闯关东,我成了朱传文-第六十四章汉耀水柜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传文,这是?”朱开山止住了脚步,看着两台冒着黑烟的钢铁怪物,忍不住问出了声。

    “爹,这就是物理研究所与枪炮研究所的1号机密,代号:水柜。”朱传文最后两个字儿明显是英文。

    “水柜?”朱开山也是复述了一遍。

    “走,爹,上高台。”朱传文拉着朱开山朝着试验场一处高达10米的水泥高台走去。而楚可求和聂士则互相看了对方一眼,安排自己的人开始着手自己的测试项目。

    “爹,汉耀轻型水柜,有着两个版本,等等您就能看见,我们暂时采用的,是汉耀拖拉机底盘,搭载的是欧洲实验室把关、改良过的汉耀柴油发动机。

    动力72千瓦,接近98匹的马力可以说是汉耀目前最为先进的柴油发动机了。水柜总质量12吨,最大时速12公里每小时,续航里程40公里。”上观察台的功夫,朱传文简单给自己老爹介绍了一句。

    水柜试验场的观察台的依山而建,算是在山体的半中腰上修了个水泥房子,别出心裁的,还有植被覆盖,很是隐蔽。

    朱开山看着这一屋子的电台、设计图、黑板、水柜模型,心里不自觉的点着头,真特娘的专业。

    随着楚可求和聂士则进来,汉耀水柜试验车,开始了正式的验收,其实要是朱开山不来,朱传文也该在最近组织验收了。

    两辆试验车中都放置了无线电台,一阵口令之后,左侧的水柜试验车正式开始启动……

    “老东家,左边这辆水柜,装备马克沁机枪一挺,现在装配弹药3200发,撤去电台之后,配弹5400发。”聂士则介绍道。

    只见场中水柜战车,先是缓慢的翻阅壕沟,两个条履带就像是牙齿一般,摧枯拉朽的碾断铁丝网,在进入在画着石灰标点的射击地点之后,侧面的装置中,升起五个大字儿“敌人火力点”。

    要调整射击姿势吗?朱开山在心里发问着,不过出乎他意料的时间发生了……

    车身上的炮台缓缓转动,机枪口对着远处的靶子一阵扫射,敌人火力点被瞬间击碎。

    “这头顶的位置还能动啊?”朱开山没忍住问了一句,这可真是方便太多了。

    “老东家,水柜的炮塔位于车身的中心位置,底座与车身的内部连接处有一圈齿轮,该齿轮与车身的动力齿轮相啮合,由动力齿轮带动炮塔的旋转,这是里面的炮手在操作,根据目前的实验,需要1分多钟才能完成一次360度的旋转。”楚可求解释道。

    第一辆水柜正式通过了壕沟、火力射击、涉水三个大项,以及一系列提前安排的小项目。

    “老东家,右边这辆,就是我们的汉耀轻型水柜系列的火炮版,这辆水柜装备40毫米短管火炮一门,满载配弹200发,现由于电台的安装,配弹120发。”聂士则又解释了一句。

    除了试射的不同,其他科目和机枪版也是没什么不同。

    如果非要给汉耀目前制造的两门水柜找个模板的话,接下来法国生产的雷诺FT-17轻型水柜将会与汉耀水柜一模一样。

    “轰!”

    “轰!”

    爆炸的声音响彻整个实验场地。

    “报告总队长,总教导!1号实验车完成目标摧毁!2号实验车完成目标摧毁!”电讯兵摘掉耳机,直接朝着两人汇报道。

    “开始下一个科目!”朱传文又吩咐一声。

    “爹,接下来就泥泞陷入后的拖拽科目测试,以及最后一项战车保养科目的验收了,您看,每辆车的履带边上,都有着一捆柴火,终究是要上战场的,就怕遇到泥泞,陷在泥沼里。把这求生木放在履带下面,履带发力就能将水柜拖拽上来。”

    朱开山仔细的看着,虽然汉耀的水柜按照现在后世的眼光来看,这水柜明显很小,但是如今,这4.5米长的钢铁怪物,可是朱开山眼睛里的宝贝。

    最后两个测试过后,朱开山更是亲自上场,他发现,这水柜里面还真是拥挤,除了驾驶员,也就只能再容纳第二个作为炮手的人在里面。

    再次返回试验场的观察台,老朱显得意犹未尽……

    “楚理事,你们的驾驶员是怎么培养的?”

