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气者,神明而寿-第二二六章 牛真子误我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就在巴子别都鬼众群情激愤之际,森罗殿传出消息:

    “日光若来你们各寻庇护,躲藏即可,不可冒进,不可出城交战,不然恐中对手奸计,坏了大局!”

    “……什么?难道事先不是森罗殿告诉我等,将埋葬一切来犯之敌?”

    “斜月山、毛山派骑到我等头上拉屎,你们居然要我等龟缩?”

    “去球!巴子别都亡矣!”

    巴子别都众鬼顿时炸锅,不可思议。

    “噤声!切不可造谣生事,否则家法伺候!”

    森罗殿大批鬼将飞出,镇压骚乱:

    “若是有谁再唱衰神都,便是斜月山奸谍,立斩不赦!”

    “回去!回去!坚守岗位!”

    “……”

    如此蛮横镇压,便似烈火烹油,眼看局势有些不受控制,森罗殿再传消息,意图降温:

    “森罗殿未曾食言,只因敌人未曾进犯,何来将其埋葬一说?。”

    “……什么?那烈日灼心,烧我等魂魄,不是进犯?”

    “斜月山、毛山派已是发声,只为军演取日光之变,天时变化并非故意针对!诸位可见他们有一兵一卒踏入神都?不曾有,哪里来的进犯?”

    “……”

    众鬼顿时目瞪口呆,这也能行?

    “诸位且放宽心,斜月山、毛山派不敢入城与我等直接冲突,他们心中也怯!我等依城而守,挺过这段艰难时日便能迎来转机,八尺大王正在下一盘大棋,定不会令大家失望!”

    “大王纵横无敌,无有败绩,我们可以永远相信大王!”

    “……”

    巴子别都众鬼,虽是难掩失落、忧心与憋屈,但既净池鬼雾护在头顶,使那夺命的日光一时落不下来,便也只能接受。

    还是选择相信八尺大王吧,不然又能如何?

    然而,城内众多鬼众之中,已有部分投靠毛山派、斜月山,在有心煽动之下,巴子别都城内不可避免蔓延起一股悲观情绪:

    “大王已是五百年没有战绩,不知如今是否雄风尤在?”

    还有猛鬼落泪:“……这等自欺之法仅能使用一次,我看斜月山、毛山派这大日灼烧阵法只会持续不断射来,还有那日雷阵,难道也是天时变化?净池鬼雾能抵挡几日?我等若是不提前想出路,等死而已。”

    “哎,斜月山、毛山派围城,每日只是高压施威,围而不打,在我神都天上来回飞窜,日日得寸进尺,挑战底线……我等战又不战,降又不降,每日煎熬!”

    “如何战?四临之地全是墙头稻草,反我神都,已是断绝来往无有外援了,邪马台自顾不暇……难,难,难!”

    “犯我神都者,已是享起了日光之浴。”

    “哎!”

    一声叹息。

    巴子别都鬼都,那也曾是号令一方,风光无限,他们的鬼差出去也是耀武扬威,别人高看一眼。

    不知何时便忽然众叛亲离,坐守孤城。

    本来众鬼还能众志成城,准备给敌人迎头痛击,不料敌人狡猾,只是不断试探底线、不断踩着红线,消磨他们的耐心,令他们一股气三而竭……加上今日神都的缩头之举,已是叫人气馁非常。

    许多暗中的眼光,不怀好意,看得邪马台一干练气士心中发寒。

    迷丧使、春野使秘会死风神君:

    “斜月山与毛山派不断施压,恐巴子别都顶不住压力,对我等反戈一击,我等应该早做准备。”

    死风神君却是成竹在握,为安抚属下特意透露一些消息:“无妨,八尺鬼王既已决定依城而守,便是下定了决心。他老谋深算,不打无把握之仗。此乃是八尺鬼王故意调动鬼众情绪,等达到一个临界点,便形成凝而不散的怨念、执念,不可调和化解,到那时,这些鬼众无有退路,不得不为洞天转化牺牲。”

    ……

    洞天转化,还需牺牲鬼众,此事若非死风神君透露,迷丧使、春野使亦不会知道,外边叫嚷的鬼众层次更是不够,被蒙在鼓中,恐怕不知道他们的结局已经注定。

    迷丧使、春野使一阵心惊,如今邪马台的状况同样极差,已是四分五裂,若是所谓的牺牲落在自己头上……

    “物哀神君已是从金乌道国得到下泉地脉,八尺鬼王也已在转化邪马台几处小国,以做洞天转化之资粮,进展甚快,不出七日必定折返……到时,便是反攻之机!”物哀神君看向城外:

    “我已感应到一股熟悉的气息,是那斜月山的龙杀人仙,想必他亦有所感应。上次伏击与他短暂交手未能一决胜负,实为遗憾,这一次,我们二者,不知是谁要亡在风中。”

    迷丧使、春野使凛然:“定是神君大获全胜!”

