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宠又给我开挂了-第四六零章 五家逼迫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天亮的时候,孙大人带着炎魈和喜鹊,大摇大摆的出现在了明真观门外。一头六阶妖兽,一位七阶老前辈,此地距离轩辕洞很近,也就是说其实还有一柄八阶剑器!所以这次孙大人其实是已经打定了主意大闹一场!

    后天是太后约定设宴的时间,孙大人要在那之前,彻底解决了这件事情。到时候五家开国公自动退出,就不能说是我孙长鸣,不给太后面子吧?

    “万象道长昨日占卜一卦,言说自身有难,便立刻进了京师,说是要寻求贵气的庇护……”道观的小道童开门的时候,看到喜鹊凶神恶煞的样子,都快被吓哭了,但还是一五一十的说出了这番话啊。

    孙大人把眉毛倒竖了起来:“跑了?这番话也是万象老杂毛让你说的?”

    小道童躲闪着喜鹊的目光,吸着鼻子老老实实回答:“是呢,我花了好久才背下来,道长说了只要背的一字不差,等他回来,就给我带一盒京师里的春蜜酥。”

    孙长鸣不由摇头,但是这道观他一眼便能看穿,的确只是一家世俗中的道观,没有修真传承。万象老杂毛不在,孙大人做不出拿道观撒气那样没品的事情。

    “贵气庇护?”孙大人自言自语:“去找那五位开国公了呀。”他带着炎魈和喜鹊转身离开,炎魈还好说,喜鹊是不会被准许进入京师的。

    孙大人心中盘算着回了京师之后,怎样把万象老杂毛从国公府里逼出来,忽然记起来另外一件事情:该去看望一下苍稷剑姬。

    他跟炎魈和喜鹊交代了一声,自己去去就回。然后他进了轩辕洞,感谢了苍稷剑姬上一次出手相助,同时向她介绍了轩辕洞中出去的那些古老剑器,跟随飞熊军那些功臣的发展。

    苍稷剑姬十分满意,幻化的黑衣女子精致的面孔上,仍旧如水一般的平静,不过轻轻含了几次下巴。孙大人起身来准备告辞,苍稷剑姬却开口道:“我上次隔空送出剑气,曾注意到你新得了一件法宝?”

    孙长鸣回忆了一下,取出了皮蜕法宝:“姑娘说的是这个?”

    苍稷剑姬始终平静的双眼中,终于荡漾起了一丝水波,她下意识的上前一步,询问道:“我可以……仔细看一看吗?”

    孙长鸣立刻双手送上。这宝物是老二给自己的,旁人也夺不去。苍稷剑姬接过来,手指轻轻在表面划过,竟然是发出了一阵阵宝剑出鞘的铮铮声。

    孙长鸣暗道哪怕是看出来你很喜欢,可这东西是二弟送我的,别的都好说,这东西是真不能送给你呀。

    苍稷剑姬彬彬有礼的将皮蜕法宝还回去,轻声问道:“外面的世界,似乎已经有所变化。”

    “姑娘也感觉到了?”孙大人心中一动,这丫头莫不是静极思动了?他将源复苏的事情说了,苍稷剑姬沉默片刻,道:“大人曾经问过我,愿不愿意出去看看。苍稷回答大人,这轩辕洞还需要我来主持,神器大人对大家恩重如山,我不能舍它而去。”

    孙长鸣点点头,整个轩辕洞中的古老剑器,似乎都是因为那件“神器”才能慢慢诞生器灵。

    苍稷剑姬又道:“其实还有另外一个原因,我若是出去了,自身气息不能收敛,必然引来各种变故。”

    孙大人不由道:“现在……姑娘可是有了遮掩自身气息的办法?”

    苍稷剑姬看向孙长鸣手中的皮蜕法器,轻启朱唇道:“便着落在大人的这件宝物上。不怕大人笑话,小女子的本体没有剑鞘。”说这话的时候,她的面上露出了几分罕见的羞态。孙大人就觉得好笑,怎么回事,难道苍稷剑姬以为自己没有剑鞘,便如同世间女子没穿衣服?

    孙大人问道:“没有剑鞘所以无法收敛自身强大的剑气?”

    “正是如此。”

    孙长鸣慷慨道:“姑娘助我良多,若是姑娘不嫌弃,这宝物就先借给你了。”苍稷剑姬没有马上道谢,反而道:“大人请仔细考虑一下,苍稷若是栖身于此宝,便不能再作他用。苍稷也能看出来,此宝着实不凡,大人真的愿意借给我?”

    孙大人一摆手,大大咧咧的:“不用考虑了,借给你。”他说着将皮蜕法器递了过去:“我欠姑娘的太多,也请姑娘不要跟我客气。”

    “那……苍稷多谢了。”苍稷剑姬接了皮蜕法宝过去,也不知怎的在手中轻轻一捋,皮蜕法宝延长,到了剑鞘的长度。黑衣女子忽然化作了一片剑风钻入其中,孙大人感觉眼前一花,那清冷绝世的女子已经不见了,面前多了一柄简素古朴的长剑。

    皮蜕法宝竟然真的变成了一只剑鞘。

    苍稷剑姬的声音从宝剑中传来:“多谢大人,苍稷终于也可以出去看看了。”

    “恭喜!”

