闯关东,我成了朱传文-第六十九章林老八,林法官!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龙江城,林老八最近才算整顿完西部纵队群……

    好家伙,林老八嗦着牙花子,坐在单树信曾经坐着的椅子上,看着手中一个个保险队员的配置,单树信这家伙的家底可还真比他厚实,三个纵队布防整个黑省西部六府;一个纵队群指挥部直属的小青山支队;一支人数堪比一个纵队的草原商队武装。

    娘的,之前尽是盯着朱少芳了,让这厮在这里发了大财,林老八这样的想着。

    “传我命令!”林老八朝着门外喊了一声,就有着副官立马出来记录,“传我命令,三个月的保险队新队员的训练期已过,纵队群下属所有各纵队、支队、大队三级作战参谋全部下放,开展春季作训。春季作训时间紧,任务重,力求提升战斗力!”

    “是!”副官路文保领命传信去了。

    是时候了,时间卡的刚刚好,保险队前期派往安德烈那边的那些作训参谋尖子,总算是一个个归队,眼下,提升队伍的战斗力才是最为重要的,林老八琢磨着,等这次春季作训结束,还有着夏季、秋季两个时间的作训。他是知道的,朱传武要在夏季当中的时候回来。

    而真正的朱家保险队训练大比武,将在今年的秋季正式展开……

    这可是事关各部分面子的大事儿,自己带了多年的手下成了单树信的,那么自己就再练,他林老八在哥儿几个中,虽然年龄最大,但是就好个争强好胜,对了。陈老三那小子据说去了春城新军,奶奶个熊,看我不揍死他。林老八美滋滋的想着……

    “报告!”

    “讲!”

    “滨江城总指挥部电报!”电讯兵走了进来将手上的文件递给了林老八。

    林老八迅速站起来,接过电文,仔细看了看,眼神瞬间一凛。

    “传令!直属近卫中队集合,随我入齐齐城。电令齐齐城支队,荷枪实弹,一级战备,随时准备戒严齐齐城。另外将计划迅速转入齐齐城中队,汉耀商会已经准备好物资,齐齐城电讯班迅速抽调人员,施行计划演习……”

    ……

    齐齐城,别称却是鹤城,这座“扼四达之要冲、为诸城之都会”的紧要之地,在历史上长达八百年的时间里,都是北疆边陲重镇。自康熙三十八年,这里就是黑省将军府驻地,而成为省会,则是在1907年,在关东三省正式建省之后。

    民国成立,黑省也是迅速改制,黑省巡抚任都督,各个部门也朝着西洋一般,建立了起来。

    黑省法务厅,桉件审理大厅,此时却正在审理一起特殊的桉件。

    “冬!”

    法务署赵署长亲自任法官,又亲自落锤,宣布着庭审正式开始……

    “黑省第1072号桉件正式开始审理!”

    锤音刚落,为了强调中华民国成立的民主与公正,这起桉件采取了公开审理的办法,只见一个个黑省的大人物都是鱼贯入场,前有宋小廉,后有夏元章,两人却是坐到了一起。

    “夏理事,这件事情,我实在是没遮掩住啊。”宋小廉轻声朝着身边的夏元章解释着。

    “宋大人,我相信赵东副总办不是这样的人,此事应该是弄错了啊。”

    “弄错了?应该不会,人证物证俱在,可怜了赵东副总办,年纪轻轻,明明有着如此好的前程,怎么就是管不住裤裆呢?”

    “宋大人,此事绝对有误,我们应该……”

    “夏总办,此事还是看庭审之后吧!”宋小廉随即不再搭话。

    但是夏元章深深的看了老友一眼,又从怀中拿出怀表,看了看时间,不管宋小廉听不听,他还是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这事儿,我还是信赵东!”总理事朱传文让他稍安勿躁,说是已经来救兵了,但怎么还不到呢?这就马上要成定局了啊!

    汉耀的名声,汉耀的名声……夏元章别看面上镇定,其实心中却是心乱如麻,在这样矛盾的心情之中,庭审开始。

    “请原告!”

    “原告季李氏,季伯长拜见法官大人。”

    “眼下没有大人了!”法官轻轻回了一句,着台下,可是有着黑省的都督坐着呢,不敢称大人。

    “请被告!”

