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宠又给我开挂了-第五四三章 兽耳山 下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孙大人逼问神虫也是未雨绸缪,这家伙虽然一定是个冒牌的,但身上的神力不会作假,他和神尊之间必然有所联系。

    如果到了兽耳山,老头把真灵图腾送进去之后,孙大人是否出手?神尊狡诈谨慎,兽耳山中就一定是祂的本体吗?所以孙大人需要一个侧面的印证。

    但是馒头哥自己这么“灵机一动”之后,忽然又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阁下……”他仍旧伪装自己的声音:“我们可以合作!”

    “合作?”孙大人不置可否。馒头哥对阿鸣当然推心置腹:“我有手段可以抓捕神尊!”只有自己一个人,这倒霉的历险任务几乎不可能完成,但是如果跟阿鸣联手——在馒头哥的意识中,阿鸣那是无所不能的。

    任务奇物加上阿鸣,那可不就是只要找到神尊,就直接圆满完成度了!

    孙大人皱眉,却是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馒头哥眼珠子一转,肚子里咕咕冒坏水:“我的本体在某处大丘中沉睡。不过似乎我和这个世界,还有着许多的联系,同你之间也有几分亲切的感觉。我虽然不能透露自己的真实身份,但我绝对不会害你,况且我现在的状态,也没有这个能力。”

    馒头哥说的就是焚丘,将来要是戳破了身份,馒头哥还能理直气壮的说:我暗示过你了呀!但是在孙大人听起来,就好像是跟炎魈前辈一样,是某一位古老存在,行走在世间的一缕分神。

    孙大人摸着下巴想了想,手指一点,捆仙绳嗖一声钻进了金盒,把神虫牢牢捆绑起来。馒头哥都蒙了,我这么小一只,你用这么粗的绳子绑住我?这哪里是绑住的呀,这根本就是淹没呀!

    而馒头哥更是发现,自己被一大堆绳子埋住之后,神韵便凝固了,没有一丝一毫泄露。

    孙大人问道:“先同本官讲一讲你抓捕神尊的手段。”

    馒头哥抖动了几下,很想给阿鸣展示一下自己的任务奇物,但是埋得太深了,张不开嘴。

    【大罗界门】的禁令是不得泄露相关机密,但奇物总归是要使用的,那就一定会被别人看到。而不仔细研究,一般修士也无法分辨出奇物和法器。所以【大罗界门】并不禁止展示奇物。

    孙大人看出了他的窘迫,心念一动葫芦藤捆仙绳变成了金线细丝,灵巧的将神虫的每一根虫足绑起来——大致的样子呢,就像是绑大闸蟹。

    然后在背上打了个蝴蝶结!

    这个花哨的蝴蝶结呀,让馒头哥感觉极为羞耻。怎么就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阿鸣在给自己扎头绳!

    他郁闷不已,但是现在这个捆绑的姿势能开口了,他将任务奇物吐了出来:“阁下乃是大能,应该看出这东西的威力。”

    他注意到阿鸣的神情细微的波动了一下,很快就恢复如常。他一直被关在金盒里,可不知道孙大人已经知晓了【大罗界门】和【奇物】的存在——这一下就穿帮了!

    孙大人认定了,这只虫子/假冒金风神将,也是一个域外来客!心中便泛起了一丝丝的杀意,只不过隐藏的极好。

    他接过了这件奇物,第一反应和馒头哥一样:这东西、孩童玩具一般,可以捕神?但是孙大人稍稍查验,便对着“虫子”刮目相看:此人不弱于极真子啊!竟然能拥有如此可怕的奇物。

    极真子那一套奇物虽然能够大幅提升自身战力,但是绝对无法对一位古老神祇造成任何伤害。如此算来,极真子似乎还不如他。

    孙大人忽然眼眸一转,问道:“你就不怕我抢了你这件……宝物?”

    馒头哥怔住了,他潜意识中绝不会去怀疑阿鸣什么:“阁下器宇轩昂、翩翩君子,一看就让人信赖,定不会做出这种宵小行径。”

    “呵呵。”孙大人皮笑肉不笑,将奇物还给了他。对方有恃无恐,想来奇物暗藏有控制手段。

    “需要你的时候,本官自会唤你出来。”然后孙大人将这虫子又装进了金盒塞回袖子里。“诶……”馒头哥喊了一声,孙大人却不给他说话的机会。好在葫芦们这次对他颇为“尊敬”,不敢驱赶。

