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气者,神明而寿-第二二三章 优势在我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巴子别都森罗殿。

    一道淡金身影坐于王座,是巴子别都的统治者,八尺鬼王。

    此人最初出现之时,是一凶猛恶鬼,以恶鬼为食,日食三千,夜啖三百,无鬼不惧,凶名远播。

    后来八尺鬼王有了奇遇,得一净池法宝,有淬炼神识,净华神魂之功,从此不再吃鬼啖鬼,反助许多恶鬼洗净污秽,有了转世之机。

    八尺鬼王因此建立威望,有了许多追随者,最后创建鬼都。

    此人是鬼仙境,早已借助净池转化本质,以净池之气重铸身躯,气息淡金,乃是琉璃金身,几乎与真人无异,与需要借助附身物为依托的鬼修相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八尺鬼王成名于七百年前,平素深居简出,今日坐于森罗殿王座看着手中战书,当众不断垂泪:

    “当年黄虬亦是我之小辈,吾视之为小儿,今已是跨入金仙境,这一个牛真子,岁不过半百,幼齿毛童而已,亦有资格向吾发起战书……而吾蹉跎五百年,日月若驰,大限将至矣,而功业未建,何能不悲?”

    “……大王!”

    座下众鬼看他流下的眼泪,暗暗垂涎。

    那不仅仅是眼泪,也是神效无比的净池之水,鬼修得一粒淬炼神魂,便能消解杂糅之炁,纯粹神识修为,乃是一等一的鬼道圣物。

    不仅是对鬼修有效,对练气士也有很大滋补。

    座下一鬼顿时叫嚷起来:“斜月山牛真子不过黄口小儿,若是龟缩在寒老郡也就罢了,若是敢出现在神都,我第一个生吞了他!”

    众鬼纷纷附和:“牛真子大肆贩卖鬼神丸,助纣为虐,帮毛山派压制神都地位,我等早看他不顺眼!”

    “若非大王顾念同盟,约束我等,我等早已杀入寒老郡,叫那一郡生灵涂炭,寸草不生!”

    “今日他再起挑衅,敢下战书?是不知死活!斜月山又有何惧?惹恼了咱们,便叫整个赵国成鬼域,令我神都再添百万万儿郎!”

    “牛真子敢来神都,神都之鬼一人一口阴气,也能叫他僵闭而亡!”

    “……”

    八尺大王不语。

    下首另一边,是邪马台的一干练气士,为首的死风神君,由一股股细小的死亡旋风组成,他的话语,也像是风声:

    “牛真子不足为虑,斜月山之患在于黄虬尔,此人携金仙之威,影响天下局势,东南同盟各处仙山迫于此人淫威,只能联合来攻神都……神都虽兵足将广,亦难敌群狼之口。”

    死风神君,已是说的极为客气。

    巴子别都的鬼修虽是人多势众,但鬼修先天劣势,与练气士交战起来吃亏太多。

    然而劣势再大,还未打过便嚷嚷着朝人间下手,一时未战先怯,二是玉石俱焚……乃是下下之策,亏得他们想的出来,喊的出来。

    不过也不足为奇,这些鬼众在老国之外倍受歧视,长期受到压制,养成偏激、恶毒的性子,这些年又背靠巴子别都,无往不利,渐渐便养出狂妄自大。

    自卑与狂妄于一体,极为矛盾。

    若是在邪马台,这等鬼修都处于从属地位,乃是练气士的侍从与仆人而已,难登大雅之堂。

    如若掌握此地,定要将这些鬼修贬为二等!

    不过眼下邪马台大祸临头,死风神君亦只能收敛心思,暂且寻求合作。

    邪马台……如今已是南邪马台、北邪马台两块,死风神君想起传来的消息里面包含的影像,那恐怖巨大无边无际的裂痕,令他如死水无波的心海,亦翻起一股浪涌。

    太强!太恐怖!

    这就是金仙境,这才是仙……死风神君心头灼热,心中亦有无穷的向往!

    此时,八尺鬼王看向死风神君,寻求意见:

    “神君,东海战况如何?”

    “僵持不下。”

    “如何破局?”

