闯关东,我成了朱传文-第六十七章汉耀的船舶发展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张裕酒庄被孙……拜访的事儿先放在一边。

    第二天一大早,汉耀船坞。

    汉耀船坞,沿着松江边而建,一条主干道,一个个支路像是港口一样的一个个并联。冰城,其实除了铁路的联通,冰城港就在汉耀船坞不远处,这里的水路,是汉耀朝着安德烈驻防伯力城的重要输送港口之一。

    朱传文与楚可求已经从里面巡视了一圈,看着一个个船体里工作没有被打扰的工人,朱传文心里暗暗点头。

    “老楚,还是你最对我的脾气,搞什么欢迎,在我看来,让工人踏实工作,让我看到这一面,才是我最为安心的。”

    “总理事,您说的是聂大炮吧,这小子,从香帅任湖广总督的时候就爱搞这一套,也偏偏,香帅就是吃他这一套。”楚可求一下子就猜出了朱传文心中的不乐意,笑着给聂士则上着眼药……

    但话锋陡然一转:“但老聂的水平没的说,正经德系机械师教出来的,也不知道最后香帅抽什么风,把这个心头好送到了关东,回头我替您再说说他,让工人们安心工作才是最重要的。”楚可求这次算是得了尚方宝剑,聂士则幼,这可不是一顿酒能解决的事儿了,至少得两顿!

    朱传文没再说话,有旁人点点也好,由他说,或者汉耀秘书处发文通报,聂士则这个理事的面子可就挂不住了,摊子越铺越大,朱传文也开始考虑一些有的没的。不过却是诧异的看看楚可求,这厮还真是变了,以往逮着聂士则,可是往死里喷,也好,算是个好的变化。

    “行,你替我说说他,枪炮厂往后的任务重了,我这也会随时去小青山、冰城、鸭山的枪炮厂,让他少弄些虚头巴脑的,好好让工人生产才是最重要。”朱传文其实说的,是上一次去鸭上枪炮厂巡视,不知怎么的,今天突然想起来这一茬。

    朱传文从上衣口袋拿出怀表看了看,“走,老楚,张弼士估计要来了,我俩去门口等等。”

    “总理事,我觉得我在门口等着就行了,您去陈总工办公室休息一会儿呗。”楚可求快步跟上朱传文,对于自己总理事的亲自迎接,显得有些不忿。

    说天亲,天也不算亲,说地亲,地也不算亲。归根结底,在老楚心里,朱传文可是最亲的人啊,没有朱传文,铁器一、二厂、收音机厂、汉耀电台、汉耀电车厂很难能一个个开办起来。

    厂子开办不起来,物理研究所的一系列工作不就白做了吗?

    “老楚,不着急,我这就是来早了,等等也是无妨。我还没听你说呢,咱的电车厂最近的销量如何?”朱传文笑着摆手,表示毫不在意,和张弼士约定的是早上9点,现在还差十几分钟呢。

    两人缓缓沿着汉耀船坞的主干道,朝着大门方向走去。这会儿功夫,楚可求说着目前的有轨电车的销量。

    “总理事,这事儿光廷理事那边已经开始运作了,前些年,大连那边的日本人租界不是有着有轨电车的开通,算是前清时代首个有有轨电车的城市,我们物理研究所也是迅速跟上,这两年我们的有轨电车也算是生产了起来。

    目前沪上我们正在对接,也是有着有远见的商人打算在沪上开办有轨电车,用的是我们汉耀的型号,往后,津门、京城、这一系列城市应该也会陆续运作起来。春城、奉天、吉城三个城市,将由我们汉耀下属的电车公司展开运营建设。”

    “挺好,咱们汉耀就是陆续要把这些城市的必需品项目把持起来。”朱传文称赞了一声,这就是属于楚可求旗下的创收产业布局了,收音机厂、唱片灌制厂、电车厂、电车运营公司,都在不断的编织成一张网,把整个中华民国给网进去。

    两人正说着,朱传文的秘书长甄寿恒快步朝着里面跑,和朱传文迎面相遇。

    “张弼士先生到了?”

