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先天功开始纵横诸天-第一章 武林风起云涌,正是你我充钱之时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

    这词来自柳永的望海潮,东南形胜,在这短短的词句之中,写尽了杭州之地的豪奢,而词中描绘的一切是为宋时场景,现在到了大明,这人口繁息,杭州更是扩大了许多,城内市井坊陌,铺席骈盛,外城人烟生聚,数日间经行不尽。

    而在这繁盛的杭州,在这如画的西湖畔,在这最近最为知名的顺天楼客栈二楼靠窗位置,徐浪目光眺望,不由再度开始琢磨六两黄金的首充。

    大明黄金和白银的比是一比十。

    穿越过来匆匆一个多月,而凭借自己做护院二两银子,想要赚这个首充,需要两年半的时间。

    不仅如此……

    徐浪看向么满桌的饭菜,瞧着在对面胡吃海塞的一字电剑丁坚,心里就更为难受。

    这一顿饭吃了我五钱银子……

    徐浪的心在流血。

    徐浪。

    内修:基础剑法,基础桩功。

    武功:基础剑法【白】【一阶】【四十级】

    内功:基础桩功【白】【一阶】【三十七级】

    武学评价:不值一提。

    【白】是武学评级,根据武学的品级,有白,绿,蓝,紫,橙五个层级,像是现在徐浪的桩功和剑法,都是江湖最基础的,是为白阶,而像是易筋经,葵花宝典这样的武学,大约就是橙级。

    【阶】是武学的理解层次,同样的一套武学,不同的人用,水平天差地别,王重阳用全真教的武学,力压四绝,夺得中神通的名号,但是到了全真七子,以及后来全真教的手中,一代不如一代,这句是层阶的差别。

    【等级】是自身的应用,最高一百级,到了一百级,就是能百分之百的发挥这一套武学对应层级的能耐。

    这三个品级之间互不干涉,也不存在练到一百级之后武学晋级二阶,武学十阶之后,这套武学能够到达绿色的情况。

    六两黄金首充包。

    金丝软甲:刀枪不入,水火不伤,冬暖夏凉,能防御一定的内力。

    金蛇剑:黄金混合其它五金造就,造型奇异,锋芒锐利。

    金蛇锥【三个】:长二寸八分,左右皆有倒刺,刚柔一体。

    金蛇秘籍:内含有金蛇锥法,金蛇剑法,金蛇擒鹤拳,金蛇游身拳,皆为蓝色武学,更有毒药配方,暗器机关等法门。

    【首充之后,开启部分升级特权】

    【注】:本系统为免费系统,旨在协助宿主挂机修炼,一切在诸天万界的排名,名声,皆非本系统原意,请宿主根据自身情况理性消费……

    徐浪看了两眼,将系统界面默默合上。

    六两黄金,金蛇郎君的全套,这在徐浪看来是赚的,先不讨论武学价值,单说送的金丝软甲,价值就已经不菲,并且金蛇剑,金蛇锥都有黄金,特别是金蛇锥,经由穆人清认定的,一个就是一两多黄金。

    由此这三个金蛇锥就回了一半的本,并且这金蛇剑在描述中也有【甚重】标语,若是熔炼,绝对是大赚一笔。

    因此这个首充可以氪。

    徐浪也需要通过氪,让自己的实力能够增长,跨过这个小虾米的阶段,毕竟对他来说,这战场并非是眼下的笑傲江湖世界,更是诸天万界。

    毕竟系统标注了……它在诸天万界的名声不太好。

    “丁师傅,慢点吃。”

    徐浪温和一笑,出声说道。

    我都还没怎么下筷子呢!

    丁坚听到这话,笑了笑,看向徐浪,笑问道:“小徐啊,你来我们梅庄有一个月了吧。”

    “一个多月了。”

    徐浪说道,前面的日子你们都没算工资……

    丁坚点头,审度着徐浪说道:“一个月,你的武功进境不小,可见你资质不错。”

    不是我资质不错,是我的系统不错。

    这系统能够同时内修一套内功,一套武学,挂上一天,相当于自己苦练一天的进境,而且是十二时辰不间断,正是因为“勤”能补拙,徐浪才能够在这一个月内,进入武学门道。

    “你可知道,月余之前,我们为什么要收留你?”

    丁坚又问道。

    徐浪闻言,微微沉默思索。

    他所工作的地方,是西湖梅庄,这个地方是未来令狐冲和任盈盈归隐之地,也是日月神教的产业。

    徐浪不曾听过金盆洗手,也在杭州城内看到过福威镖局的人,料想是剧情开展之前,由此可想,这日月神教的任我行,大约就在这里面囚禁,而自己刚刚穿越,人生地不熟,恰好就在这梅庄之外遇到了人,而后被收留进去。

    梅庄没那么容易收留人。

    这一个月来,梅庄必然也在暗中查听自己。

    “庄主说,因为我粗通文墨,因此将我收留了。”

    徐浪斟酌语言,说道。

    “哈哈哈哈……”

    丁坚听了哈哈大笑,而后连连摇头,说道:“你啊,你啊,就是戒心太强了,始终不敢跟我们交心,我们梅庄这边查了你的身份,虽然什么都没查出来,但是我们也都有了猜测。”

    徐浪点点头,看着丁坚,说道:“丁师傅,你说。”

    徐浪也一直想不到用什么身份可以敷衍过去。

    “你这个人之前毫无武学根底,身上的肉也松弛,而在梅庄里面,四庄主好吃好喝的招待你,但是你多食不知味,想来是养尊处优长大的,因此才会认的那么多的字,想到最近的那些律令……你家里,应该也是五十三奸党之一吧。”

    丁坚看着徐浪,直接给徐浪敲定了身份。

    什么奸党?

