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覆之塔-第一章 灰穹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窗外是深灰色的天穹,而不远处则是一座宛如陀螺般的浮空岛。

    上方的高楼沐浴在阳光之下,雪山与大片绿色的原野令人一眼看去便是心旷神怡。

    而在浮空岛下方的阴影中,密密麻麻隐藏着的建筑物,则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阴森感。

    如同陌生人悄无声息站在毛玻璃的窗外般……哪怕只是在无意间扫上一眼,就会立刻给人以如冬日湖底般的深寒感。

    “今天可真是个大晴天啊。”

    但是,坐在罗素对面的那个男人却吸着鲜榨橙汁,如此自来熟的感慨道:“没下雨真是太好了。”

    “是啊。”

    罗素轻声应和着,转过头来。

    按常识来说,这的的确确是晴天。

    没有暴风雨、没有台风、没有暴雪,也没有那厚重的乌云自天边垂落、宛如障壁般盖住天穹……

    ……但是,或许是错觉。

    罗素总感觉,天空不应该是这样的。

    他仿佛曾在哪里见过,更为明亮的……不是灰白色、也不是昏黄色,而是湛蓝色的无云天空。

    ——但那应该是幻觉吧。

    谁都知道天空的本色就是灰色。

    从古至今,这个世界从未有过湛蓝色的天空。

    “虽说……我是第一次坐头等舱,”罗素紧盯着桌对面的那人,头上金色的猫耳不安的跳动了一下,身后的尾巴高高扬起、左右缓慢摇晃着,“但一般来说,天恩集团会将头等舱室的票,卖给完全不认识的两个人吗?”

    那人头上则立着一对白色、毛茸茸的犬科生物的耳朵,发量健康到吓人的程度——那白色的长发,甚至长到把他的尾巴隐藏在其中。

    他的脸上,有着仿佛刀疤般的蚀刻纹路。

    那纹路自上而下穿过他的左眼,从眉毛穿到下巴。途中路过的左眼,也早已被替换成了冰冷的、给人以精美钻石感觉的义眼。

    光是被那单只义眼注视着,就会感觉到脊背冰凉。

    那男人并没有回应罗素的质问,而是笑眯眯的反问道:“小朋友,你一个人吗?”

    “这话未免太失礼了,阁下。虽然看起来有些不可思议,但我已经研究生毕业两年了。”

    罗素没好气的应道:“只是因为灵亲的问题,显得有些脸嫩。正如同……您的块头也这么大。”

    每个人出生不久,在开始说话后开始产生的“灵亲化”,有轻有重、各不相同。

    罗素见过全身长毛、如同直立起来的棕熊一般的重度灵亲化个体,除了能说话、穿着衣服之外,和熊几乎没有什么区别;也见过只长了一对猫耳,甚至连尾巴都没有的极轻度灵亲化个体。

    至于罗素自己,有着沙丘猫种特有的反射神经和柔软的躯体,体重比正常人要低、弹跳力、平衡力和爆发力更强。他的耳朵比起其他的猫类灵亲更大,听力也更强。

    他是相当少有的“全正面表征个体”。也就是说,他没有从自己的灵亲中继承到任何负面特质。

    ……如果矮不算负面特征的话。

    假如算耳朵的高度,罗素面前这家伙得接近一米九了。而罗素已经二十多岁了,却还只有一米六出头。

    这家伙哪怕只是坐在罗素对面,就让罗素清晰的察觉到了一种非常强烈的压迫感。

    “灵亲不见得会影响身高,这是经典的伪科学。比如说我的灵亲是萨摩耶,就品种来说,只是中型犬而已。”

    萨摩耶先生咬着吸管随口说道:“比如说,我还认识一头驼鹿。他的身高也的确挺高,但也就一米八。可要说是灵亲,驼鹿可是体型最大的鹿科动物。不说那个……你有着很漂亮的浅金色头发,你的灵亲是什么品种的猫?”

