扼元-第七章 一闪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这个被萧好胡看重的挞不也,便是郭宁当日受伤初醒时,杀死的虬髯大汉。

    挞不也膂力过人,凶悍异常;当年曾纵横于乱军之中,硬抵过一拨蒙古骑兵的追击,簇护着萧好胡逃出生天。当时郭宁身带两箭,竟能轻取此人性命,着实有些侥幸。

    可见沙场死斗的胜败生死,不仅取决于武艺和体力,更取决于斗志、决心,乃至瞬息间作出的判断和运气。

    郭宁既然杀了此人,便知迟早会引起萧好胡的怀疑。

    所以他毫不停歇地赶到高阳关,以免夜长梦多。

    可他委实没想到,萧好胡的部众数量,会这么多。

    就在他的眼前,有手持刀枪的士卒快步登上寨墙肃立。而在正前方像是校场的空地上,数百兵将已如雁翅也似,列成了整整齐齐的左右两队。

    队中旗帜交错竖立,在夜风中猎猎飞动。空地后方又摆开大鼓几面,鼓手坦臂落槌,鼓声雄浑。

    近年来盘桓在安州左近的小股溃兵,在从塞外退入河北的路途中,难免有过冲突,也有过彼此支援的时候,大致是知根知底的。所以郭宁一直以为,萧好胡所能动用的力量约莫百人。

    如今展现在郭宁面前的,却是一支足足三百人的精兵!

    可见萧好胡早就意图发难,故而暗中培植力量,非止一时一日。

    原来的自己竟不察觉,也太过迟钝。

    郭宁全不动摇,冷静地迈步通过寨门。

    这种刀枪如林的肃杀场面,却使俞景纯忽然有些胆寒。他下意识地止住脚步,露出逡巡神色,跟随在他身后的十几名护卫不明所以,也纷纷止步。

    郭宁连忙兜转回来,客气地道:“俞先生,请随我来。”

    俞景纯愣愣地看了看郭宁,又看看前头的朱章和张郊两人。

    朱章往这里撇了两眼,自顾自地往前走。而张郊不耐烦地回来两步,招了招手。

    郭宁挤出笑容:“俞先生,这是在列队迎你。勿要慌乱,哈哈!”

    “哦,好,好。”俞景纯继续迈步。

    郭宁转过身,依旧与之并肩。

    沿着城寨中逐渐垫高的土路向前几步,他便看到了被许多武士簇拥着的萧好胡。一瞬间,简直将有烈火从他眼里喷出来。他连忙深深吸气,竭力让自己恢复平静。

    郭宁依旧大步前行,但把盔檐压得更低些,不再盯着前头。

    凡是身当锋镝、经验丰富的武人,总有些近乎本能的预感,说不定某一眼就引起了这厮的警觉。况且,愈往寨子里走,灯火就愈是明亮,引起萧好胡注意的几率本来就高很多。

    又走几步,忽见队列以外,又来一队士卒。

    这队士卒推推搡搡地赶着一人,从斜刺里插到俞景纯的前头。那人满头满脸的血,身上带着几处刀伤,狼狈异常,上半身被粗绳五花大绑地捆住,嘴也被塞着。

    俞景纯一眼掠过,顿时吃惊地喊道:“汪兄弟?”

    原来这人竟是活跃在新桥营东的另一支溃兵首领,名叫汪世显的。

    汪世显原是巩昌府的巡盐弓手,去年朝廷调集诸路援军,号称百万之众,由元帅左都监奥屯襄统领,救援西京大同府。汪世显也在其中。

    不过,那百万大军的命运与早前野狐岭的数十万众并无差别,一样遭蒙古人打成了稀烂。汪世显和一批同伴也不知怎地,稀里糊涂地溃入了真定府,然后又从真定府辗转到了安州。

    汪世显是个汪古人,性格却不粗豪,甚至称得上有些和善,手下几十号人也非穷凶极恶。故而他在新桥营东落脚以后,和周边村社往来甚密,有时出面替人办些押运护送的事,通常都做得利落。

    小半年下来,汪世显颇积攒了些名声,和俞景纯也是彼此熟悉的朋友。

    可眼前局面,却是为何?汪世显怎就成了这样?

    俞景纯愣了愣神,却见汪世显在士卒的推搡之下,踉跄摔倒。推他过来的一名士卒嘿嘿冷笑,并不去扶他,反而抬脚就踢,让他如同待宰猪羊那样,在地上蠕动。

    俞景纯紧赶几步,抬手护着汪世显,连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汪世显嘴里塞着破布,还从脖颈后头勒了根麻绳,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摇头晃脑,哪里说得出话?

    踢打汪世显的士卒,正是先前得到了萧好胡吩咐的那个。立时在旁冷笑着喝道:“此人不服徒单刺史的命令,故而被捉了来,预备今晚明正典刑!”

    无非是与你萧好胡不睦,怎么就有徒单刺史的命令了?这……这是存心做给我俞家庄看的吧!

    俞景纯是个书生,却不是傻子,如何不明白萧好胡的意思?一时间气得哆嗦。

    他用力“嘿”了一声,待要出面缓颊,却见汪世显的动作,忽然间剧烈了好几倍,嘴唇也竭力翕张,连连发喊。别人哪怕听不懂在喊什么,也能感觉到其中猛然暴增的激动。

    而汪世显的两眼,更瞪得溜圆,简直到了目眦尽裂的程度。

    这又是做甚?他看见什么了,激动成这个样子?