    徐浪对这些弄不清楚,但是听到是奸党,想来就不是好人,张口便否认道:“我不是啊,别乱说啊。”

    “放心。”

    丁坚拍拍胸膛,含笑说道:“刘瑾虽然昭告天下,公布名单,但是我们庄主对刘瑾的所作所为并不认可,若非如此,怎么会将你给带到了梅庄,你不愿意说也不打紧,今后在我们这里好吃好睡,就是想要报仇的心思,还是绝了的好,你虽然跟着我们学了武艺,但是想要报仇……呵呵。”

    原来是刘瑾口中的奸党?

    那应该是好人吧。

    “庄主雅量……”

    徐浪话还未说完,便听到在这客栈之中有尖细声音传来,

    “嘿嘿嘿嘿……”

    三楼传来尖细之声,笑道:“搂草打兔子,这里还有一个意外收获!”

    徐浪和丁坚两个人立时直起身子,听着三楼声音就在耳边,均知对方内功不俗。

    “刘公公颁布的贼党,遇到便杀,此人包庇贼党,更是合该去死!”

    这尖细声音在三楼响起,同时一楼也有刀剑拔出的声响。

    徐浪看去,只见七八个身影身姿矫捷,手中挥舞着明晃晃的长刀短剑,沿着楼梯冲了上来!

    躺枪了!

    徐浪真想喊一声冤,看向丁坚也不无埋怨……像这种私话,大可以私下说,自己私下承认,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平白惹了这么大的误会。

    而此时此刻,徐浪情知里面有误会,但是看着这一群人一涌而来,手中拿着长刀利刃,又想到对方所说【遇到便杀】,情知不是辩解的时候,手中的筷子都来不及扔,撑着二楼的窗台就往下跳去。

    好歹有三十七级的桩功,这让徐浪腿脚稳健,落在了一楼地上之后,向着梅庄方向健步如飞。

    徐浪是这一个月来才接触武学,但是知晓这世界为笑傲江湖之后,对于当世武学层次也心中有谱,像是一字电剑丁坚,虽然也有名声,但是徐浪并不觉的这一位能够保护他完好无损。

    毕竟他在面对令狐冲的时候,剑法声势极大,但是一出手就被令狐冲看到了老大的几个破绽……

    而跑到不远处的西湖梅庄,那里才是个安全的地方。

    至于和这些人之间的误会,等到他们对上梅庄的高手,并且打不赢的时候,这误会自然就解开了。

    只不过怎么会这么巧,这边刚刚谈论,那边就立刻被人知晓……

    “有一个跑了!”

    顺天楼的二楼处,一持刀人喝道。

    与此同时,在这上面风雷之声大起,丁坚抽出长剑,同楼上的人战成一团。

    徐浪的离开,让丁坚少了累赘,而他拥有“一字电剑”的名声,更是让梅庄四位庄主对他以礼相待,自然不是等闲之辈,现在剑路展开,风雷之势大显,而在霹雳刹那,便有人头沿着楼梯滚下。

    “一字电剑丁坚。”

    同伙之中,有人刀势轻奇,出手格挡,两人电光火石间过了一招,而后双双错开,这为首之人出声叫道,凭借招式,认出来了丁坚的身份。

    “看你的招数,你是琅琊双奇的刀奇李留意。”

    丁坚瞧着此人,嘲讽笑道:“这些年来你销声匿迹,不想是给朝廷做了鹰犬。”

    “这些年来你销声匿迹,也沦落到给人看家护院了。”

    李留意看着丁坚服饰,同样嘲讽。

    “都说琅琊双奇,焦孟不离,现在你在此地,你的兄弟……”

    丁坚正在说话,忽然皱眉,眼眸微微后斜,看向了徐浪逃走的方向。

    正在奔走的徐浪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在奔走了二三十丈的时候,便已经惊觉不对,隐约可知一个人影在楼阁之间翻飞,一路都在追着他,眼见梅庄方位就在不远,但是看着前面阁楼重重,人流穿行,忽而察觉不到对方位置,徐浪在奔走之中逐渐慢了下来。

    “小子好警觉!”

    前面楼阁之中,一身着重色衣服的中年人正在楼阁上面饮酒,看到徐浪脚步顿下,放下手中的酒碗,笑道:“我从顺天楼来到这里,已经喝了七碗酒了,你才刚刚到来,实在是太慢了。”听口音,同这边相差甚远。

    轻功追上自己,然后跑到酒楼里面喝酒等自己,接着在自己跟前揭露喝了多少酒,以此来展示自己的速度……

    “……”

    如此的一句话,让徐浪明白两者速度差别,徐浪也迅速的调整对策,拱手抱拳,对着中年人满是仰慕,说道:“英雄海量,英雄好本事。”

    中年人听徐浪的话,脸上颇有得色,细细的审视徐浪,说道:“我看你也有三脚猫的功夫,只不过底子太差了,错过了打基础的那些年,将来纵有成就,也始终有限,可惜了。”

    学功夫应该打小开始,如此拉伸骨架,调整筋力,如此修炼内劲,往往事半功倍,而人成年之后,筋骨定型,许多的功夫即便是习练,也往往做不到位,如此失之毫厘谬以千里,成就自然不高。

    “勤学苦练,终有我出头的日子。”

    徐浪说道。

    “可惜你没这个机会了。”

    中年人淡淡说道。

    如此一言,就是要徐浪夭折在此了。

    \f\t\n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x.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