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全球穿越开始-第一〇一章 只为验证一个道理:人定胜天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在两条炎夏之龙的配合下,因此界武风与斗战之气昌隆而被吸引过来的斗武世界的目光,在这一推一拉之间,被强行引去了现世。

    就这个结果而言,这和师绾暄等人一开始的计划是吻合,可惜,也只有这一点吻合,其他没有一个在他们的计划之内。

    ……

    对于这颗因天道记忆而衍生的独特大星,炎夏神龙看似淡漠疏离,可祂却是真正全程陪护、看着此星长大的存在。

    上心的程度,超过其他任何人。包括炎夏当局或者师绾暄等人中的以任何一位。

    所以,自从斗武世界的目光被吸引过来的第一时间,祂便已知道,并保持全程特级关注。

    但祂却不能多做什么,对现在的祂而言,祂现身此界所引发的效果并不会比斗武世界投来“大如虚影”差,祂这时候若跟着一起过来凑热闹,首先承受不住的就是世界本身。

    本来就是个只能勉强在海中晃晃悠悠行进的小船,忽然跳进来一个巨人,已经有了倾覆之危,若在这时再来一位,那无论这位新巨人抱着怎样的目的,小船那也没什么话好说,必定“先沉为敬”。

    祂也无法绕开此方世界,直接把斗武世界那探过来的些许端倪揪住硬拽往现世。

    这有点像是穿针线。

    此方世界就是那细小的针孔,而斗武世界初探过来的目光,就是那极微极小的一缕细线,炎夏神龙,乃至为此筹谋许久的现世炎夏就是那候在针孔另一端,随时准备捏住穿过针孔细线的那一只手。

    只要确确实实的捏住了这根细小的线头,那线头后面连接着的庞然大物自然也就会在这线头的牵引下现身。

    所以,祂必须等待这根细线穿过针孔之后才能展开行动,不然,祂就什么也抓不到,甚至,这根初现端倪的线头会如同梦幻泡影般,出现又消失。

    对于这个世界吸引来斗武世界关注后的种种可能,炎夏当局也做过很多预案,最坏的一种可能便是,耗费炎夏当局海量心力、花费近二十年时间培育起来的世界进程被打断,所有降临者被紧急召回,师绾暄等合道者在付出惨重代价后暂时撤离,斗武世界的目光窥破这间于虚幻与真实之间的世界废墟、最终落到现世蓝星之上,而已经进行了不可逆转化的师绾暄等人再次返回已成废墟的大星世界,以天道记忆为核心,从头开始培育世界。

    这同样能达到目的,只不过,除非万不得已,没有任何人想要走到这一步。

    所以,这个世界能以如此强硬的方法将这“线头”硬塞过过来,即便心绪素来高远淡漠,炎夏神龙这一刻也不禁感到有些愉悦,并准确的抓住时机,将这已递到身边的“线头”牢牢抓住。

    都不需要祂再做牵引,几乎是被狠狠怼脸踢了一脚的斗武世界在应激反应下,属于此方世界的独特力量便已更汹涌的扑了过来。

    果然不愧是斗武世界,就是气性大,连世界意志都丝毫不讲修心的,有仇当面就报,只讲个念头通达。

    炎夏神龙有着蓝星世界的顶级权限,且无论是经验、见识和所处层次都远超炎夏蜃龙,感觉到这股正随着自己的牵引一点点硬拽到现世的力量越来越强大,有种要挣脱牵引、先要返身去灭了那怼脸踢了它一脚的元凶,祂却很轻松的连消带打,连引带卸,将这头强拧着不肯往前走的倔驴硬生生拖去了现世蓝星。

    在旁人看来,这一系列事情都只发生在转瞬之间,好像是水到渠成。

    可其中暗藏的两个大世界的交锋却已你来我往的进行了无数次。

    单就层次而言,斗武世界当然是远超蓝星世界的,但一者有心,一者无意,斗武世界就像是踏入陷阱的猛兽,被套上笼头的倔牛,就连祂的挣扎本身,也早在另一方的算计之内。

    所以,直到炎夏神龙彻底将斗武世界倾注而来的所有力量引到现世,斗武世界都没有摆脱这种牵扯。

    也是直到此时,炎夏神龙也终于感觉到手中拽着的这股力量越来越强盛,这标志着斗武世界的注意力正在加速往这边调动、富集。

    这一刻的祂,就像是手里握着一枚引线即将烧完的手榴弹。

    祂毫不犹豫的就扔了出去。

    不然呢?总不能留在手里过年,然后把自己炸个灰头土脸吧?

