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全球穿越开始-第一〇六章 回家(一)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见姜不苦很干脆的接了请柬,刘副院长很高兴,立即表示:“那我现在就给你安排行程?”

    姜不苦没有立时答应,而是问道:“这邀请没有时间要求吧?比如让我回归后第一时间就得过去?”

    刘副院长摇头道:“那倒没有……不过,当然是越快过去越好。”

    姜不苦点头道:“那就好,放心,也不会耽误太久时间。”

    刘副院长顿了一下,还是点头道:“那好吧,你心里记挂着这事就成。”

    说着他便取出了一枚储物戒指,递到姜不苦手里。

    姜不苦奇怪的看着他,刘副院长解释道:

    “六一学院那边早有交代,让我们务必妥善安排好你的行程,你既有其他安排,那么行程由你自己定夺就好。

    此去帝都路程遥远,各种花销都必不可少,这就算是我们学校给你准备的路费了。”

    听他这么说,姜不苦也就无所谓的接了。

    随意扫了一眼,这个储物戒指的内部空间是个长宽高皆有十米,总达一千个立方,偌大空间,只有中间放了一个箱子,除此之外,空无一物,显得非常空旷。

    而这箱子中归整的摆放了一千颗上等灵珠,相较于普通灵珠,上等灵珠不仅体积更大,更关键是其内灵气更加精纯,不仅可直接加速修行积累,还是很多高阶阵法必须之物,还是高级灵子动力炉最合适的燃料,乃是驱动大型飞船、传送列车、天机眼阵列所必须的材料。

    一颗上等灵珠至少价值百颗普通灵珠,一次路费就给出一枚空间这么大的储物戒指和价值超过十万普通灵珠的上等灵珠,实在有些夸张得过分。

    姜不苦却也仅就迟疑了一下,就将之收了。

    他现在真的有底气说一句“我对这些外物不感兴趣”,别说这上等灵珠,他身上还有价值比之更高、数额以十万计的贡献值不知道如何花呢。

    也正因为如此,他才能如此坦然受之。

    他接受只是为了安刘副院长的心而已,自己若强行推辞,刘副院长怕是会觉得自己没有很好地完成六一学院的交代,心中始终耿耿……这反倒是给别人添堵了,这不是一个懂礼貌的人应该做的。

    果然,见他爽快的接受了,刘副院长明显笑得更开心了。

    很快,姜不苦便提出告辞,知道他另有安排,刘副院长也没有留他。

    出了洪都学院,姜不苦没有立刻启程远行,反而寻乐处僻静所在,盘膝静坐起来。

    他正在尝试与现世蓝星进行沟通。

    虽然师绾暄等人承诺,所有收获都可以带回现世,但他在旧日大星也即炎夏官方编号中的第二蓝星所得收获,有很多是与星球本身息息相关的。

    早在刚降临之初、修为还是金丹境层次时,他就领悟到的“缩地成寸”神通,随着修为突破,再加上他多停留的那一年,他不仅稳固了自身修为,与第二蓝星的契合程度更是趋近完满,这项神通也已直接修至达成,念动之间,便可抵达第二蓝星地表任意一处。

    而除了这项神通,他还领悟到聆听一个世界的反抗心声、并将之收集、凝成一箭,将整个世界的反抗凝在这一箭之中射出。

    世界之怒,万众一心。

    其威能完全超越了精气神所能囊括的层面,更加高远,打击范围也是在他理解中最广泛的,不仅囊括了通常所知的物理层面、精神层面,即便是更加虚无,比如念头、比如目光、比如锁定,只要确实存在,并被标记,就会纳入箭矢的攻击范围之内。

    用他的理解,此箭攻击的是存在本身,无论任何存在形式、只要被捕捉到形迹,都逃不出这一箭的打击范围。

    打不打得赢另说。

    至少不用担心打空。

    他将这一箭命名为【倾世】,倾尽一个世界的力量发出的一箭。

    这两项领悟不仅对他自身有要求,更需要他自身与世界的契合度。

    第二蓝星不是现世蓝星,其中实在有着太多不同。

    在那里领悟到这两项能力,是否也能在现世使用,他自己心中都颇有疑虑。

    所以,自与刘副院长等人分开,离开洪都学院,得到一人独处的机会,他就立刻尝试起与现世蓝星来一次时隔两年之后的沟通。

    话说,他与现世蓝星之间,也是有过很多“交流”的,他之所以能够领悟呼吸法,从“生命在于运动”这一常识中提炼出自己的道路,后来在云莱书院于持续开山凿路,于“日出而作日入而息”之中领悟自然精进之道。