    “到了,总理事,请进来?”甄寿恒问道。

    “让车往里开吧,我在壹号船坞等着,老楚,你们这位陈总工也该出场了吧?”朱传文说着,和楚可求朝着松江边上,大大写着“壹”的厂区走去。

    “我去请。”楚可求总是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模样,不过汉耀的船坞的建设,却是依靠起了一位前清的老头。

    片刻功夫,汉耀汽车稳稳停下,拐杖先下,随后昨天见面的张弼士出现在了朱传文面前,不过,张弼士身边倒是多了个年轻人。

    “小朱先生,这是我手下的张裕酒庄的经理,正好带来您这里见见世面。”张弼士今天却是有些客气。

    “英刚,见过朱先生!”

    “阮英刚见过朱先生。”

    张弼士手下这位经理,约莫30来岁,一身西服很是精神,但是个子有些矮,比起一米八的朱传文,小了半个头。

    “我知道你,张裕酒在整个中华民国的销售,就是你和光廷对接的,对吧?”朱传文有着猎人,有些事儿也早就记在了心底。

    “是我,朱先生,有着您汉耀的销售网,我们的张裕酒才算有了起色,感谢您!”

    “客气了,都是好东西,现在买得起红酒的,也和我汉耀的特级粉一样,都是少数人才能吃起。真希望这些东西能在未来走上每家每户的厨房。”朱传文没由来的感慨一句。

    声音不大,却是让楚可求和赶来的一位前清打扮的老头儿听了个真切,这老头儿一下子由原来的慢慢吞吞,变的健步如飞。

    而就是这样一句寻常的感慨,却是也让张弼士和阮英刚,一下子对这个年轻肃然起敬。两人对视一眼,没由来,觉得为何汉耀这样的企业会越办越好,正是这个掌舵人的原因啊。

    朱传文也是正巧看到了和楚可求并行的陈元锡,招呼起来:“陈总工,快来,走,带着张老先生,去看看我们的壹号船坞。”

    “总理事!”陈元锡对于朱传文还是恭敬的,至少知道吃的谁家饭。

    当船坞的大门缓缓打开,巨大的龙门架下,正好有着船体正在焊接,这是个长方形的坑,通体由着水泥浇筑,另一头有着闸门,等船体制造完成,就可以进行一些仓底的水密性实验了,实验完成,再排水,再进行一些装备的安置。

    “张先生,这是我们汉耀的货轮,主要是江上行船,黑省的水系还是发达的,未来松江、黑江之上,会有着越来越多我们汉耀的货轮。”

    “小朱先生,这是多少吨级的货轮。”

    “1700吨!”朱传文没说话,倒是那个前清装扮的老头儿接了话茬。

    “这位是?”张弼士看向了朱传文身后。

    “陈元锡,我们汉耀船坞的总工。”楚可求也是出面解释。

    对于汉耀的一众理事,至少张弼士是记在心底的,认出了楚可求。

    “小朱先生,1700吨,倒是着实不错了,几十年前吧,江南制造局就能生产600吨的战舰了,相比于战舰,江面货轮的生产还是简单的。可惜了江南制造局啊。”

    “可惜什么,差点让那群老爷给玩死!”陈元锡像是听到了一个禁忌,有些恼火。

    “老陈,嘛呢?”楚可求胳膊肘子通了下陈元锡。

    “哦?此话何解?”张弼士问道。

    “既然张老先生想听听,陈总工,也别藏着掖着了……”朱传文瞥了一眼楚可求,意思很明确,你这不行啊,都多久了,怎么一个人还没收心呢。

    楚可求也是一脸的无奈,心说你也不是一样,一个喜来乐,你自己也磨了很久……

    “江南制造局自乙丑年(1865)李中堂筹建,年年亏损,这种制造局,还有什么存在的必要,依我看,我来汉耀船坞更好,至少这里分的清,什么该造,什么不该造。”陈元锡只是恨恨的说了声。

    乍一听是这老头说起了江南制造局的坏话,但是朱传文听明白了,这老头儿又犯了撅。

    “陈总工,走吧,接下来还有着两个船舱,带张老先生看看。”

    “这是2200吨货轮船舱!”

    “这是2900吨货轮船舱!”

    好嘛,朱传文在旁边听着,心里莫明的一阵火起,拽着楚可求就朝着一个角落走。

    “哎幼!”楚可求闷哼一声。

    “老楚,我是不是对你太好了?”