    “被告,赵东!”赵东被两个警察压着,但是整个人雄赳赳的,眼神中充满着怒火。

    “赵东,季李氏状告你骚扰良家妇女,并且污人清白,被原告丈夫带人捉在房中,可有此事?”

    “赵法官,此事是诬告,那日,季伯长此人先来我这边,让我延期季家这个月的贷款,我没同意。在季伯长离开之后,季李氏就在那日黄昏,下班之后到了我的办公室。

    起先,她是拿了些酒菜的,但是我没吃,只是将她轰了出去。在约莫一刻钟之后,季李氏却是衣衫破烂的闯进了我的办公室,随后季伯长就带着人强闯我办公室大门,说我,说我强……”赵东条理清楚的说出了当日的情况,只是最后的词儿,怎么也说不出口,总觉得有些丢人。

    “强jian。”法官补充道。

    “对,但是我的确是什么都没做。”

    “可有人证?”法官问道。

    “我每天都会一个人在办公室加班,看资料!”赵东说的斩钉截铁,自从来了齐齐城,他每天都会加班到8点,天黑之后,不是说忙,而是因为工作之后,他觉得还有很多需要学习,黑省的方方面面现在都烂熟于心,读了一遍还有第二遍,他是干过秘书的人,自以为了解这种苦楚,所以连秘书都早就下班了。

    “那就是没有了!”法官轻飘飘的补充一句。

    “是!”赵东无奈的点了点头,但是随即又说道:“但是最后,齐齐城汉耀总办事处的护卫看见了。”

    “被告证人出庭!”

    两名汉耀护卫也是走出,法官开始了询问:“那天,你们看见什么了?”

    “法官大人,季氏商行的人冲击我汉耀办事处,此事……”

    “此桉随后会审理,我问什么,你答什么!”法官再次出声,那个护卫还想梗着脖子再说,却被身边的人按下。

    “那天,你们可曾看见季伯长进去?”

    “见了,他有着我们汉耀办事处的通行证,说是来还款的。”护卫答道。

    “那可曾看见季李氏独自一人进去?”

    “看见了,她手里也拿着我们汉耀办事处的通行证。”

    “可曾见她出来?”

    “不曾!”

    “那后来呢?”

    “后来,就是季氏商行的人冲击我齐齐城汉耀总办室处,我们随后鸣枪示警,但是他们不管不顾,我们也没朝人射击,随后我们跟着冲了进去,就看见赵东副总办被季伯长带人围了起来。我随后冲到了赵东副总办身边,赵东副总办对我们很好,我相信……”

    “行了,这些无关桉情的事情,你不必说了。”法官说道。

    “被告季李氏,你要想清楚,如果这是真的,在黑省可就是重罪。但是这要是诬告!可是要反坐的!你,和你们季氏商行,就是重罪!”

    “请法官大人为我做主!”季李氏哭哭啼啼的没说一句话,但是言语间却是将一个弱者演绎的淋漓尽致。

    “请原告证人!”

    在原告证人的证词之下,一切都在朝着不利于赵东的情况发展。

    夏元章的手紧紧抓着怀表,关节处都有些发白,听着一个个不利的证词,忍不住朝着身边的宋小廉再次说道:“宋大人,此举,恐有些不妥吧,赵东副总办毕竟是我们总理事的秘书。”

    “皇子方法与庶民同罪。”宋小廉澹澹的回了句。

    “你这是在玩火!小心自焚啊!”夏元章提醒了一句。

    宋小廉没再搭理夏元章,而是看着法庭上的一切,仿佛自己此时就是公正的化身,正义的代言,正老神在在的坐着,身边来了个人,朝着他的耳边说了一句,宋小廉的一抹轻笑被夏元章捕捉到了。

    这是出什么事儿了?夏元章心里思索,但在随后的几分钟,顿时豁然开朗……

    “啪!”

    桉件审理大厅的三个门在一瞬间被同时推开,一个个荷枪实弹的保险队员出现在了众人眼前,众人都是惊呼了起来,朱家,这是要……

    “保险队管制!”

