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宠又给我开挂了-第四五八章 一家女百家求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对于这件事情,孙大人的第一反应是:还能有人看上我那妹妹?他是很诧异的;但是紧跟着就被怒火淹没了大脑:老子弄死他全家啊!

    不过柳值大人平和的话语让他冷静了下来:“此乃人之常情,而且长嫣的年岁也到了,你总不能把妹妹养成老姑娘吧?”

    孙大人此时非常肯定一点,自家妹妹肯定没有这方面的想法。毕竟在憨妹的意识中,“夫婿”这种生物,可能是不好吃的。

    “大人,是京师中哪家?”

    柳值从头道来:“这事乃是太后跟梁大人说起来的,梁大人知道你的脾气,所以没有直接告知你,而是特意先来通过我问一问你的意思。

    太后一向深明大义,比咱们……那位陛下明白事理。这些年不论是梁大人、五皇子,还是我和吕老大人,都颇受太后照顾。

    所以就算是看在我们所有人的面子上,你也不要做的太失礼。你回京师去见一见对方的人,若是不满意,便跟太后直言回话,太后虽然喜欢拉纤保媒,但并非不明事理。”

    孙长鸣点了点头,还是问道:“大人,是京师中哪家?”

    柳值有些头疼,知道现在跟着小子什么道理也说不通,他是认准了要收拾人家啊。不过这种事情柳值大人其实并不愿意插手——这是孙长鸣的家事。所以他索性也就明说了:“是魏国公为他的孙子求亲。”他丢给了孙长鸣一只玉简:“这是魏国公上上下下的全部资料,拿去吧,免得你再去找人讨要。”

    孙大人嘻嘻一笑接过去走了:“那我这就动身,回京师去了。”

    柳值摆摆手:“快走吧,还请当代第一天骄孙大人记得,看我们几人的面子,别让太后下不来台。”

    孙大人一声不吭的走了,没有给柳值大人留下任何承诺。孙大人心气儿不顺,我正在这儿算计天尸老鬼呢,京师里居然还有人算计我?

    魏国公的大名,在如今这个时代并不十分“响亮”,远不如朝中其他的一些王侯,比如孙大人在南疆的入股参战,和此番远征红夷蛮种生意,都不曾见到魏国公的身影。大吴朝地方上很多人甚至都忘了我朝还有这么一位王公的存在。

    便是京师中的百姓,往往也是从西城某个僻静的巷子路过,忽然看到巍峨大门上挂着“魏国公府”的匾额,才会猛然想起来,哦,我大吴朝还有五位开国王公呢。

    这五位开国王公跟随太祖立国之后,据说太祖登基后,他们一起跟太祖喝了一场酒,从太祖手中讨来了一份“手书”,约定五人的后代,只要不是犯了谋反大罪,便可保永世富贵。五位国公因此放弃了一切权力,从此深居简出,并且留下严厉的家规,约束后人低调行事,不得欺压百姓惹是生非。

    这么多年来,五家的后人也有一些不肖子孙,想要抖擞一下国公府的威风,但最终因为各种原因,或是神秘死去,或是被自己长辈废了,他们的“野心”也就此作罢。五家财富如山似海,家族中自有顶级修法传承,在京师一般也无人招惹,平安并且富贵的传承至今。

    因为有太祖手书这种东西在,就算是当今陛下这样荒唐的人,最缺钱的时候,也没敢想要宰了这五只“肥猪”。

    孙大人一边赶路一边浏览玉简中魏国公一家上下的资料。资料开篇介绍了五大国公的历史,他们都有一个特点:虽然巨富却并不显摆。历史上也确实有一些帝王,曾经想方设法去五位国公府上化缘,他们也不吝啬。如果是为了国事,便会慷慨解囊,往往是要多少给多少。

    如果是为了皇帝的私事,那就不那么大方了,但多多少少也会给一些。

    除此之外,这五家每一代都会倾尽所有资源,务必培养出一位顶级修士!家族中其他的子弟,愿不愿意修行、修行是否努力,就不大关心了。

    这五家历史上干的最多的“缺德事”,反而是他们总是用尽了手段,将一些明明有着大好前途的修子,弄到家里变成赘婿!因为他们自己的子弟,实在难以登临修行巅峰。

    后半部分的资料,才是如今的魏国公府上诸人的各种“情报”。数万年的传承下来,整个魏国公府极为庞大,大宅门里都是龌龊事儿,孙大人一开始像是猹精一样吃瓜吃的很兴奋,但旋即暴怒:这样腌臜的人家,还敢打我妹妹的主意?!找死呢!