    死风神君不置可否,上次交手,他便知斜月山老牌人仙不容小觑,他甚至还吃了一些小亏。

    况且此次来敌之中,除了龙杀人仙,还有数股阴厉狠毒的气息不弱于他。

    而巴子别都之内,亦有千年鬼王的底蕴,同样是鬼仙境界,如今城外的交锋看上去热闹非凡,其实不过是最初的试探阶段,仍属于小打小闹。

    双方的大杀器都未发动,都在等待时机,一旦出手,定然是天崩地裂。

    一日一日,随着城外天火日益灼烧,不时伴随雷阵的轰击,巴子别都的生存环境变得极为恶劣,而净池产生的鬼雾已被明显压落,摇摇欲坠的烈阳之光,令得城内动向变得割裂。

    底层的鬼众们已感觉到水深火热,压抑的气氛蔓延至森罗殿,鬼将们每日争论不休,无数次请战,然而都被压制下来。

    “不可出城,再等!”

    决策者内心,极为平静,丝毫不为底层的焦苦而动摇,这是可以预料的结果,可以接受的结果。

    当巴子别都的鬼雾再被压低三尺,岌岌可危,整个巴子别都鬼嚎不断,气氛极为焦灼。

    一股野火灼烧他们的内心,这些时日被压制的愤怒已无法抑制,只等天破,立时冲出城去与斜月山、毛山派厮杀个痛快!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

    城外,十万鬼神凌空而恃,练气士们凝神等待,僵尸伏地伺机,亦是等待日光击破鬼雾,城中鬼众冲出狗急跳墙,从容收拾!

    战况一触即发!

    就在对峙之际,这一日凌晨,巴子别都正东方向,一气西来!

    巴子别都忽然震荡,城内城外似被定格一般,犹如神风静默,山岳藏烟。

    一阵巨响来自地底。

    滚滚净池水如同喷泉,冉冉鬼雾迅捷冒出,霎时间遮天蔽日,浓厚无双!

    巴子别都鬼众还未来得及欢呼,变故突生。

    这些鬼雾便似变了性,十绝曜日阵经过好几日凝聚烈阳之光,以及天上雷阵轰鸣,不再被鬼雾抵挡,反而竟被加速吸入巴子别都之内!

    天光大亮,一瞬间闪瞎众人之眼!

    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极阴与极阳的急速碰撞,不是阴阳交融,是最为激烈的对抗,巴子别都由内而外,由远及近,发出连续而沉闷的轰鸣,犹如一股海啸席卷。

    一场极为恐怖的爆炸产生!

    整个巴子别都都被卷入其中,而就在前一刻还张牙舞爪、欢呼雀跃的鬼众、鬼差,瞬间被爆炸吞灭、湮灭,甚至于惨叫、厉啸全被爆炸声压下,无法传递出去。

    鬼众、鬼差死亡散溢的阴气,再次与烈阳、雷轰交触,加入第二轮的爆炸之中。

    巴子别都百万鬼,数百年积累的家底,在连绵不绝爆炸之中湮灭了八成!

    ……

    这样的变故不要说巴子别都的鬼众人预料,便是连城外的斜月山、毛山派的人都被惊呆,被狂暴的爆炸所波及:

    “……退!快退!”

    “疯了!”

    气浪、冲击,迫使众人连退十里,狼狈至极,远远观察。

    混沌,爆炸之后,城中一片混沌。

    似有一个怪兽潜伏。

    混沌初辟,然后静极而动。

    十绝曜日阵仍在忠实运转,烈阳继续被吸入,一种变化在发生:

    重阴之下,一阳复来。

    天上雷阵同样再被吸入:

    金光霹雳,劈破鸿蒙,雷轰巽户,电发坤门!

    轰!轰!轰!

    日光、雷电,此时竟似反成巴子别都巨变的助力。

    毛人风目视巴子别都方向,脸色大变:

    “快关了十绝曜日阵,快停了天上雷阵!”

    众人脸上,几乎全是满脸灰败:“……已是晚了!”

    “……啊呀!牛真子这两阵反助敌人,要害死我等!”

    “牛真子误我!”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x.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