    苍稷剑姬剑身放平,指向了洞外:“那么……就此别过,希望在外面的世界,能有机会和大人相逢!”

    “啊?”孙大人有些傻眼,搞了半天你要自己出去?孙大人本来还以为苍稷剑姬进了自己的套,那肯定是跟自己一起闯荡天下啊。虽然皮蜕法宝不能使用了,但是拐了一个漂亮姑娘……不对,拐了一尊八阶剑器,怎么都不亏呀。

    苍稷剑姬仿佛没有看穿孙长鸣的用心,剑身微点致意,然后便化作了一道流光,消失在轩辕洞中。

    孙大人撇撇嘴,这一把亏大了。真不该穷阔气啊,那可是老二送给自己的重宝,这下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收回来,她该不会给本大人来个刘备借荆州吧……

    孙大人慢慢从轩辕洞中走出来,一路上垂头丧气,患得患失。可是出了山洞却忽然看到一侧的石壁上,插着一柄剑。

    孙大人还以为自己看错了,揉了揉眼睛:不是苍稷剑姬还能是谁?

    苍稷剑姬清冷的声音再次从宝剑中传来,似乎没有半点捉弄了孙大人的窃喜:“苍稷想了想,还是应该伴随大人一起,毕竟我在外面的世界,人生地不熟,弄不好就被狡诈之辈蒙骗了。”

    “哈哈哈!”孙大人狂喜,上前把宝剑摘了下来:“姑娘说的极是。如今这个世界啊,那可真是人心不古,坏人太多了。姑娘虽然强达八阶,但是那些宵小之辈,不跟你正面斗法,最喜欢耍些奸诈手段!”

    “不过姑娘尽管放心,有本大人在,一定不给他们任何可乘之机!”

    孙大人说完却有些拿不准,应该把这柄宝剑放在什么地方,苍稷剑姬淡淡道:“悬于大人腰间即可。以后苍稷会用神识与大人交流。”

    “甚好。”孙长鸣将宝剑挂在了腰上,然后去跟炎魈、喜鹊会合。路上孙长鸣心中却另有一分想法:苍稷剑姬最初拒绝自己的邀请,是为了轩辕洞中那一件神器。如今神器仍旧沉睡,她却愿意出来了。

    除了恰好有皮蜕法器这个“缘由”之外,怕是还有别的隐情,神器——源复苏,之间应该是有些关联的,便如同那些沉睡的古老存在,总会为自己的入世提前安排一样。

    “回来了。”炎魈见到孙长鸣腰上多了一把剑,也没有多想,多了剑鞘之后,竟然连炎魈也没有看出这柄剑的不凡之处。

    但是喜鹊面色不善的盯着这柄剑:它何德何能,被老爷整天带在身上,离老爷这么近?

    喜鹊暗中跟小鬼儿赵毕嘀咕:你说这把剑,是公的还是母的?

    赵毕对大姐已经有些无语了:一把剑而已,哪里分什么公母?

    人家分的是雌雄好不好?

    但是喜鹊固执的认为:一定是母的!你看那骚情的模样,一定是把老爷迷惑了,否则老爷怎么会把她挂在腰上?腰上啊!

    赵毕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跟大姐说了,斟酌了好半天,才道:嗯……这么说吧,就算是大姐你,跟老爷还有那么一丝丝的可能,那么一柄剑是完全没有可能的。

    喜鹊当时就炸了:什么叫“一丝丝”的可能?!老爷刚才都夸我变漂亮了,你这个弟弟说话真不中听!

    小鬼儿赵毕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怎么考虑了大半天,偏偏说了最不合适的一番话?

    孙大人和炎魈错愕的看到:喜鹊脖子上的羽毛啪的一声根根炸起,里面的小鬼儿赵毕,就好像被一脚踹了出去!

    “你们……”

    赵毕讪讪一笑,灰溜溜的跑回来,钻进了大姐的翅膀上,然后又被踹了出来。赵毕锲而不舍,第三次大姐的火气终于消了一些,勉强算是把他收了回来。

    “莫名其妙。”孙大人和炎魈一起摇头。

    一行人到了京师城墙外,老爷发话安排:“老前辈和喜鹊就留在城外吧,我进去把那个万象老杂毛揪出来!”

    炎魈的身份,进城也会引起骚乱。

    “喳——”喜鹊登时便不满的一声大叫,老爷被她搞得莫名其妙,又发现这夯货瞪着一双凶恶的眼睛,粗壮的鸟爪在地上啪啪踩着,把巨大的翅膀张开来低着头,尖锐的鸟喙对准了……自己腰间的宝剑?!

    老爷也懒得理会她,反正这夯货脑子经常抽一抽。

    “我这就去了。”孙大人挥挥手,身佩宝剑飘然进了京师。喜鹊跟弟弟大叫:你看、你看、你看!老爷是不是被那柄剑给迷住了,竟然只带着她!

