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奇行录-第773章 重登大菩提 物是故人非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冬鬼奇袭九幽,九幽之地的古神修士大部分被抽调,随原先的第三神主郗万涛攻打九幽,丧生于三山五河之间,因此九幽防备薄弱。

    冬鬼起初势如破竹,一日便攻占九幽东面三分之一土地,但接着郗凡出世,领桓园神土修士来援,双方苦战。

    最后九幽军以血战之力,暂时占据优势,攻占大菩提山,收复九幽一半土地,与古神大军以鹿泉山为界,双方东西相隔,暂且休战。

    这一日,冬鬼领九幽军重登大菩提山。

    众修士在山脚仰望,只见大菩提山上荒草凄凄,乱石林立,举目破败,四顾幽幽,不由得心中悲伤。

    神山依旧在,只是故人非!

    想当初冬鬼和林三端坐大菩提山,金光普世,瑞气冲天。二主讲法谈道,万鬼围坐于山前听法,直说得天花乱坠,遍地涌泉。何等大菩提山!何等九幽气象!

    但今日重登神山,所见只有荒草连天、杂树纠缠,所听只有冷泉咚咚、野鹿呦呦。

    当日无上神山,今日金光不再;当日讲法二主,今日只见孤身;当日听法诸鬼,今日多有死灭!

    山河如旧,故人如何?

    当日同欢乐,今日不同归!

    呜呼!奈何!

    冬鬼望大菩提山许久,面前浮现九幽当年繁盛景象,二主慈悲,众鬼欢乐,胜仙人之处,比神人之所!

    前事种种,都似乎在眼前,欢声笑语,都仿佛在耳边。

    尤其是林三的身影,音容笑貌清晰可见,仿佛他从未逝去,仿佛他就在这大菩提山前,正对冬鬼谈笑不止。

    冬鬼心中像是有一座山压着,一句话都说不出。

    手下诸鬼也都神色凄凄,不发一言,安静地立在冬鬼身后。

    许久,冬鬼才抬步向上,同时挥手示意,令诸鬼登山。

    诸鬼重登大菩提山,所见种种旧景,回忆种种往昔,无不垂泪叹惋。只有冬鬼面无表情,一句话不说,也不叹气。

    一直到了大菩提山山顶,此处有神殿神堂,在殿前有讲法高台,但都是破败无彩,荒废许久。

    冬鬼飞身上了讲法高台,盘腿坐下,四处环顾。

    高台旁广植菩提树,此时正枝繁叶茂,郁郁葱葱,微风拂动,掀起绿浪,发出哗哗之声。

    冬鬼正看在这些菩提树上,双目略微呆了一呆,接着转头痛哭!

    诸鬼见状都立即拜倒,悲道:“道主!道主!何以至此!”

    冬鬼垂泪如雨,悲鸣道:“当日我和林三共种这菩提树林,今日神树冲天,枝叶繁茂,为何不见林三?为何不见林三?哎呀呀!为何不见林三!”

    “林三!林三!今日繁繁好景,我与诸鬼重登大菩提山,为何没有你!为何!为何!”

    “轮回有途兮?亡魂有灵兮?血兮亲兮,君往何处?君何不归!”

    冬鬼四顾失神,彷徨落泪,时而悲吼,时而哀泣。

    在场诸鬼无不痛哭。

    情发于心,悲源于乐。冬鬼虽为准圣,又深修佛道至法,论到无情无欲,世上少有人能比得过他。但思念起林三,冬鬼仍悲伤不能自已。

    莫劝他人悲垂泪,未到自家伤心时!

    冬鬼悲哭许久,终于散了苦泪,重归清净平和之心,此时端坐讲法高台,眺望大菩提山上下,心中暗道:“林三,你虽不在,但我感觉你时刻不离我。九幽为你我辛苦建造的基业,我纵万死,也必要护住这地!”

    又暗道:“林三,此番我将使惊天大策,此策凶险,我虽为准圣,但也无法预料此策的后果!但时势至此,正如开弓疾箭,绝无回头余地!林三,你要佑我!”

    冬鬼心中暗定大策,双目炯炯如放金箭,浑身闪彩霞,目光坚定,望着大菩提山,又望向更远。

    三日之后,冬鬼召集手下各部大能,在大菩萨山山顶神殿,商议大事。

    冬鬼道:“诸位,此番我九幽军疾出海中,攻伐九幽,收复旧土,如今大事已将完成一半!此为诸位齐心之力,血战之功!”

    众修士都拱手道:“全是道主英明!”

    冬鬼道:“常言道,行百里者半九十!又有道是,渡水中游,有进无退!我等虽然攻占九幽一半土地,但若不能尽复九幽之土,此事不能叫做成功!而且,如今古神新起准圣领军立于彩鹿山场,如狼待羊,如鹰等兔,我等虽有小胜,但形势不容乐观!”

    诸修道:“道主有何明见?”

    冬鬼道:“我观如今局势,特立下大计。如今战局紧急,我冬鬼便做一次独断之主,诸将听令!”

    众大能立即跪拜,道:“属下等谨听。”

    冬鬼道:“今日之势,有进无退,我命令九幽军明日便全部集结,越过鹿泉山,直攻彩鹿山场,必须要将古神完全驱逐出九幽之地,必须要使我九幽军完全收复旧土!”