    孙大人歪着脑袋,脸上浮现出一丝迷惑:“声音怪怪的,好像还有点耳熟?”他想了想,没有把这个声音,跟记忆中的任何一个人对应起来,也就懒得去想了。

    孙大人很希望老头等到二弟反哺之后,再赶到兽耳山;可是老头满怀虔诚,每天都是拼了老命前行,隔天傍晚的时候,一片形态颇有些特殊的山峰就出现在了眼前。

    山峰都是成双成对出现,像是一双双兽耳,而且不同山峰之间形状不同,有的是猴子耳朵、有的是狐狸、有的是老虎……唯独最外围有有一座低矮的好似老鼠耳朵的山峰,是孤零零的一个。不过在这座山峰相对的地方,有一片碎石滩,据说“另一只鼠耳”是被某位古老大仙,用仙器打碎了。

    关于此山的来历当地有个古老的传说:在那个百族争雄的年代,有一尊玄龟神兽因为生性平和,为了逃离争斗隐居于此,每日招来百兽讲经,传授它们应该如何修炼。

    后来便有人族伪装成野兽也来听经。因为百兽众多,玄龟神兽座下听经者拥挤成一片,他们的伪装便是简单的做了一双兽耳戴在头上,在兽群中往下面一缩,只露出一双耳朵——他们自以为瞒过了神兽,却不知玄龟神兽只是心善,并不戳破他们。

    而且玄龟神兽对于向学之人颇有好感,这些人愿意学,玄龟神兽也愿意传授。

    这些人修炼有成之后,却横行乡里,只知欺压自己的族人!甚至还想要将一同听经的百兽捉了贩卖!

    于是触怒了玄龟神兽,某一次这些人又来听经,玄龟神兽下了法术,将这些人变成了一尊尊石像,然后带着百兽飘然而去。

    年常日久、岁月漫漫,这些石雕就只剩下一双双“耳朵”露在外面,变成了今日的兽耳山。

    八荒世界中,固然有许多民间传说,只是百姓们牵强附会自我编造的,但也的确有很多地方性的传说,乃是有真实来源的。所以孙大人看到这样奇特的兽耳山,便在猜测此地的传说莫非也是真的?那玄龟神兽曾经在此地立下过道场?所以神尊才会选择此地。

    又或者更进一步,神尊便是当年的玄龟神兽?

    老头已经抱着真灵图腾进山了。神侍大人当初留下的吩咐,只是将真灵图腾送来兽耳山,送到之后却没有任何交代,不过老头坚信只要执行神侍大人的命令,剩下的事情不需要自己多想。

    果然他进了山不过七八里,忽然一处山谷中,响起了一阵宏大的神乐,一口口巨大的火盆自动点燃,在两侧排列整齐,将山谷中照得一片明亮。

    两队身穿暗红色神袍的巫女、巫汉整齐的鱼贯而出,飞快迎到了老头面前,口中称颂然后朝着老头一起跪倒叩拜。

    老头知道这不是冲着自己的,他将真灵图腾取出来,高高举过头顶!

    山谷中再次走出三位尤胜过月亮城至高巫女的巫者:他们身上并无明显的性别特征,雌雄莫辨,却是每人都释放出强大的气息。他们无比恭敬地走到了老头面前,一起伸手将真灵图腾接了过来:“老人家辛苦了。”

    老头激动无比:“不辛苦,为神尊效命,虽死犹荣!”

    “神尊会满足您的任何心愿!”

    “我想……”老头脱口就要说出心愿,却被三个巫者拦住:“您可以亲自面对神尊说出心愿。”

    一只灵种傀儡蚊子,飞在十几丈的高空,将一切尽收眼底,连带声音一起传回给了孙大人。

    孙大人皱了皱眉头,却并不因为巫者最后这句话而兴奋——似乎这句话可以证明神尊本体就在兽耳山中,可孙大人敏感的认为,这句话有些“画蛇添足”了。

    孙大人从衣袖中将金盒取了出来:“神尊距离我们是远是近?”

    馒头哥一出来就感应到了,激动道:“距离我们很近,我对于祂存在的感知,在此地分为强烈。”

    孙大人颇感意外:我的判断出错了?回忆一下发现真灵图腾到现在,似乎也的确没有露出什么破绽,神尊若真的就在此山中,也是合情合理。

    但孙大人仍旧是不敢掉以轻心,任何涉及到古老存在的事件,都要慎之又慎。于是孙大人选择联络两位强大的存在,并且要采用不同的处理方式。

    孙大人首先给柳值大人发去了灵符传音,而不是用联络灵符直接沟通,制造一种千钧一发、慷慨赴难的迹象!

    “柳大人,我找到神尊了,就在兽耳山中。来不及多说,我要杀进去了,若是您来迟一步,我只想让您知道,属下并不怪您!”

