闯关东,我成了朱传文-第六十六章汉耀“小”船坞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张弼士的来访,在朱开山的捧场之下,友好的进行着,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也在快速拉近……

    朱家很是重视张弼士的来访,这次的午宴更是由滨江府府宴名厨郑兴文亲自上手,让这个南洋老饕领略了一把不一样的关东风味。

    “诸位,咱们去书房再叙如何?”宴后,朱传文提议道。

    斟酌之后,朱开山、朱传文、张弼士、夏元章四人朝着朱家庄园的书房挪步。

    正要上楼,朱传文眼睛中看见夏元章秘书在他耳边耳语了几句,夏元章的脸色微微变化,驻足停在了楼梯口,老朱也是看见了儿子的驻足,熟络的领着张弼士率先上楼,老哥、老弟的倒很是亲热。

    “总理事,齐齐城那边的黑省汉耀总办事处出了点事情,我可能得往宋小廉那边去一趟了!”夏元章快步朝着朱传文走来,语气很轻,倒没显得急躁。

    “很麻烦吗?”

    “有点棘手!”

    “能处理过来吗?”

    “没问题!”夏元章的保证很是干脆。

    “那你去吧……”

    “这张老先生?”夏元章开始朝着楼上看了看,朱开山与张弼士已经不见了身影。

    为什么汉耀如此的重视张弼士,归根结底说起来,这是汉耀理事会一致认可的合作伙伴,现在也已经在不断的向着同一个战壕的“战友”发展。

    细数目前汉耀的合作伙伴,沙俄有着安德烈家族,日本有着安田商会,但真正能被朱传文看中,觉得有大用的,也只有南洋张氏了,毕竟其他人,一个个心里都是有着自己算盘。当然,不说南洋张氏没有算盘,但却与关东朱家有着同一个目标。

    求同存异,朱家对这个南洋首富,现在可正在朝着一个道上引。

    “没事儿,我发现啊,我爹自从当了这个吉省的翼长,倒是比我长袖善舞了起来。”朱传文见夏元章口气轻松,也是让让他放手去干。不过对于自己老爹,还真是有些羡慕,老朱的这种气质真不是一般人学的,看似粗俗,但就这骨子劲儿,很是讨人喜欢。

    “亲家非寻常人也。”夏元章文绉绉的说了一句,随后赶忙说道:“总理事,那我就先走了。”

    公是公,私是私,在夏元章总领了黑省整个财务工作之后,分的更清了。

    当朱传文走进自己书房,就发现自己老爹和张弼士已经喝上了祁门红,房间一阵浓郁的红茶味儿。

    “小朱先生,你这茶浓而不腻,能否分老朽2两?”张弼士却是问道。

    朱传文眼睛微微一转,“张老先生,在商言商,这茶名叫祁门红,我有一斤,分老先生2两算什么,走的时候给你带半斤。”

    “当真?”

    “当真!但是仅限目前的汉耀能力范围内,未来,南洋的招商,需要更多的张氏商行。”

    “足够了,足够了!”

    朱开山看着打哑谜的二人,也是没说话,隐隐觉得是婆罗洲未来的利益划分。

    “小朱先生,南洋的事儿我听说了,这南洋华人自保会?”

    “张老先生,南洋华人自保会,其实就是个松散的组织,暂时由蓝义山出面撑着,我觉得婆罗洲马上就要不太平起来,给南洋的华人在必要的时候撑一撑腰,都是离开家的人,找到个撑腰的不容易。我想你这边也是接到了一些消息……”

    “是啊,小朱先生,不过如今在婆罗洲买卖军火,可不是一个好事儿,很快,荷兰人就会反应过来。”张弼士却是有些不喜欢这个激进的主意。

    “老先生,你看看。”朱传文没回答,只是起身将桌子上蓝义山反馈回来的信息递给了张弼士。

    张弼士从上衣口袋中掏出老花镜,纸拿的远远的,眯着眼睛,嘴里不自觉的读出声:“婆罗洲李家采购枪械100支,梅家150支,阮家300支……”零零散散加起来倒是卖出去3000多支长枪,以及配套的十几万发子弹。“小朱先生,你这是?”

    “春江水暖鸭先知,老先生,南洋的这些家族,可是比我们更是知道未来的危险。”

    “但就你们那近千人的商队护卫,如何能抵挡庞迪纳克苏丹反应过来,动员的上万马来军队。”

    “上万的马来军队?”朱传文却是笑了,“老先生真正担心的是,我那千把人击溃这上万马来军队之后,身后的荷兰人坐不住了吧?”