    “这倒是,总理事踹的都没特别用力!”楚可求一阵子的嬉皮笑脸。

    “说说吧,这陈元锡,你是怎么考虑的,能不能在放在总工的位置上了?不能,我立马给你换了。”

    “别介啊,总理事,这老陈是有点脾气,但是这技术是真没错,正经留英归来,学的就是船舶制造,再说了……”楚可求神秘兮兮的凑到朱传文耳边。

    “滚远点!”

    也就朱传文和楚可求真是关系挺好……

    “那我就滚远了说。”楚可求倒是个顺杆往上爬的主儿。“潜……”

    “滚过来!”朱传文朝着远处看了一眼,你大爷的,要不你吼着说?

    “得嘞!”楚可求兴冲冲的凑了上来,“总理事,我给您说,潜艇的事儿,有眉目了……”

    “怎么个有眉目法,按照老陈所说,不出一年,这半潜式的潜艇就能给我们弄出来,现在“陆”号船坞已经开始试验制造了,另外,我、毛光廷、聂士则,三人已经开始琢磨成立潜射鱼雷,另外还有着水雷的研制。不过,这事儿还得东家出马……”

    “我干嘛?”

    “这老陈的心结,还得东家你给治治。”

    朱传文沉默半晌。

    “走吧,船坞会议室,你倒是学会放权了,奶奶的,活都让老子给你干!”朱传文没好气的又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踹了楚可求一脚。

    楚可求笑着虚躲了一下,但还是被踹到了。

    “张老先生,有没有兴趣参加我们汉耀船坞的内部讨论会?”到了明面上,朱传文和楚可求又变的好似什么事儿也没发生。

    “可以啊!”张弼士答应了下来,他也想看看,朱传文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汉耀船坞会议室,楚可求取代了陈元锡的在台上朝着一众人说道:“诸位,目前我们汉耀船坞有着5个船坞制造基地,能同时承建5艘千吨级以上,3千吨及以下货轮,制造周期8到12月不等。我们有着船工2000余名,都是从江南制造局船坞厂招募的熟练工。”

    汉耀船坞的工人,可是沪上独立之后,从陈其美这位沪上总督那里淘换来的人才,南方要打金陵,但是枪支弹药成了问题,王可仁的一番运作,汉耀以销售价五成的价格卖给了陈其美,但是相应换来的,就是江南制造局的人才。

    虽说之前汉耀早就有着船坞的规划,也是招募了一群人在建设,但是真正到了工人满岗开始建造,也是这些江南制造局的工人到了汉耀船坞之后才开始的。

    这些人的到来,直接指出物理研究所船舶研究室的诸多设计不足,目前的船舶研究室,全员下沉到了这些老江南制造局的工匠手中,一边给他们的评着等级,一边也是属于进修。

    手艺,这东西,是怎么也掩盖不住的,其中原江南制造局的几个设计者,更是直接进入了船舶研究室,担任高级研究员,这可是汉耀为数不多的高技术人才。

    “楚理事,你们汉耀的船坞能制造远洋的班轮吗?如果可以,我倒是可以给你们下两单,我这南洋的班轮公司,也该添加一些国产班轮了。”张弼士听着,没有在意之前陈元锡的态度,倒是有些热切的看向了楚可求。

    楚可求却是看向了陈元锡。

    “远洋,不行!”陈元锡说道。

    “这样啊!”张弼士有些遗憾,原本还想从汉耀买点儿班轮呢,看来又得朝着英国人、德国人下单了,但是目前英、德好像不卖了,难不成还得找到美、日?至于荷兰人,早就被张弼士排斥在了选项之外。

    “太远走不了,但是横渡个日本海倒是可以的。”陈元锡这人,说话还真有些大喘气,他不知道,他大喘气的时间了,人家张弼士已经横渡了六国。

    “日本海!”张弼士心里默念一句,也就是说如今的汉耀船坞,居然已经有了制造远洋班轮的能力,了不得啊。

    “小朱先生,我做主了,我旗下远洋班轮公司会从你们的汉耀船坞订购两艘班轮,正好,我也有着买船的想法。”张弼士的决定很果断。

    “老楚,看来我还是给你解决了一个销售问题。”朱传文笑着朝着楚可求说道。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x.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