    柳值此时还没有睡呢,正陪着吕广孝大人挑灯处理各种公务。忽然接到了这么一条没头没尾的灵符传音,柳值大人总觉得有那么一丝“古怪”,可是他不敢去赌这是不是孙长鸣那厮的恶作剧,跟吕老大人交代一声,便拔空而起,架起剑光直往青马郡而去!

    至于另外一位强大的存在……孙大人不紧不慢的联络了云凡:“炎魈前辈呢?”云凡转达之后,孙长鸣用一种不太确定的语气说道:“前辈,我好像发现了东土四极的线索……”

    炎魈哼哼一声:“你小子又想骗老夫?”

    孙长鸣二话不说直接切断了通话,然后看着手中的联络灵符心中默数,大约五个数,炎魈又打回来了:“你小子到底什么意思?”炎魈十分烦躁,孙大人反倒是淡然:“前辈虽然是无端的怀疑我,不过我想了想也确实不该多事。我的确是发现了一些线索,可又无法确定就是跟东土四极有关,只能说是疑似。若是害的老前辈白跑一趟,最后落埋怨的还是我自己,何苦来哉?所以此事呢,就当我没说,打扰老前辈休息了,我很抱歉,挂了啊。”

    孙大人第二次切断了通话。炎魈那叫一个感慨啊,时代变了!现在的年轻人并不是发自心底的尊敬前辈,他总想“拿捏”你一下。

    已经到这一步了,还什么“就当我没说”!你特么的倒是一口气说个明白啊,现在不上不下的……炎魈又一次激活了联络灵符,只问了孙长鸣一句话:“在哪里?”

    孙长鸣无声的笑了:“兽耳山。”

    炎魈撇下了云凡他们,催动真火之力,轰然而去直奔兽耳山。真火之力飞遁迅速,不用担心来不及。

    孙大人呼叫了两大强援之后,这才施施然进了兽耳山。

    他用手指弹了神虫一下:“你在前面。”

    馒头哥就发现自己背上的“蝴蝶结”打开了,捆着自己虫足的“金线”也松绑了,但是这根金线又缠绕在了自己的脖子上!而阿鸣让自己先走,他在后面牵着金线的另外一头。

    这个姿势就很过分啊,我当你是兄弟,你当我是……萌犬?!

    “你什么意思?”馒头哥语气不善了,孙大人淡淡道:“记得乖巧一点。”

    馒头哥:……

    他很想现在就自爆身份!看你阿鸣羞愧不羞愧!但是转念一想,起码自己是很尴尬的。罢了,先忍他一次。馒头哥拖着绳子飞快的爬进了兽耳山。

    你还真别说,自从神韵侵染之后,这豸引的身体素质突飞猛进,速度比肩灵犬啊。

    兽耳山中,最高大的那两山峰之间的深谷中,一片鼓乐之声,数百名虔诚的信徒,在几十位巫者的带领下,朝着一座古老的石庙不断叩拜,口中念念有词。

    围绕着山谷周围,点燃了一圈巨大的火盆,将整个山谷照耀的一片雪亮。

    这石庙也不知是从何处搬运而来,宽、高皆有五丈,乃是用一整块的巨大岩石开凿而成,里面的神尊图腾雕像,也和整个石庙浑然一体。

    从石庙下方延伸出一条条粗壮的石雕锁链,将石庙拴在了山谷中的一个巨大基座上。基座似乎是用黑铁浇筑而成,深深埋在山谷中。

    随着信徒和巫者的叩拜,最前方那三位雌雄莫辨的巫者,将真灵图腾高高举过了头顶。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接引着真灵图腾冉冉升起飞落进了石庙这种。

    随即“嗡——”的一声,庞大的神力如同潮水一般从石庙中宣泄出来,神尊的图腾雕像“苏醒”了!

    一圈圈的宝焰从图腾雕像中燃起,随后如同云雾一样的宝光,一团团的发散出来。所有的信徒都感觉到,有一个庞大的意识正在降临。

    馒头哥猛地往前一冲,还真有几分“猛犬”的气势,带的孙大人一个踉跄,不满的拽了一下绳子:“稍安勿躁!”

    馒头哥道:“古老神祇已经出现……”

    “还不是时候。”孙大人说道:“神尊还没有正是归位石庙,此时冲出去,祂可能受惊隐遁,以后就再也找不到了。”

    馒头哥心中有些焦急,可是脖子上那根绳子握在阿鸣手中,他也无可奈何,但心中已经诅咒发誓:你给我等着,我迟早回村里,跟姚四叔和包五爷告状,你欺负我,欺负狠了!

