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宠又给我开挂了-第五四四章 天尸老鬼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馒头哥也慌了。

    他在【大罗界门】中这么多次的历险经验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临危不乱。但是那一片黑色的铁水涌上来的刹那,他就感觉到了一种可怕的渗透之力,这种力量并不是冲着他来的,而是沿着奇物直奔方戒!

    “他的目标是大罗界门!”

    馒头哥对【大罗界门】以及其中所谓的“兄弟姐妹”都有着极强的戒心,但有了大罗界门之后,他进步如飞,提升的不仅是实力,还有他自身的素质。所以不知不觉间,对于大罗界门就变得格外看重。

    他不知道如何去应对那黑色的铁水,这种东西和那些锁链,分明就是冲着大罗界门而来,馒头哥脑海中一瞬间转动了无数个念头,却都无法应对眼前的局面。任何采用奇物的应对手段,都是羊入虎口。馒头哥已经习惯了用奇物解决问题,于是在这一刻,他发现离开了奇物自己好像什么都不会了!

    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感觉到,拴在自己脖子上的那一根金线唰的一下消失了。馒头哥猛然明白:不好,阿鸣自己先跑了!

    面对这样的局面,便是阿鸣也要暂避锋芒啊。

    可是我怎么办,根本没有能力应对眼前的局面。这样层次的“历险”果然已经远远超出了我的水平。他已经顾不上什么面子,张口大喊起来。

    锁链层层束缚之下,火丹咻的一下消失不见。这是小泥鳅直接收回了自己的宝物。孙大人也抽身而走,同时带走了剑丸和葫芦藤捆仙绳。孙大人并不是败退,而是战略回收——他要去接应自己的两个大靠山。

    现在这局面,自己不必掺和,让幕后黑手和【大罗界门】先斗一场。

    孙大人已经驾起了遁光,眼看就要冲出大阵和两座山峰的合围,忽然听到了一个声音,嗷嗷大叫:“阿鸣、阿鸣、阿鸣!救救我,我是馒头哥啊……”

    孙大人头也不回:“呵呵,想必这是神尊的手段,竟然可以用声音释放幻术,我在神木真灵那里见过类似的手段。”

    馒头哥吓坏了,阿鸣真的走了我可就完了:“真的是我,我在虫子里面啊!”

    孙大人皱眉转身,虫子里面?若真是幻术,怎么会找这么蹩脚的借口?其实是不是幻术,孙大人稍作停留便已经判断出来。

    馒头哥挥动着一道道纤细的虫足,拼尽了全力从黑色铁水中冒了个头出来:“是我呀,我的声音你都听不出来了吗,我被困在这个虫子里了,不是故意不跟你相认的……”

    馒头哥在这一刻觉得自己聪明极了,竟然能够找到这么完美的借口!

    孙大人皮笑肉不笑的:“真的吗?”虽然确认了馒头哥身份,他却没有马上赶回去营救,馒头哥暗道一声坏了,黑色的铁水已经从后方蔓延上来,不管他怎么催动元力,还是不可避免的就要被淹没了。

    他刚才为了捕捉神尊,自身元力本就消耗了七七八八。他识趣的马上改口:“是我的错!我不该从村子里不告而别,明明遇到你了,还拉不下面子跟你相认。但我被困在虫子里是真的,而且你刚才拴着我的脖子,跟遛狗一样……”

    可以了,你承认错误就好,不用再往下说了。

    孙大人并起手指,忽然有一柄巨大的飞剑,如同一艘从虚空中驶出来的太古战舰,轰的一声撞进了山谷,凭借庞大的形体,硬生生的将黑色铁水挤开了一道缝隙。

    孙大人准确的把握住了黑色铁水的弱点,哪怕是剑丸、冰雪神剑,位阶都要比五牙飞剑更高,但是黑色铁水恰恰不畏惧它们的“锋锐”。

    而此等情况下,五牙飞剑庞大的身躯,却可以为馒头哥争取一线生机。

    馒头哥猛地往外一蹿,挣脱了黑色铁水的控制,但是他身后的大片黑色铁水中,忽然弹射出几道“触须”,又一次缠绕在了豸引的身上,馒头哥鼓起了所有残余的力量想要挣脱,那些触须却是格外柔韧,并且后方的黑色铁水涌动上来,触须飞快增粗。

    馒头哥已经绝望了,他看到五牙飞剑硬生生挤出来的那一道缺口,正在被黑色铁水迅速填补,而自己一旦被拉回去,黑色铁水、或者说控制着黑色铁水的幕后存在绝不会再给自己第二次逃脱的机会。

    他的目标是【大罗界门】,自己正是他这个图谋的关键。

    一道金线忽然凭空出现,破虚神通将葫芦藤捆仙绳送了过来,嗖的一下缠在了豸引的脖子上,然后飞快拉扯,豸引身后的那些黑色铁水触须顿时被拉得细长,却仍旧柔韧不曾绷断,变成了双方拔河。