    赵毕耷拉着脑袋,说多错多,我不说了还不行吗?大姐你都对。

    ……

    孙大人进城找到了自己“七八年的老交情”,纨绔的父亲宿醉醒来,孙大人三两句话就知道了,昨天魏国公府上,的确是来了一位“尊贵的客人”。

    不过都是北府那边招待的,而且神神秘秘的,昨夜北府甚至不准别府的人随意进出。

    孙大人心里有数了,却有些拿不定主意,要直闯北府,还是想个办法把万象老杂毛引出来。

    他先回了一趟自己的住处,看一看妹妹,顺便吃个早饭。

    憨妹围着他转来转去,小鼻子在他身上嗅着,大哥一把揪住她的辫子拽到了身前来:“干什么呢?”

    憨妹眼睛亮闪闪的盯着他腰间的宝剑:“大哥,这位姐姐长得好漂亮啊。”

    孙大人对于妹妹能看穿苍稷剑姬并不意外,你只要不觉得“这位姐姐闻着很好吃呀”就行。倒是苍稷剑姬在孙大人的神识中,发出了一声轻轻地惊讶。

    孟丫丫和玉灵站在憨妹身后,左右各歪着脑袋:姐姐?还是剑剑?

    小姐说的都对,一定是姐姐!

    孙大人对妹妹摆摆手:“好了,快去做饭,我都饿了。”

    “好咧。”憨妹欢快答应一声去了。小半个时辰之后,后院里一大三小开始把头埋进饭碗里,吃的唏哩呼噜风卷残云。

    忽然有个校尉进来禀报:“大人,门外有个道士求见,说是您听了他的名字一定会见他,他自称万象道长。”

    孙大人冷哼一声,玩一手“被动变主动”的小把戏?孙大人淡淡道:“让他等着。”

    “是。”

    等孙大人吃饱喝足,这才施施然出来,但是见到这道人的第一眼,孙大人便怒形于色喝道:“你不是万象老杂毛!”

    眼前这道人普普通通,只是个第三大境的修为,若说是这样的人能看穿自家妹妹身上的奥秘,孙大人绝不相信。

    那道人躬身拜倒,诚惶诚恐:“小人的确不是,小人是万象道长遣来送信的。万象道长说,他在城外玉水园摆下酒宴,大人的一切疑问,他都会如实作答。”

    孙大人怒气更胜,却保持着风度,没有跟一个传话的小喽啰发泄。他回了后院跟妹妹交代一声,便奔出城来,汇合了炎魈和喜鹊,杀向魏国公名下的那座玉水园。

    后院里,憨妹悄悄跟两个跟班说道:“大哥不对劲!”

    “来京师几天了,他都没怎么陪过我。今天又带回来一个漂漂亮姐姐,你们说他在外面到底有什么事?”

    三小只懵懵懂懂,忽然孟丫丫一拍小脑瓜:“我知道了,这是要给小姐你你找个嫂子了!”

    三小只眼睛亮闪闪,孙长嫣攥着小拳头:“走,跟去看看!”

    ……

    玉水园是魏国公的私人庄园,在北地硬生生用各种阵法,打造出了一座江南风情的园林。每年只是维持这些阵法的灵玉,都是一笔天文数字。

    园子不对外开放,也只有京师一些顶级权贵,才有面子能从魏国公手中,偶尔借来开席宴饮一番。

    不过今日这玉水园中的阵容却是前所未有的强大,五位老国公齐至,而且每一位身边,都陪着一位气机凝固宛如山岳的强大修士。他们围坐在一间水榭之中,却都对一位邋遢道人显得十分尊重。

    邋遢道人身上的杏黄道袍破破烂烂,手中拂尘也秃了一半。水榭中的酒菜,倒是已经被他吃喝了不少,颇有几分放浪形骸、游戏风尘的意思。

    他抓着一只酒壶,也不用酒杯直接往嘴里倒,四溅的酒水弄湿的半身道袍,他也浑不介意。自己吃饱喝足了后,才抹了把嘴,跟周围人笑道:“诸位老公爷不必忧虑,等那孙长鸣来了,老道给他一语道破天机!”

    “这承天之子虽然是他妹妹,可是以他的家世、身份,是万万承受不住这一份气运的!”

    “老天让他们做兄妹,他也借了妹妹的福缘,这几年来顺风顺水高歌猛进,这也就到头了。他再不肯放手,必然会被气运反噬。咱们谋划的事情,对他也是个解脱。”

    “这天下,已经变了。”

    “他是大吴朝最年轻的第六大境不假,可是如今古灭域不断出现,几位老公爷手中都掌握着数座富饶的古灭域,从其中发掘的资源,让各家实力大增。”

    “在座的诸位修为都不弱于孙长鸣,魏国公府上的这一位,更是已经悄然迈入第七大境。”

    “老道我也算是天命选中之人,上苍特派我来点醒孙长鸣,指引承天之子走上那一条天命之路。那孙长鸣若是识趣,日后几位老公爷多照拂他几分,自有他的好处。若是不肯就范,呵呵,难道五大开国公这许多年来的深厚积淀,真的是白看吗?”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x.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