    这一扔当然也不是乱扔,这玩意儿无论是在蓝星世界的哪一处爆发,都相当于这枚炸弹闷在了肚子里,蓝星意志将世界全权委托给祂料理,祂可不会干出这种事。

    【我留你看家,你就是这么给我看的?】蓝星意志甩牌怒吼。

    【你自己玩火,结果引火烧身?】蓝星意志指着一团糟烂的世界残迹怒不可遏。

    ……

    无论是哪一种,都是炎夏神龙不想面对的。

    所以,这“手榴弹”当然是扔向——

    牌桌咯。

    现世蓝星现在可不是孤家寡人,可是和另九个威猛大汉一桌玩牌,还带了个九州世界这个拖油瓶“弟弟”,没一个是好惹的。

    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更别说蓝星世界乃是这么多大世界彼此交汇接壤不可或缺的关键。

    所以,任何一个“恶汉”都不可能容忍蓝星世界被自己以外的其他存在一口吞了。

    那是要犯众怒的!

    ……

    现世,人间。

    这一天,阳光明媚,天气晴好。

    蓝星大日稳定的运行在天空。

    一切本来都很好好,忽然,一种肃杀的氛围携着一股仿佛极其愤怒暴虐的气势,从苍穹垂落。

    人们抬头上看,就见天空出现一幅奇景。

    就在蓝星大日的上空,又一轮大日的虚影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呈现。

    看着那迅速从模糊到清晰的影像呈现,人们仿佛能够看到一个出离愤怒的魁梧大汉,獠牙狰狞,手执狼牙棒,正在死命的挣扎着,想从一条窄缝中挤过来,然后给这个世界狠狠敲上一棍。

    这个忽然出现的存在,毫不掩饰自己的恶意。

    看到这一幕,但凡年龄在二十多岁以上之人,脑海中都清晰地回忆起多年前的画面。

    而就在这幅多年前的记忆画面在很多人心中呈现之时,天空之中,蓝星大日周围,一个又一个太阳仿佛变戏法般凭空跳了出来。

    这一次,一口气就跳出来九颗太阳,祂们每一个,气势一点不弱于斗武世界那颗。

    而它们和蓝星大日一起,形成了一个环,将斗武世界的大日团团围在中心。

    要问斗武大日之内所蕴意志现在是什么想法?

    一个身强体壮、全副武装的恶汉,看到远处站着个可口萝莉,一心想着走过去一棍子敲晕扛回山洞随意折腾,结果,刚来到这可口萝莉身旁,才猛然发现,在这可口萝莉两侧还站着九个无论体型体格还是气势武装都不差自己分毫的恶汉,他们轻轻拍打着手中棍棒,一起盯向自己,双眼冒着绿光,嘴角口水都流出来了。

    谷    而更可恶的是,那可口萝莉居然也从自己身上掏出把小刀,在自己身上这瞄瞄那凑凑,已在想着选哪个地方下刀。

    嗯……那可口萝莉身后居然还鬼鬼祟祟的冒出个更小个小屁孩,手里拿着在祂看来只能当玩具的武器,也想从自己身上割块肉去,双目之中,天生带着狼崽子的嗜血和贪婪……

    你问祂现在是何种想法?

    往后看,退路已经被封死,无路可退。

    可总不能任人宰割吧?

    那就只有打了。

    还能怎么办!

    斗武的意志,可没有跪地求饶,妥协苟活!

