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气者,神明而寿-第二二五章 十绝曜日阵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雪山童子遭遇冷落,脸上挂着冷笑,不过心中却是不以为然。

    只因丁牛早给他打过预防针:

    “此去不老郡,我若亲去许多事不好转圜,你去方可如意。”

    “大哥?”

    “军演之事名义上由我发起,其实此事我们本不是主角,不过适逢其会、推到前台之人罢了,师门太上长老、毛山派……各有打算,如今还未到出底牌之时,你代我先行,容我再做一些后手。”

    “是。”

    “如今我分分钟吞吐万气,配合寒老郡气象修炼真龙之变,正是修为突飞猛进之时,不久之后便要登霸者境,彼时我携登境之威出手,一下便要鼎定乾坤。”

    雪山童子无语:“……大哥,你不过是登霸者境,搞的好似成人仙、金仙似的!”

    “哈哈,你自不懂的。”丁牛笑道:“其余你别多管,师门派出人仙前往便是为了镇住局面,故此那边指挥交由门派人仙长老主持……我到那边不好翻脸,你却不同。你到了那边,不妨飞扬跋扈,目无余子,自领鬼神大军,不管情况如何,你只记住一句。”

    “是什么?”

    “只可在城外逞威,万不可进城!记住了吗?”

    “啊?攻城陷地,岂不快哉!”

    雪山童子尤清楚记得丁牛说起这句,声色俱厉:

    “巴子别都已成气候,能转化成为洞天之地,岂能用常理度之?”

    “那我该如何?”

    “只可在外,坚壁清野,断其后路,观其变化!”

    丁牛深知进入别家洞天的可怕,如若不然,毛山派不会如此忌惮,还要拉上斜月山以及其他各处仙山一起出手。

    “十万鬼神性命在你手中,是寒老郡的根基,阿爽,你肩负重担。”丁牛吩咐:“你只管按我交代行事,尤其建立信道,一旦有变,我会立刻降临!”

    “是!”

    雪山童子想着丁牛嘱托,按耐心事。

    在毛山道场之中,他听着各门各派的长老见面叙旧情、谈闲篇的扯东扯西,唇枪舌剑的就是不聊正事,因没有相熟之人,插不上话,只能闭眼干听。

    不多时,养成的摸鱼性子,使他渐入好梦,呼噜之声,逐渐响起。

    “……”

    高山道场之上,众人终是注意到他,议论起正事:

    “这小童……”

    “牛真子着实有些怠慢了。”

    “此次军演,发起人竟是不来,不知何故?”

    挑起话来的,多是老国练气士。

    毛人风说起此事,仍旧不满,牛真子不来,许多计划便施展不开,本以为这次令他离开寒老郡,便有机会……不料此子如此狡猾,居然龟缩寒老郡,一步不动!

    赵国练气士,知是针对丁牛,多是笑而不语。

    旁有一人,好心推醒雪山童子:

    “爽真子?”

    雪山童子抹一把嘴角,见众人目光灼灼,毫无愧意:

    “诸位说到哪了?”

    “……爽真子?牛真子为何不来?”

    雪山童子哼道:“恐怕巴子别都狗急跳墙,虞侯坐镇寒老郡,紧守门户,不叫其有可乘之机!诸位家中没有放人么?难道都是倾巢出动?”

    “……”

    毛人风便问:“既你是代表牛真子而来,此次军演,可有计划?”

    “围而不攻,改天换地。”

    “何为改天换地?”

    雪山童子环顾四周:“我等既是练气士,便用练气士的手段!”

    “改巴子别都之天时,改巴子别都之地利。”

    “叫他一昼一夜全是煌煌白日照射,令自然神威削减巴子别都阴气,令其城头鬼气、阴云散失,失去庇护。”

    “叫他这一地气不能与外相通,气息闭塞,到时无有补充,人仙都要跳脚!”

    闻言,便有其他练气士赞同:“正是此理。”

    雪山童子更加胸有成竹:“我等每日紧守阵地即可,我拿出一计:布置曜日阵从四面八方投射阳光日火,轮番不歇地照射巴子别都,这鬼城能抵挡几时?”

    “日磨夜磨,不出旬月,便叫巴子别都鬼众气损神亏,虚浮不堪,再难逞凶威!”

    “……”

    “若是对方忍耐不住,冲出城外厮杀,失去地利,那也正中我等下怀!”

    “我部方略:步步为营,观其变化!”

    “诸位,此战术战略可行否?”

    “……”

    众练气士面面相觑,这小童轻描淡写,好狠的心肠,此计真乃绝户!

