闯关东,我成了朱传文-第六十三章朱开山首见水柜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袁世凯成为中华民国大总统之后,各省巡抚的官职其实已经被调整了。如今的宋小廉领黑省都督,陈昭常领吉省都督。

    而在奉天,赵尔巽拒不接受中华民国的官职,继赵尔巽之后,张锡銮任关东三省宣抚使,任奉天都督,同时节制黑、吉二省军务。

    如今,朱传文开着玩笑,但是实际上可能性还真不大,为了汉耀能在中华民国行商,他其实放弃了很多,就是黑省各府的办事处,现在也就是属于一个试探袁世凯的做法。而朱开山想当吉省都督,说实在的,还真得看袁世凯的意见……

    父子俩从书房出来之后,朱家庄园的热闹不再多说,朱开山先是考较了一番鲜儿和宫若梅的武艺,随后火急火燎的,如同传文娘一样,把自己两个大孙子捧在手心里,不止了算是架在了头上。

    朱传文反正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和蔼可亲的父亲,举高高、被骑大马,和大孙子闹的不亦乐乎,隔代亲此话,果然不虚。

    第二天一大早,朱家庄园餐厅的饭桌上,朱传文双手拿着报纸,不时的翻折一下方便阅读,看看上面有没有什么新鲜事儿,相比于猎人的消息,中华民国的报纸业可以说发展的更为无孔不入,什么前清勋贵,梨园轶事,连武林争斗都有,算是很好的一点儿娱乐。

    正看着,一则:“前清庆王投资婆罗洲世界第一铁矿场”的消息引起了朱传文注意。

    有意思,看来猎人已经开始朝着这些人下手了,朱传文在心里暗道。根据报纸上所说,英人约翰逊在英国驻中华民国领事朱尔典的引荐之下,为前清勋贵在津门组织一场声势浩大的酒会,会上更是出现了张裕酒庄不对外销售的高档红酒——味美思。

    前清勋贵,高档红酒,英国人,三个消息把这则广告的趣味性拉的满满当当。对了新闻里还出现了一个知情人士,据知情人士透露,酒会过后一个名为【爱新觉罗-约翰】的矿业公司就这样成立起来,前清的遗老遗少共计注资2300多万银元,是公司的第一大股东集合体。

    “啧啧。”朱传文嘴里不断发出声音,这些人是真有钱啊,真不知道,最后落到猎人手中会剩多少?

    朱传文放在餐桌下的脚不断的摇晃,显得很自在。而在翻折报纸背后的餐桌上,一个精致瓷器的茶杯中,正冒着热气,朱家庄园的佣人不时拿着银色的壶来添一点。小朱这土生土长的胃可喝不惯office,早上也就用浓茶来提神。

    “笑什么呢?”朱开山的声音出现,打断了朱传文美滋滋的想法,只见老朱穿着一身练功服,他身后跟着朱传文同样穿着练功服的俩媳妇,一起上了桌。

    “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儿,不是琢磨着算计别人,就是算计别人的事儿已经成了!”鲜儿倒是接过仆人递过来的茶壶,给朱开山和自己满上之后,将茶壶递给了宫若梅,宫若梅又是给朱传文的茶杯添了点儿茶水。

    “佛曰,不可说。”朱传文将报纸放在一边,一家人吃起了早饭。

    而传文娘此时不在餐桌上,正拿着个小碗,追着已经可以到处乱跑的朱传文大儿子,喂饭呢。

    “神神叨叨的!”朱开山对自己儿子装蒜很是不满意。

    “这事儿等成了,再和你们说。”朱传文一边吃着早饭,也是随口附和了一句。“爹,今天跟我去武器研究所?那里可是有个很有意思的大东西,这可是未来我打算在婆罗洲这个舞台上,展示给整个世界。”

    为什么汉耀急着朝南洋发展,关东虽好但是掣肘也是忒多,朱传文需要一个舞台,一个展示汉耀一系列军工的舞台,在关东算是牵一发而动全身,所以不妨将南洋闹个底儿朝天。

    而荷兰,正巧了,被朱传文选中,成了磨刀石。

    什么荷兰崛起论,什么世界第一大铁矿储量,其实都是前菜,一个将目光朝着婆罗洲汇聚的前菜。如今汉耀勾搭上的英国人已经算是行动起来了,那么朱家也得行动起来,鸭山将在冬季的磨合期后,已经投入的工厂将全力开动起来。