    “我和我妈妈都是沙丘猫。据说是一种很小的猫……不过我也没见过就是了。”

    罗素没精打采的应道:“但也可能是遗传问题,毕竟我妈妈比我还要再矮一点……”

    “只是看你的样貌,就知道你母亲肯定是个美人。”

    青年由衷的赞叹道。

    罗素也知道,自己无意间透露了一些个人情报。

    但是没办法。

    虽然这头“萨摩耶”一直在微笑着,但罗素的灵性直觉不断告诉他,眼前这个人非常危险。

    罗素的心脏怦怦直跳、撞击着他的胸腔,他的耳朵直直竖起、无比紧张、毛发微微炸开,甚至有些胃疼。

    ——他从未见过如此可怕的人。

    那些影视剧中,欠了高利贷的家伙坐在地下帮派头目面前时……大概就是这种感受吧。

    坐立难安。

    罗素本能的试图将自己的一部分不那么重要的资讯说出来。

    就像是小时候犯了错,在怀疑自己可能被发现的时候、就会突然变得健谈。会主动、自愿的承认一些不那么重要错误,试图分散对方的注意力。

    根据灵亲学,这是以小型动物为灵亲的人类常见的一种本能。

    如同小兽会在呲牙的首领面前翻滚过来、袒露肚皮,试图证明自己的无害和驯服一般。

    “你妈妈不陪你一起来吗?”

    这个透露着危险气息的男人如此盘问道。

    这想必是盘问吧。罗素这样想。

    “她死了。”

    一边想着,罗素一边轻声答道:“她的葬礼刚结束不久。

    “我还记得那是一种怎样的感受。就连攥紧拳头,都会感觉到空虚与无力……在那之后,每天晚上我都会梦到她。虽然在醒来后不久就会忘记梦的内容,但每次醒来时的枕巾都会有些发湿。”

    罗素那没有戴皮手套的右手,下意识的碰了一下胸口的项链。

    那是一枚六边形的吊坠,里面存放着母亲的个人芯片。

    虽然经由葬礼流程,芯片里存放的数据已经被销毁……但这留下的完整芯片,也是一种留给亲人的纪念品。

    而这个存放芯片的水晶吊坠,同时也是母亲留给罗素的最后一件礼物。

    “抱歉……那你的父亲呢?”

    对面的男人耐心的继续询问道。

    罗素愈发的感受到了危险。

    这种深入隐私的询问,已经逐渐脱离了“旅行途中的闲聊”的程度。

    按照一般人的情商来说,既然罗素只提了母亲,那显然就是不想谈父亲的意思吧?

    但罗素却是面不改色。

    他有不少和危险人士接触的经验。

    如同他小时候,母亲还没有下班的时候,他就孤身一人放学回到了家。

    进门后,罗素才察觉到家中进了盗贼,而且对方还没有离开。

    罗素清晰的意识到——在这时他反而要保持镇定与放松,不能因为恐惧而慌乱。

    他保持着演技,保持自己的天真与无害。第一时间给朋友打了联络电话,和朋友联系上后,在“出去打球吧”的借口下,从容的离开家门。

    他并没有迫不及待的离开,也没有在出门后飞奔着逃跑。而是哼着歌,磨叽了一会才缓缓动身。

    如今面临的危机,想必也正是如此。

    “那个男人啊,早就远走高飞了。”

    罗素嗤笑一声,表露出一种不屑与不易察觉的憎恨。

    但实际上,他对那个男人并没有什么感情。

    没有爱,也没有恨。仿佛只是一个与自己没有什么关系的路人。罗素并没有“自己拥有一个父亲”这样的意识。

    “在我几乎还不记事的时候,他就离开了——带着家里的全部财产。和我与母亲不一样,据说那男人的灵亲是鹰。想必他注定是要远走高飞的。

    “我们之前生活在崇光岛,那边不像是幸福岛有上下城区。大量工作交由人工智能处理,能让人活的体面些的活计可不好找。母亲费尽全力才能供养我,让我上学。这二十多年来,那个男人甚至连一分钱都没有汇回来过,所有的消息都是只读不回。甚至在母亲病死后,我给他发了母亲葬礼的地点,他也没有理会我。