    根据刚才的了解,目前的水柜驾驶员还真是个特殊的存在,领着一群水柜班的士兵,还能完成水柜的日常保养和简单故障的战场处理。

    “老东家,这些人都是从汉耀大学堂技校中毕业的工匠,水柜目前也就能容纳两个人,容纳有限,总理事的意思就是从人员素质上进行着提升。驾驶员担任车长,成立战车班。

    除了有着过硬的水柜驾驶的技术外,还要负担起检修的责任。这就让汉耀大学堂下属的技校排上了用处,这些优秀的工人,将褪去工装,穿上武装。”虽然老楚平时对于自己的工人宝贝的很紧,但是朱传文真正开始调配了,立马将自己的精兵们抽调了出来。

    “不错啊,这些人也是宝贝,传文,可不能有着太大的损失。”

    “爹,你放心,这些人未来还要建设婆罗洲的工业发展,不会有太大损失的。”朱传文也是安慰着说了一句,但是真到了千钧一发的危机时刻,这些人也得拿起枪杆子,毕竟空口白牙的,可不能让荷兰人主动把婆罗洲让出来。

    “聂理事,这不能放更大口径的火炮吗?”老朱又开口了。

    “老东家,火炮我们有改良版,但是这组合在一起,就困难了,目前我们的水平,这已经是极限了。”

    “传文,这东西,给我留200辆,我要全部装备到保险队!”朱开山也不商量了,直接以命令的口吻说道。

    “爹,先期肯定给保险队装配,鸭山那边马上就要上生产线了,第一期的年产量我们能达到300多辆,不过,我给第一批150辆的人半年时间,到今年年底,他们连人带车,得给我前往婆罗洲。”朱传文也是说着自己的目的。

    依托战车的战术目前保险队俱乐部正在研究,最迟今年年底,一场由汉耀单方面发动的战斗,就要在婆罗洲打响了……

    也不知道,目前的婆罗洲什么情况了,朱传文想到这里,不由的朝着南方看了一眼。

    ……

    南洋,婆罗洲,东万律

    东万律在婆罗洲的西北角,这里曾经是兰芳国的首都,但是就蓝义山来看,现在的这里着实比冰城差了很多,因为兰芳国的原因,导致婆罗洲西北部的华人相对集中。

    对了,离着东万律不远,大约200多公里,就是后世祖国的最南端,曾母暗沙。

    有清一朝,南洋其实有着好几个华人政权,飞龙国、兰芳国、张绪杰政权等等都在这片满是海岛的地方出现过。

    不过说实话,南洋的这些华人运气是真不好,在17世纪遇上了最强的海上马车夫,又在19世纪遇上了日不落帝国。

    而此时,蓝义山在东万律不远处的橡胶园房间中,朝着身边一个戴着眼镜的青年问道:“廷筠,队伍都展开了吧?”

    这次来南洋,不止是保险队抽调了精兵强将,连着猎人也是如此,王可仁将身边的心腹也给派了过来。

    “掌柜的,散开了,接下来,我们的人会逐步开始绘制婆罗洲的地理地形图,一份交给新加坡的李四序,另一份发回冰城。”

    “恩,有什么困难吗?”

    “目前来看没有,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就是目前我们出去的队伍很憋屈。”鲁廷筠这话好似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荷兰人的异化政策很是成功,前些年他们一直是扶持华人的态势,用华人来垄断婆罗洲的经济,让马来人为华人打工。

    但是自从兰芳国被荷兰人宣布灭国,现在的婆罗洲西北的这些马来人,一个个就像是磕了药,开始有组织的冲击华人的庄园,我们周边,已经有着不少的华人庄园遭到了袭扰。

    而我们猎人派出去伪装的商队,只要是被认出是华人。这些马来人就会在晚上一哄而上的抢夺,丢货物的概率很高,几个队长跟我反馈,能不能组织一波反击?”