    石庙前,老头得了三位巫者的示意,满怀虔诚两眼泪光,一步步的走到了石庙门前,深深跪拜下去,然后说出了自己的心愿:“求神尊保佑我妻来生大富大贵,不再受这人间之苦!”

    神尊图腾之上,涌起了一片光雾,呼的一声将老头裹住。

    下方的信徒、巫者不断叩拜,口中连连称颂。

    孙大人一抖绳索:“走!”

    葫芦藤捆仙绳可以无限延伸,孙长鸣和神虫一同冲杀进来,孙大人手持冰雪神剑,却带了几分克制。馒头哥却不管那许多,直扑石庙!

    馒头哥身上的神韵,让信徒和巫者们迟疑了片刻,但是看到“神虫”竟然一张口,放出了一件捕鸟笼一般的东西直奔石庙,所有人一起怒喝:“渎神罪人!灭杀他们!”

    信徒和巫者一拥而上,三位雌雄莫辨的巫者联手,竟然发挥出了第六大境的实力。

    馒头哥吐出的“捕鸟笼”,轰然一声放出了无数道奇艺光彩,全部纠缠到了石庙上,首先织成了一个光芒囚笼,将整个石庙都笼罩进去。

    神尊图腾上,轰然一声炸开了一片强光,和这个牢笼猛烈地撕扯起来,牢笼竟然困它不住!

    整个石庙也随之摇摇晃晃,被一股庞大的神力拔升起来,下面的锁链哗哗作响,眼看着就要破空而去。

    馒头哥急了,果然依靠自己是无法捕捉古老神祇的,他大叫一声:“孙长鸣你还不动手更待何时!”

    此等紧张时刻,孙大人也忽略了“这家伙为什么知道本官真名”这个细节,那三名雌雄莫辨的巫者正朝他袭杀而来,但是这样依靠神力、强行组合堪堪达到六境的战斗力,在孙大人面前太不够看了,他一剑挥出,七阶的冰雪神剑落下了一道冰蓝色的巨大剑光,直接把三人轰的翻飞出去。

    孙大人另外一只手虚空托起,掌心之上赫然出现了一颗燃烧着道道真火的宝丹,乃是他从二弟那里借来的火丹。

    面对古老神祇,孙大人尽量使用和“神明”有关的宝物。这火丹来自于二弟,而二弟有个马甲叫做江神。

    火丹凌空飞起,到了天空上轰的一声化作了大日,刹那间天地一片雪亮,将整个山谷照耀的看不见人影。

    火丹朝着石庙碾压了下去,那石庙本来已经凌空拔起,无穷真火滚滚落下,好似一场可怕的“天罚”。

    轰隆一声石庙又落了回去,当中立时传来了一声古老的怒吼咆哮,神尊惊怒。但是这石庙乃是祂本体所在,周围一切与祂相合,在此地的神尊,便是没有达到彻底苏醒的鼎盛实力,却也要远远超过其他的神寨。

    石庙中飞出了一道道石牌,上面篆刻着古老的神文,彼此凝聚变成了一柄形制古朴的战锤。仿佛有一只无形的大手,掌握了这只战锤,引来了方圆千里之内的地气之力,朝着火丹便砸了过去。

    轰——

    一次可怕的碰撞,整个兽耳山地动山摇,山谷两侧的最高山峰出现了一道道裂痕。

    火丹猛地往上一跳,被砸的飞起来数千丈。战锤也因此崩散,重新变成了一块块石牌。它们飞回了石庙中转了一圈,出来之后又一次凝聚成了石锤,这一次瞄准了馒头哥的“捕鸟笼”。

    本来在葫芦老五中迷迷糊糊消食儿的小泥鳅,突然感觉到一阵烦躁,晃晃抬起脑袋,弄明白了究竟是怎么回事。它只能叹了口气,大哥呀,还是那句话,在家里有三妹照应着你,在外面有我庇护着你,要不然你可怎么办哟。

    它心念一动,又将剑丸借出。

    大哥狂喜,把手往下一指,剑丸呼啸落下,铮的一声落在了战锤上,登时便在战锤上留下了十几道深深地剑痕!

    这些剑痕代表着那些石牌的本体受到了损伤,此乃神物,是神尊古老年代之前祭炼而成,在如今的时代、如今的状态下,神尊别说重新祭炼,想要修补都办不到!

    石庙中传来了神尊更加愤怒的嘶吼声,天轨逆变之后,祂没有神位,虽然顶着“神祇”的名头,这吼叫声却没有半点的神威,反倒给人感觉像是某些强大的妖异。

    孙长鸣并起两指,把剑丸耍弄起来,唰唰唰——

    剑丸速度奇快,反复纵横,强大的剑气斩落在那座石庙上,留下了一道道深深的痕迹!