    乃是以日烧鬼,灭绝一城的计划。

    众人所费之事,不过是搬运阳光烈日投射巴子别都,以鬼众先天惧怕来攻鬼城……此中涉及到的术法倒也不难。

    一番布置,算不上精巧,胜在稳扎稳打。

    众人最爱,便是这稳扎稳打四字,此次出来,谁都不想没头没脑死在此处。

    既然方略稳重,虽有些狠辣,但也是战阵上的堂堂正道,胜算也是不小,众人思默片刻,纷纷响应。

    既已是对敌,那也不好讲什么慈悲。

    有此计划,便不需再深入巴子别都,与其巷战死磕,徒增凶险。

    众人都有见识,闻言都是点头,光凭这一计,便知这个小童子的确有些本事。

    巴子别都龙潭虎穴,若是学人间军队攻城巷战,殊为不智。

    如今他们占据大势,完全可以后发制人,根本不需着急。

    这便是优势打劣势的打法。

    毛人风也挑不出错,再问:“人手如何布置?”

    “我领鬼神为一军,本门龙杀师叔祖领一军,你们毛山派领一军,围住巴子别都,各建十绝曜日阵,日夜消耗。巴子别都定不甘凭白消耗,我等以逸待劳,等他们出城交锋。”

    “善。”斜月山龙杀人仙,率先开口支持。

    既如此,毛人风也不反对,不过他提出一句:“届时谁人先攻入巴子别都,为首功!”

    野心昭然,这是开始想着事成划分功劳,首占好处。

    龙杀人仙笑意吟吟:“自然如此。”

    雪山童子心中痒痒,不过知道丁牛不肯,此事与他无缘。

    “我无异议。”

    “一言为定!”

    商议一罢,众人也不耽搁,各自行事。

    自有龙杀人仙收拢赵国练气士,毛人风统帅老国练气士,各自安排,雪山童子告一声罪便离开道场前往山下,自点起兵马,到巴子别都城外游弋。

    按着丁牛对吩咐,吩咐鬼神使着鬼神丸来勾连此地土地,慢慢转化。

    周边之地,也是有主的,此处动静定然是惊扰了原主人,不过鬼神大军虎视眈眈,原主也只能缩在巴子别都之内痛骂,不敢出来对峙争斗,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土地渐渐转化,毫无办法。

    这一边,雪山童子带着大军勤勤恳恳转化土地,一块块地铺设战场。

    另一边,巴子别都四围之地,不断有练气士落下开始布置。

    双方还未正式动手,巴子别都鬼众被严令不得率先挑衅、动手,以免被对方捉住口实。

    此情此景落在巴子别都鬼众眼中,便有些风声鹤唳,备受煎熬,心中也是十分憋屈。

    任谁想到要被动挨打,滋味都是一言难尽。

    他们的担心很快变成现实。

    这一日,巴子别都天空,数百年笼罩的阴云之上,浓厚铅沉的云层之中,一丝微薄的光亮透出,欲出未出,十分微弱。

    然而这等异相足以引起巴子别都的重视,只因自巴子别都建立以来,从未有一缕阳光落入城中,乃是日不落之地,常年都处于阴暗晦涩的的环境之中。

    不多时,天南一处、天北一处,再次有天光投射在最初的光亮之上,令其变得分外明亮,附近位置点点亮斑不断出现、加重,越发明显。

    巴子别都城外,城南、城北、城西、各个方向,或远或近的区域,几乎在同一时刻亮起煌煌日光,被接引而来,这些日光经过转折,不约而同投射进入云层,落在巴子别都上方最初的亮光处!

    量变引起质变,头顶的日光透过滚滚阴云层,在一闪那如千山万山似火发,须臾走下天上来!

    十绝曜日阵持续运转,经过层层加持,天上如同十日降临!

    巴子别都常年不散的阴云终于被阳光刺破,首先一股灼日射入巴子别都城内,一头猛鬼被当头一照,惨叫一声,悉成灰土!

    “啊!!”

    附近鬼众猛缩,惊惧交加:

    “天变了!!”

    “日落下了,夭寿了!”

    越来越多的阳光透射而下,照鬼鬼死,照木木焦!

    这等景象无异于灭顶之灾,巴子别都无数鬼众惊慌四窜:

    “完了!完了!”

    “这是欲烤死我等!”

    “……”

    巴子别都城内地上,丝丝黄气再次冒出,形成一层浓厚的鬼雾上升,重新笼住巴子别都天空,然而已不能再往上,与天上阳光僵持不断。

    众鬼稍喘一口气,惊魂不定,看向半空无不担忧,只因天上烈炎源源不绝,而他们城内鬼雾可是珍贵无比的净池之水所化,能挡一时,不能挡住一世!

    森罗殿内,众鬼王群情沸腾,轰然请命:

    “欺人太甚!战了!”

    “稍安勿躁,此时出城,正中敌人下怀!”

    “那又如何?难道被一步步逼死?不如战死爽快!”

    “大王!大王!”

    然而,空空如也的王座没有回应。

    天上,阳光愈烈了!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x.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