    鸭山的全力开动,代表着汉耀军工产业的全力开火,一个专门给荷兰人定制的前所未有的惊喜,将陆续送递朱传文。

    “走,我也去看看,我几个金厂的金子没少给你的武器研究所,也看看你到底弄出了些什么东西!”朱开山也是答应了下来,他也很想知道,自己不在冰城的几年,自己这儿子到底捣鼓出了些什么东西。

    吃完早饭,传文娘接着哄俩大孙子,鲜儿和宫若梅一道前往了汉耀大学堂方向,朱开山则是与朱传文,则是沿着一段冰城外的土路,直直朝着一座山下前进。

    “传文,你将武器研究所搬到了这儿?”朱开山看着不远处的山,记得这山还是自己儿媳妇宫若梅等一众女学生起的名字。

    “不算整体搬迁,只是将一部分试验场搬到了这里,滨江城那边动静太大,滨江城的那个同知,不现在应该叫县长了,可是亲自拜会了我好几次。”朱传文说道。

    正经的汉耀武器研究所,毗邻汉耀化学研究所,就在于滨江城保险队总部驻地边上。

    远远可以看见山脚下的筑起的枪,墙上铁丝网,每隔40米的一个哨塔,诉说着这里的不一般。

    当车队稳稳停下,秘书长甄寿恒快速下车,聂士则这才快步走上前,他也是不知道朱传文会坐哪一辆车。

    朱家两个偷偷今天要到武器试验场视察,这可是朱家庄园的秘书处,昨天晚上朝着聂士则发来的消息。

    “总理事,老东家!”

    枪炮研究所乃至一些列汉耀旗下研究所,算是被化学研究所这个老大哥完全带歪了,研究人员一个个穿着白大褂,现在朱开山与朱传文来了,也算是入乡随俗。

    “没成想,我朱开山也能混个高级研究员的待遇。”朱开山接过白大褂,朝着周围说道,一副平易近人的模样。

    “您可是金主,没您,哪儿来这么好的条件。”朱传文也是一边穿着白大褂,一边朝着自己爹捧了一句。

    “走走走,聂理事,今天你可得让我老朱好好开开眼界。”老朱内里穿着保险队总队长衣服,外面套着白大褂还真算是像那么回事儿。

    “老东家言重了。”聂士则一边说道,一边看向朱传文,意思是去哪儿。

    “先去靶场,测试冲锋枪,楚可求说是先得去铁器二厂处理个故障,等他来了,咱们一起带我爹看看枪炮研究所的甲字1号研究成果”朱传文定下了今天的参观目标。

    “老东家,这边请,路上我给你介绍一下咱们汉耀冲锋枪的参数。”聂士则引着朱开山朝靶场走。

    “哒哒哒!”

    ……

    枪炮研究所的靶场,朱开山有些惊讶的看着手里的冲锋枪,不住的点头,这枪只要开启连发模式,弹壳就不断从退弹口不断的跳出,有力、干脆。

    过了两个圆形弹夹的瘾,朱开山满脸的喜色,朝着聂士则问道:“聂理事,这枪的产量大吗?”

    对于朱传文的下属,老朱是很给面子的,汉耀冲锋枪,朱传文取材自一个很有名的武器,50式冲锋枪,而这把50式冲锋枪,更是取材自老大哥生产的波波沙冲锋枪,未来啊,还真不知道谁抄谁了。

    “老东家,这枪的产量可以说很高,但是,仅仅是理论上的。”聂士则先是定了个前戏,“汉耀冲锋枪的零件大多皆为钢板冲压成形,目前我们的枪炮厂工人发展很快,小青山、冰城、鸭山大约有着学徒、1到9级工人约13万多名,前两年引入电气化改造过后,焊接及铆接的技术亦被大量使用。

    这汉耀冲,只需要把莫辛纳甘步枪的枪管一分为二,即可得到两根汉耀冲的枪管。除枪管之外,其主要零件也可以在铁器一厂、二厂、收音机厂、汽车厂等厂子生产,所以潜力很高,不知道真要动员起来,产量会有多少?”聂士则说着朝着朱传文看了一眼,意思很明确,产量的多少取决于这位。

    朱传文没接茬……

    聂士则接着说道:“目前,我们枪炮厂也就总计生产了1万余支,一半的汉耀冲已经划拨到了婆罗洲支队,那边部队扩充后,可以直接使用。”