    他一路风驰电掣,本不消一日功夫就能抵达京师;但半路上孙大人冷静了几分,承认柳值大人的话是有道理的,妹妹年纪也不小了,总该有个归宿。

    自己当然舍不得妹妹,但如果的确有青年才俊,和妹妹两情相悦,自己这个大哥该放手的时候也要放手。大不了先定亲,晚上几年再成婚,自己跟妹妹多团圆几年。

    想到此处,孙大人幽幽一叹,转了方向往氓江都司去了。带上妹妹,进京师看一看。

    憨妹一直在氓江哨所。因为此地后院有美味的食材。

    这几年氓江哨所虽然还是叫做“哨所”,实际上已经连翻扩建,依托着氓江岸边的峭壁,发展成了一处临江石堡,比很多百户所还要气派。

    唯独没有变化的,便是孙大人当年住的小院子。大家都知道大人是个念旧的,他的院子无人敢动。

    “大哥!”憨妹看到他欢快扑了上来,孙大人张开手臂抱住了。只能说……憨妹冲撞,实力不减当年!

    好在大哥我也非吴下阿蒙!

    孟丫丫和玉灵也跟了出来,他们跟小姐在一起没大没小的,最近三小只的关系已经发展到同床而眠,就连玉灵这种通透澄净的先天之灵,现在也混在三人中,一张床一定要挤着睡,你的胳膊缠着我的脖子,我的小腿压着你的肚子,否则就觉得没有安全感,睡不踏实。

    但是她们在孙大人面前仍旧很拘谨,恪守下人本分。

    孙大人怜爱的揉了揉妹头:“最近有没有乱吃东西啊?”

    “我没有,不会的,哥你别瞎说!”憨妹眼神滴溜的乱转,心虚写满了小胖脸。大哥暗暗一叹,也懒得追究了,毕竟这丫头还活蹦乱跳呢,虽然乱吃但就是不出事!

    “大哥的鸩蕨还剩几片叶子?”大哥一边说,一边推门走进了后院,心里已经做好了最差的准备。

    不料鸩蕨居然枝繁叶茂!

    憨妹很兴奋:“大哥、大哥,这东西最近越长越快,我只要不是敞开了吃,它一定可以供应上!”

    孙大人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憨妹这话说出来的时候,旁边的鸩蕨好像哆嗦了一下。

    其他几株植物也都长势喜人,孙大人暗自明白,这也是因为源复苏。

    “大哥你吃了吗,我去给你做饭。”憨妹拿出了大勺子,大哥摸着肚子:“没吃呢,你多做点,这一趟出去时间好长,大哥好久没吃你做的饭了。”

    “好咧,你等着哈,很快就好。”憨妹开心的挥舞着大勺冲出去,片刻后又回来了,从鸩蕨上揪了几片叶子去了。

    然后,憨妹在前院用大勺子敲锅,咣咣咣的好像铜锣,声音响亮传遍了氓江两岸,憨妹站在一片城堡高墙上,大声喊道:“你们的指挥使饿啦。”

    整个氓江哨所涌动起来,四门大开,校尉们在大修的带领下冲入了荒山野岭,石堡下面的码头上,几艘战船启航冲入大江!

    “为大人猎兽!”

    孙大人轻轻摇头,憨妹在氓江哨所,那可真是一呼百应。时间不长,一头头猎物送回来,憨妹挑挑拣拣,最后各种食材混在一起,给大哥煮了一大锅。

    孙长鸣一口气吃完了,满足的打了个饱嗝,这才跟妹妹说:“收拾一下,带你回一趟京师。”

    三小只眼睛一亮,京师好呀,京师有许多好吃的,吸溜——

    这一次孙大人只带着三小只,没有通知任何属下随行。他驾起遁光不过一日光景就到了京师城门下。没有进城,先在城外的沿河大街,带着三小只美美的吃了一通。吃东西的时候,阮三生带着一队校尉赶来,将孙大人迎回住处。

    一行人刚进了城门,大街上迎面走来四个人,都是第五大境的修为,穿着统一的墨绿色修士长袍,手中各自捧着一个盒子,躬身行礼道:“孙大人,我家少主奉上薄礼,还请笑纳!”

    孙大人皱了一下眉头,眼神一瞥旁边的阮三生。阮三生面色铁青,低声在孙大人耳边道:“此事属下必定会给大人一个交代!”

    孙大人此番来京没有告诉任何人,只是到了城外的时候,才通知了阮三生,可是刚一进城就被人堵住了,消息是怎么泄露的?

    不论是阮三生手下被人收买,还是人家暗中盯着阮三生,对于他来说都是一种巨大的“羞耻”!

