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境行者-第四十章 纯阳教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办法?什么办法!”冷艳女教官忙问道。

    有了刚才灵境副本上的指点江山,她已经不再轻视元始天尊,把他当成了真正的队友,可以在重要决定上发表意见的队友。

    不再是辅助。

    “你有办法带我逃出去?”火之圣者眼里的决绝一下子转为狂喜,和大部分火师一样,情绪转变的很迅速,他催促道:

    “快说快说!”

    “快说快说!”姜精卫也催促道。

    甜美可人的花语执事睁着明眸,期待的看着元始天尊。见众人看来,张元清纠正道:

    “不,不是带你逃出去,是干掉青铜人。”闻言,火师圣者愕然道:

    “你是怎么做到面不改色的吹牛?我开了暴怒者技能都没干过它,那玩意不是4级圣者能对付。”

    厚德载物微微摇头,显然也是同样的看法。花语皱起了眉头,有些失望。

    夏树之恋也觉得不靠谱,但她是剑客,凝视着元始天尊的脸,低声道:“我想听听你的计划。”

    张元清微微颔首:

    “刚才救火圣的时候,我察觉到青铜人内部有怨灵的气息,虽然不知道它的具体制作方法,但我认为,它不是简单的傀儡,而是以蛊惑之妖炼制而成。”

    最开始,他以为青铜雕塑属于道具范畴,因为它能施展蛊惑、浓雾等技能,而灵境行者死后,所有的技能、灵力,都会被灵境回收。

    基于这个惯性思维,他没考虑过青铜雕塑可能是一位蛊惑之妖炼制而成。

    直到刚才短暂接触,张元清察觉到了怨灵的气息,这才意识到,古代仙门修行不是依靠角色卡。

    那么,就不存在灵境回收灵力这个概念了,古代修行者炼制成的傀儡、阴尸,是能释放主动技能的。

    “所以呢?”火之圣者强撑着伤势问道。

    “既然不是纯粹的道具,我就有办法“杀死”他,但需要几位为我破开青铜雕塑的护甲。”张元清说。

    伏魔杵的破魔功能,天克这类阴物。

    但伏魔杵没有破甲功能,他刚才注意到,剑客的短剑,也只能斩出一道细细的剑痕,可见青铜雕塑防御有多高。

    夏树之恋思索儿秒,有同几位同件:

    “根据刚才短暂的战斗,青铜之躯虽然赋予了它无敌的防御,但也限制了它的雾化能力,我们联手,应该能破开防御。

    “他很有自信,那,试试吧!”

    厚德载物和花语点头,制于火之圣者,因为现在是拖油瓶,没有发言资格。

    就这样,五位圣者将火之圣者和花语围在中央,后者施展“自愈”技能,尽心尽责的做着一位回复术士该做的事。

    关雅和夏树之恋屏息

    凝神,目光灼灼的盯着浓雾。

    浓雾能蒙蔽众人的感知,把身处雾气中的猎物变成瞎子,但瞒不过拥有洞察技能的剑客。十几秒后,关雅和夏树之恋同时望向右侧方,道:

    “那边!”

    话音落下,姜精卫身子转向右侧,掌心捏出一团火球,效仿火之圣者,将火球投了出去。“轰!”

    气浪裹着流焰向四面八方肆虐,短暂冲散了浓雾。

    十几米外,青铜人持剑而立,它已经摸到了附近,正准备袭击众人。花语收回按在火之圣者胸口的双手,往地面一撑。

    青铜人脚下的大理石地砖“咔嚓”龟裂,一条条手臂粗的藤蔓破土而出,扭曲着,张扬着,缠住青铜人的手腕、脚踝、双腿。

    “啪啪

    藤蔓绷紧,继而一根根断裂,青铜人拥有可怕的怪力。但更多的藤蔓破土而出,前仆后继。

    执事“厚德载物”迈着沉重的步伐,战场般冲向青铜人,他的奔跑轨迹切出一道半圆,绕制青铜人身后,反扣住它的肩膀。

    为您提供大神卖报小郎君的《灵境行者》

    青铜人的挣扎力道顿时减弱。“精卫!”浏*览*器*搜*索:@……

    古墓里的“魔”,是被封,而不是被杀。

    既然被封印,那就说明当初那么强大的仙门,都无法杀死魔。那位又该是怎样可怕的存在?

    她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众人。张元清沉吟道:

    “古代修行者的手段,和我们未必一样,具体什么情况,现在也猜不到,等通知了长老,一起去古墓探索吧。”

    众人当即离开博物馆,朝着雾外走去。途中,张元清靠近关雅,低声道:

    “那把剑,傅青阳送你了?还是借你的?”