    林老八一脚踹开了法官上下的小门,肩上披着保险队大衣,朝着众人大喊了一声。

    桉件审理区和公开审理观看的众人之间隔着一道木栅栏。

    待看见第一排的宋小廉,林老八却是走了上去,隔着木栅栏抱拳:“都督大人,情况紧急,目前有股从库伦草原纠集的马匪,已经突破龙江府保险队防线,正朝着齐齐城运动,为了保证齐齐城安全,请大人下令,施行保险队管制,抵御马匪。”

    宋小廉看着林老八,面色没有变化,只是轻轻的说道:“施行保险队管制!”

    “遵黑省都督令,齐齐城施行保险队管制!”

    “遵黑省都督令,齐齐城施行保险队管制!”

    “遵黑省都督令,齐齐城施行保险队管制!”

    声音一道道传到门外,就在这一刻,齐齐城正式进入保险队管制状态,一队队保险队士兵把守这一个个城门,但是齐齐城内的生活,却是继续进行。

    “都督大人,保险队管制期间,鄙人暂时任齐齐城最高指挥。”林老八再次拱手。

    “任!”宋小廉很是干脆,但是心理却是止不住的呐喊,看看吧,黑省的一个个富商们,这就是你们追捧的汉耀。看吧,狐狸尾巴总算是露出来了,一个赵东,一个犯了罪的赵东,就敢让朱家保险队开启只有在特殊时期才会履行的保险队管制。朱传文口口声声说着尊重黑省、尊重关东三省,就是这么尊重的?

    你们,就是朱家养的肥猪,现在朱家的刀子到了,正经的猪肉炖粉条也该上席了!

    宋小廉心里不住的狂喜,他早就发现了朱家的弱点了,仁慈、怀柔、水滴石穿是吧?喜欢到处捆绑利益是吧?那我就彻底破坏你的形象,我就不信了,你朱传文这次能堵住黑省众人的悠悠众口?我就不信了,你朱传文能杀了我这个袁世凯任命的宋小廉让整个黑省独立?

    一方巡抚,被朱家欺辱了这么多年,总算是找到了发力的点,在一系列麻痹汉耀之后,直接釜底抽薪,借着赵东这个宋小廉找到的重量级人物,打算彻底摧毁在黑省众人心中汉耀的形象。

    话又说回来,这次他宋小廉可以死!但是从此之后,黑省,还是中华民国的一份子,而朱家,也就仅仅会有着武装力量,没有了民心基础,想让黑省拧成一股绳?成了铁板一块?有我宋小廉在,不可能!

    俄国人之后,朱贼,是黑省最大的一个弊端!他宋小廉要彻底摧毁,摧毁这个包庇罪犯的朱家基础;他送小廉,要彻底摧毁,摧毁朱家、汉耀这张伪善的面具。他就知道,这个跟在朱传文身边的人,肯定是受汉耀和朱家重视的!

    就是眼前的状况不合适,要是合适,此时的宋小廉就得放声大笑。

    “是!”

    林老八歪七扭八的行了保险队礼节,一步步朝着法庭走去。

    “哎!下来!”

    林老八走到赵法官面前,压了压自己的帽檐说道。

    “我……”法务署署长有点不知所措。

    “齐齐城进入保险队管制状态了懂不懂?都督亲自任命我保卫齐齐城,你!”林老八又指了指法官,“下来!”

    被林老八充满杀气的眼睛一盯,这位法官看着周围的荷枪实弹的保险队员一向上提枪,有些腿软的看了看宋小廉,在宋小廉微微的点头之下,颤巍巍的走了下来。

    “诸位,齐齐城目前正在面临着草原马匪,白音所部的长途奔袭!”林老八一席话顿时让周围聒噪声四起。

    “但是……,但是……”

    “都特码的听我说!”林老八“啪”的一声将手枪拍在了原本落锤的地方。

    “这就对了,安静!”林老八带着皮手套的手,伸出食指,放在了嘴上。“但是,我保险队能保证诸位的安全,齐齐城一些活动照常进行,照常进行!”林老八重复了两遍,“现在,由我接任本次庭审的法官。”

    宋小廉一看,果然如此,看来朱家的棒槌也还是挺多的,自己以前想多了?此时的夏元章一下子掩住了脑袋,总理事,总理事怎么把这个憨货派来了,汉耀多年的口碑,难道真的要毁于一旦了吗?

    林老八将手上的驳壳枪子弹匣退出,提着枪管儿,拿手枪把当锤子,清脆的打了一下。

    “冬!”

    “好了,现在,正式开始开庭……”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x.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