    孙大人微微颔首,然后抬眼看向那四人:“呈上来。”

    对方十分殷勤,自己一进京师就来送礼,孙大人并非眼皮子浅,只是想看看他们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四人依次上前,第一位打开锦盒,道:“七阶妖兽太乙玄虎虎牙一对。”

    第二位上前打开锦盒:“七阶真水地溶琼髓液一瓶。”

    第三位上前:“七阶灵果玉蟠桃四只。”

    第四位上前:“七阶灵丹赤明真极丹一枚。”

    四人说完一起将手中的锦盒举过头顶,敬献给孙长鸣。孙大人头也不回的一反手,五指张开笼罩住一张闻着灵果的香味,伸过鼻子来的小圆脸。

    除了憨妹还能有谁?

    孙大人暗自摇头,老二总说大哥我在家有三妹照顾,出门有二弟庇护——二弟且不说了,就说三妹这个样子,我若是不看护着,怕是一顿好饭就把她骗走了呀!

    孙大人悄悄将妹妹推了回去,不动声色的询问四人:“你家少主身在何处?”

    四人抬起头来,同时看向了长街一侧。旁边正是一座高楼,挂着一张黑底烫金大字的匾额:五鼎食。乃是京师中十分高端的一家酒楼。

    临街的窗子被人推开,一名十七八岁的年轻人站在里面,拱手笑着邀请道:“在下郑伯杰,有心邀请孙大人和尊妹上楼一叙,又恐唐突,只好先奉上区区薄礼以表心意。”

    孙长鸣想了想,拉着妹妹下了马车,进了这奢华的“五鼎食”。楼内全都被这位郑伯杰包下来,除了他们之外再也没有一桌客人,所有小二、跑堂,换了一身崭新的衣衫,从楼门外一直排到了楼上的雅间,恭迎孙大人兄妹。当两人走过,他们便躬下身,口中道:“贵客到——”

    憨妹小鼻子动了动,满脸的不喜,悄悄在大哥耳边说道:“弄这些花里胡哨的排场,恰恰说明他们家,做饭不好吃!”

    孙大人很认可的点点头:“待会咱们一口也不吃。”

    雅间内,郑伯杰起身相迎,桌子上摆满了珍馐佳肴,可是憨妹看也没看一眼。

    “孙大人、长嫣姑娘,请。”郑伯杰招呼两人入座,孙长鸣开门见山问道:“不如请阁下自报家门?”

    郑伯杰笑道:“确实是唐突了,孙大人勿怪。在下是当代郑国公的嫡长孙,如果不出意外,将来郑国公的爵位必然由我来承袭。”

    孙大人意外看了他一眼,心说请太后保媒的不是魏国公吗,怎么郑国公家里的先冒了出来?

    五大开国公分别是魏国公、郑国公、宋国公、梁国公和沐国公。每一家都是以他们本来的姓氏封爵。孙大人曾经暗暗腹诽,太祖实在是太懒散,贪图方便省事。

    “小公爷。”孙长鸣客气了一句,道:“本官与阁下素不相识,所谓无功不受禄,这些重礼还请收回。另外小公爷来找本官究竟有什么事情?”

    郑伯杰道:“在下今年十七,相貌自认不算丑陋,修为上已经是第四大境五刻,并且从未用过任何揠苗助长的手段,虽然不敢跟孙大人相比,但自认在同龄人中已算出类拔萃。”

    孙大人越听越觉得不对劲,而且这家伙一双贼眼不停地往自己妹妹身上瞟,孙大人就很窝火。

    他再去看自己的妹妹,这丫头刚才跟打个商量好了,一口不吃,于是现在刚坐下就开始迷糊打盹了!

    郑伯杰又陪着笑脸说道:“在下所求……孙大人刚到京师,很快就会有贵人找大人来说项。”

    “哼!”孙大人拉着妹妹起身而去:“遮遮掩掩,好不痛快!”

    “大人……”郑伯杰在后面喊了一声,孙大人却是一摆手头也不回的下楼走了。到了外面的长街上,那四位第五大境还捧着礼物,孙大人却是随手推开,和妹妹上了马车后,便喝令一声:“回去!但凡再有人敢阻拦车驾,朝天司出手拿了,丢进诏狱里去大刑伺候!”

    他这个命令一下,四位第五大境登时不敢上前了。不过在随后的路途上,阮三生却诧异的发现,至少有四拨人,本来是等候在路边,马车快抵达的时候,临时接到了消息各自散去不敢上前。

    孙大人气哼哼的回到了自己的小院,把满心的邪火发泄在阮三生身上:“还不快去查清楚,是谁泄露了本官的行踪!”

    “是!”阮三生是第一次见到大人发火,当即不敢怠慢飞快去查。

    憨妹则是没心没肺的欢呼一声,两只小手分别拉着孟丫丫和玉灵朝后院冲去:“咱们去看看,还有没有好吃的小黑蛇。”

    孟丫丫明显两腿发软,是被小姐拖走的。

    孙大人在屋子里背着手生闷气,来回走了几圈,可也说不清楚自己到底气什么?郑伯杰其实很有礼数,而且准备了四件七阶重礼,第一次见面真真是诚意十足。可是孙大人就是不喜欢!