    归根究底,这都是他这渺小个体与世界“交流”的结果,后来降临第二蓝星,能够如此快与之契合,领悟“缩地成寸”神通,也是因为有着这样的基础。

    他没有猴急的立刻上手,而是先调整自身状态,一点点找回降临第二蓝星之前,与现世蓝星最契合的那种心境。

    然后,这才尝试着重新与世界“连线”。

    下一刻,他就蓦地瞪大了眼睛,心境自然也从那种状态中退了出来。

    “不会吧!”他嘴中轻声自语,带着不可思议的神色。

    在与世界“连线”之前,他预想了很多种可能,甚至做好了最糟糕的打算,即在第二蓝星领悟到的这两项需要世界配合才能施展的能力在回到现世后大幅度倒退,只余下心头一粒“种子”,需要他在现世循着已经走过一遍的道路再走一遍。

    可当他真与世界“连线”,才感受到什么叫丝滑。

    根本没有一点滞涩阻碍,无比丝滑,若非他心境波动实在太大,从那种状态中退了出来,他丝毫不怀疑,自己能够直接一滑到底——与现世蓝星的契合度直接点满!

    “可是……没道理啊!”

    他已经非常笃定,现世蓝星和第二蓝星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在第二蓝星点满的契合度怎么可能直接移植到现世中来?

    且不说两个世界的构成本质就有着很大不同,其大小同样天壤悬殊,第二蓝星直径不足十三万公里,而现世蓝星的直径,早已越过了两千万公里这个关卡,正在向三千万公里前行。

    哪怕因为两个世界有着很多共通之处,第二蓝星点满的契合度最多也只能让人在与现世“连线”时多些便利而已,绝不可能一步到底。

    “不可能是世界的问题……那么还有一种可能!”姜不苦眼中闪过思索的光芒:“问题在我本人身上!”

    要么是世界有问题,要么是自己有问题。

    反正是必然有问题的。

    思来想去,姜不苦还是觉得这种猜测更合理一点。

    反正他身上已经藏了太多问题,忽然又多了一个,他自己都觉得,好像、似乎……也不是多么离谱。

    想了一阵,他便抛开这些思绪,再次进入与世界“连线”的状态中。

    既然如此丝滑,那就滑到底吧。

    渐渐地,姜不苦感到自己就像一块正在迅速融化的黄油,与这世界迅速融为一体。

    虽都是完满契合度,但和第二世界还是有着明显不同。

    当他与第二世界契合之时,就像与之成为了伙伴。

    谷    而在现世,当他感觉完全契合之时,却感觉像是被此星“包容”着,像是被拥抱在怀里。

    别说将感知深入到地壳层以下,就连地面以上的世界,他也只能感应到很有限的一片区域,而且,越往外越模糊,在此之外更大的区域,则已超出了他力量之外,只是一片黑暗。

    许久之后,他从这种状态中退了出来。

    “所以,我在第二蓝星领悟的两项能力都能使用,只是因为世界体量的不同,而受到了一些限制。

    【缩地成寸】,凡是一万公里以内的任意一地,我都可以凭此神通念动即至,十万公里以内,只要我心中的有着一个明确的目的地,并对彼此山川地貌所具气息有着记忆,便可凭此标记锁定,念动即至……所以,单靠图片影像给我的记忆都不成,必须是我亲身去过的地方。”

    不过,即便是只有一万公里任意移动之能,也已超过九成九以上的元神大能。

    一步上万公里,即便是绕星球走一圈,也用不了一万步。这样的速度,没有调查过的他不敢说乃是当世之最,但无论如何也必是名列前茅的。

    而【倾世一箭】,也因为这种种限制,演变成了主动与被动两种模式。

    主动模式,则是他可以主动摄取方圆万里之内山川草木乃至人心之中隐藏的反抗之力,融于一箭之中。

    这能成为他的常规手段。

    而在此范围之外,便超出了他主动摄取的极限,够不着。

    不过,若是世界要主动往他这里灌,他觉得自己也能承受得住,毕竟那一刻的自己是受到全世界加持的。

    在寻常时候,世界自然不会如此偏爱,但若真到如第二蓝星遭遇的那种危急时刻,努力寻找出路的世界自然会主动找上门来,这便是他理解的“被动模式”。

    不过,哪怕是常规手段,也是恐怖到无解的手段了。

    他甚至觉得,在这蓝星之内,任何对手,都挡不住他这一箭问候。

    嗯,那几位真神级别的存在除外,不过,即便是祂们,若被这一箭怼脸,至少也得弄个灰头土脸,甚至伤筋动骨!