    俞景纯不明所以地转过身,才知道汪世显是在拼命向那高大甲士示意。

    “慌什么?”甲士叹气。

    原来这两人也是认识的?

    俞景纯还在懵懂,甲士又叹了口气,说道:“你等着!等着!”

    汪世显立即住嘴,可满脸的污血,都遮掩不住他的热切神色。

    甲士转过身,往队列前头去。

    在那个方向,萧好胡已经走近了。

    俞景纯还茫然站着,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而萧好胡的部下们,都以为这是俞景纯的同伴,要出面向萧百户求情的,所以不仅没人拦阻,还有人嘻嘻哈哈地笑着,等着看笑话。

    站在甲士前头的,是萧好胡派来领路的什长张郊。

    张郊下意识地伸手一拦,视线与那甲士的双眼一触,瞬间便觉浑身发寒。那甲士昂然从他身边走过,张郊竟不敢再动。

    与此同时,萧好胡渐渐接近。

    俞景纯和汪世显的会面,都被萧好胡看在眼里。

    他很满意这杀鸡儆猴的安排,暗中想着,若俞家庄能知趣些,倒也不是不能饶了汪世显一条狗命。不过,非得让汪世显磕头求饶才行,不如此,显示不出安州都指挥使的威风!

    这种想法让他的心情有些愉快。所以,那名陪同俞景纯入来的甲士向他走来,他开始并没在意,只觉得这甲士大步向前,却不通报,未免失礼。

    俞景纯都已经丧胆,若此人以为,仗着俞家庄的微薄力量就可以在高阳关乱来,那可太蠢了。

    萧好胡眉头一皱,向朱章摆手示意。

    朱章立即横臂一拦,口中喝道:“退下!”

    下个瞬间,一道利器破空的锐响暴起。

    因为眼前似乎有亮光闪过,萧好胡和身边的护卫们同时眨了眨眼。

    朱章横臂阻拦的动作一停,随即整个人翻身后仰倒地。倒地的同时,他发出撕心裂肺的喊叫,而胸前鲜血狂喷。

    当他的背脊撞击地面,更多的鲜血像喷泉一样,从额头,从鼻梁,从咽喉,从胸口,从一整道巨大而连贯的伤口中喷出来。道路两旁列为仪仗的士卒被浇得浑身通红,惊骇之下,就连松明火把也失手掉落两个。

    漫天血雾中,一个高大身影加速前冲。

    萧好胡的地位高了,眼界高了,派头也大了,身边总是留着几名身手出众的护卫。这时候靠近萧好胡的一名护卫和堂古带反应过来,连忙翻手拔刀。

    冲来的那人的动作如扑食虎豹般,迅猛异常。两人方才抽刀出鞘,那人已经到了跟前。

    寒光再闪,护卫胸前发出噗的闷响。一把长刀刺穿了他的甲胄,然后再一口气透过皮肉、骨骼和内脏,刀尖透后背而出。

    这一刀着实猛烈,但未免用力过头了,长刀插得那么深,轻易拔不出来。

    堂古带大喜,抓住机会挥刀就砍。

    却见眼前这人不闪不避,左手从腰间一抹,便取出一柄三尺长的铁骨朵。

    奋力挥劈的刀锋落在这人肩上甲胄,竟不能入,冒着一溜火星划开。堂古带一愣,沉重的铁骨朵自下向上飞砸,正中他的下颌。咔嚓连响声中,他的下颌、上颚乃至顶盖骨骼俱都碎裂,整个身躯往后抛跌,人还没落地就死了。

    瞬息之间,连杀三人,甲士继续前进。

    萧好胡纵声狂吼着,连连后退。

    今日他为了显示身份,特意穿着一身锦袍……这袍子可挡不住刀!

    他在校场上布置了足足三百人,足足三百名训练有素的士卒,其中还有一百人,是随他久经战阵,厮杀经验丰富的奚人勇士。这三百人为了壮声势,个个都装束齐全,手持弓刀……可事发仓促,这三百人全然无用!

    绝大多数人根本没法反应过来。靠近萧好胡的一批士卒,只来得及和萧好胡一样纵声惊呼,而远处的那些人视线被阻挡了,还压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萧好胡身后的几名护卫奔上前来,却被萧好胡后退的身躯撞开了。

    连杀三人的剧烈动作,使得甲士脸上蒙着的布巾飘飞。

    摇曳灯火之下,萧好胡看见了一张有些眼熟的面庞。

    二十岁上下,很年轻,脸上带着森然杀意,还有一点掩不住的疲惫。

    萧好胡厉声怒吼:“郭六郎!你还没死!”

    怪不得我刚才就觉得哪里不对!

    娘的,挞不也这个蠢货误我!当时我就该亲自去补刀!

    郭宁向前直扑的同时,反手握住扎在那护卫胸口的刀柄,将长刀抽拔出来。

    寒光再一闪。

    郭宁站定脚步,看看身周无数慌乱的人。

    他的呼吸很急促。自从同伴遭袭身死,他带伤长途奔走,寻机潜入,最后全力暴起杀人,此时此刻,精神和身体都已经疲惫到了极点。

    但他的神情很沉静,站立的姿态也很自如。

    萧好胡的头颅骨碌碌地滚了两下,滋滋地冒着血,停在郭宁身前。郭宁低头看了看,抬脚将之踏住。

    ()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x.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