    张弼士默认了,武装精良的汉耀千把人击溃上万的马来军队,不是什么难事儿,马来军队还拿着长矛呢,重点的确是之后的荷兰人。

    “张老先生,我也给你吃一颗定心丸,目前,在婆罗洲北部英国人的殖民地,我还有着4000人的婆罗洲支队驻扎在那里,如果有危险,只要坚持1天时间,我的婆罗洲支队能迅速支援。这可不是在东万律的那千把人,是正规的关东朱家保险队!”

    关东朱家保险队,张弼士心里暗自点头,正要说不够,5000人即使再加上当地华人的3000人,也就才8000而已,要是荷兰人倾尽全力,也就是费点力气的事儿。

    “张老先生,这是我们第一次会面,原本谈这些刀兵不太合适,但是既然你问了,我也算是亮一亮我朱家的家底儿,战事一起,朱家保险队麾下单树信那个纵队群的就会动员起来,由商船搭载,在婆罗洲北部,英国人的殖民地登陆。不过有这样一来,就算是和荷兰人彻底撕开了脸皮。”

    “纵队群?”张弼士念叨着,根本不熟朱家的这一套。

    “传文,你真打算动单树信那个东部纵队群?”朱开山有些惊骇的问道,这是全面步、骑、炮的纵队群,朱家保险队的老家底搭起来的架子,而且根据最近朱开山知道的消息,第一批汉耀水柜,率先装备的就是东部纵队群,目前正在研发步、骑、炮、坦的协同战术。

    “朱老弟,这纵队群大概有着多少人?”

    “满编37500人!”朱开山惊讶虽惊讶,但也是解释了一句。

    “啪嗒!”张弼士的眼镜一下子掉到地上,他知道,面前这个年轻人,真是打算把南洋的天捅破,而更加惊讶的是,朱家在关东,这样的纵队群,说是有三个。

    “张老先生。”朱传文微微躬身,将地上的眼镜拿了起来,“这是最坏的打算,没到与荷兰人撕破脸的时候,真要撕破脸了,我朱家铁定得提前做好准备。再说了,我朱家在海面上,现在可是没有一点能力,此事你只能烂在心里。”

    朱传文倒是很放心张弼士,毕竟这个老人,前期给汉耀商行在南洋扎根可算是尽心尽力,他朱传文认可这位老人,而且这位的爱国之心可是从未熄灭过,南方那些进步人士,先期那些钱,可都是南洋的华人凑出来的,张弼士出了很大的力。

    如今不过是在兰芳国灭之后,有些心灰意冷,毕竟中华民国对于这些兰芳遗民可是屁都没放一个,南北都是如此,还是汉耀在此时扛着荷兰人的压力,强势进入兰芳国旧址的势力范围。

    “小朱先生,此事有把握?”

    “有!”朱传文说的言之凿凿。

    “我张氏商行旗下远洋班轮到时候能提供便利!”张弼士犹豫良久,依旧是做下了承诺。

    “那就再好不过了。”朱传文也是笑道,不过是锦上添花的事儿而已,毕竟荷兰人可能永远也想不到,一个位于5000公里外的商业公司,居然打着他们殖民地的主意,荷兰在明,朱家在暗,这就是优势。

    “小朱先生,我觉得你还是忽略了一个问题。”张弼士还是说道。

    “什么?”

    “海权!”

    “荷兰人在东印度的陆军的确不强,我相信,你们这一个纵队群在婆罗洲,肯定能纵横捭阖,但是,海权呢?占了婆罗洲,依照我们之前在信中的讨论,可是有着上千万的移民将来到婆罗洲。我张氏商行的所有班轮就是再跑这条香港到坤甸港的线路,足足千万人,我就得运3年。

    3年,荷兰人能眼睁睁看着我们从香港不断的运人?”

    海权,朱传文没想到,自己在婆罗洲的布局,第一个提出海权问题的,居然是来会面的张弼士。

    目前有着一个杜撰的世界第一铁矿吊着英国人胃口,少量的驻兵还真是在英国人容忍度内,但是要是调保险队超过一个纵队群奔赴南洋,英国人会如何抉择,朱传文还真不敢赌。而在日德兰海战没发生前,英国这个海上第一的霸主却是从未感到过威胁,这事儿经过英国人同意是必须的。

    “只要英国人盯着这座优质的铁矿不放,暂时我们和英国的关系就是牢固的。”朱传文没有明确说明未来如何,倒是说了目前英国人的急需,现在的英国,正与德国进行着前所未有的一场海军军备大赛。

    谷庵升给英国人的条件,就是由汉耀一方在兰芳国旧址的范围内,在一年内建起大型铁矿厂两座,为他们提供优质钢材,这才算是打动了英国人。

    “人有我无啊!”张弼士感慨了一句。

    北洋舰队覆灭之后,还真是人有我无的一个状态。

    “张老先生,要不随我去看看松江边上汉耀的小船坞?”