    豸引对应着馒头哥的身体各部位,这就是阿鸣拽着他的脑袋,黑色铁水拽着他的腿,两位超级大能用力往两边拉扯,约等于酷刑:五马分尸……

    馒头哥顿时眼珠外凸,满脸通红,险些直接被送走!他非常肯定,阿鸣一定是故意的。我刚才说他不该用绳子拴着我的脖子,像遛狗一样,他就偏生要用这种方法来救我。

    孙大人另外一只手飞快翻转,火丹之中喷出了一道八阶真火,轰的一声将那几道“触须”烧的通红,紧跟着火丹消失冰雪神剑出现,带着无尽的冰寒斩落。冰火急剧转换,那些触须终于支撑不住,啪的一声崩碎了。

    虫豸嗖的一声弹了出去,孙大人伸出两根手指,稳稳地把馒头哥夹在了指缝之间。馒头哥就觉得吧,阿鸣的确是救了我,但是他救我的每一个举动,都带着极大的侮辱性啊!

    孙长鸣当即不再耽搁,在两座山峰轰隆隆的合拢前的瞬间,化作了一道火焰流星遁光,唰的一声逃了出去。

    轰——

    两座巨大的山峰紧紧地闭合在一起,随即大阵的光芒向上涌起,将两座山峰彻底封裹。

    “孙长鸣——”一道煌煌大气的剑光,从京师方向闯荡而至,柳值一声痛呼两眼通红险些落泪。紧跟着他大吼一声,不管不顾的张开了自己的小天地,当中孕育了一道剑光,带着毁天灭地的威能轰的一声斩在了山峰上!

    斩落之后,柳值大人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自己的小天地之中,所有一切存在都逃不过他的感知,他这才注意到,这小子不在两座山峰里!

    他刚才过来的时候,因为角度问题只看到了两座山峰和大阵一起合拢,没看到孙长鸣手拈神虫从另外一侧逃了出来。

    柳值大人这一路上,心中其实都在担心孙长鸣那一句“若是您来迟一步,我只想让您知道,属下并不怪您!”就觉得吧,这个属下有些不吉啊,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你不知道这么说的一般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所以带着这种忐忑,柳大人终于赶到的时候,看到了两座山峰合拢,第一反应就是了:完了,果然应验了!于是热血上头一剑轰了过去。

    这一剑,乃是他一直在自己的小天地中温养积蓄的,威力十分惊人,甚至远远超过了现在柳值正常全力出手的威力。所以效果也非常喜人,大阵当场破碎,大片的阵法灵光崩炸乱飞,两座山峰上,顺着剑痕出现了一道明显的裂痕,裂痕蔓延贯穿了两座山峰。

    但是柳值大人此时肉痛啊!

    小天地中这一剑,乃是他某一次机缘巧合悟出一道剑意,存入其中每天不断注入元力,半年多的时间才温养出来,而且还没有达到巅峰,再给他半年时间,这一道剑气成了完全体,放出来可以轻松斩杀同阶修士!

    结果平白浪费在此处,想要再次感悟这种剑意,那真是要看机缘了。

    偏生孙长鸣这个没心没肺的,还在那里鼓掌大喝:“柳大人好手段,这一剑有倾天之威!”

    我倾你全家啊!柳值大人想从自己收藏的众多高阶法器中,选出一件最沉重的铁骨朵敲他的头。

    恰恰在此时,另外一个方向上有火球滚滚而来。在数百里之外的时候还只是拳头大小,却是飞快变到了山岳大小——比起那合成一处的两座山峰也是不逞多让。

    炎魈的声音在火球中响起:“果然是东土四极之一!”

    然后这庞大的火球便以恐怖的速度轰的一声撞在了那两座山峰上。孙大人当时只有一个感觉:流星撞地球!

    一阵无比剧烈的冲击之后,巨大的声音、震动、火焰、光芒一同涌起,这种剧烈的场面甚至会给人一种错觉:这一切都是无声无息、并且放慢了速度发生。你经历了这一切,却好像置身事外,约么有个十来个呼吸的时间,这一切才骤然狂暴起来,就连孙长鸣大人也被能量乱流冲飞出去十几里才稳住了身形。

    那两座山峰,本来就挨了柳值大人一剑,大阵已经彻底破碎,山峰也有了贯通整体的裂痕,再被这火球一撞,顿时粉碎夷平,大地上留下了一个巨大的环形陨石坑!

    炎魈发出了这一击之后,好一阵子才摇头晃脑的从坑中站了起来。这次他是靠着火仗的支撑才能站起来。

    他满意的看看周围:“老夫,悍勇不减当年!”

