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次相亲当天,逮捕相亲对象-第6章 第九个人,细思极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咔嚓一声,除了梁文渊和陈言,其他侦缉员都上前围观。

    断茬内,森白的骨头渣子清晰可见。

    这哪里是石膏,分明是人骨!

    梁文渊颓废的瘫坐在沙发上,双眼无神,神情飘忽。

    众人看着骨架断茬,一脸的不可思议。

    还真的是人骨?

    “小陈……”负责勘察现场的侦缉队员也是老江湖了,没想到阴沟翻船,竟然放过了如此重要的线索。

    “你是怎么发现的?”

    这两幅骨架虽然是成人骨架,但是高度和成人骨架不符,外表裹着的石膏很明显,显然是仿制品。

    陈言当然不能说是闻出来的,自己又不是真的警犬。

    “其实我也是猜的,毕竟一般的医生家里不会放这种东西。”陈言挠挠头:“即便是放了,也不用放两具吧。”

    “而且,我刚刚看卷宗的时候,发现梁文渊不仅是外科医生,还是石膏雕塑爱好者,将真骨架上裹一层石膏,显然不是什么难事。”

    “好小子!”刘青山重重的拍了拍陈言的肩膀:“这次要不是你跟着,你师父我都要阴沟里翻船了,这案子,算你头功!”

    “兄弟们,把这副骨架带回去,抓紧审问,撤!”

    “师父!”陈言挡住刘青山,指了指另一幅骨架:“这具您也得带回去。”

    嗯?

    刘青山脸色微变。

    众人刚刚折断的骨架是那副女性骨架,并没有理会另一具骨架。

    毕竟,失踪的张静雅是女的,男女骨架的差异一般人看不出来,但警察肯定能分辨出来。

    所以,众人并没有折断另一幅男性骨架的骨头。

    “陈言,”刘青山指着另一幅骨架:“你是说……”

    陈言点了点头:“师父,您忘了我说刚刚说的,梁文渊家里有九个人的气味了吗?”

    “这个,就是那第九个人!”

    刘青山:“……”

    “对了,几位前辈,他家阳台上有条狗,也带回去,得解剖。”

    陈言最后交代道。

    看着众人不解的眼神,陈言不得不解释。

    “两幅骨架的身高明显不对,肯定是被梁文渊锯开了胫骨。”陈言指了指两具骨架:“我怀疑……你们懂的。”

    淦!

    众人干警察也不是一天了。

    当然明白陈言的意思。

    不就是把骨头喂狗了吗。

    陈言刚刚看到金毛的时候,发现这是狗有点懒,像是有些消化不良。

    人骨其实非常坚硬,即便狗的胃酸消化能力非常强悍,估计一周时间内也很难将骨头消化干净。

    所以,陈言建议把金毛狗带回去,应该能找到一些证据。

    而且,狗舍附近的味道……

    所以,这只狗可能吃的不仅是骨头,应该还有不少……。

    梁文渊被带走的一刻,陈言脑海中响起系统提示音。

    【叮!恭喜宿主成功侦破失踪案,奖励开启视觉基因锁。】

    哗!

    陈言只感觉身体一阵酥麻,眼睛微微发痒,不过几个呼吸,就恢复了正常。

    睁开双眼,陈言默念开启视觉基因锁。

    整个世界都仿佛鲜活了起来。

    空气中飘落的尘埃,仿佛一道道丝线,十米外书页上的文字仿佛就在眼前。

    周围走动的同事,仿佛被时间凝滞,动作极度缓慢。

    “这就是开启视觉基因锁的感觉?”

    陈言好像开启了上帝视角,全身360度的影像,全部映入视野。

    “这要是配合我的超忆症……”

    陈言有一种突然成为上帝,主宰一切的错觉。

    “陈言!”

    沉浸在视觉基因锁开启状态的陈言被刘青山叫回现实:“想什么呢?”

    “哦,没什么”陈言摇了摇头,关闭视觉基因锁:“我在想梁文渊杀的第九个人是谁,他怎么进入小区的,为什么监控上没有看到?”

    哈哈。

    刘青山笑了笑:“这有什么难的,梁文渊都被抓了,还怕审不出来吗。”

    “再说,这种案子,多半都是情杀,那第九个人大概率是张静雅的情人。”

    刘青山破过的、听说过的类似的案件,70%都是这个套路。

    陈言点了点头,老刘说的有道理,前世陈言也接触过类似的案子,情杀的概率确实大一些。

    而且,梁文渊今年53岁,和张静雅是典型的老夫少妻。

    再加上梁文渊又是胸外科主刀医生,虽然钱赚的多,可是加班多,回家晚啊。

    28岁的张静雅,有点其他想法也算正常。

    “回队里检验一下DNA,再排查一下张静雅的社会关系,应该能找到死者。”

    其实,除了第九个人的身份,陈言还有不少疑问。

    比如两个死者的血肉,梁文渊究竟是怎么处理的?

    都喂狗了?

    那可是两个成年人,加起来最起码也得一百多公斤重。

    按照陈言的推测,梁文渊是在4号杀死的两人,到他11号报案,也不过就是一周的时间。

    一只狗能在七天内吃这么多肉?

    想起前世碰到的一些变态杀人犯,陈言都不敢猜下去了。

    细思极恐。

    ……

    后续的事情就比较简单了。

    分队的侦缉员对房间进行了地毯式的搜索勘察。

    在玻璃室内的一柄手术刀柄凹槽内提取到了微量人体组织。

    凶器算是找到了。

    在大浴缸的下水道里,提取到了血液样本。

    放血的地方也找到了。

    只要确定了梁文渊是凶手,寻找这些蛛丝马迹,侦缉队的老江湖们根本不怵。

    第九人的身份信息也查了出来。

    张静雅的前男友,无业游民,居住在郊区的出租屋。

    也失踪一个星期了。

    只不过出租屋里的人都互相不太熟悉,所以没有人报案。

    凶器、尸体、作案动机都已经捋顺,梁文渊终于撂了。

    第二侦缉分队。

    刘青山办公室。

    “这个梁文渊也算是可怜人。”老刘端着陈言泡好的茶杯,轻轻吹了吹热气,滋溜了一口:“结了两次婚,第一个老婆出轨离婚了,没想到第二个又出轨,而且是人赃俱获。”

    “师父,两个疑问,”陈言给刘青山的茶杯续上开水:“张静雅的情人是怎么进入房间,而没有被监控拍到的?”

    “还有,就是两个人的血肉,梁文渊交代怎么处理的吗?”

    “那个男人啊,”刘青山摇了摇头:“日防夜防家贼难防,张静雅让男人藏在轿车后备箱,直接把车开到地下车库单元门口,就躲过了车库里的监控。”

    “小区楼梯口都没有监控,然后走楼梯上楼,躲过了电梯轿厢里的监控。”

    刘青山接着顿了顿:“至于两人的血肉…

    淦!

    陈言就知道,不可能都喂狗。

    ()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x.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