以放下,因此她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出手,以免滥杀无辜。

    尽管她早就杀过不少人,看似柔弱的外表下铸造了一颗冷酷的心,但并不意味着她愿意做一个嗜杀之人。

    除非夫君要求。

    所以她只是站在这里,什么都没有做。

    然而当对方开枪的这一刻,就意味着目标已经完全确认了。

    这是夫君的敌人,那么无疑也是自己的敌人。

    新海集团众人只听到了身后开火的声音,然而前方的新娘非但毫发无伤,他们还听到了身后忽然传来了身躯倒地的声音。

    回头一看,众人顿时睁大了眼睛。

    只见最后一排开火的几个人全部倒在了血泊之中,头盔上有很明显的弹孔,显然是中弹身亡。

    李子源悚然一惊:“这是自己开枪把自己打死了?”

    听见这话,廖新勐然想起了绿野不久前在电话里说的话——

    陈潮三人都是死于他们的枪下,现场没有反抗的迹象。

    “难道说……杀死陈潮的人和眼前的新娘是同一个人吗!”

    事实上,廖新的推理显然是跑偏了,不过神奇的地方在于,就结果而言他好像也没猜错……

    “开火,开火!”收回思绪,廖新大喊道,“所有人按照第三指令同时开火,不要给敌人任何留下躲闪的空间!”

    与此同时,在骤然暴戾的枪林弹雨中,他的身形飞速后退,端起狙击枪瞄准了对面的红衣新娘,屏息凝神,等待着最佳的出手时间。

    然而诡异的是,尽管枪响犹如鞭炮声一样响着不停,新娘却是避也不避,身上也没有出现任何伤痕,身体强度高得离谱……

    不对!

    突然,廖新童孔骤缩,他勐然意识到,并非这个新娘防御能力惊人,而是压根没有子弹向她飞过去!

    要是意识到了什么一般,他连忙转过头去,就见刚刚开火的所有手下尽数倒在了血泊当中,身上留有很清晰的弹孔。

    和最开始的几人一样,他们也死在了自己的枪下!

    不过短短几秒钟,二十个人近乎全军覆没。

    只有李子源的情况稍微要好一些,他身上的斥子战甲要比其他人好得多,刚刚开火时也及时察觉到了异常,因此避开了突然飞折回来的子弹,并没有被命中要害。

    然而即便如此,他也身受重伤。

    他忍痛高声提醒道:“队长,小心,这家伙能让子弹原路返回,这应该是她的能力!”

    廖新也终于察觉到了这一点,一时间感觉手中的狙击枪变得无比烫手——

    他毫不怀疑这把枪的威力和速度,因此一想到出膛的子弹可能落在自己身上,便不由一阵犹豫。

    不过如果对方的能力是让物体折返的话,或许也是有承受限度的,不然岂不是可以让陨石回退,雨水回流?

    而且……这把狙击枪的子弹可没有那么简单。

    新海集团之所以成立特备部,其最终目的就是打造出一批由基因武者组成的军队,进而压制强大的超凡者。

    这半年来安全区有了很大的发展,新海集团认为科技的力量未必就无法抗衡超凡,而一旦特备部打造成功,这无疑将是属于现代人自己的力量。

    而为了做到以这一点,普通的枪械显然是不够的,当然,斥子武装也并非只是坚固的铠甲和杀伤力更强的武器那么简单——

    它们真正的可怕之处在于能对能力进行瓦解。

    这也是为什么之前白墨用影子形成的门抵挡子弹时发觉门被打得凹陷的缘故,因为子弹上有轻微的能力瓦解效果。

    斥子战甲可以无视能力带来的影响保护自身安全,而斥子步枪则可以无视能力的影响对目标进行攻击——这便是新海集团的最终目标。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们无疑需要收集大量的数据,以此对斥子武装进行进一步完善,而这也是这支队伍出来的任务之一。

    不同于其他人手中的步枪,为了达到一击必杀的效果,廖新手中的斥子狙击枪对能力的瓦解效果十分强大,据说子弹上有一种篆刻的咒文,不过其本质还是对能力的运用,并非科技,而且很难复刻,无法大规模运用。