    柳值面色冷峻,悄悄跟孙长鸣传音:“这便是你之前跟本座说过的那位前辈?如此强大的实力,你有把握控制?他若是作乱,如今这个时代没有人能阻拦他。”

    孙长鸣随手发了张好人卡:“大人放心,炎魈前辈是个好人。”

    炎魈把一双硕大的鼻孔张开来,咻咻咻的在空气之中闻着,忽然脸色一变:“不好,是天尸老鬼!”他像受惊的兔子一样蹭一下从坑里蹦了出来,身外蔓延出一圈又一圈的真火,然后飞快的扫视着大地:“老鬼,出来!”

    说话间,他手中的火杖猛地往下一戳,一道流火好像炮弹一样轰在地上,又炸出了一个深坑。

    “你快给我出来!”

    “不准你污染老夫的宝贝!”

    他的鼻孔不断开合,捕捉着空气中某些气息,神情更显得焦急起来。忽然,他想到了孙长鸣,连忙招手:“小友,快快过来助我一臂之力!”

    反正老前辈已经没什么脸面了,开口求助晚辈,是没有半点心理负担。孙大人就很无语,老前辈用人家的时候就是“小友”,不用的时候就是“小子”。

    但孙大人还是上前,他也很迷惑啊,我只是忽悠你过来而已,怎么真的跟东土四极扯上了关系?

    “前辈,您找到了东土四极了?”

    “必定就在此地!老夫已经嗅到了北之极的气息。上一次的是南之极。”炎魈道:“此地究竟发生了什么,你快些道来。”

    他摇晃着脖子,胡须蔓延下去,化作了无数的细微火线,钻进了脚下茫茫大地。

    孙长鸣便将青马郡的事情大致跟他说了,炎魈皱眉回忆了片刻,大约是在寻找本体的那些远古记忆,然后飞快道:“老夫明白了!所谓的【大罗界门】乃是一道【戒律因果】——在老夫那个时代,这是一种独辟蹊径的修炼方式。嗯,之前那座山神庙中的域外邪灵施展的也是类似手段,不过山神庙那个只是雏形,【大罗界门】这个却十分完整,应该已经运营了很长时间。”

    他进一步跟孙长鸣解释:“所谓【戒律因果】,便是这样布置下一道戒律,以这道戒律作为根基,不断地扩展出去,在此范畴内,形成一系列小的戒律。这些戒律都会有具体的呈现:比如【大罗界门】的方戒、奇物,比如它的历险任务等等。”

    “当【戒律因果】高度成熟之后,就可以升华成为一处嵌套在各个世界之中的【凌驾世界】。嗯……怎么说呢,【凌驾世界】的意思就是说,凌驾于普通的低位世界之上,却没有达到更高世界,比如仙界的水准。”

    “这种【凌驾世界】中的存在,到了低位世界也有着如同降临仙人一样的碾压实力。而定下【戒律因果】的那一位存在,可以凭借这一座【凌驾世界】冲击一下高位世界。”

    “这座【大罗界门】虽然还没有达到了【凌驾世界】的程度,但是【戒律因果】构建的十分严密完善,前途十分远大,而且运营了许多年成功指日可待!”

    “那该死的天尸老鬼应该是苏醒之后本来只想着玩老花样,弄个诡教出来壮大自身实力,结果中途发现了这一道【戒律因果】,就起了贪婪之心想要掠夺过来。”

    炎魈停顿了片刻认真想了想,咂咂嘴说道:“还别说,这老鬼还真有这个本事,毕竟当年也是能跟我……家主人抗衡的存在。而且这老鬼最擅长的便是污染和侵蚀。”

    孙长鸣也将灵觉完全放开,寻找着神尊和黑色铁水的去向。

    柳值也跟着而来,身外倒悬着一柄飞剑,不断散发出层层剑光。他问道:“前辈,若是你所说的天尸老鬼真的控制了这【大罗界门】,会是什么后果?”

    炎魈道:“八荒世界会如何老夫不敢断言,但大吴朝肯定会大难临头。那老鬼不是什么好东西!”

    柳值神色肃然,将自己的小天地不断扩张,容纳更多的真实世界,想要找出天尸老鬼的位置。

    忽然一阵底笑声传来,嘿嘿嘿的钻进了众人耳中。只是这笑声便好像是一只只魔虫一般,生生要往人的脑仁里钻,挡都挡不住,让人心浮气躁杀心顿起!

    “喝!”炎魈一声大喝,以声音对抗声音,震碎了这些“魔虫”。柳值暗暗心惊,自己竟然找不到什么有效的手段,应对这种入脑的魔笑声。这些古老的存在,的确都是难以抗衡的存在。

    可是他一转头,却看到比自己低了一个大境界的孙长鸣面色如常,丝毫不受影响。

    “火夫!”刚才那个声音再次从大地深处传来:“你还像当年一样鲁莽愚蠢,漫长岁月后也没有半点长进!”