    与此同时,火丹已经重新落回,孙大人另外一只手,做了个翻掌下压的动作,火丹放出了几道七阶、八阶的真火,跟着重重落下,顿时整个石庙陷入了一片火海,火丹就压在石庙顶上,骑脸输出将石庙内外烧得通红透亮!

    馒头哥大喜过望,果然跟阿鸣联手,乃是最明智的选择。他催动了任务奇物上前,重新张开了囚笼,将整个石庙笼罩进去。

    馒头哥甚至大度的想着:只要能捕获这一尊古老神祇,阿鸣折辱我的事情,就让他烟消云散吧!

    “神尊冕下!”巫者们目眦欲裂,带领信徒们悍不畏死的冲了上来。孙大人冷哼一声,把领域落了下去。几乎所有的巫者和信徒在领域内凝固不动,只剩下满年怒容。但是那三名雌雄莫辨的巫者,凭借着勉强达到六境的战力,在领域内艰难跋涉,锲而不舍的朝着孙大人扑了上来。

    “冥顽不灵!”孙大人摇头冷哼一句,从剑丸中引出来一道剑气,唰的一声将三人的脑袋斩落。

    馒头哥暗中连连点头:阿鸣在外面,果然是凶狠霸气。

    任务奇物捕鸟笼已经将石庙整个收容进去,正在不断地压缩,彻底完成捕捉。可是馒头哥却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坚持住,这一件任务奇物对于历劫者的元气消耗极大,馒头哥第五大境的实力,眼看着修为就要见底了。

    他将所有能够补充元气的奇物都拿了出来,一个一个使用。

    孙长鸣在外面,以剑丸和火丹配合,逼迫神尊就范。但是孙大人却悄悄减轻了一些压力:最好拖到柳值大人和炎魈老前辈赶来之后,再将神尊彻底赶进笼子里。

    这奇物捕捉了神尊,但孙大人绝不会将一尊古老的神祇拱手让给历劫者。虽然说孙大人控制了这名历劫者,可是大罗界门会不会有什么隐藏的手段……不得不防啊。

    孙大人出工不出力,捕鸟笼奇物和石庙便纠缠在一起,急切间难以分出胜负。这状态像是奇物拖住了神尊,又像是神尊困住了奇物!

    维持了一段时间之后,忽然石庙下的那些锁链哗啦抖动,一起飞上了天空,无限延伸将捕鸟笼奇物层层缠住!

    紧跟着石庙下方的那巨大黑铁基座,瞬间化为一片黑色的“铁水”!顺着捕鸟笼奇物,和馒头哥之间的玄妙联系,飞快的蔓延而来,将“神虫”淹没了!

    捕鸟笼奇物仍旧和石庙、神尊纠缠在一起,锁链和基座却从外层将两者一起围困,甚至将历劫者也陷了进去。

    孙大人大吃一惊,剑丸飞快收回,但是压制在石庙上的火丹却被那些锁链捆住,急切间竟是逃脱不得。孙大人同时感应到:“不对劲!这锁链和黑铁基座,来自于另一股力量!”

    分明不是神力!

    随着锁链和黑铁基座的突然变化,整个山谷中,升起了一座恢宏的大阵,两侧的山峰开始向内闭合,宛如一只巨蚌,配合着阵法,要将山谷中的一切囊括进去。

    孙大人的领域本来笼罩整个山谷,却在这股力量之下瞬间崩溃,领域中的那些信徒、巫者粉身碎骨……

    “至少是第七大境,甚至可能是不完整的第八大境!源复苏刚刚开始,怎会有第八大境出世?!”孙大人惊疑大吼,已经握紧了石锥,暗中催促老二:“快将火丹收回来,咱们撤!”

    什么神尊、什么历劫者,管不了了。

    “这背后之人好大的胃口!”之前的一些细小疑点连贯起来,孙大人陡然明白了:“神尊一直被此人控制,青马郡的这个局一层套一层!以金风神将控制神木真灵,又以神尊控制金风神将,他自己却隐藏在神尊之后。”

    “神尊从魇教所获得的一切好处,怕是都已经落入他的手中。”

    “最后他将神尊作为弃子丢给本官!若不是【大罗界门】和历劫者突然插手,本官恐怕也会以为青马郡的此次事件,到神尊为止。”

    “但【大罗界门】插手之后,他应该是临时改变了目的,想要谋算大罗界门!”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x.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