    这个发现,让他脸色有些古怪。

    这岂不就是无敌了?

    可我的修行,明显还没有触顶啊!

    修为已到第二蓝星极限的他,在回归现世之后,分明感觉到还有更进一步的空间!

    这可与他一直以来对自己的认知定位严重不符。

    他一直都知道,自己虽然耐打抗揍,可在战斗上真没什么特别的天赋,所谓“打得过的稳赢,打不过的稳输”,任何与自己战斗过的人,都能体会到什么叫无趣,没有意外,更不会有波折,在战斗之前,结局基本就已经注定。

    他觉得,这种特质,能让自己始终处在同层次中第一流的高水准,毕竟,能够确保稳赢每一场能赢的战斗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到的,可这种平庸也不可能让他达到超一流水准,就是有那种在实战上有着超卓天赋,甚至越阶而胜的天才。

    可自己这一箭,谁顶得住呢?

    最终,他只能将这认知的偏差归咎于这一箭本身的特别,若将这一箭的因素撇除在外,或许,应该,自己的判断还是准确的吧?

    梳理完这一切,他站起身来,做迈步前趋之状,双目闭上,脑海中浮现出老姜村土地庙所蕴独特的气息。

    然后,他向前迈出一步。

    他的身形很自然的便从这方天地消失,空间很自然的为他让开了道路,根本不需要他动用丝毫强力去撕开。

    下一刻,距离此地数万公里之外的老姜村土地庙中,姜不苦从容迈步而出。

    蹲在神龛上的九叔公看到这一切,眼睛眨了眨,脸上泛起喜悦,神形向前迈步而出,只留下一尊泥塑神像蹲在那里。

    “九叔公!”姜不苦笑着喊道。

    一刻钟后,姜不苦走出了土地庙。

    三天后,姜不苦又走进了土地庙。

    这次回来,他本来也没有打算待太久,就是看望一下家人。

    在临走之前,他与九叔公姜有德有过一场对话。

    “以我现在的能力,刻意很轻易地改善老姜村的局面。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这话虽然不好听,但这就是事实,任何一个修为有成的大修,其成就都会惠及成千上万的人,让他们的生活直接跨入另一个层面。”姜不苦道。

    九叔公道:

    “那你想做出什么改变呢?把老姜村这一隅之地变成另一个模样,让老姜村所有人直接过上最上等城市人的生活,吃喝不愁,衣食无忧?

    你若真那样做,老姜村所有自力更生、全都能靠自己双手吃饭的庄稼人会全部变成废物!

    好的生活谁都想要,可那需要各人自己去创造,一般的提携帮助那叫贵人,可你现在的层次太高,离普通人太远,一根汗毛就能把所有人压死。

    你若那样做就不是贵人,而是玩人了!”

    姜不苦摇头:“我也觉得这样不妥,所以没做任何事情……可我明明有能力做些什么,却什么也不做,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当初我可是吃百家饭长大的,我刚修行打基础的时候,也得了大家很多的帮助。”

    最后,两人经过一番沟通,姜不苦将刘副院长赠出的千颗上等灵珠取出了九百颗递给九叔公,道:

    “我既然不能直接出手,那这些东西就寄放在你这里吧,以后村中若有能修行的小孩,不说给他多好的资助,至少不能比县学同龄人差吧。

    若有人有其他发展际遇,或是想要有一番作为,却苦于没有起步资金而无法施行,您就适当的帮一下吧。

    也不需要帮太多,勉强够当个贵人就成。”

    说到最后,姜不苦笑了。

    听他这么一说,九叔公也笑了,便也坦然收下了九百上等灵珠这笔对老姜村来说无法想象的天量巨款。

    做完这事,姜不苦心情轻快不少。

    对九叔公挥了挥手,就一步迈出,从老姜村土地庙再次来到数万公里之外的洪都城中。

    洪都位置在炎夏陆疆中也不算太偏,虽不在核心圈之列,但最早的州府从建制至今也有两百多年历史了,比那些真正新生的偏远之地也要繁华太多,但其距离帝都,依然有着极遥远的距离。

    单是两者之间直线距离上隔着的副都级辖境便有三十七个!

    虽说以他缩地成寸的能力也就不到一千步的路程而已,但第一次独自出远门的他,还是想尽量的多体验下更多出行方式。

    还能多见一些世面。

    ()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x.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