    他正自己跟自己较劲,一名校尉进来,禀报道:“大人,有人求见,拿着梁国公的名帖,这是他送来的礼单。”

    孙大人随手接过来看了,这张礼单极长,上面罗列着种种制器宝材,每一种的数量都十分庞大。礼单后面标注了,这些宝材存放在京师城外的一座仓库中,只要孙大人去了就能取出。

    孙大人看着这些宝材,忽然明白了:这是用来建造战舰的宝材。估算一下这宝材的数量,便是天机舰,也可以建造三艘!

    天机舰一艘造价一亿灵玉,这些宝材至少价值两亿!可真是大手笔,一点也不逊色于郑伯杰。

    “梁国公?”孙大人心中更加疑惑了,他把礼单一丢:“不见!”

    但是接下来,不断有人拜访,五家开国公包括魏国公在内,竟然是一个不缺!而且这些人送来的礼物,显然是挖空心思想要讨好孙大人。好比那郑伯杰,想来是打听到了自家妹妹贪吃,那四只“玉蟠桃”明显是给她准备的。

    孙大人慢慢冷静下来,觉得这事情有点不大对劲:“难道五大开国公,都看上我妹了?莫名其妙呀……”

    “其实这事情从一开始就不对劲,只是我只顾着恼火了,没有冷静分析。”

    “五大开国公一直低调行事,这些年来从不插手朝堂,可我是朝天司重臣,他们就算是子孙到了适龄年纪,想要婚配也不应该来找我。”

    “此事,必有蹊跷!”

    孙大人心底其实不愿意承认,这事儿即便是没有蹊跷,他也要想出一点蹊跷来。

    孙大人白天就这么耽误过去,等他想明白事情古怪的时候,已经到了傍晚,于是朝外面叫了一声:“来人呀,准备一下,本大人要去拜访梁玉指大人。”

    门外进来两个年轻校尉,笑嘻嘻的问道:“大人真要在这个时间去拜访梁大人?”

    孙长鸣没好气问道:“怎么了?从你们的笑容里,本官看到了下贱!”两个校尉连忙正色,回禀道:“这个时间,梁大人应该已经去了那几家著名的花楼,属下得去打听一下,她今夜宿在哪家,才能安排大人出行。”

    孙长鸣直揉眉心,有些后悔白天浪费了时间:“快些去打探。”这事情如果拖到明天,梁玉指大人进宫禀告太后,孙大人再去觐见太后,怕是就要等到后日了。

    “梁大人总说自己夜夜笙歌,我以为她是吹牛皮,原来是我太年轻。”

    半个时辰之后,孙大人见到了莺莺燕燕环绕之中,已经有了几分醉意的梁大人。梁大人很慷慨的要将自己身边的美人分给他两个,孙大人敬谢不敏,引得梁大人咯咯乱笑花枝乱颤。

    好容易说服了梁大人,把这些女子先摒退出去,孙大人才说起了正事。梁玉指大人一直在京师内,知道的消息比孙大人多,也很疑惑道:“最初只是魏国公亲自入宫,去请求太后保媒,太后虽然觉得魏国公想要跟你结亲,似乎有违开国公的组训,不过魏国公一再保证只是因为小国公仰慕长嫣那丫头,魏国公绝不会借此插手朝政。

    太后慈祥,又一向喜欢牵红线,犹豫之后就答应了。没成想我刚把消息告诉了柳值那厮,随后几日五大开国公竟然全都求到了太后门下。

    太后答应了魏国公,也就不好厚此薄彼……”

    梁大人说完,幽幽的看着孙长鸣:“话说长嫣那丫头,什么时候跟小国公们见的面,怎么这群小子都看中了她?”

    孙大人心说你纳闷呢,我也纳闷啊!妹妹跟着自己几次进京,从来不曾跟大吴朝的这些顶级权贵有任何交集。孙大人甚至怀疑,这些小家伙根本没有见过自己妹妹。

    孙大人回了住处后,立刻命人把阮三生找来。阮三生跪地请罪:“属下查清楚了,有个小旗和魏国公府上的一个大管事有些亲戚关系。”

    “按律处置了!”孙大人只吩咐了一句,便不再理会此事,紧接着道:“有件事情,你亲自去查。五大开国公,为何同时中意我妹妹,此中必有缘由!”

    阮三生跪着不肯起来,冷汗直冒:“大人,那是五大开国公啊,虽然他们好像是不插手朝政,但潜伏在水面下的能量十分可怕,属下担心……办砸了差事。”

    孙长鸣摸了摸下巴,倒是没有怪罪他:“起来吧,这件事情本官再想一想。”

    “多谢大人。”阮三生不是怕得罪五大开国公,而是知道自己肯定查不出来,耽误大人的事情。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x.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