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破晓-第2章 毕业の何锐(二)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听何锐说出‘未来会刀兵相见’的预言,岗村宁次微微点头,“这正是何君可惜之处。日中两国之势,走到如今,迎面相撞在所难免,非你我所能左右。而观大陆当前形势,可谓江河日下。何君是当世少有的智者,以两国人民计、以东亚文明计,两国通力合作、相互提携方为上策,而不知何君为何如此固执?”

    “岗村学长,何谓固执?”

    岗村宁次道:“在下拜读何君大作之后,如同醍醐灌顶,收益良多。我完全赞同何君的观点,当前东亚的问题,实质是东方文明与西方文明的冲突,从经济、思想、文化乃至军事,是全方位的矛盾。此时敌强我弱。为何不在当前以日本为核心,统合东亚文明之力量,退则自保其文明根本、进则与列强争雄于世界呢?”

    岗村宁次身后一众年轻军官频频点头。小畑敏四郎接过话头,“何君,中日在力量统合之时,必有相争。两国有志之士,当通力合作,冲突越小越好、战争越快越好、和平越早越好,力保元气不失,方为上策!”

    何锐连连摇头,“从我来到日本留学开始,岗村君等人的观点就一直被人重复:以朝鲜为依托,进窥满蒙,获取土地和资源,然后再和中国和睦相处。其实,这条策略单单从军事角度来讲,倒也无何厚非。从政治、经济角度来看,却是死路一条。”

    这并非两人第一次争辩,岗村宁次只是笑问道:“敢问何君,谬误在哪里呢?”

    “我一直在统计日本的经济数据。”说着,何锐下意识的想摸书包。伸手摸了个空,才想起今天书包里根本没有放笔记本,装的全是最新一期《军魂》报。而且此时书包还被石原莞尔拿着,只能顺势摸出烟点上,“日本国土37万平方公里,并非荷兰比利时那般小国。岗村君,你认为,日本当前最重要的问题是什么问题?”

    还未等岗村宁次回答,旁边一名士官生站起来答道:“首要当是土地、资源匮乏,然后财阀政客却又无视国民之利益,蒙蔽天皇盘剥民众,骄奢淫逸挥霍无度!此为日本当前最紧要之事!”

    此人是士官学校的风云人物相泽三郎。相泽三郎出身贫苦的下级武士家庭,在学校内以敢言而闻名,是一群二十岁上下的士官生的核心。

    既然有人回答,何锐接着说了下去,“我在鄙作里提到一个问题:什么是文明?与诸位不同,我认为的文明,既不是和服,也不是长袍马褂;既不是浮世绘也不是水墨山水。我认为的文明,核心构成当为生存与发展。生存与发展的实现方式,表现为生产与分配。生产与分配在实际应用上,则表现为效率与公平的不可解。而刚才岗村君与相泽君的问题,恰好都切中了这两点。”

    听完这番话,除了石原莞尔微微点头之外,其他年轻日本军人大多一脸茫然。

    何锐进一步解释道:“从大藏省的数据来看,当前日本人口约5500万人,超过85人口集中在农村。日本当前主要矛盾在人口快速增长带来的需求和工业产能不足以满足需求的矛盾上。岗村君的战略,是否是希望通过扩展满蒙,一则稀释国内过剩的农业人口,缓解国内压力;二则武力夺取廉价的煤、铁以及有色金属原材料,快速扩大日本的工业规模?”

    岗村宁次与小天敏次郎面面相觑。实际上他们的军略大体上还是以模糊的“势力范围”为目标,主要目的是“报效天皇”、“光大日本大和民族”这类模糊且宏大叙事的口号,关于原料土地什么的,确实略有涉及,但他们更多认为这是大藏省官僚或者财阀的事情。以他们的视角来看,只要控制的土地多了、资源多了,大日本帝国何愁不强?

    “我去年推荐岗村君仔细揣摩《战争论》,就是期待岗村君能自行领悟这个问题。”何锐说完又抽了一口烟,“日本前后打了日清战争、日俄战争,真正获取的,实际上是完成日本工业化的机会。从明治到大正,国事蒸蒸日上也缘由于此。其他所谓领土也好、赔款也好,都是缩短日本从一个农业国变成工业国的时间,除此之外皆为小事。”

    就在此时,围在一起的众人转过头。就见东条英机和山下奉文正佩戴着刚获得的天皇军刀走近人群。在岗村宁次身后的日本军人纷纷敬礼。东条英机微微点头回礼的同时,走入人群,站在岗村宁次身后。山下奉文举手向同学们回礼,站到了人群之中。

    等大家目光再次回到圈内,何锐继续自己的发言,“岗村君,以你的策略,即算是打下了满蒙,其实日本获取的好处也没有你想得那么大。我且问你,那时候你开拓满蒙,日本能获得什么?”

    刚站定的东条英机当即答道:“自然是举国上下都有获益!”

    “那国民获益了什么?日本农民跑到东北耕作开垦,届时几公几民?税率如何?日本农民真的能实现每顿大米饭的梦想?”何锐追问道。

    年轻的日本军官中不少人变了脸色,东条英机更是一脸不快。只是忍着没有发作。

    何锐没想到东条英机竟然学会了忍耐,倒是有点讶异。这家伙之前曾经加入过《军魂》小报的团体,因为过于傲慢,看不起出身不高的同学。又在几次辩论中面对日本国内阶级问题的尖锐论辩中勃然大怒。

    既然没人打断,何锐继续向岗村宁次说道:“日本国情决定了,日本必然是外贸型经济模式。因为工业品竞争力不强,除了对欧美的生丝出口之外,主要以中国大陆为市场依托。中日开战,中国失去大片领土,届时必然群情激奋,对日本关闭市场。即便日本依托满蒙扩大工业规模,但扩大之后生产出来的工业品又要卖给谁呢?”

    ()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x.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