    蓝义山心中微微一定,果然,朱传文在冰城的分析是正确的,从兰芳国被荷兰人宣布灭国,一股由荷兰人主导的排华情绪,正在不断的在婆罗洲上酝酿。

    “和当地的华人家族联系上了吗?”

    “联系上了,张氏商行出面组织,今天下午,婆罗洲西北部的一些家族主事人应该就能到我们庄园,掌柜的,您要亲自出面?”

    “也是时候了。”蓝义山微微点头,这次来婆罗洲,朱传文给予蓝义山的权限可是很高,一定程度上,谷庵升与蓝义山,代表的是他朱传文。

    下午,汉耀橡胶园中,一个个穿着当地服饰的人开始出现,橡胶园的戒备也是一下子拉到了最高。

    “秩捃兄,您怎么也来了?”一个穿着黄色丝绸袍子的人快步上前,朝着张秩捃赶紧问话道。

    “李兄,听说你的庄园最近受到了袭扰?”张秩捃先是以问候的口气关心着。

    “可不是吗?马来人最近跟吃了火药一样,不受控制了,张大人呢?”

    “家父目前正在烟台,说是有一场重要人物的会面,不便来东万律。”

    “还是你们张氏商会好,主要产业在苏门答腊,马来人闹起来了,我们今年的金矿开采可就不一定有多少了。”姓李的南洋华人一阵惆怅。

    “这汉耀不是出面了,李兄,相信我,今天会有变局的。”张秩捃微微一笑,他正是张氏商行的新一代掌舵人,目前父亲张弼士已经算是定居在了中华民国,一门心思的搞着自己的那个张裕酒庄,南洋的生意全部已经移交到了他的手上。

    而对于汉耀,张秩捃依旧本着自己父亲的方针,全力支持。张秩捃还记得父亲的那句话:汉耀,汉耀,这名字就不一般,原本以为这次清廷变局,这个怪物会有所动作,但是没想到,他们却是把枪口朝向了南洋。

    这话,当时可是让张秩捃惊出了一身冷汗。

    兰芳国灭,张氏商行做了旁观者,但是这次,张秩捃觉得,自己父亲好像看开了什么一样。

    随着汉耀橡胶园的一间房间打开,众人一进去,都觉得肃杀之气铺面而来,一个个穿着保险队服的士兵沿着窗户站岗,这衣服,这装备,都是让他们有些心惊。

    张秩捃作为南洋华人首富,站在最前。

    蓝义山一身保险队军服,器宇轩昂的走了出来。

    “诸位,自我介绍一下,鄙人蓝义山,目前任汉耀南洋商行商行保卫队队长。”蓝义山朗声朝着众人说道,随后一揭身后的一块绒布,婆罗洲西北角的地图,完全的展露在大家面前。

    “兰芳国!”有人在底下惊呼出声。

    是的,这张图就是曾经兰芳国的疆域图。当年的兰芳国,坐拥着婆罗洲西北角,首领罗芳伯,亦有有着坤甸王之称。

    “听说,诸位最近的庄园,金厂现在都不太平,有些消息我也是和诸位交流一下,兰芳国灭之后,诸位现在都是知道这片地方被庞迪纳克的苏丹节制,而他们的背后,都是荷兰人,诸位是知道的吧?

    我已经从英国人那里收到消息,目前,阿姆斯特丹(荷兰首都)的议会正在通过一项异化方案,我想未来诸位的处境会越来越艰难。”

    “蓝队长,什么是异化啊?”

    “庭筠,将手上的资料发给诸位头人。”蓝义山吩咐了一句,虽然众人说的都是汉话,但是他们在南洋已经生活了百年,有些人也都有了马来人的习惯,穿着马来人的衣服。

    “从兰芳国灭,诸位的处境也很是危险了,诸位知道的,荷兰人这些年在东印度的收益不断在下滑,他们可是想办法在给自己挽回损失。”蓝义山说道。

    如果说印度是英国人称之为女王头上的最为璀璨的宝石,那么此时的印度尼西亚,被荷兰人称之为东印度的地方,也被荷兰人看做是他们的桂冠。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x.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