    炎魈暴跳如雷,又似乎是在激将:“老鬼,有本事出来跟我做一场,漫长岁月之后,你也还是藏头露尾,没脸见人啊!”

    “嘿嘿嘿……”那种宛如钻脑虫子一样的魔笑声再次传来:“做一场?跟你这种老莽夫有什么意思,这天下不晓得有多少艳丽的女尸等着老夫去宠幸,对你没兴趣!不过你想玩的话,嘿嘿,给你这个!”

    大地深处忽然窜起来一道灰影,砰的一声射上了高空,一出现便有恐怖的阴邪之气蔓延,侵染的整个天空变成了一片灰黑色。

    那灰影用一种可怕的速度在天空中飞快旋转,然后一头撞向了炎魈。炎魈身外的一道道真火排斥而动,倒是能够对抗那种阴邪之气,却并不能很好的克制。

    柳值在这种阴邪之气下感觉到一种凶暴的情绪在胸中积蓄,不断壮大,让他有一种动手破坏的冲动。

    他催动了元力对抗,眼中迅速变得一片清明:“好邪门的手段!”

    轰!

    那灰影撞在了炎魈身前层层火墙上,几道火墙被撞穿,但是在第六道火墙前被拦了下来。火墙上涌起了一层层的真火,燃烧蔓延就要将那灰影吞噬——炎魈却忽然一声愤怒大吼,硬生生将所有的真火收了回来。

    “老鬼,你好卑鄙!”

    “哈哈哈!”魔笑声又一次从地底传来:“你不是要找北之极吗,我送给你了。”

    孙长鸣这才看清楚,那一道灰影,乃是一个雪莲形状的小人儿,行动之间和万炼城古灭域中的南之极人参小人儿类似,但是已经被天尸老鬼的邪力侵染,变得全身灰黑,双眼中带着一种阴狠,手掌上隐隐有生长出爪子的迹象。

    炎魈不忍伤了北之极,躲避开去之后,火杖用力戳向了大地:“你给我滚出来!”一道八阶真火化作了细长的火锥,深深钻进了大地之中。

    偏生那个天尸老鬼贱兮兮的声音又说道:“嘿嘿,没打着!你跟你的北之极慢慢玩吧,老夫去吞噬【大罗界门】了。”

    炎魈暴跳如雷,可不知哪天尸老鬼到底用了什么手段,炎魈和柳值两大强者,竟是找不到他的本体所在。

    北之极的雪莲小人儿满脸狠厉,就认准了炎魈,不停地撞过来。东土四极事关赤龙道主的大布局,四极之中至少要获得一极,后续计划才能够展开。南之极怕是没希望了,北之极就在眼前,炎魈不到万不得已真的不想毁掉它,所以只能躲避,几次下来就有些狼狈了。

    旁边忽然传来了孙长鸣的声音:“老前辈,您是不是错怪了这位天尸前辈,我觉得他是个好人啊,就这样把您遍求不得的东土四极之一送过来。”

    炎魈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这个混账小子说什么呢?他怒瞪孙大人,却看到孙大人笑嘻嘻的问道:“老前辈还有钱吗,晚辈最近手头儿有点紧,借上七八十个贝币花花。”

    炎魈心中一动,似乎明白了什么。可是他两眼一翻:“你小子休要贪得无厌,一开口就是七八十个贝币,只剩最后一枚了,要不要?”

    孙大人暗自撇嘴,果然这老前辈藏了一手,上次死活跟我说只有一枚,你看真到了紧要关头,就又有一枚!下次说不定还能再有一枚。

    炎魈被他这种鄙夷的眼神搞得老脸一红,强行解释一波:“老夫回去翻找了一下,竟然又找到一枚,是你小子运气好,拿去吧。”

    孙长鸣接了过来,然后和炎魈并排而立,忽然张开了自己的领域——那一只北之极雪莲小人儿一头撞了进去,便忽然感觉到有一股玄奥的力量自九天垂落,好似天河之水一般冲刷着自身。

    它身上来自于天尸老鬼的邪异力量,迅速地褪去了,眼中狠厉不见了,身体上的异变也跟着消失。

    领域权柄:净化!

    而孙大人已经高高举起了贝锥,朝着大地某一处用力刺落。根据北之极身上的邪异力量,孙大人反向追踪其联系,找到了潜藏的天尸老鬼。

    “啊——”

    大地如同风暴的海面一般剧烈抖动起来,天尸老鬼发出一声凄厉惨叫,孙大人敢忙后撤:“两位阁下,接下来靠你们了!”

    我区区第六大境,只能偷袭一手。面对这种凶残的古老存在,正面硬抗还得看你们的,我来给你们——加油!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x.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