    狭路相逢勇者胜,于死地中求生机,既然生路已经难觅,那就尽可能把更多存在拖入死地吧,于绝境中升华,于十死无生处绚烂。

    只见天空之中,被团团围在核心的斗武大日,猛然变大,主动将其他所有大日囊括在内,然后,祂们全部消失不见。

    这是此界绝大多数众生所见。

    而炎夏神龙所见,则是随着斗武大日主动将所有大日拖入局中,瞬息之间,便已经过了千百次刚硬碰撞,没有一点回避,没有丝毫婉转。

    从祂们碰撞摩擦开始的这一刻起,蓝星世界立即从核心变成了边缘化。

    没办法,这种层次的碰撞,蓝星世界根本没有资格刚正面,也就只能跟在其他世界屁股后面摇旗呐喊、加油助威了。

    舞台的中心,随着战火的转移很自然的就从蓝星世界这一隅之地迁移到其他大世界去了。

    从斗武世界入局之后,其他九大世界的焦点便已暂时从蓝星世界转移,就算是蓝星世界想拉都拉不回来的那种。

    其他世界不知道斗武世界的出现过于蹊跷吗?难道不知道这里必有蓝星世界的心思算计吗?

    当然知道。

    但这并不妨碍斗武世界成为新的热点,成为诸世界的新宠儿。

    因为道道顶级契约道誓的束缚,这些世界和蓝星世界被一条条丝线缠绕绑缚,彼此都成为对方甩不掉的“牛皮糖”,对彼此的行动,也都变得束手束脚起来,而只有对外,祂们才能奔放不羁的大展拳脚、尽出手段。

    最妙的是,正因为这种种誓约的束缚,让祂们在面对如斗武世界这种新入局者之时,便是天然的同盟军。

    面对祂们这种集合体,任那些新闯入的大世界何等不凡,最终也只能变成盘中餐,一坨肥肉。

    谁先一步,谁多吃了一点,很可能就会为之后漫长的互耗积攒更多优势……

    其中利弊,都不需要仔细权衡算计,哪怕只是出于直觉本能,都知道该如何选!

    ……

    蓝星大日与其他大日一同消失了,但蓝星世界并没有陷入黑暗动乱之中。

    虽然蓝星大日走了,可属于各阵营的太阳可都还在呢。

    炎夏神龙很熟练的便撑起了蓝星大日消失之后的天空,几乎做到了无缝对接,另外三位真神和新大陆梦女士也在祂的调度指挥下立刻接下了蓝星大日空出来的班。

    自从新历三百年之后,由祂们组成的属于各阵营的太阳才是世界常态,这次蓝星大日出现,反而是非常态的,沉迷于牌桌博弈的她,哪有时间打卡上班啊。

    至于她现在何处?

    正在一个个战场外围划水打酱油,同时兼职战地记者呢。

    正在天空化日而行的炎夏神龙就不时接收到她传递过来的有关其他世界与斗武世界博弈的第一手资料。

    综合这些信息,可以得出一个结论——

    暂时来说,蓝星世界的压力消失了。

    被缠着,甚至是被强摁在牌桌上的她忽地变得有些清闲了。

    然后,她感觉有些失落。

    炎夏神龙回传过去一些模棱两可的安慰,心中对她这种情绪却有些不以为意,真要被强摁着才高兴啊?什么毛病!

    ……

    很快,身在帝都的炎夏中枢就收到了炎夏神龙传来的信息。

    非常简短的两个字。

    【成功。】

    就因为这简短的两个字,很多原本极其肃穆的场合,响起了热烈的欢呼声,各种喧嚣呼喝,庆祝掌声弥漫了在了整个帝都。

    这是一场跨时近二十年的宏大计划。

    对参与这个计划的每一个人而言,这个计划本身成功与否都是其次,其更重大的意义在与,渺小的人类,只要找到那个准确的支点,是真的可以参与到大世界级别的博弈之中的。

    就如同此刻最核心会场中一位老人铿锵有力的发言:

    “这充分证明了一件事,哪怕换了一个世界,换了一个宇宙,人定胜天这个道理,它依然是能够存在的,是可以存在的!”

    新历三零零年,现世蓝星,十日横空,若非那位存在,现世蓝星就要重蹈天道记忆所属世界的后尘。

    对普通人类来说,他们只有庆幸,能够安然无恙的度过这场浩劫,就是万幸,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可这对两个群体,却造成了极重的心理打击。

    一是以陈中夏、李未晞等人为首的修为已到此界之极的修行者,最终,他们甘愿彻底脱离凡世,以身为枢机,铸就一座座星宫,镇守天区。

    另一个感到火辣辣疼痛的则是炎夏中枢。

    ()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x.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