    因此需要找到替代品。

    不过起码到目前为止,斥子狙击枪绝对是最为强大的对超凡者科技武器,既然这个新娘的能力是能够让物体折返,那么想来应该涉及到了力的运用,估计是一种可以被接触的能力……

    而这样的能力,理论上来说是可以被斥子狙击枪瓦解大部分的……

    廖新有些犹豫不决,他在考虑要不要直接对着新娘开枪。

    拥有这种几乎完全无视枪械的能力,对方此时对自己的警惕性一定降到了最低,因此现在无疑是最佳的出手时机,运气好或许可以趁其不备直接将其击杀。

    但他又害怕对方的能力太强,亦或者能力无法被狙击枪子弹所瓦解,子弹依旧会折返,这样一来一枪非但要不了对方的命,反而会杀了自己。

    他不是不可以将枪拉离自己的身体进行射击,这样即便子弹折返也不一定能伤到自己——

    可这样的精准度无疑会下降许多,一旦这次失手,而新娘也察觉到了子弹的奇特之处,对方必然会心生警觉,而他也将浪费这一难得的机会。

    开枪还是不开枪,这是一个很难抉择的问题。

    “要不要试着放弃枪械进行近战?”

    廖新犹豫片刻,很快便放弃了这个念头,刚刚枪响时对方爆发出杀意的那一刻,他就意识到了一点,只凭借常规手段,自己绝不可能是这个新娘的对手。

    就在这时,地上的李子源看出了他的犹豫,似乎也猜到了他的想法,当即大声道:“队长,把枪给我,让我来!”

    廖新一愣。

    李子源还以为他是担心自己射不中,连忙咬牙说道:“队长,别担心,那家伙一动不动,显然是想把自己当成靶子,我也练过一段时间狙击,我可以的!”

    “我……”

    廖新担心的根本不是李子源能不能射中的问题,但这家伙不会不清楚开出这一枪会面临什么情况,所以他分明是打算替自己承担风险啊!

    “不行。”

    “队长,你就别犹豫了……”

    李子源看了看自己近乎碎裂的左肩,惨笑道,“我马上就要死了,就让我开一枪过过瘾呗。”

    也就是他们此时对面站着的是打算借此机会锻炼能力的杨小婉,不然换个人绝不会给他们废话的时间。

    廖新犹豫良久,回过神时,手中的狙击枪不知为何已经丢给了李子源。

    而后者正端着枪,面色肃穆的瞄准了对面的红衣新娘。

    “队长,等会儿我一开枪你就走。”

    李子源无声开口,廖新很快便读懂了他的意思。

    他红着眼睛,突然想起了不久前舍身堵住寒生矿洞让自己等人安全撤离的阿寂,一时竟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

    而就在这时,李子源开枪了。

    枪声震耳欲聋,宛若雷鸣。

    不敢去看这一枪的结果,廖新拔起腿就要撤离,却突然感觉一颗子弹贯穿了自己的身体,大半个右胸都碎裂了,眼看是活不长了。

    他艰难的回过头,顿时目眦欲裂,只见抱着狙击枪的李子源已然成为了一具冰冷的无头尸体。

    ——这说明这一枪并没有瓦解新娘的能力,又或者说并没有完全瓦解,子弹还是折返了回来。

    非但如此,新娘这一次似乎还操纵了子弹进行拐弯,这才将他的胸口一并击碎。

    想到这里,廖新再也支持不住,带着不甘和茫然,意识彻底模湖了下来。

    除了新娘依旧站立之外,原地只剩下了一地的尸体。

    确认所有人都已经死亡过后,杨小婉静立不动,自语道:“刚刚我的能力似乎受到了某种干扰,不然最后一击应该不会偏的……”

    她最后不断逆转子弹使其拐弯的时候,瞄准的其实是廖新的左胸,却因为未知的干扰击中了右胸。

    不过狙击枪的威力巨大,哪怕只是命中右胸也足以将对方杀死。

    杨小婉想了想,将李子源怀中那把狙击枪拿了起来,默默离开了这里。

    而就在她离开后不久,廖新的怀里突然跳出了一个古怪的纸人。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x.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