    “你知道吗,先生?我头一次知道,人死之后会变得很重。而在那之后,又会变得很轻。火葬场不会把全部的骨灰都交给你。只有象征性的那么一捧……骨灰盒大概只有这么大。”

    罗素比划着,语气淡然中渗透着些许悲伤与自嘲:“他们就连遗体告别仪式的时间,都只给了我一分钟。因为前来告别的只有我一个人……我甚至请不起赛博教会的神父来完成仪式。幸好我在学校的时候打过一些零工。不然就连存放那么轻、那么小的盒子的集体墓地都买不起。如果不能第一时间付起钱,就只能选择‘环保套餐’——也就是直接把骨灰撒到海里。”

    这并不完全是演技。

    那是货真价实的悲伤,实实在在发生过的事。

    只是罗素其实并没有那么无助——他比自己话中所描述的那个孩子要坚强的多。

    毕竟如果不够坚强的话,他不可能在崇光岛那种环境下坚持读完大学。

    但他从小时候就习惯于恰当的“卖惨”。或者说,以适当的程度展示自己的伤疤与缺点,在不至于被人看轻的前提下、尽量消弭他人的敌对意识。

    就像是假装自己很乖,来蹭蹭路人骗取食物的流浪猫。

    说来也怪……或许是因为专注于表演、或许是对方对自己放下了某种歹心,罗素感觉那种弥漫在空气中的紧张感,逐渐消散了。

    或许,我也不完全是为了取得对方的信任。

    罗素想。

    尽管只是一种用于自保的社交手段。

    但把这些事说出来,的确也让他好受了一些。

    “听我的,”对面青年的声音,变得低沉了一些,“等找到那男人,记得给他一枪。抛妻弃子,应当给他些教训。”

    “算了吧。”

    罗素摇摇头:“我不想去找他。”

    “即使他让你生活的如此困难?”

    “他的确是个混账。但我不能和他一样,变成一个混蛋。”

    罗素轻声说道:“母亲说过,我要成为了不起的大人物。”

    ——这是实话。

    母亲的确如此说过,罗素也是发自内心的这样想的。

    “……什么才算‘了不起的大人物’呢?”

    “能够让人发自内心的钦佩……的吧?”

    罗素沉默了一瞬,不是很确定的说道:“至少也不能让人憎恨。”

    闻言,有一头白色长发的青年沉默了些许。

    “那可太难了。”

    青年轻声说道:“比成为‘总公司’的董事,还要更难。”

    说罢,他放弃了这个话题,再度露出了那毫不专业,只能让人不寒而栗的蹩脚微笑:“既然如此,你怎么买得起头等舱的空艇票的?”

    “母亲在临死前,才告诉我……我在幸福岛有一个舅舅。”

    罗素一侧的嘴角微微上扬,语气平静:“一个我从来没见过,也没听过的舅舅。母亲让我搬到幸福岛来生活……这头等舱的票,也是我舅舅给我买的。我跟你说,这票可贵了,如果换成我的生活费,能让我过上五六年顿顿有肉的日子。

    “但也很可惜,我实在没有买行李箱的钱了。好在我也没有什么东西需要搬运,上学时的书包就足够了,甚至还挺宽松。这倒是让我省了托运的钱。”

    “你舅舅是在……?”

    “天恩集团。他是‘总公司’的人,听那意思应该是高层。”

    罗素如此说道。

    这自然也是他故意透露的情报。

    一方面是为了取得对方的善意和信任,另一方面也是一种无声的威胁。

    “天恩集团啊……那可是大企业。”

    身材高大的白发青年低声感叹着。

    他思索了一会,若无其事的将一个小盒子递给了罗素:“你是个好孩子……

    “但好孩子在幸福岛,可更得多加小心。”

    “听起来,幸福岛和崇光岛也差不了多少。”

    罗素嘟哝着,随手将盒子打开。

    下一刻,他感觉到自己耳尖的毛直接就炸开了。

    心脏几乎停跳。

    指尖接触的瞬间,他就意识到了那是什么。

    那是一把枪。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x.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