    从朱传文给了聂士则枪械设计图的大概之后,枪炮研究所可以说已经研究了三年多了,也就在去年才最终确定,对于这款枪,朱传文有着很大的期待,首先,适用的气候一定得适应关东严寒,同时在复杂地形也得使用。

    子弹虽然用的是汉耀秉承俄系的7.62mm,但是这枪为了跳弹的润滑,必须使用新的纯铜制子弹,目的很明确就是为了保障保险队在近距离上取得无法比拟的火力优势,不过这个劣势已经算是解决了,圆形弹夹还是有着劣势。

    “射程呢,只能这么近吗?”朱开山看着500米测试靶场上,近了一半多的靶子。

    “爹,这枪就是为了取得近战的火力优势,你看,这V形照门上的两个表尺。”朱传文指着左右两边分别显示着100米和200米的表尺,解释了一句。

    汉耀冲的理论射程在400米,但是实际也只有在200米范围内保持自己的设计精度,已经完全满足了朱传文的要求,更远距离,莫辛纳甘步枪更加好用,而且子弹的后勤供应也是跟的上。

    “这100发子弹的枪匣是不是太多了。”朱开山也是发现了一个弊端。

    “爹试试这把,我们还有35发的竖形枪匣。半圆形弹匣太过于精细了,我也只是给猎人行动队配备了这种弹匣,这竖形弹匣是我给婆罗洲支队配备的,那边雨林潮湿,也能给子弹匣提供更好的保护,而且现在,也与莫辛纳甘的子弹通用,也就没那么多讲究了。”朱传文说着给朱开山手上的枪换了个弹匣,一下子,这枪的重量都下来了。

    半圆形弹匣只要进土就不好用,这是猎人行动队反馈上来的一个弊端,朱传文也是打算未来还是以竖形弹匣为主。

    “不错!”朱开山又试了一下,给了个不错的评价。“传文,你说给我多少支来着?”

    “3000支,还是和保险队一起的,我这边剩下2000支还要给猎人、草原上的商行装备。”

    “传文啊,你知道的,金厂的开采困难啊,这往后说不准产量就会下降了,哎,真是糟心,单树信这货接了金厂防务,就不太用心了!”老朱眼睛骨碌碌一转,笑着骂起了单树信,看似说起了一个不相干的事儿。

    “爹,5000支,不能再多了,这东西的后勤供应可是成几何倍数增涨,我们这两年还是有些吃不消,等两年,等两年我们再扩建几个子弹厂,或者得到了稳定的铜矿来源,我一定给30%的保险队全部换装,让他们也用上我们自己的冲锋枪。”朱传文哪里不明白,自己这老爹,这是在拿金厂的产量做要挟。

    的确,说是朱开山的金厂,但是大部分金子却是进入了汉耀银行,要不然黑、吉两省的借贷有时候还真捉襟见肘,当然,汉耀银行调配之后,落入汉耀一众研究机构的钱也挺多。

    朱开山想了想,也对,就这子弹消耗,曹德忠的后勤着实有些吃力。

    趁着朱开山反应的时候,朱传文朝着聂士则问道:“老楚墨迹什么呢?”

    “楚理事到了,在门口呢!”聂士则没说话,倒是朱传文身边的秘书甄寿恒接过了话。

    “走!爹,我带你瞧瞧汉耀武器研究所甲字1号研究项目出产的重型武器。”为了避免朱开山再加码,赶紧将朱开山朝着外面带,未来的汉耀冲可是朝着出口方向迈进,是建设婆罗洲经济来源的一个重要商品。

    从靶场出来,向着另一个试验场地走的路上,戒严明显更加严苛,一共过了三道卡子。

    与楚可求汇合之后,朱开山在经过最后一道卡子之后,就听见了“轰隆隆”的声音。

    “拖拉机?”朱开山心里有些纳闷,但是待真看见了始作俑者,整张脸就变的精彩起来。

    之间一片模拟着壕沟的战场环境上,两台钢铁怪物正轰隆隆的咆孝着,不断压断铁丝网,越过壕沟,如果在泥泞中陷入了,还有着头顶顶着的一根巨木,在里面跑出的驾驶员操纵下,垫到底部,履带着力,一下子就拖拽了出来。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x.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