    “只有以洞天制洞天。”

    这件事,八尺鬼王与邪马台方面商谈过数次,洞天之事因双方还未谈拢条件而暂时搁浅。

    在此之前,是巴子别都比较焦急,而如此轮到邪马台迫不及待。

    八尺鬼王好整以暇:

    “洞天之事,不是一蹴而就,需做万全之准备,而邪马台如今正起干戈,不好转化洞天,一时之间又何处去找其他之地?”

    死风神君大笑:“鬼王,你当知唇亡齿寒!今斜月山号令众仙山聚集寒老郡,欲攻巴子别都,胜负之数不在牛真子,而在黄虬!若是黄虬大获全胜,邪马台固然损失惨重,只能由明转暗,恐怕巴子别都亦只能乖乖缴械投降!”

    “如今正值危难之际,鬼王也该明确立场了!是押送我等送至寒老郡,献出巴子别都,今后与斜月山做狗?还是奋起一搏,转化洞天,你、我、西北、西南四处洞天联手,即便黄虬已登金仙境,亦可抗衡,从此神州大地四家鼎立,而鬼王登金仙境得万载之寿亦有希望!”

    八尺鬼王点头:“神君所言甚是,吾自然知晓其中道理……吾决心已定,既东南同盟倾轧盟友,他不仁岂能怪我不义?”

    死风神君大喜:“大王既已表态,我自然信得过!我可做主,志摩、安房、佐渡、壹岐等三三令国,一并送与大王转化,以建全功!”

    八尺鬼王喜道:“如此甚好!如今万事俱备,只差一事!”

    死风神君点头,送出一风,上面四炁缭绕,是四条好似江水之炁,如龙似蟒:

    “天下九泉,邪马台已经捕获四种,大王手中亦有四种,如今唯缺一种便能凑齐九泉。”

    九泉齐聚成幽泉,与净池相辅相成,此乃是巴子别都洞天的核心。

    为今,两家手中仅差“下泉”一脉。

    下泉地脉极为难寻,不同于其他地脉,乃是因缘际会形成,一个条件便是埋葬着远古练气大能,又叫做古伏尸,久而久之形成的一种地脉。

    下泉地脉难寻,一来能成为大能并陨落的古练气士,少有随随便便便埋入土中的,二来,即便是深埋地底而形成地脉,亦可能是远古大能的转世之法,别有安排不提,前去抓捕,早了、晚了都是不成,各种困难重重,机会也是千载难逢。

    本来,邪马台掌握一条绝密消息,非得与巴子别都谈妥条件才会透露,如今却已是等不了许久,只盼八尺鬼王早日转化洞天,前去援手,扭转战局。

    八尺鬼王、死风神君紧锣密鼓商议,抽调力量,一边要应付寒老郡的宣战,一边着手捕捉下泉地脉,转化洞天。

    另一边,丁牛已返回寒老郡,自斜月山广发灵符,得到消息的东南同盟各处仙山,或多或少派出门人弟子前来寒老郡,表明态度。

    当然,众人都是说此中可能会有误会,巴子别都亦是东南同盟之一,一向也是遵守规矩,征战之事非同小可,最好调查清楚、从长计议云云。

    便是一向与巴子别都不合的毛山派,亦是假惺惺地如此表态。

    对这等老成持重之言,丁牛向来欣赏,他不急,也急不来。

    眼下前来寒老郡的各山练气士,虽然聚拢后数量已是不少,不过良莠不齐,亦无统一,若是随随便便拉上战阵,也只能往前一指,让他们冲锋……结果可想而知。

    丁牛已是给巴子别都递送了战书,表明态度,此乃是勿谓言之不预。

    实际却是宣而不战,除了每日加紧操练、武装郡内鬼神,便是向老国各山发符、往代理处发符,要求配合行事,先将巴子别都彻底孤立,步步蚕食,削弱实力。

    除此之外,亦是发动舆论攻势,离间巴子别都鬼众之心,动摇其中鬼修之心,分化实力。

    战阵之事非同小可,不是一上来就拉出队伍决一生死,而是在此之前通过各种手段削弱对方,最好使其虚弱到无力反抗,不战而屈人之兵。

    如今东海之上,黄虬大战上风,一旦等他抽出手来,覆灭巴子别都易如反掌,拖下去,优势在我。

    丁牛等得起,巴子别都等不起。

    丁牛相信,巴子别都会先有动作。

    果不其然,大约过了月余,巴子别都的细作发回消息:

    八尺鬼王暗中已离开巴子别都!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x.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