    “你们汉耀还能造船?”

    “今天天色有些晚了,张老先生,明天早晨,我会派人接您去汉耀的小船坞。”朱传文说着站起了身,而张弼士第一次与朱传文的会面,到这里就算是全部结束了。

    “传文,这么看重这个南洋张家?”待张弼士走了,在一旁瞧了半天的朱开山问道。

    “爹,婆罗洲不可能是我朱家一家的地盘,我朱家一家也是撑不起来这个大岛的开发,我要吸引南洋的所有华人来婆罗洲,我要将荷兰人赶出婆罗洲,这些在南洋扎根了上百年的华人家族就是我们争取的目标。

    兰芳国当年就是太过于小家子气,没有将自己的利益划分出去,偏安一隅让荷兰人在婆罗洲站稳脚跟之后灭了国,前车之鉴,后车之师,我就要把这些人联合起来。”

    “那关东?”朱开山问道。

    “关东可是我们打大本营啊,爹,就是你舍得,我可也舍不得将这里抛出去。”

    ……

    而在冰城马迭尔酒店套房,张弼士正一个人静静地坐着,今天,他得到的一切消息都太过全面,顺利的让他有些不敢置信,这位朱传文,对他毫无遮掩,将自己对南洋的安全保障完全展示给了他。毕竟,安全,才是一个有钱的企业在这个念头发展的核心,要不然谁都能来咬上两口,但怎么就有点不踏实……

    “老爷,阮经理到了。”

    “请进来!”

    阮英刚,张氏商行在中华民国的经理,张氏商行每年可是与香港、广州、沪上的一众商人有着很多的贸易往来,对了,张裕酒的销售也是这位在负责给汉耀商行供货。

    “英刚,有点儿晚了!”张弼士一见面却是说道。

    “总经理,您这一路走的可是朱家的专属通道,逢山开路遇水搭桥的,朱家对您的到来可是做足了准备。”阮英刚笑着解释了一句。他是从沪上赶来的,比张弼士从烟台走就晚了两天,也是他竭尽所能了。

    “我今天见到朱家父子了。”

    “怎样?”

    “起初,朱传文给我的印象不深,我还挺喜欢这位朱开山大人的,但是之后,这位朱传文却是不断的给我震惊,这位,想在婆罗洲建国啊!”

    “建国?”阮英刚的音调都变高了。

    “是啊,他就是想在南洋建设一个国家,虽然口口声声都是朝着商业版图的方面说,但是这就是在南洋建国,而且是一个像美国那样,商业立国的国家!”张弼士说道。

    “总经理,那我们跟,还是……”

    张弼士沉默良久,“跟!兰芳国真正被荷兰人击溃的时候我才20郎当,也正是兰芳公司的覆灭带给了我崛起的机会,我也曾经想过,要是让我再早生20年,说不准也能在兰芳国当个总长(总统),但是没想到,年近70了,却是真给了我这个机会。现在我恨不得晚生20年!

    这个朱传文总理事,从来没和我玩虚的,他说的都是实在话,人家在陆地上的军事力量比之前你给我的还多,原本我以为,去年的时候,就是汉耀龙腾之时,没想到,人家却是在中华民国的棋盘外,下了一手。”

    “总经理,这事儿我也听说了,如今的朱家,完全依靠着袁世凯,和你支持的孙……是对头。”

    孙……,张弼士摆摆手,明显不想听到这个名字。

    原本以为是只潜龙,倒是没想到,到最后,整个南方还是一盘散沙。

    不过张弼士就是不想听,阮英刚还是要说:“总经理,可能您结束了冰城之旅,还得再回一趟烟台。”

    “怎么?”此时张弼士的心已经全部在南洋了,婆罗洲兰芳国旧址上,朱传文可是承诺了5成的利益,这些肯定是那些马来人的矿产、土地等等,他要回去组织研究开发。

    “那位先生金陵的秘书给我发来了电文,听说您在烟台,说是想来拜访您!”阮英刚说道。

    “他要来烟台?”

    “确切的说是张裕酒庄!”阮英刚补充了一句。

    “那就让他来吧,老朋友见面,总得问候几句。”张弼士没了刚才的不待见,毕竟是投资过的人,既然人家要来,那就来看看吧,不过这次,他可不打算再出钱了,南洋张氏的钱,未来的一分一厘都是有了用处。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x.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