    众大能闻言都惊讶,不说黄寻、田仲陵二修,就是袁无舌、彭蠡等九幽旧将,也都心头惊讶。

    因为之前和古神大战,众修士都见识过郗凡的恐怖手段,九幽军虽然拼死占据优势,收复了大菩提山,但说到将古神大军完全驱逐,这极为艰难。

    但袁无舌等九幽旧将对冬鬼都是万分的忠心,虽然心中有疑惑,但此时都拱手道:“谨遵道主命!”

    黄寻、田仲陵对视,都觉得不好,立即出列道:“道主,我等认为此事可容商榷。”

    冬鬼挥袖道:“两位宗主,无需多言!此番复九幽故土,乃是我九幽必须要完成之事,纵然我九幽所有修士丧生,也必要将此事达成!二宗主援助乃是出于道义,此番决战我并不对二位强求。”

    黄寻、田仲陵连话都没说完,便被冬鬼驳回,只好讪讪苦笑,返回原位。

    冬鬼接着下令道:“袁无舌听令!我命你领六部恶鬼为左路大军,越过鹿泉山,从左侧突袭古神大军!”

    又道:“彭蠡听令!我命你领大舜三部为右路大军,沿鹿泉山右侧大河前进,从右方突袭古神大军!”

    又道:“郭英、杨华听令!我命尔等领隐宗修士暗藏潜行,在鹿泉山周围关键处布下连天大阵,以陷杀古神!”

    众大能都拱手道:“遵命!”

    冬鬼道:“至于那古神准圣,便交给我对付。那准圣虽强,但毕竟新生,九幽虽曾陷落于古神之手,但说到底仍是我亲手立下,是我本家之土,明日我便催使九幽之土力量,攻那准圣!如此大事几成!

    黄寻、田仲陵见冬鬼排布诸军,而对霞海、灵云修士不做安排,不禁暗道:“此战虽然凶险,但我等二宗若是无所作为,恐怕不是良策。”

    二宗主拱手道:“道主,我等二宗也愿请战!”

    冬鬼笑道:“二位宗主何必辛苦?此战凶险,我等九幽诸部为复旧土,万死不辞。二位宗主之前援助已经足够,此番不必冒险了。”

    黄寻道:“道主此言莫不是将我二宗当作外人?我等此番既然跟随道主入九幽,便是也抱了誓死之心,如今大战将临,岂能畏缩?我等二宗愿请战!”

    冬鬼笑道:“好,既然二宗主有如此壮志,便请二位前往鹿泉山之北,那里有一处金屑泉,地势险要,隐晦难识,正是埋伏的好去处,二宗主领军藏于其中,到时候,我等大败故古神,二宗主疾起出泉,屠戮残军。二位觉得可好?”

    黄寻、田仲陵立即心喜,暗道:“若让我等随左右两军与古神死战,我们绝对要想办法推辞。但让我等埋伏,却是好事。到时候趁乱取利,不正是最好?”

    二宗主忙拱手道:“谨遵道主命令,我等二宗正愿效命!”

    冬鬼微笑。接着又振臂道:“诸位,九幽我土,古神为贼,此番必将逐贼复土,不成此事,枉为九幽之修!”

    众修士都振奋吼道:“正有此意!”

    大事商定,众修士退去。

    晚间,冬鬼又密召袁无舌、彭蠡、孙无空、郭英四人商谈。

    冬鬼道:“诸位,先前大殿议事,有那灵云、霞海宗主在场,我有关键之事,不好说出。此番我等五人密谈,正没有外人,我要做些叮嘱。”

    袁无舌道:“我等晓得,我看那二宗主不是什么好货,此番来我九幽,名为援手,却未必有什么好心。”

    冬鬼道:“且不谈他们。我且问尔等,明日突袭古神,有多少把握?”

    袁无舌道:“道主放心,古神虽强,但斗志不坚,最让我等畏惧之处,唯有古神那新出的准圣。到时候,只要道主能将那准圣缠住,我等诸部疾出,将古神军杀乱,再回过头来于道主联手,定能一举破敌!”

    但冬鬼立即摇头道:“诸位有所不知,明日之战,我只能化一具分身出去,本体却要留在大菩提山。至于其中原因,我不可多说,唯请诸位相信而已。”

    众大能闻言都不禁惊讶,张口欲问,但又最终闭口。

    冬鬼问道:“诸位,若是明日我以分身出战,这分身有我五成力量,诸位以为胜算如何?”众大能都不禁摇头,唯有孙无空微笑。

    彭蠡道:“道主,我等虽有拼死之心、奋勇之志,但那古神准圣却是恐怖,若无道主亲自出手,我等恐怕难办。”

    袁无舌道:“道主,此事风险巨大,敢问此事是否还有详细商讨的余地?”

    冬鬼摆手道:“不行!明日大战必须要起!此事坚定,天塌地陷也不能改变。”

    袁无舌听了冬鬼坚决之言,便不再多说,他心中明白冬鬼定然有大事谋划,虽然不知道具体如何,但他仍然选择绝对地信任冬鬼。

    冬鬼道:“我知道此番大战艰难,击败古神恐怕机会不大,但若是次之如何?”

    袁无舌问道:“如何次之?”

    冬鬼道:“败古神困难,若是阻拦古神三个时辰,无论发生何事,都使其不能越过鹿泉山半步,可能做到?”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x.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