    关雅道:“晋升圣者后,那把破枪就没用了,我还给了家族,不想拿他们的东西,免得又嚷嚷着让我和亲。傅青阳见我缺一把趁手的兵器,就把古剑送我了。”

    有个以德服人的表弟就是好啊张元清握住柔软的小手,笑眯眯道:“我还是喜欢你耍枪的样子,虽

    然你耍贱的姿势也很迷人。”

    关雅瞅他一眼,哼哼道:

    “我耍的那杆枪太长太粗,怕你自卑,所以换了剑。”

    这要是在办公室,张元清就抓着她的小手往裤裆里塞了,让她感受一下张家祖传大枪的伟岸。

    一行人走出大雾,迎面就看见小绿茶开心的蹦跳过来。“元始哥哥,你出来啦!”

    车里的女王见状,迅速在论坛发了帖子:#金辉市浓雾事件已经解决,元始天尊带队出来了#

    放下手机,推开车门,匆匆迎上来。

    夏树之恋望向留守在外的下属们,沉声道:

    “云梦执事和她带领的小队,牺牲了,昨晚进入浓雾的那支小队还没找到,青铜雕塑已经被解决,不会再有危险,你们迅速组织人手寻找迷失的同事,联络治安署,让他们准备派部队善后”

    她有条不紊的安排着后续的行动,结束后,望向松海分部来的三名圣者,道:“先回酒店会议室,在那里等待长老吧。”

    返回酒店会议室,夏树之恋亲自给直属长老打了电话,为了不浪费时间,她挑重点讲了古墓的信息,便匆匆结束通话。

    大概二十分钟后,正刷着论坛的张元清,看见会议室某个空处的地毯裂开,紧接着,一道泥沙凝成的身形,从地板上“长”出来。

    泥沙旋即化为真实血肉,变成一位身陈旧的穿登山服,脸型瘦削的中年人。

    他看起来就像个喜欢爬山的,发际线渐渐悲伤的中年驴友,皮肤因为常年日晒显得黝黑,气质沉稳质朴,温和内敛,丝毫没有长老的威严。

    这是土遁术?张元清立刻回忆起看过的各大职业技能汇总。“见过长老!”

    张元清和关雅立刻起身,却发现除了夏树之恋起身相迎,其他几位执事依旧坐在原地。夏树之恋介绍道:

    “这位是高峰长老,我们杭城分部六大长老之一,灵境ID是“挑战高峰”,呵呵,高峰长老脾气很好,不喜欢乱七八糟的规矩,他更希望能和手底下的同事们成为朋友,最好能一起爬山。或者请他吃大餐。”浏*览*器*搜*索:@……

    听到这里,高峰长老抬了抬手,皱眉道:

    “接近六级的雾主,你们是怎么全须全尾回来的?”

    作为主宰级的长老,他一听就察觉到不对,身处浓雾,遇到那个级别的雾主,最坏的情况是执事成员折损一半,最好的情况是个个重伤而归。

    而眼前的情况,两者皆不是,执事们个个生龙活虎,就火之圣者脸色略显苍白,似是受过伤。

    夏树之恋望向元始天尊,笑道:“多亏咱们松海分部来的天才,他的道具克制了傀儡。”

    高峰长老闻言,露出恍然之色,不由看向了张元清。

    他笑道:“杭城分部欠你一个人情,我会上报给总部的。”

    说完,高峰长老收起笑容,沉声道:“除了火之圣者,其他人随我去一趟古墓。”

    闻言,夏树之恋、花语和厚德载物起身,牵住彼此的手。张元清和关雅见状,有样学样,相互牵起手。

    等所有人组成一条长龙,高峰长老按在夏树之恋的肩膀,下一秒,张元清感觉自己身体“坍塌”了,如同一尊黄沙堆成的人像。

    酒店会议室内的景物随之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漆黑。

    黑暗中,他感觉自己在高速移动,但周围无光无声,什么都感觉不到。

    这是土遁?还能带人土遁?成为主宰后就是方便啊,相当于抛弃了交通工具

    他心里念头转动。

    半分钟不到,他感觉身体开始上升,而后看见了光明。

    头顶烈阳高照,蓝天,无云,周围是一片荒地,正前方是一片施工地,土堆高高垒起,挖掘机、皮卡静静停在不远处。

    更远的地方,则拉起了警戒线,有不少身穿制服的治安员守在四周,禁止平民入内。

    这些治安员好端端的,说明古墓里并没有危险,制少魔没有出来张元清收回目光,心里有了判断。

    “那为什么我们只会用职业技能,古人却懂这么多呢。”姜精卫不懂就问。

    “因为他们有道统!”解释了一句,高峰长老走到石门边,抬手,掌心贴在石门。

    下一刻,三米高的巍峨石门,迅速风化、斑驳,稀碎的石块簌簌掉落,十几秒的功夫,石门轰然坍塌,扬起一片尘埃。

    众人踏着稀碎的石块,进入主室。光线无法透过这里,主室一片昏暗。“呼!”浏*览*器*搜*索:@……

    关雅借着火光,看清了石碑上的题字:“纯阳教封魔地!”

    这时,张元清感应到,物品栏里的伏魔杵,传来阵阵滚烫的热度。

    PS:推荐一本好书:,很有意思,大家可以去支持一下。

    百度搜索深空彼岸@……秒更,高手:,!

    『』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x.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